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克拉科夫之战其五,骑兵与步兵
    此时此刻,克拉科夫之战已经全面展开。而结果却是相当可喜,

    无论正面还是右翼,全都是凯尔特人占据优势。正面的凯尔特重装长矛手们所使用的战术,几乎与东罗马人没有什么差别。同样是排列成盾墙,之后长矛穿刺的战术。甚至说,除了罩衣,以及装备的款式略有不同之外,他们的装备甚至都完全一样一唯一不同的便是盾牌。

    盾牌,凯尔特人使用的是椭圆形的,八十厘米高,能护住上半身的大型盾牌,而东罗马军队所使用的,仍旧是那种古罗马帝国一脉相承的塔盾。非常笨拙,虽然接阵之后看起来比凯尔特人更加整齐。防御力也更大一些。但是使用这样笨重的盾牌,却非常不适合闪避,格挡等战术动作,而且手持这样大的盾牌,对于士兵的体力也是一个相当大的考验。

    随着战争的继续进行,凯尔特人的士兵们仍旧有余力进行战斗,然而东罗马重步兵,最前排的,经过连续不停作战的士兵们,已经气喘吁吁,无以为继了。

    除此之外,凯尔特人们的数量也更多,总共一万五千人名重装矛兵,再加上还剩下两千人左右的闪电步兵,对抗三个大队,数量只有他们一半的东罗马重步兵,以及数量五千人左右的轻装步兵和七千左右的钉锤,短剑兵。可以占据非常大的优势。

    就好像一个传令兵汇报给公主殿下的报告一样:“他们的数量比我们多!他们的装备也比我们好。他们战术先进,悍不畏死一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当然这个可怜的,说了真话的传令兵马上就被lili安奴公主殿下以扰乱军心的罪名砍死了。

    “该死本宫的第一场战争。这可是本宫正式出道以来的第一场战争一绝对不可以就这样失败!!”公主殿下气急败坏的这样想到,同时再看看右翼,希望那群哥萨克,以及草原牧民能给她一些惊喜。

    结果却非常让人失望。总共还有四千以上的揉骑兵,已经完全的击垮了那些游牧骑兵,绝大多数的游牧民不是投降便是逃跑,只有少量人还在苦苦支撑他们大多数是马匹被诺曼骠骑兵杀死了,所以跑不了的家伙。却又不想要投降,所以只好挥舞着简陋的武器,弯刀或者长矛步行作战,这样数量稀少,而且没有马匹的家伙非常悲剧,很快的会被虐杀掉。一些专门从各自的骑兵营分出来的,专门对付这些家伙的骠骑兵们哈哈大笑着,三五成群的向着他们发动冲锋,一个照面借助马速马刀一挥,便能将对责的脑袋砍下来……

    唯一还能作战的,成建制的军队仍旧是哥萨克人。虽然在之前的骑兵战中吃掉了揉骑兵一个骑兵营。然而普加乔夫也看得出来,再拼下去自己有输没赢。一句话:“走!…,号角一吹,哥萨克留下一批敢拼命的断后,之后就往回撤。

    那一群留下狼嚎的哥萨克真心的敢拼命。虽然战术落后装备不行,人数也只有三四百,却硬生生的挡住了骠骑兵将近二十分钟。

    直到最后一个哥萨克,被一个骠骑兵砍断了胳膊之后红了眼睛一跃而起,直接扑倒了他的对手,张口咬住了他的脖子,同时也被吓了一跳的骠骑兵一刀划…破了肚子,同归于尽为止……

    此时此刻,哥萨克们已经全部回归本阵,骑兵们迅速跃下马背,用长矛的就挤进了盾矛手里面,而数量更多的,用弯刀的哥萨克直接让战马提溜的蹲下做掩体,盾牌一树,再叫了同样步行的弓骑兵往后面一站,一道防线就这么做出来了。

    骠骑兵们绕着这阵地跑了一段。齐腾将军冷哼了一声:“绕过去!插他屁眼!”还余下的十个骑兵营马上分工正面留下两个骑兵营作势yu扑,牵制敌军注意力。余下的八个分两路,左翼四个右翼四个,躲在敌人弓箭射程外,绕到了敌军后面去,向着敌军后阵的步弓手发起了冲锋。

    普加乔夫一下牟急了,大声喊着:“骑兵,出动部分骑兵,拦住他们!!”于是哥萨克骑兵们被好生折腾了一番,又有上千骑兵跨上马背,掉头向着后面的揉骑兵冲了过去,以掩护步弓手。而骠骑兵战术却又是一变,左右四个骑兵营,却又各分出两个来,向着因为分出了部分骑兵,所以阵型混乱的哥萨克军队两翼冲了过去。

    “弓箭手!!!”两翼的哥萨克军官们声嘶力竭的大喊着,被他们强行压在地上的战马不安的嘶鸣着紧接着双方便又相互射了一轮弓箭。刚刚消停了一会儿的战场再次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惨叫声一然而哥萨克士兵们以战马为掩体,又有步弓手的强力复合弓支援,这样对着射击的话却是诺曼骑兵吃亏。

    不过很快的,骠骑兵们便开始冲锋,向着哥萨克防线发起了进攻。

    近战揉骑兵们挥舞着马刀,在弓骑兵的弓箭支援下狂吼着,如同洪流一般冲向了哥萨克人的营地。

    而此时此刻,在哥萨克阵地的后方,总共四个骠骑兵营,近两千骠骑兵完全的将一千余名哥萨克骑兵压制住了,看起来获取胜利是早晚的事情。

    普加乔夫下达命令,将正面的长枪兵挪到了阵地后面,并且一咬牙一跺脚,命令四百名哥萨克重骑兵出击,援助后阵的哥萨克轻骑兵一就在这时候,正面的两个骠骑兵营看准机会,也发起了冲锋!哥萨克军队处于风雨飘摇之中,眼看就要遭到不测之祸!

    右翼的情况便是如此,看起来,甚至比正面战场还要差。诺曼骠骑兵战力惊人,战术飘忽不定。哥萨克顾此失彼,全面被动。所以说,骑兵打步兵就是这样子,特别是在平原地形,骑兵想打就打想走就走,想打哪里就打哪里。步兵想要跟骑兵对抗,只能依仗阵型与地势。

    然而没什么文化的哥萨克们却不知道这些道理。他们都是骑兵出身,骑兵战玩的相当不错。至于列阵作战么,却是从使用步兵方阵将之狠狠虐待了几次的莫斯科大公国,这种二流步兵国家身上学来的。

    从来没有经受过实战的考验。因而只是学会了个样子而已。本身的老师是二流,学生也是二流,那么学出来的也就是三流了……三流的步兵方阵,怎么可能挡得住超一流的揉骑兵呢?

    失败只是时间问题。

    公主殿下的传令兵去而复返,之后带来了这样令人沮丧的消息,右翼也靠不住的说,轻骑兵如此,重骑兵同样如此,如果说诺曼骠骑兵的攻势如同山洪爆发的话,那么凯尔特骑士与重骑兵的攻势,便如同泥石流一般了,虽然略显缓慢,却更具威力,更加坚不可摧,不可阻挡。

    而链甲与板链复合甲也的确要比传统鳞甲的防御力更强,并且更轻量化。

    凯尔特重骑兵在与草原重骑兵交战的时候同样占据了非常大的优势。在第一轮的冲锋过程中,经过系统化训练的凯尔特骑士们,大多数也都像是诺曼骑士那样,轻易的躲过了敌人的长枪,同时用自己的骑枪刺死了敌人。紧接着便拔出了战斧左右砍杀一在经过了一系列的测试之后,阿尔托利亚发现:虽然狼牙棒的破甲能力在战斧之上,但是其造成的伤害却并没有战斧那么大。特别是如今军队普遍装备的鳞甲,链甲,在一定程度上都有着减震的作用,所以说,除非是一下子击碎了天灵盖,否则的话,狼牙棒最多只能让人重伤。

    然而,战斧却不同了,这年头可没有什么抗生素,甚至连标准专业的医疗体系都没有(埃吉尔那个是作弊所以不算),战斧砍出来个伤口,那么破伤风啊,换弄感染啊,细菌啊,**啊之类的就算对方能活着回去,过几个月也得死。而且,在对抗装备轻型皮甲,甚至没有装备盔甲的敌人的时候,狼牙棒也显得不太好使而凯尔特的经济状况虽然富裕,但是还是不如诺曼,给重骑兵同时娄备阔剑与狼牙棒两样武器,并且根据敌人的不同轮换使用的策略,最终也被阿尔托利亚否决。

    最终采用子诺曼式战斧,作为标准配

    …

    而实践结果也证明了:战斧的能力的确相当的优秀,配备了战斧的凯尔特骑士们,在与配备了狼牙棒的草原重骑兵作战的时候并不吃亏一相反,还要占一些便宜。战斧砍过去会死人,而狼牙棒砸过来却只会受伤,甚至连受伤都不会一只要盾牌的格挡及时然而如果是战斧的话,那么一下子,草原重骑兵的骑兵盾就会粉碎了。

    凯尔特重骑兵在对阵游牧重骑兵的时候占尽优势,然而,联军的重骑兵,却并不只是这些草原游牧民的,装备虽然精良,但是训练却并不充分,战术落后的骑兵,他们之中,还有全盘仿效东罗马铁甲圣骑兵组建起来的,lili安奴公主殿下亲训的精锐重骑兵存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