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无名高地之战其四,仰攻不易(三更,揉脸,非常努力的求月票)
    说实话,这种树丛密布的山地地形,进攻起来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说难,是因为这里地形险要,道路狭窄,大兵团展开困难。

    爬山的时候遇到险要的地方就要手脚并用,还要忍受山上的石头以及弓箭一地心引力站在人家守备一方那里,守备的那一方的箭矢肯定往进攻那一方那里掉,而进攻那一方的要不是强弓硬弩射的上去,那么射不着东西还是要往他自己那地方掉……

    就是这样,一般来讲,这样地势易守难攻的山头,甚至比一些建筑在平地的城池还要难以攻破,这也是山地地区匪患横行的原因之一。

    太难剿灭,而且就算剿灭了也只能得到一些不适合耕种的山沟地,不划…

    算一土匪们不自己种地,他们是靠抢劫的。

    而说容易呢,说的是因为今天是一零零四年九月二十八号,地道的秋天,而且似乎是应了董仲舒那厮天人感应的理论,埃吉尔自从出兵东欧这段时间以来,天上就没再下过一滴雨,干旱的要死。因而着草木全都是枯黄的不能再枯黄了,满山遍野的植被里面一点水分都没有。

    一点火星就得着了,一场火攻过去,别说阿尔托利亚这两百来号人,就算再多十倍也没用,照样的烧成碳。

    然面lili安奴舍不得。

    所以东罗马士兵和东欧游牧民们就的拿命往里面去添。

    总共五千多名士兵,若是平原决战,那一轮弓箭上去,紧接着游骑兜住了两面,步兵方阵守住了正面,重骑兵再一冲,阿尔托利亚两百来号人就得交代了。然而这却是在攻击山地。

    仰攻不鼻。

    lili安奴也是知兵之人,很快槽步兵集群分成了几个部分,那些散兵游勇一部分,短剑兵钉锤兵一部分,东罗马重装步兵和她的si人禁卫军又是一部分。打起仗来是这样的,先让散兵游勇上,消磨对方体力以及弹药,之后让短剑兵钉锤兵这些非正规的民兵上,消磨对方有生力量,最后再让主力部队上去,一举克敌~那些成天骑马,骑的都成了罗圈tui的游牧民就算了,估计这群人爬个山就得死一半。

    然而lili安奴公主殿下的计算出了点差错。

    当那些拿着木极农具,以及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各种弯刀,马刀,军刀,长剑,短剑,手半剑等等的武器的散兵游勇,临时征召的,又或者是打散了的士兵们冲了上去。之后手脚并用的攀爬山地,这时候,这些没有个刀鞘剑鞘收拾武器的家伙,就觉得异常的费劲。

    而那些拿着盾牌的,或者大剑等双手武器的更惨,一个个都吓得半死一这种山头在东欧草原上很少见,而且基本也不会有人来,属于非常没人待见的那种。因而这些绝大多数都是来自东欧游牧民,又或者是封建领主武装的士兵们,都没有山区作战的经验。行动起来笨手笨脚的。更何况各个隘口处还有诺曼人事先砍倒的树干树枝等等挡路,想要前进就必须把这些东西搬开来。所以这些士兵的行进速度非常慢。笨拙的样子看起来也非常好笑甚至有些白痴在攀爬的时候一个不小心,手里的兵器直接掉下去,差点削掉了后面同袍一层头皮“等一等,等他们靠近了之后再打。”阿尔托利亚顾不得身上疼痛,强打起精神来,这样说道。

    诺曼将士们轰然相应此时此刻两百来人里面,只有三十多个轻装弓骑兵,还有二十几个凯尔特轻骑兵,面且经过之前的ji战,弓骑兵平均弓矢只剩下十支左右,而凯尔特轻骑兵的标枪总共剩下十根,全都集中到了平时标枪技术最好的一个队长手里。不过剩下的猓骑兵,还有没分到标枪的凯尔特轻骑兵,以及少量射箭速度太快太浪费了的弓骑兵,也不是就没有远程攻击手段了。

    之前搜集来的大小的石块都被分发到了他们手中,那些石块小的有鹅蛋拳头左右,中等的和茶缸笔筒类似,大的也有西瓜那样一总之都是用好了就能要人命的东西。于是众人便等到那敌人进攻,紧接着按照阿尔托利亚的命令,放近了再打那些散兵游勇不要命的往上爬,结果爬到一半抬头一看,那斗大的石头劈头盖脸便砸了过去。那爬在最前面的,脑子缺根弦的二傻子本来还以为能捞个头功,却没想到靠的越往前死得越快这等道理,一个愣神,脑门上便砸出来一个大窟窿,红的白的没了命的往外流,紧接着身子一仰就往后栽下去。

    结果他后面跟着的那个家伙要是个身手灵活动作敏捷的,说不得就没事了,可是你想想跟在第二个往前冲的脑子能灵活的了吗?石头加上尸体,那就等久增加了好几倍的重量和体积。这一下子第二个士兵也被砸了一下虽然尸体是软的,不比石头一下就死,然而也砸了个七荤八素。紧接着也栽倒了下去一这个高度掉下去除非祖坟冒青烟,否则绝对死的不能再死。

    眼看着这一幕,士兵们似乎明白阿尔托利亚为什么命令把敌人放近了再打了。

    就这样,守备方的好处很快便看出来了一一块石头丢下去,紧接着便要死上一大串的人,雪团似的越滚越大好在之后有的人学乖了,大声喊着:“抱住了旁边的树!”这样,士兵们赶忙学着抱住了旁边的树干,这才有了个落脚点,虽然被挂一下也会受伤,但是死亡率大大的下降了。

    而那些阵亡了的士兵往下摔了一会儿之后,也可能被树枝树干什么的绊到了,然后便挂在了那里。空气中,血腥味开始一点点的弥漫开来了……

    就这样,这些散兵游勇很多人,甚至还没来得及和诺曼士兵交锋,便不明不白的中了流矢石块,跌下山去做了糊涂鬼。还有不少人在攀爬的过程中,为了躲避落石和前面士兵的尸体,一个不小心自己也掉下去受伤了的……

    “真他娘的憋屈!”

    一个左mo右蹭,就是爬不上去的矮胖子最后放弃了努力,一刀刺进了旁边的树干里面,这样骂骂咧咧的喊叫着。紧接着便被一块从天而降的,不知道是别人投掷的还是山石松动了掉下来的石头打中了脑门:“哎呦!”的一声鼓出老大的包。

    就这样,这些散兵游勇一连进攻了两次,都被诺曼,凯尔特军队轻松至极的赶了下去。军心士气都挫折了不少。已经不堪再战了。

    “换第二队。”lili安奴皱了皱眉,虽然觉得略有些不满,不过也不以为意,毕竟炮灰就是炮灰,那就是消耗品来着。本来让他们打头阵就是用来消耗敌军弹药的。虽然最终敌人的人影都没见到一个就被打得屁滚尿流的,实在有点丢人。但是好歹也消耗了他们一些力气,你说是不是。

    于是,由罗马民兵预备役组成的第二梯队马上投入了战争之中,因为之前的乌合之众搬开了路障,用尸体铺平了道路,更重要的是诺曼人只有两百来人,之前弹药已经消耗了大半,所以这一次进攻看上去,比上一次顺利了不少终于,一个技术过硬的钉锤兵队长挥舞着盾牌,挡住了几次横飞的箭矢之后,总算是和一个诺曼瞟骑兵打了个照面一然后便被狞笑着的瞟骑兵一刀抹了脖子。之后一脚踹在了他的xiong口上,让这家伙连同他身后的一个标枪手一起掉了下去……

    然而,不管怎么说,这也代表着近战肉搏的阶段已经开始了一诺曼士兵们占据着地利优势,揉骑兵们装备精良,即使是陆战也算得上一等一的精锐轻步兵,又是俯身杀敌,占尽了便宜。山路又狭窄,大部队伸展不开,往往都是一对一的单条式搏杀。诺曼军队自然占尽了便宜一就算是七八十名诺曼揉骑兵便能守住了各个山口,打累了还有预备队轮换着。双方你来我往打了将近两个小时,诺曼军队这里愣是只有几个不慎受伤了的,死的一个没有。

    但是东罗马人也有办法,在折损了一批短剑兵和钉锤兵之后,东罗马人也学聪明了,这一回调遣了一批标枪手上去,那些标枪手根本不近战打,而是隔着五六米的时候,便斜依着路边的大树树干,之后一标枪投掷过来。这么近的距离,准头什么的几乎不需要,而杀伤力也不会因为地心引力改变不少。诺曼瞟骑兵们眼看着标枪呼啸而至,大部分眼疾手快的要么躲闪,要么拿了手上盾牌格挡那东罗马标枪手用的都是轻型标枪,诺曼瞟骑兵用的却是上号的硬木做的复合盾牌,可能被刺进去,但是刺穿却是绝对不可能。

    然而,也有一些诺曼揉骑兵体力消耗太多,又或著本身身手就没那么好,没躲过去,没格挡的住…在这个无名高地开战了四个多小

    时,诺曼军队第一次出现了士兵解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