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无名高地之战其五,错误的武器配置(一更,求月票)
    随着第一例诺曼士兵的阵卢,山路之上的血腥味开始愈发的浓郁。只是还没等这些标枪手来得及庆祝,或者趁胜追击的时候,诺曼揉骑兵们一跃而起,手中弯刀雪亮,还没等到对方反应过来投掷第二枪呢,便一刀剁下去,那些标枪手的人头便顺着山道叽里咕噜的滚了下去……………,

    战争继续。

    诺曼瞟骑兵们悍勇出击一个照面便击杀了半数以上的标枪手。然而那些位置更靠后的标枪手,这一会儿也反应了过来,紧接着继续投枪一当场又有两个瞟骑兵,一个中的标枪,是从面颊骨“刺啦”的一声,直接穿过了喉管。那人使劲的握着枪杆抓着喉咙,一抓就是一把血,嘴里面“咯咯咯咯……、,的哆嗦了好一会儿,方才无力的倒下。

    而另一个则是被击中了肾脏处的皮甲一虽然只是稍微划破了一点皮,但是那黑se的,经过肾脏需要过滤的血液却是止不住的流出来,逐渐的感觉浑身没力气了……

    “老子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那臊骑兵眼神顿时疯狂了起来,狼嚎一般的叫着,扑到了一个标枪手旁边,手中长刀照着那人五脏六腑一个劲的乱捅,将他肚子里面捅成了一堆杂碎。头两下的时候那个标枪手还能撕吧两下。然而之后就不能动弹了,两只眼睛死盯着那个碟骑兵,而那个瞟骑兵动作也越来越慢,疼痛越来越剧烈。最终“啊呀!”的一声,跌倒,从山路上滚了下去……

    战争开始ji烈起来了。东罗马的标枪手,看起来比一般的士兵更加适合这样的山区地形作战,揉骑兵因此损失了三个士兵。这在总数不过两百人的诺曼,凯尔特军队之中也算是一个很大的数量了。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一次的进攻仍旧是揉骑兵们大获全胜,他们击杀了足有六十个标枪手赶跑了的数量和击杀的差不多。而自身损失却只有三个,受伤的也不多。这样的战损比,拿到什么地方去都能让人觉得有面子。

    然而仍旧不够。

    “准备一下吧。各位。很快就耍天黑子。

    敌人大概还能展开一次进攻。在这之后我们就安全了。…,阿尔托利亚看看天se,再掏出埃吉尔送给她的怀表想要确认一下时间,但是不知道怎么弄的,或许是在之前的战争中弄坏了哪个部件指针咔嚓咔嚓弹跳,就是不晚点走口气的阿尔托利亚想要把这不顶用的东西摔了。但是想想这是埃吉尔送的又有点舍不得。

    的确,好像阿尔托利亚所说的那样,从上午的时候道左相逢,然后双方骑兵一场廖战阿尔托利亚损失了大半的兵马,一路向北逃到了这块山地上。紧接着双方接着打,到现在已经是黄昏,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了。

    整整六、七个小时的连续作战,阿尔托利亚人困马乏,lili安奴也差不多的样子。但是双方士气都还算高昂。lili安奴人多势众,虽然在进攻中损失了几百人,再加上之前骑兵战中损失的人马也有几百人。

    加起来总共损失了将近八百名士兵但是lili安奴总共兵力超过五千。再加上可以轮流作战的优势,体力方面也维持的不错。仍旧保持着绝对优势,这便是他们士气高昂的原因。

    而阿尔托利亚虽然人困马乏,但是因而之前成功打退了好几次敌人的进攻。自身损失轻微,让士兵们觉得继续这样守备下去不成问题一虽然行军干粮很难吃。但是勉强下咽的话也能坚持个三天五天的。而三五天之后基辅城的皇帝陛下应该已经得到消息,并且前来救援了吧,………,这一回和皇后陛下共患难了一次,回去好歹也要升一级……

    在这样的心理作用下,诺曼凯尔特士兵们同样士气娄涨。

    然而,这些中下层士兵可以尽情的乐观主义。但是上层指挥官却必须深谋远虑想到一切可能发生的事情。而事实上,虽然阿尔托利亚和lili安奴两个人都在部下面前强作镇定,ji励士气。但是在心里面,一个公主一个皇后,却都已经将最坏的结果考虑清楚了。

    lili安奴心里面想着:“若是过了几天最终还打不破对方的防线。那基辅城的敌人主力,又或者克拉科夫的凯尔特人必然会得知消息,到时候开了大军过来,我手下不过四五千人马,如何能挡得住?

    肯定要败,而这一败,若是死了一了百了,若是活着,还能如何?东欧事不可为,只好在回去看那个老不死的脸se。

    即使老不死的真的死了,凭我现么的威望,想要登基称帝仍旧困难得很……,

    然而,若是我被俘虏了又会怎么样?对方会怎么对待一个敌国的公主?虽然诺曼人最近的文明进程发展的很快。但是归根结底也只是野蛮人罢了……”

    想到这里,lili安奴不寒而栗,眼看着那座山头,双眼lu出了仿佛毒蛇一般的光芒。

    “进攻!务必要将那个女人生擒活捉!”

    lili安奴公主殿下这样声嘶力竭的大喊着。如果不是山地作战太过危险,稍有不慎就会挂掉的话,她都想要亲临一线指挥了。

    于是,总共五百名东罗马重装步兵以及禁卫军士兵被组织了起来这些士兵是少有的,跟着lili安奴公主殿下成功脱逃,又或者很快就被收拢起来了的士兵。因而身上的装备并没有太多的遗失。一个个仍旧是一副重装步兵的样子。长矛大盾看起来颇为威武。

    而那边阿尔托利亚女王陛下也在想:“如果说孤守备不住了,又或者是基辅,克拉科夫两地的军队并没有得到消息该死的间谍在第一时间就被哥萨克弓骑兵射死了。他掌管的信鸽也全都丢了。所以这个并不是不可能。到时候,等过了几天,自己带的食物吃光了。这山上看起来也没什么可以吃的一吃草根树皮吗?开玩笑,吃那玩意怎么打仗?!

    所以说,如果我被俘虏了会怎么样?对方会怎么对待一个敌国的皇后?虽然东罗马人自诩是文明种族,但是你看巴西尔打保加利亚时候干的那事儿,比起最野蛮的野蛮人还要野蛮人……”所以说阿尔托利亚同样觉得非常担心,眼看着山下的逐渐的,缓缓地爬上来的重装步兵,面上表情显得yin晴不定“大家不要担心山路难行,这些重步兵身着重甲,手上拿着长矛大盾,行动笨拙,怎么爬得上来?”阿尔托利亚眼看着对方出动了重步兵,自己身边的士兵们都显得略微有些紧张,于是便这样大喊道:“山地作战并不比平原作战,平原作战的一些装备拿到山地也未必管用。

    对方的大型盾牌和长矛,在山地地形根本就施展不开。而对方穿着的鳞甲机动xing也不强,不适合做大幅度的动作。攀爬山地非常困难。大家不要害怕。没事的!”一众诺曼,凯尔特士兵闻言稍安,再看过去,对方果然如同阿尔托利亚所说的那样,手上大盾长矛,碍事的很,不适合抓握树枝山石攀爬。而身上的鳞甲,机动xing也的确不高一那鳞甲的下摆挡住了tui,跑都跑不快,根本抬不高,几百名重步兵试了好些次,却是上都上不……,

    阿尔托利亚当年是爱尔兰威尔士联合王国女王的时候,专一在英伦三岛上打转,无论是威尔士地区还是苏格兰地区,全都是山地地形居多。因而女王山地作战的经验着实不少、

    然而lili安奴却差了不少。当年征服保加利亚的时候倒是有不少山地,但是她没赶上,之前参与的小亚细亚的战斗,那地形都是高原平原居多,轻骑兵,骑兵战术倒是受到了不错的锻炼。然而山地作战的经验仍旧是零,因此才会闹出这样的笑话来。

    最终的结果分外让人觉得可笑,lili安奴想象中的最终决战甚至还没有发生就结束了重装步兵,特别是身着全覆盖式鳞甲的重装步兵,连爬都爬不上来。更不用说是打仗了。最终在诺曼,凯尔特士兵的哄笑声中灰头土脸的离开了。

    山下,lili安奴公主殿下气的面se煞白。之前克拉科夫之战气出来的伤病还没好,这一会儿又有种想吐血的感觉。

    然而公主殿下到底是公主殿下,能做大事,或者应该能做大事的人,强忍着就把一口热血给咽下去了。紧接着咳嗽了两声也不敢太大声了。再之后便有些灰溜溜的下令:“停止攻击,安下营帐,休息一布置岗哨,不要让敌人跑了,大家不要灰心。明天继续攻击,对方支撑不了太久的!”

    仗打成这样,**还得公主殿下这么鼓励军心!

    而在山头上,皇后殿下也趁机会鼓舞军心:“放心吧,士兵们,他们不能拿我们怎样的!只要再坚持一会儿一最迟三天,就会有援军来救我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