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宴请罗斯人(三更求月票)
    在荒郊野外熬了一天之后,埃吉尔总算可以不用再忍受野外的大蚊子,还有不加调味料,烤的半生不熟的肉了。只是,那群白圌痴一样的罗斯人贵圌族的口臭,还有他们浓重的体圌味却仍旧要忍耐一段时间——真该死,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不是每个民圌族都和诺曼人一样爱干净呢?

    埃吉尔想着这样的问题,照着镜子转了几个圈,从各个角度欣赏了自己的容姿,顾影自怜,之后抚圌mo圌着自己的脸说出了极端自恋的话来:“啊……真是个美圌人呢。”

    “你是白圌痴么?”于是埃吉尔的脑海里面马上浮现出自己的便宜妹妹欧若拉的声音——话说回来最近一段时间,这位出场时候声光效果非常好的女公爵,最近似乎有被边缘化的趋势呢,就连吐槽也都不怎么吐了。原因就在于非常纠结的,不想要当电灯泡的心理。

    每天晚上看着自己的便宜哥圌哥搂着不一样的女孩子ooxx,欧若拉心里面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偏偏她的心灵又是和埃吉尔链接在一起的,不想看都不行……

    “说别人白圌痴的才是白圌痴!”

    当然,欧若拉这样纠结的心理埃吉尔并不知道,也不想要知道。总之埃吉尔只是稍微有点无聊,想要给自己找点事情做。而她的便宜妹妹便是非常合适的对象,仅此而已。

    就这样,稍微的产生了一点自恋倾向,并且很早就获得了:俊美绝伦,这个能够增加百分之十人圌民拥戴,降低一点士气的特质的埃吉尔又陷入了与自己的便宜妹妹斗嘴的时光里面去了。当然,这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没有将小修女带来,晚上连个娱乐对象都没有。所以只好这样凑合着。

    毕竟小修女不像是索尼娅,好歹还有个贴身shi卫的身份。埃吉尔把她带在身边还可以,而如果对象换成了玛利亚的话,那就肯定会惹人闲话了。毕竟大家si底下做点什么哔哔哔的事情无所谓。但是放到台面上却是要糟糕。yi辱修女在中世纪可不是小事。说不得要上火刑架的——虽然以埃吉尔的身份,绝对没人敢审问他。但是为了这点事情丢脸,声望大降,也不核算啊。

    所以说只能忍耐一下了。和欧若拉斗斗嘴,吵吵架。听着欧若拉糯糯的,非常se气的声音,还是有一定望梅止渴的效果的。

    虽然望梅止渴这种事情实际上不太靠谱,只能一时间稍微缓解一点点疲劳。如果最终没有吃到妹子——我是说梅子的话,多半只会变得更饥圌渴……然而埃吉尔这等自命风圌流之辈,也不想要靠手。所以说实际上憋得相当辛苦来着。但是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办法呢,外面其他帐篷里面却是有不少罗斯人的贵圌族小圌姐。然而一个个都壮实的跟北极熊似的,就算偶尔有两个姿se不错的,但是在埃吉尔看来也比不过自家的几个女孩子。

    然而,埃吉尔是埃吉尔,其他人却是其他人——虽然已经逐渐融入这个社圌会之中,甚至有时候几乎忘掉了自己是穿越过来的这个事实了。但是只要看到这个世界的人们,那与众不同的审美观,埃吉尔就觉得难以接受——不,在这种地方,他们才是“众”的那部分,所以说,这个说法应该变成:诺曼的皇帝陛下审美观与众不同才对。

    于是,尽管埃吉尔看不上那些罗斯,或者斯拉夫的女人。但是他麾下的卫队骑士们却不是这样子。颇有几个卫队骑士行动了起来,和那些斯拉夫,或者罗斯人的贵圌族小圌姐们打得火圌热的。而虽然说,贵圌族小圌姐们的第一目标绝对是埃吉尔。但是在俊美绝伦的诺曼皇帝那里碰了几个软钉子之后,聪明人便会知难而退了。贵圌族小圌姐们一边诅咒着:“xing无圌能的死基佬。”一边退而求其次,开始勾引那些看起来前途无量的卫队骑士。

    埃吉尔非常难以置信的发现——他的卫队骑士里面竟然有些家伙成功的泡上了那些罗斯贵圌族女人,在他极度惊讶的注视下留下了:抱歉了主君,您也稍微体谅一下我们,我们也是男人所以对不起了啊哈哈哈哈——这样的,混杂着得意和歉意的表情,之后飞快的跑到旁边的树林里面啪啪啪去了。

    “我勒个擦!”

    埃吉尔惊讶之极——难道那群白圌痴以为我嫉妒他们吗?不勒个是吧不勒个是吧不勒个是吧——别被她们的蕾丝花边内圌ku给mihuo了啊——你再看看下面那毛孔粗圌大的tui!

    最难以接受的是这群人圌渣竟然还敢在自己面前炫耀!就好像是别人拿着个烂橘子在自己面前走来走去走来走去。吃的时候还特大声,略有些发臭的汁水几乎要溅在自己脸上了一样!

    我,勒,个,擦!!!!

    除了这句话之外,埃吉尔很难找到再恰当文明一些的语言,来形容他自己现在的感受了。同时埃吉尔也再一次的庆幸自己能够遇到阿尔托利亚这样跟他合得来的,而且温良贤淑的女孩子。

    “哈尼,你在哪里?!我好想你啊……”

    再一次见识到了中世纪欧洲人重口味的审美观之后,埃吉尔躲到了自己的帐篷里面去,用羽毛枕头捂住耳朵,在chuang圌上滚来滚去滚来滚去。说着这样的话,以此来降低眼睛受到污染,给自己带来的心灵创伤。在这之后,又通圌过与欧若拉斗嘴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让隔音效果不是很好地帐篷外面,那略显的有些夸张的叫ang声,还有肢圌体碰撞的“啪啪啪”的声音能够显得不那么刺耳。

    就这样,埃吉尔受到了一个晚上的折磨,同时也觉得,和那些不符合自己审美观的类似人类雌xing的生物比起来,只会稍微稍微的吸走他一点点血的蚊子,是那样的可爱……当然蚊子更可爱的一点是它惹了埃吉尔,埃吉尔可以毫无顾忌的将它拍死。

    但是这些罗斯人和斯拉夫人就不能了,尽管这个夜晚已经过去了。但是埃吉尔却不得不继续忍受这些家伙所带来的恶心想吐的感觉,并且把他们带到白俄罗斯和乌克兰边境的小城市戈梅丽,也就是自己现在驻扎的城市里去,再次宴请他们。

    就是这样,埃吉尔与乌克兰,还有白俄罗斯的部分贵圌族的见面分成了这样两步,首先在郊外见面,双方谈论一下,mo圌mo底。也顺便化解一下这些贵圌族的忌讳心理,让他们知道埃吉尔不是想要趁此机会灭掉了他们,并且吞并他们的领地。在郊外谈不拢的话,逃跑也容易些。

    而第二步,埃吉尔拍着xiong圌脯担保这些家伙的既得利益,说着:“你们领土上的事情朕不管,朕只要你们在朕需要的时候出兵,逢年过节都给贡品,这样就行了。”

    罗斯贵圌族们觉得埃吉尔这样的条件并不算过分——事实上封圌建时代的君王与封臣的关系,基本上也就是这样了。埃吉尔早年虽然也做过灭人满门的活,却是在英伦。距离乌克兰十万八千里,因而罗斯贵圌族们听说的更多的,还是埃吉尔带着十字军东征东罗马的时候,那种公平公圌正公开的传言。再在昨天看见了埃吉尔的真人,和传言一比对。那就得出结论来了。

    由此可见,维持一个比较好的名声,对于君主来说还是很有必要的。

    罗斯贵圌族们,还有埃吉尔以及他的卫队骑士们,在早晨又匆匆的吃了点简单的早餐——主要是面包和剩下的烤肉什么的。之后便跟着埃吉尔去了戈梅丽。来到了埃吉尔临时租借的,已经被诺曼工程兵们翻修过一遍,并且换了摆设的别墅里面,之后自然有埃吉尔随军带来的厨子们,拿出功夫来做出了最上等的菜肴——此时此刻因为准备充分,所以之前在施瓦本出现的以次充好的现象并没有出现,炸鸡牛排松lu鹅肝鱼子酱,全都是se香味俱全的。

    当然了,如果这些该死的乌克兰贵圌族不要一口一个:“不会吧?!竟然是加了香料的!”这样子土包子味道十足的话,那就更好了。

    “忍耐,朕都特圌码的忍了一天一夜了,不差这么一小会儿!”埃吉尔猛灌着葡萄酒,同时这样提醒自己,然后又笑眯眯的接受了另外一位罗斯贵圌族的敬酒,爽圌快的将一整杯酒喝掉,之后倒过酒杯来证明自己喝光了。

    紧接着,罗斯人们很给面子的拍手欢呼起来。在这之后,一个早已经得到好处,与诺曼人有了联圌系的罗斯贵圌族顺势站了起来,在身旁的shi卫的帮助下爬到了椭圆形的大餐桌的上面,。拼尽全力的大声喊叫着,吸引了所有罗斯贵圌族的注意力。

    “诸位!请听我说两句!”他这样大声喊叫着,而其他的罗斯贵圌族的声音也渐渐地变小了,只是小声讨论着:“那个是无胆的伊万诺夫,是个真正的卑鄙小人和无圌耻的懦夫,他究竟要说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