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克拉科夫之战其八,胜利属于强者(二更求月票)
    联军士兵们虽然还试图反抗,然而无济于事。这些乌合之众手中弓弩比不得诺曼弩兵的精良,而且各自为战,射出的箭矢散乱不成章法,即不密集,也不紧凑。杀伤力有限,而少量游泳凫渡过来的士兵手掌刚趴到船帮上,就让诺曼人一斧头砍掉了一大把的手指头,手掌一下就成了秃子,这也业余水鬼惨叫一声,紧接着就又掉回了水中,再被诺曼弩手一阵扫射,便是一阵血污飘散开来,又过了一会儿,尸体便浮上了水面……这样,联军士兵无法对诺曼水兵造成有效杀伤。然而诺曼舰队上的弩手却能从容的射击岸上的联军士兵,虽然船上略有些颠簸,瞄准不易。但是联军阵型太过密集,几乎不需要瞄准,随便射一箭就能射的到人。简直和打靶子没什么两样。诺曼弩兵们来了兴致,四千五百弩兵在各自军官调度下专门拣人多的地方拼了命的射击。一袋弩箭总共三十支,那滑轮弩的射击速度稍微慢了一点,平均十五秒左右能射出一支箭,若是两军交战之时,对方骑兵冲过来,便只能射出一两支弩箭便是了。然而这一会儿却不一样,联军两万多的人马,又互不统属,没经过专门训练,想要调度起来却是困难的很。一些东欧贵族们,还有来自东罗马的职业军官大声喊叫着安静,然而说出的命令却相互矛盾。军队四处乱转,根本不知道应该听谁的——就算知道也没什么用。农兵们绝大多数都是文盲,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和左右前后。打仗的时候最简单两个命令:冲啊;逃啊!除此之外就不明白了。遇到这种突发情况除了束手待毙之外还能有什么办法?!将近八分钟的时间,诺曼弩兵弹药告罄,四千五百弩兵总共发射了十几万支弩箭,杀伤了将近三分之一的联军士兵。彻底将对方阵型给打乱了。事实上在这一轮攻击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联军便失去了抵抗的决心。士兵们耳边听着同袍濒死的惨叫声,身体不由自主的随着奔涌的人流四处乱窜——北面也是诺曼人的军队,自然不会往那里去。而西面维斯瓦河正是诺曼人发动进攻的地方,虽然一些人慌不择路,又或者踩空了,又或者被人推挤了下去。然而绝大多数都是死路一条,身上穿着链甲鳞甲的贵族士兵做了沉底的王八,不会游泳的扑腾了几下呛到了挂掉,而会游泳的责备他们抓住了手脚一起落下了……位于南方的,军队后面的联军士兵夺路而逃,互相踩踏致死的无数,不过好歹有些运气大,命好的家伙逃了出去。而最糟糕的便是东面,士兵们慌不择路,向着东面的自己的盟友,也就是东罗马人的阵地跑了过去,又将东罗马人的阵线给冲乱了。同时这些哭喊着的,四散逃跑的士兵也削减了东罗马人的士气……“左翼失守了!”东罗马士兵们这样惊恐的叫喊着。而同时,正面的凯尔特与诺曼士兵也趁势展开了反击。然而这还不算是结束——左翼,西方,乘坐着龙首战舰的诺曼轻步兵,在弩兵攻击完毕之后迅速划船登岸,对着混乱不堪的联军投掷了一阵飞斧之后展开了冲锋,流淌着维京血液的海盗后代们狂吼着,大笑着,**着上半身,手持双手战斧,如同割麦子一样将联军士兵砍翻在地。并且继续,与安德森麾下的bo美拉尼亚军团一起驱赶他们冲击东罗马人的阵线。紧接着,由艾文将军率领的立窝尼亚守备军团,总共三千五百名职业维京战士也陆续登岸,整个左翼再次变得拥挤不堪。诺曼人们人挨着人,踩着尸体奋力的用战斧劈砍,砍杀了敌人来制造通道!“是诺曼人,诺曼人啊啊啊啊!!!”

    回复5楼2012-04-2817:45

    通过手机贴吧发表,手机访问

    举报|

    永朽不存男爵6

    左翼的联军在如此连续不断的强烈打击下彻底的崩溃了。而在这之后,上万人的诺曼步兵占据了左翼,开始向着正面东罗马军队的侧翼发动进攻。“这仗没法打了!我们也走!”在战场右翼。眼看着己方手下一点点的被诺曼骠骑兵砍杀。几个鞑靼部落酋长稍微商量了一下。便也决定逃跑了。“我们走!我们不再给罗马人卖命了!走!”草原牧民们此时此刻莫名其妙的记恨上了罗马人。紧接着也留下少量断后的部队,之后残兵们跟着自家部落的头人酋长,急匆匆的好像丧家犬一样逃跑了。骠骑兵们也没有去追赶,而是直接奔着正面战场,罗马军团的右翼跑了过来。“完了……”lili安奴公主殿下紧紧地闭上眼睛。死死地握住了拳头。这才明白自己中了对方的计谋——故意在维斯瓦河畔的左翼示弱,让自己不断加强左翼军队,将所有的预备队都投入了进去。之后出动水军,出其不意的发动进攻。彻底破坏左翼,并且使得左翼的军队冲击本阵……

    回复6楼2012-04-2817:45

    通过手机贴吧发表,手机访问

    举报|

    永朽不存男爵6

    公主殿下完全明白了对方的计谋。但是这一切都已经晚了,自己军队两翼失守,那些来自东欧各国的军队早已经跑的没影。而来自东罗马的军队士气不振,又要受到三面夹攻。自己手上的预备队,只剩下三百人一个大队的罗马御林军罢了。管不了什么用的。公主殿下知道:自己这一战,这一次,作为最高指挥官独当一面的战役,将以自己的彻底失败,以及诺曼—凯尔特联军的大获全胜而告终。公主殿下一个踉跄,双眼发晕差点跌倒在地。双手死死的捂住xion闷,心悸,还有一阵阵的,不知道是因为失败的刺ji还是军队惨遭屠戮的刺ji而发生的锥心之痛。“真该死……”lili安奴小声嘀咕了一句,想到自己含辛茹苦,hua了无数金钱,无数心血,hua了六年时间才堆起来的七千精锐,就这么一下子没了,紧接着感觉一阵恶心。之后喉咙一甜“哇”的一声就吐出了一口血来。“皇储殿下?!”旁边的御林军眼看自家公主如此,都有些心惊。同时眼巴巴的看着她,等着命令。“如果本宫……如果本宫命令你们现在随本宫上阵杀敌,如何?”lili安奴用手背擦过嘴角血痕,这才觉得清醒了不少,之后这样问道。“当遵命,誓死相随!”御林军将士自然知道现在的状况如何,自己这三百兵马上去了也不过是给人添菜而已。然而却都这样回答道。言辞坚定不似作为。让lili安奴公主殿下略觉欣慰。“不错……不过不用了。”公主殿下摇了摇头这样说道:“我们撤退,不争一时长短……总归有东山再起之日。”听到公主殿下这么说,一众御林军也轻松了些许——虽然他们并不畏惧死亡。但同样的也不喜欢白白送死。眼看着诺曼人越来越近,己方军队抵挡不住,也有了崩溃的迹象。虽然偶尔还有两个热血上头的家伙狂喊着:“罗马!”却是应者寥寥。反而惹得诺曼人注意,弓弩飞斧标枪一阵投射,连个囫囵尸体都没留下……林军将士们再不敢迟疑,连忙牵过lili安奴公主殿下的坐骑马匹来,各自也跨上了马背——那御林军将士虽然都是步兵,然而待遇优良,都配备马匹,骑马行军,步行作战。因而也不慌乱。他们要逃跑,却是在山丘上多插了不少的旗帜作为疑兵。同时也是为了安定军心。就这样,一切布置妥当了,lili安奴咬紧了牙齿,从牙缝里憋出:“撤退。”两个字来。之后便抛下了大军,也不回军营,而是在一众御林军的护卫下直奔南面东罗马的一处殖民地去了。此时天se已经接近黄昏。光线不足,因而看不真切。因而直到lili安奴跑了好一会儿,才有几个跑近了的溃兵发现了这个情况。“皇储跑了!公主跑了!公主丢下军队跑了!!!”那几个溃兵如此惊恐的大喊了起来。东罗马军队一片哗然,再没有几个有心思抵抗的。投降的投降逃跑的逃跑。战场上一片哭喊声,惨叫声,以及诺曼人,凯尔特人的欢呼声。“胜利!我们赢了!!”经过了一整天的ji战过后,士兵们的体力几乎消耗殆尽——然而此时此刻,诺曼,凯尔特的士兵们身上的力气仿佛一下子又回来了一样。开始大声欢呼,大笑着,抓俘虏的抓俘虏,抢东西的抢东西……而此时此刻,阿尔托利亚也接到了斥候来信,得知了对方指挥官临阵脱逃的消息。“跑了吗?哼,呵呵,啊哈哈哈哈……真是没用——传令下去!命令罗马人停止抵抗投降!哀家今天心情好,可以饶他们一命!”此时此刻,阿尔托利亚的心情的确异常的愉快——因为她战胜了东罗马!虽然这个战绩水分很大,但是战胜了就是战胜了——那可是埃吉尔都没有战胜过的超级大国——然而她,阿尔托利亚却战胜了!皇后殿下,女王陛下,这个全欧洲最为尊贵的女人自然高兴地可以。这样一来她在埃吉尔面前,就又有的炫耀的资本了……虽然那个资本不是xiong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