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罗斯沙皇
    事实上此时此刻,伊万诺夫在剧本上的戏份已经没有了。埃吉尔一开始也只是想要让他起个头而已。接下来的事情就由诺曼间谍做托就好了。事实上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让诺曼间谍上场,只是因为这种事情开头,就应该由罗斯人自己说出来。但是也仅此而已。埃吉尔并没有想要让他产生更大的作用。

    然而,伊万诺夫这家伙的脑筋真的,的确是非常非常灵活,虽然埃吉尔并没有告诉他继续行事。但是眼看埃吉尔嘴角的笑意,他便明白了埃吉尔的真正的意思。于是马上从桌子上跳了下来,跪倒在了埃吉尔面前,再次劝进。

    “沙皇陛下——若是您不接受沙皇的位置的话,这个东欧,这个世界要怎么办啊?!就好像天上没有太阳,地上河流都干涸了一样,罗斯人若是没有陛下您,便要灭亡了啊!”

    “诸君,这是要陷朕于不义之地啊!”埃吉尔仰天长叹,第三次退让。罗斯人们左看右看,最后只看到伊万诺夫一个人跪在地上,然而埃吉尔用的却的确是复数没错。不知道诺曼皇帝的眼睛是怎么长的……

    然而此时此刻,一众罗斯人贵族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了。此时此刻,又有一些智商较高的人想明白了其中的关窍所在。自然更不想要让埃吉尔宣称罗斯沙皇。然而再看看四周,却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来的,他们身边站了一圈的诺曼士兵,身上甲胄齐备,手中战斧雪亮,一个个不怀好意的盯着他们看。想必要是有一个不妥当的,那斧头就要砍到他们身上了……

    “真该死。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在这里设了套……”

    一时间,绝大多数的罗斯贵族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知道这是埃吉尔设置的鸿门宴,就是为了逼迫他们推举埃吉尔担任罗斯沙皇所布置的。如果要是不答应,那么自己可就xing命难保了。

    “陛下文治堪比所罗门,武勋远超亚历山大。晋尊号罗斯沙皇理所当然!”

    “陛下不出,苍生奈何?!”

    “陛下早作决断!”

    “陛下啊!”

    “陛下!”

    于是,在背后魁梧彪悍的诺曼战士们的威逼之下,一个个罗斯贵族门为了活命,不得不违心的说出了这样的话,并且学着之前伊万诺夫的样子单膝下跪,以此证明他们对埃吉尔宣誓效忠了。

    “唉……朕实在,盛情难却啊。”埃吉尔这样摇了摇头,之后上前两步,第一个搀扶起了伊万诺夫,之后逐个的将那些罗斯贵族搀扶了起来。大主教伯多禄马上上前,几个战地教团的,同样魁梧的教士们拿着早已经准备好的,盛满了烈酒的黄金酒杯走了过来。并且将一头选中的洁白的羔羊杀死,将血水掺进了酒里面。

    “在天主的注视下,以圣父圣子和圣灵的名义结成誓言,各位,请宣誓吧。”伯多禄一脸的庄严神圣,这样说道。

    此时此刻罗斯贵族们已经完全没了主意。之前跪都跪了,发誓就发誓吧。于是一个个的同样庄严神圣,对着耶和华圣像发誓——虽然天主教东正教教义不同,但是拜的老大却是同一个的没有错。

    就这样,眼看着这些罗斯贵族一个个的喝了血酒,那边死亡骑士阿尔法又走了出来,拿着一份羊皮卷,希望各位贵族按个手印,做个见证。

    罗斯贵族们这就稍微有点不满意了。自己血酒也喝了,誓言也发过了,怎么着,还要签订卖身契不成?一个个的都有些踌躇,不想做,最后还是伊万诺夫上前,大声的将这份文件朗读了一遍。罗斯贵族们一听:其中不但有推举埃吉尔作为罗斯沙皇的事情,还有确定这些贵族的领地的事情,说着罗斯贵族们的领地和头衔,代代世袭罔替,埃吉尔沙皇绝对不会让他们吃亏云云。

    这却是一份标准的,按照封建领主权利义务制度,将一些原本不成文的规矩全都标准化,并且写到了书面上的文件。罗斯贵族们一想。既然如此的话,这文件仿佛对自己并没有太多不妥,反而是自己占了便宜。而且发誓也发过了,再签个字也没什么吧。

    于是罗斯贵族们纷纷上前签字,当然也有更多不识字的家伙,蘸着印泥将手印按了上去。埃吉尔看到这个场面颇有感触,不知不觉的就脑补成了一群衣衫褴褛的贫下中农,在那里按手印借地主的高利贷……

    “真是震撼啊。”

    一时间,埃吉尔觉得自己有点被感动了:什么是历史?这就是历史!千百年后必然有画家将这一副名场面用油画还原出来,提名为“罗斯贵族们提名埃吉尔为沙皇”。之后拍卖个几百亿诺曼元的。

    当然这一天埃吉尔是看不到了。

    大概吧。

    稍微有点悲春伤秋,再加上帅到自恋的等级,埃吉尔感觉最近自己越来越文艺了。

    “唉唉唉……这就是所谓的天才了啊。”

    “天才你妹啊!”于是欧若拉如此吐槽。

    在这之后,这一群罗斯贵族被埃吉尔扣在小城戈梅丽之内,每天好吃好喝的好好伺候着,就是不让走。说是要等到诺曼皇后阿尔托利亚来了,之后正式的登基为罗斯沙皇,然后才行。

    说起来这也是埃吉尔宠着阿尔托利亚。觉得上一次在罗马城加冕皇帝的时候,他的哈尼远隔着千山万水,所以没能参与,贵为皇后,却不能参与皇帝加冕典礼,这对于阿尔托利亚实在太委屈了。而这一次,虽然阿尔托利亚还在克拉科夫呢。但是克拉科夫距离戈梅丽也并不是很远,相信阿尔托利亚拿出当年捉jian的气势来,快马加鞭几天就能到了。虽然说埃吉尔觉得罗斯沙皇的头衔,并没有诺曼皇帝那样的含金量。但是多少也算是对阿尔托利亚的一点补偿。

    就这样,埃吉尔的军队之中,又多了一大批被软禁的罗斯贵族,还有不断增多中的罗斯人军队——其中部分是被罗斯贵族招来的亲戚,还有一部分是真的来投奔埃吉尔的人。而在路上,埃吉尔也给他的哈尼写了信,要阿尔托利亚将那三个守备军团,还有骠两个骠骑兵军团留在当地,维持bo兰的秩序,她自己带着军队前来基辅城,与埃吉尔会和,之后参加此次加冕典礼。

    就这样过了两天,埃吉尔带着已经膨胀到了八万人的大军继续南下一路上畅通无阻,基辅城兵不血刃便被拿了下来。紧接着埃吉尔张榜安民,并且要求乌克兰南部的罗斯贵族们,还有北部白俄罗斯的罗斯贵族们都聚拢到基辅城内,参与他的加冕典礼。

    而此时此刻,埃吉尔盘算了一下,他将要加冕为罗斯沙皇的事情应该已经开始流传开来了。再过一段时间,莫斯科大公国的女大公叶卡捷琳娜二世,还有东罗马的皇帝巴西尔二世,他们也能够得到这样的消息了……只是不知道他们将要怎么应对。

    多半是选择与我作战吧。埃吉尔轻笑了一声。这样想到:“可是那又如何呢?莫斯科全力防御库曼人的进攻尚且不足,而东罗马,经过了之前的十字军之战,还有与奥斯曼土耳其之间的大战,想必国力也会衰退很多,他不来也就算了。要是敢来,朕便要和他算算去年布达佩斯的老账!”

    埃吉尔这一会儿却是非常有自信,相信凭借自己经过军改的精锐部队,再加上凯尔特大军,以及整合了东欧的十数万精锐大军,肯定能够敌得过连续经历了两场大战,损失惨重的东罗马帝国。甚至,如果弄得好的话,如果能够从东罗马帝国那里弄来一个凯撒的头衔,名正言顺的介入到东罗马帝国内部事务之中,又或者在爱琴海,在地中海方面割让几个岛屿,又或者获取能够自由通行达达尼尔海峡的权利,那就再好不过了。

    只是埃吉尔稍微有点担心——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哈尼,诺曼帝国的皇后,不列颠的女王阿尔托利亚,在他用飞鸽传书了将近十天时间之后还是没有到。按理说阿尔托利亚并不是那样磨蹭的人啊。

    于是,想到这里,埃吉尔稍微有点不安,便又掏出了几天前阿尔托利亚给他写的回信:上面说她已经按照埃吉尔的吩咐,将军队解散了大半,而凯尔特军队也因为一场大战损失了不少,所以暂时没有动。她自己带着四百多名速度较快的,装备标枪的凯尔特轻骑兵,还有卸去了装甲的重骑兵赶过来。

    信上面说她已经走过了将近一大半的路程,现在天气晴朗,没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相信再有一两天的时间就能够感到了。并且吩咐了埃吉尔,要准备好漂亮的皇冠和衣服作为礼物,让她在加冕典礼上面显得更漂亮。

    可是现在,已经有两个多的一两天过去了。阿尔托利亚还是没到,而埃吉尔也变得越来越焦躁不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