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无名高地之战其二,后退(一更求月票)
    眼见此情此景,阿尔托利亚心里面暗叫一声“不好。”操纵马匹想要马匹倒退——然而胯下战马却因为之前的快速奔驰骤然停止而口吐白沫,累的要死。再加上被敌人飞矢恐吓,有些不听使唤。做不出倒退这种高难度动作来。阿尔托利亚一咬牙,准备下马,就看见对面又是一轮弓箭射了过来……

    此时此刻,阿尔托利亚身旁已经再没有一个能站着的士兵了,而她身后的轻骑兵们虽然尽量想要赶过来,却因为距离的原因迟了一步。而且马匹的速度无论如何也赶不上箭矢。就这样,数百哥萨克弓骑兵这一轮箭矢,便全都是瞄准了阿尔托利亚的。

    “不要杀了她!抓活的!!”眼看着大批量的箭矢射了过去。对面lili安奴却有些急了——活人比死人值钱。她之前可是想要抓俘虏,之后威胁埃吉尔来着。

    然而,还是慢了一步。离弦之箭如何再能受到控制?双方将士此时此刻几乎都认为诺曼的皇后陛下,要被射成刺猬了。说不得还有一些心灵比较细腻的士兵,发出了自古名将如美人,不许人间见白头的感慨。(再次声明,欧陆通用的审美观并不认为皇后是美人。但皇后的的确确是个名将。因而有此感慨)。

    但是阿尔托利亚,终归是阿尔托利亚。瞳孔一缩,手中长剑一挥,便只听见周围噼里啪啦的箭杆断裂声。胜利与誓约之剑便如同一层密不透风的结界一般,任凭哥萨克骑兵弓矢猛烈,却完全不为所动。然而——

    阿尔托利亚正凝神屏息挥剑护住全身,却听见胯下战马一声哀鸣,xiong口已经中了数十箭,前蹄一软便要扑倒在地——那哥萨克骑兵眼看着阿尔托利亚长剑护的周详,又听见自家皇储的命令要抓活的,于是便瞄准了阿尔托利亚的战马……

    “真该死。”眼看着战马失去平衡,自己的身体也随着战马向前倾倒。阿尔托利亚一咬牙,双tui马上脱离了马镫,在向上一抬,一踩马背一个后空翻,紧接着哥萨克人看准了机会又有少量骑射手忘记了自家皇储的命令,张弓搭箭射了过去。

    “不许放箭!抓活的!!”

    于是lili安奴暴怒,拔出佩剑这样吼叫着:“谁杀了那个女人,本宫就杀了谁!”

    然而这一轮弓箭也不是没用的——在半空中来不及格挡的阿尔托利亚后背上,左tui小tui处各中了一箭,让她落地的时候tui一颤,差点没有站住。然而,紧接着,这位皇后一咬牙,便将在一片敌我士兵们的惊呼声中后退两步“啊!”的一声狂吼,左手单手将地上死了一半的战马抓了起来,当做盾牌一样护住了身体。之后拖着受了伤的小tui不断后退。

    “保护皇后殿下!”

    “保护女王!”

    诺曼骠骑兵和凯尔特轻骑兵眼见此情此景,在愣了一下之后便这样大喊了起来,举着盾牌策马上前,准备援护阿尔托利亚。而另一边哥萨克骑兵们也冲了过来——冲在最前面的几个并没有使用惯用的弯刀,而是使用的麻绳质地的索套。这种专门用来套马,或者抓捕人类的用具。

    “抓住她!快点抓住她!”

    眼看着阿尔托利亚向着自己的阵营撤退了过去,lili安奴就好像眼睁睁的看着东罗马帝国的皇冠距离她越来越远了一样。忍不住这样大喊道:“谁能抓住那个女人,本宫便许诺他成为东罗马帝国的大贵族,或者你们不想去东罗马,在东欧,本宫便许诺你们一个一万顶帐篷的大部落!”

    在如此重赏之下哥萨克骑兵们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总共三百余名哥萨克轻骑兵,再顾不上前面的诺曼,凯尔特人轻骑兵。而都是向着中间靠前的阿尔托利亚冲了过去。甚至几个距离阿尔托利亚最近的哥萨克骑兵相互之间打了起来。一个哥萨克骑兵眼看着自己的位置不好,恐怕不能拔得头筹,一发狠,便掏出弯刀来捅破了他旁边另一个哥萨克骑兵的肚子,紧接着便瞄准了举着一匹死马的阿尔托利亚,抛出了索套!

    阿尔托利亚一咬牙,紧接着便狠狠地将手上马尸丢了出去,此时此刻她也听出来了,对方貌似并不想要杀了自己,弓箭是不会用了的。既然如此这个马肉盾牌也就不需要了。

    “上帝!这女人真的是人吗?!”眼看着那马的尸体撞开了索套,紧接着越来越大越来越大——那个哥萨克骑兵一时间惊讶的连逃跑都不会了,忍不住这样大喊道。紧接着就被从天而降的,足有几百公斤重的马匹砸了个正着,他胯下的战马哀鸣一声,承受不住这么大的力道,整条脊椎“卡崩”的一声断成了两半,而那个哥萨克骑兵更惨,半个脑袋都被打碎了,颈椎骨也“卡崩”的一声断成了几节,当场就咽了气。

    眼看着自家皇后如此骁勇,身负重伤尚且能够做出如此非人类的事情来。诺曼,凯尔特骑兵们士气大振,而与之相对的,哥萨克骑兵们却是真的被吓到了。紧接着便被迎面而来的近战骠骑兵一阵砍杀。在之后又吃了凯尔特轻骑兵一轮标枪,损失了不少人手,紧接着便败退了下来。

    “该死!真废物!!”lili安奴气的狠狠地砸了胯下战马一拳,心想:果然还是只能依靠自家的东罗马军队才行。

    “步兵前进!弓箭手掩护!”

    紧接着,足有四千人的东罗马军队——正规重步兵,钉锤兵短剑兵,以及近卫队还有御林军混编的军队,便以偃月阵前进,形成了一个半包围的趋势,向着诺曼,凯尔特人冲了过去。

    而阿尔托利亚此时咬着牙,命令一个诺曼近战骠骑兵挥刀,砍断了她背后的箭杆,再自己挥剑砍断了小tui处的箭杆。翻身上了一匹刚刚哥萨克人留下的战马。

    若是之前,并未受到埃吉尔熏陶的阿尔托利亚,吃了如此大亏之后必然怒火冲天,直接指挥军队进攻,与敌人拼个你死我活。然而此时此刻阿尔托利亚却是长进了不少。虽然心里不忿,然而知道此时此刻敌人数量是己方的十倍还要多,而且以逸待劳,有心算无心,自己既没有时间披挂铠甲,又中了两箭,身体状况不佳。而经过连续几天的赶路之后,己方轻骑兵体力状况也不是很好。

    “不要争一时长短。要知道,撤退也是一门艺术。”埃吉尔的声音再次在阿尔托利亚脑海中响起。皇后殿下一咬牙,便这样大喊道:“后退!暂且撤退!!”

    诺曼,凯尔特的轻骑兵们轰然响应,紧接着便调转马头,准备后退。然而lili安奴如此人物,如此算计,怎么可能会没有后手,总共上千名东欧的游牧骑兵早已经堵住了阿尔托利亚的退路。这一批骑兵和东罗马人却又不是一条心,并没有听从lili安奴公主殿下的命令,活捉阿尔托利亚的打算。更没有拿着诺曼皇后作为人质,和诺曼帝国讲条件的政治头脑。他们只是认为:这家伙是之前击败了我们的该死的混蛋!我们应该乘机杀了她,好给我们的兄弟报仇!

    就这样,游牧骑兵们狂喊着冲了过去,而在阿尔托利亚两翼和后面,数千名东罗马军队,还有再次集结起来的上百名哥萨克骑兵也渐渐地越来越近,总共将近五千大军,将不足五百人的阿尔托利亚轻骑兵部队围在了当中。眼看着包围圈越来越小,越来越密集……

    “突围!”阿尔托利亚轻哼了一声,紧接着一马当先,转过身去,向着右翼,也就是北方的,敌人数量较为稀少的地方冲了过去。

    紧接着,诺曼,凯尔特的轻骑兵们也跟着自家皇后冲了过去——那一个地方的罗马士兵,既没有超长枪,盾矛盾墙这样能够抵抗骑兵冲锋的阵型,数量也不是很多。眼看着数百骑兵冲了过来,当时就有点发懵。轻装的标枪手,投石兵们壮着胆子一轮投射攻击,让轻骑兵躺下了几个,然而根本改变不了形式。冲在最前面,心情也恶劣到了极点的阿尔托利亚一剑砍过去,胜利与誓约之剑直接从脖颈,肩胛骨往下,将那人斜劈成了两段,五脏六腑流了一地,而轻骑兵们也人人奋勇争先,一个突击便冲了出去。

    “追上去!快!”

    眼看着煮熟的鸭子就这么要飞了,lili安奴气的要死,这样大喊着,之后联军以轻骑兵为先导,步兵在后,没了命的追了上去。凯尔特,诺曼轻骑兵且战且退,杀散了一批敌人之后,没等走出几步,便又被追上了。这样总是走不快,而阿尔托利亚受伤严重,这一会儿也一阵阵的眩晕。眼看着自己手下的数量越来越少,身上伤口也越来越痛,心里忍不住这样想到:“难道孤就要这么完了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