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基辅罗斯
    事不宜迟,在埃吉尔和索尼娅xx,甜甜腻腻了一段时间,到了中午,埃吉尔又叫了小修女一起,三个人吃了顿饭,之后索尼娅便暂时离开,去找她的爷爷奶奶告诉最近发生的事情,并且寻求帮助去了。而埃吉尔吃过饭之后也没有停留出去郊外约见了乌克兰北部,还有白俄罗斯南部的一些贵族和游牧部落的酋长。安抚安抚,敲打敲打。“所以说,礼物都准备好了是么?”在就餐完毕之后,埃吉尔和索尼娅道别。然后抱着喝过牛奶昏昏沉沉的准备午睡的小修女,送到了她的房间里面替她盖好被子,吩咐女仆照顾好他。便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一间被临时改造过的卧室里面,再次见到了塔列朗,这样问道。“是的,陛下,准备的相当充分。”塔列朗这样回答。此时此刻,这个中年的官僚面色如常,已经看不到午时候的气急败坏的样子了。恢复的倒是挺快。

    “算了。好歹也要给这家伙一点甜头才行。”埃吉尔心里面轻哼了一声,知道今后还有的是用得着塔列朗的地方,不好冷了这家伙的心。面色便缓了缓。“爵士,你跟在朕面前做事,也有将近两年的时间了?”埃吉尔这样问道。“两年零三个月又七天。”塔列朗不动声色的回答。“也是时候了。”埃吉尔点点头:“如今各个守备军团,骠骑兵军团和分舰队的指挥官都承了子爵衔。而你却还是个爵士……”埃吉尔摇了摇头,接着问道:“是不是觉得朕有些亏待你了?”“怎会。”塔列朗仍旧面不改色:“诸位将军提督都是身经百战,血火之间拼杀出来的功劳。自然卓著显眼。属下不过相助陛下处理一些杂物而已。如何称得有功劳。”“听你这话,还是觉得朕不公平啊。”埃吉尔摇了摇头,之后伸出手,止住了塔列朗进一步的分辨:“好了爵士,你做了多少事情,朕都看在心里。你也不要说文职与武职的差别。朕也并非重武轻文之人。”埃吉尔这样说完之后轻笑了一声,迅速起草了一份文件,然后盖了自己的纹章戒指——如今已经换成了三足白色凤凰纹章了——然后将那份文件递给了塔列朗。

    “陛下!”塔列朗嘴皮子一哆嗦,紧接着马屈膝跪地诚惶诚恐:“臣身负皇恩,今后必当忠心不二,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哈哈哈……朕不要你死,只要你活着,做好了朕吩咐你的事情就是了——一个男爵算得什么?卿才华横溢,朕知道的很,今后当有大用。”埃吉尔大笑着将塔列朗扶了起来,一时间君臣尽欢,背地里却不知道都是何等的想法……埃吉尔知道塔列朗不是那种会感恩的家伙。如今给了他点甜头也只是稍微满足一点他的,让他不至于做出一些不好的事情罢了。“多谢陛下。”塔列朗闻言又想要下跪,却被埃吉尔一把拉住。“好了,不要那么多虚礼了。如今还有事情等着我等去做。现在朕要去会见乌克兰,白俄罗斯的贵族。这里便由男爵你多费心。”

    塔列朗一抬他的单片眼镜,只见面写着:“夏尔?莫里斯?德塔列朗-佩里戈尔引,诺曼贵族出身,入仕两年有余,侍王命至诚,颇有功绩,现加封为男爵……”“陛下!”塔列朗嘴皮子一哆嗦,紧接着马屈膝跪地诚惶诚恐:“臣身负皇恩,今后必当忠心不二,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哈哈哈……朕不要你死,只要你活着,做好了朕吩咐你的事情就是了——一个男爵算得什么?卿才华横溢,朕知道的很,今后当有大用。”埃吉尔大笑着将塔列朗扶了起来,一时间君臣尽欢,背地里却不知道都是何等的想法……埃吉尔知道塔列朗不是那种会感恩的家伙。如今给了他点甜头也只是稍微满足一点他的,让他不至于做出一些不好的事情罢了。“多谢陛下。”塔列朗闻言又想要下跪,却被埃吉尔一把拉住。

    “好了,不要那么多虚礼了。如今还有事情等着我等去做。现在朕要去会见乌克兰,白俄罗斯的贵族。这里便由男爵你多费心。”“属下遵命。”塔列朗此时此刻已经恢复了正常。只是面色仍旧有些涨红,证明他仍旧处于激动不已的状态。紧接着埃吉尔离开了这间办公室,塔列朗却不敢坐在埃吉尔的椅子,只是坐在旁边,他专门的,看起来小一点,也没有什么装饰的办公桌旁边,等着人送来了情报,国政咨询等等,便分门别类的规整好,然后表标签,注明重点,在一些不那么重要的文件自习思考,并且给出意见来。而一些重要,或者比较惹人忌讳的东西则不予以评论。当然,塔列朗男爵所专长的只是内政,对于军事一窍不通。所以军事文件都只是放在一旁,完全不会动。所以说,虽然稍微有些毛病。但是塔列朗男爵的确是个很不错的助手,有他的帮助,埃吉尔处理起政务来更加方便迅速。这也是埃吉尔不会那么轻易做掉他的原因。而对于其他人就不一定了

    就好像现在,在埃吉尔面前一个劲的用蹩脚的诺曼语拍着马屁,却自始至终拍不在点子,让人觉得无比愚蠢,无比恶心,无比的想要拔出佩刀来捅他十下八下的——要不是旁边还又不少和他地位差不多,也同样白痴的人存在,埃吉尔说不定真的就这么做了。这群白痴贵族。埃吉尔在心里面翻了个白眼,这样骂了一句。表面却之能装出笑容来。并且一再地提醒自己:宽容,宽自己现在名声还算不错,可别砸了招牌。只是这样一连串的表演下来,埃吉尔身心俱疲。而且恶心反胃——特别是那群贵族们介绍自己的女儿,甚至老婆给自己认识的时候。埃吉尔真差一点吐了出来。“该死?!你们想弑君吗?!全都推出去砍了!!!”当然,最终,埃吉尔也没有说出这样的话来。而是与乌克兰北方的贵族们进行一个下午的狩猎活动。晚的时候又在林子里面举行了篝火晚会。将白天打的猎物烧烤完了吃掉——为了不显示其特殊化,也是因为抠门,不想分给别人。所以埃吉尔难得的吃了一会没有洒胡椒,孜然的烧烤,只是学着其他贵族的样子洒了一把盐而已。差点把娇生惯养了好长时间的诺曼皇帝吃吐了

    当夜,被都月份了还没死的死蚊子咬了一晚,埃吉尔数着身被咬出来的包,摆弄着完全不管用的驱蚊剂。同时思考着今后的事情:如今,乌克兰看起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很容易就能够平定掉——只要能将乌克兰吞并。那么除了能够增加将近四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获得东欧斯拉夫人,罗斯人最为重视的基辅城。基辅城城高池深,原本是作为东欧第一大国,罗斯人共主基辅罗斯王国的首都存在。基辅罗斯王国国力强盛士气北达波罗的海,南接黑海。东抗库曼,西接波兰,匈牙利,服员辽阔,人口众多。甚至可以与东罗马帝国一争长短。当然最终的下场非常悲惨——因为分封制度的悲剧性,王国内各个波耶贵族相继叛乱,再加外敌入侵,东罗马,库曼,波兰连续不断的进攻。这个国家就这么悲剧掉了。之后,北面的各个城邦组成了松散的联盟,恢复了当年诺夫哥罗德的国号。而中部则被莫斯科大公国开国大佬伊万三世占据。其余几个部分,白俄罗斯,乌克兰常年处于混乱状况。而克里米亚地区原本是鞑靼部落的聚居地,后来又被哥萨克流民征服,成立了扎波罗热汗国……

    虽然说当年的庞大王国四分五裂五马分尸掉了。但是事实,在所有的罗斯人,所有的斯拉夫人心中,恢复当年基辅罗斯的伟大地位,仍旧是每一个罗斯人公爵向往的目标,而基辅也成为了一座象征意义极强的,代表着罗斯人辉煌历史的城市。所以说很重要的,各种意义都是这样。就算不算这个极为重要的,堪称天命的意义。基辅城内的五万城市人口,还有围绕基辅城形成的大片农庄,城镇的将近五十万人口。每个月能够提供的将近五千金币的税收,也够吸引人的了。所以埃吉尔希望能够兵不血刃的接受这座城市。能够让罗斯人们认为,他是与他们同同文同种的解放者与统治者,而并非一个异族的征服者。这便是埃吉尔费尽心力拉拢这一批粗俗的罗斯人波耶的原因了。

    而现在看起来,效果还不错。埃吉尔的大方,豁达,气质以及之前一连串战争中展现出的实力和雄才大略,都让位于乌克兰的罗斯贵族感觉到:应该臣服于他,而非对抗——特别是在克拉科夫之战以后。不少出兵参战的罗斯贵族们吓得够呛,害怕凶名赫赫的诺曼王后秋后算账,把他们全家都宰了,于是马向着埃吉尔派出了信使,向埃吉尔宣誓效忠。让埃吉尔惊讶之余也觉得:这样一个人唱红脸一个人唱白脸的方法,果然很有效果。于是,就好像是一个比较有见识的罗斯人贵族在信写的一样:“乌克兰百万里山河,千万黎庶,无不翘首企盼陛下早日到来口牙!”这样子。虽然还没有到达乌克兰,埃吉尔却已经有些飘飘然起来了:这就是所谓的箪食壶浆以迎王师了?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竟然也能享受到这样的待遇。于是,在埃吉尔这样情绪的影响下,诺曼六万大军人人轻松。好像郊游一样直奔基辅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