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克拉科夫之战其三,正面战场
    第十章克拉科夫之战其三,正面战场

    在诺曼骠骑兵以少打多,将联军轻骑兵压制的不能动弹的时候,在战场的另一端,凯尔特战士们也向着联军的阵地发起了进攻。

    同样的,凯尔特人们也并没有像是对方想象的那样,以上来便投入大批量的兵力直接进攻。事实上,在当年巴黎会战,因为这样的战术而败在了贞德手上之后,阿尔托利亚便抛弃了这种打法了。

    阿尔托利亚命令她麾下的,数量庞大的,来自威尔士林地之中的长弓手们,以及装备着重型链甲,手持椭圆形镶边盾牌以及两米半长短的长矛的重装盾矛兵们组成阵列,缓慢的推进。重装步兵与弓箭手们混合编队,盾矛手组成了四列的盾墙,而长弓手们藏身于盾墙之后,总共两万名凯尔特士兵以缓慢的,但是异常坚定的步伐向前迈进。紧接着,便在距离对方的弓弩射程之外的地方停了下来。

    “我们的投射部队到射程了没有?”

    眼看着对方选择了这样的战术,站在中间的山丘上莉莉安奴公主殿下心里面想着“要糟”,马上向最近的一名手持复合弓的战士询问。

    “抱歉,公主殿下,但是敌人的距离太远了。我们够不到他们。”那名弓箭手这样回答。

    “真该死……英格兰长弓……么?”公主殿下轻哼了两声泛起了嘀咕:这样下去的话她的军队就会因为射程不够而被动挨打,造成士气低落。然而,如果将阵线推进的话,那么她麾下的军队就无法利用这些丘陵地形进行防御了。同时军队向前推进,必然会造成阵型的混乱。如果敌人趁这个时候进攻的话,又该怎么办?

    此时此刻,公主殿下仿佛看到了对面,那个肌肤苍白,面色阴冷的女人在向着自己狞笑——这是挑衅。公主殿下是绝对不会允许这种状况发生的。

    “全军——前进。近卫队准备”

    最终,公主殿下还是下定了决心,向前推进,正面的回应对方的这个挑衅,同时命令她的私兵,也就是所谓的近卫队——那些来自角斗奴隶,来自投奔她的,或者她挖掘出来的精锐武士组成的部队准备。以便应付对方的突袭。

    然而,在看到对方的动作之后,对面阿尔托利亚仍旧没有第一时间下令冲锋,而是命令:“长弓手射击,以最快速度抛射五轮,使用破甲锥头箭。”

    凯尔特的长弓手,与诺曼长弓手颇有不同。诺曼的长弓手部队统一装备了轻型链甲,圆形盾牌,长剑,以备近战肉搏。而事实上,诺曼的长弓手们的确也在联系弓箭之余,会做一些进展的杀伤训练。在当年布达佩斯之战中,诺曼长弓手们在弹药告罄之后,也的确拔剑上阵来着……

    但是凯尔特的长弓手们不一样,凯尔特长弓手并没有装备链甲,没有盾牌,没有长剑——只有少量的长弓手装备了匕首,手斧等武器以备近战。但是这只是士兵们的个人行为而已。军队官方并没有这种规定。

    也就是说,这些长弓手是用来进行远程攻击的,也只是用来进行远程攻击的。他们的装备只包括长弓和箭矢。而省下的钱财却可以用来装备其他的凯尔特士兵……

    在进入射程之后,凯尔特的长弓部队张弓搭箭,一刻不停的向着东罗马军队射击。那三个正规军的重装步兵大队还好。龟甲阵一列,便能够最大幅度的防御投射武器,虽然说南面会有倒霉鬼被穿过了盾牌间隙的流矢射中身亡。但是很快便会被他后面的罗马重步兵填补空缺。维持阵线的整齐。而他们身上的重型链甲,头盔,也能最大程度的保护他们的身体。所以在凯尔特长弓手的密集箭雨打击下,东罗马重步兵伤亡并不是很大。

    但是在他们后面,那些被抛射的,被从天而降的箭矢击中的东罗马守备军团的轻步兵,钉锤兵和短剑兵们便没那么好的运气了。这些临时征召的农兵装备很差。仅有的,少量的皮甲和轻型链甲并不能帮助他们,有效的防御精良长弓所射出来的破甲锥头箭。

    ——因为东罗马军队正面排列出来的是重装步兵。因而以他们当做目标,并且认为东罗马军便是这样的精锐重步兵的长弓手们做出了错误的判断,全部使用了杀伤力更强,但是更加昂贵的破甲箭。当然,这也进一步的加剧了东罗马的征召农兵和次级部队的伤亡。

    想要将阵列从山丘上撤下来,并且重新列阵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即使是东罗马这样一贯以“文明”还有“整齐”而闻名于世的军队,也花了很大的功夫,而就在这一段时间内,凯尔特长弓手们完成了五轮射击,总共五千名长弓手,一瞬间抛洒出了两万余支箭矢,就好像是暴雨一般落在了东罗马军队的头上。造成的杀伤或许并不是很多。然而威慑力却是十足,让东罗马的农兵和次级部队惊慌失措,阵型变得更加混乱不堪。

    而就在这之后,阿尔托利亚终于下令了。

    “进攻,闪电步兵”

    完全效法诺曼军队,以声音传达命令的好处显而易见。阿尔托利亚麾下的卫队骑士们吹响了号角。示意所谓的闪电步兵开始进攻。

    所谓的闪电步兵,是凯尔特军队中的突击步兵,装备了双手斩剑,板链复合甲,以及诺曼式的头盔,来自爱尔兰,或者苏格兰的高大战士。他们的盔甲防御力一流,他们手中的斩剑可以切碎人体和皮甲,而在面对敌军重装步兵的时候,他们便会将斩剑平举,好像锥子,或者长矛一样使用,以此来达到破甲的效果。

    总共三千人的闪电步兵,乃是阿尔托利亚手中最为锋利的一柄军刀。此时此刻她手中的骠骑兵正在与联军游牧骑兵作战,而她会下的凯尔特骑士与重骑兵们,也在与联军重骑兵交战。那么在正面,击破敌军阵线的任务便要交给这些冲击力强大的双手剑士了。

    在这之后,凯尔特正面的长弓手与重装矛兵组成的阵列飞快的打开。士兵们凑起来,组成更密集的阵列,并且将前面的道路让出来,眨眼间便让出了几条空隙。紧接着,身着红龙纹章罩衣,手持斩剑的闪电步兵们便蜂拥而出,向着距离还有上百米的东罗马军发起了进攻

    这些双手剑士们一开始快步的走,之后小跑,跑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在距离那些布置成了盾墙的东罗马重装步兵还有五米左右的时候发出了震天的怒吼,速度也加快到了最大,发起了冲锋

    “稳住阵脚,不用怕他们的”

    东罗马的各个百夫长们这样大喊着,而同时,在重步兵大队之间的轻装步兵——那些标枪手和投石手率先发起了进攻,他们用投石索抛掷石弹,拼尽全力的投掷标枪,只是那些那些轻型标枪,以及打磨成了圆形的石弹却鲜少有产生作用的——经过矮人匠师精加工的板链复合甲相当可靠,除非是被打中了脸。否则的话这种程度的攻击最多只能让这些步兵顿一下。就好像是有人在前面推了他们一把一样。有些平衡感不好的家伙或许会跌倒。但是板链复合甲里衬的棉花,却能让他们不会因此跌伤。只要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土就能继续向前冲。

    当然了,也有一些比较悲剧的,被打中了脸的家伙存在。只见一个刚刚挨了两下石弹,胸口的甲片凹陷了一大块的闪电步兵刚缓了缓,之后大口着,准备继续往前冲锋——结果一柄标枪便插在了他的左腮上,枪头向下,刺到了喉管以及大动脉,顿时“噗呲”的一声,刚刚热身完毕的战士的动脉血,一下子喷的老高,那战士大喊了以上,将标枪拔了出来,之后便觉得天旋地转,身体因为失血过多过快,感觉到非常冰冷,然后便倒在了地上,身体一抽一抽的不动了……

    而那些被石弹打中的则好一些——有些被打掉了门牙,有些被打塌了鼻梁骨,有些被打爆了眼球,这些都算是受了重伤的,失去了战斗力。但是好歹能够留下一条命在。经过治疗之后还能够有返回战场的可能性。当然也有些家伙,脑门的头骨直接被打裂,红的白的流了一地……

    在稍微的经受了一点点挫折之后,闪电步兵们绝大部分还是冲了过去,他们高高的举起手中的斩剑,之后将惊慌失措的罗马投射步兵的脑袋砍的骨碌骨碌转。而那些钉锤兵,那些短剑兵也不是他们的对手,爱尔兰,苏格兰风格的斩剑非常生猛的将他们的武器和身体一起斩断。开肠破肚,支离破碎——毕竟,比起切割人体来,这些武器可要比战斧更加合适。

    而在另一边,那些结成了盾墙的东罗马重步兵要稍微好一些——在眼看着闪电步兵冲过来的时候,他们也顺势从盾牌上面,盾牌的间隔处刺出了他们的长矛……

    第十章克拉科夫之战其三,正面战场

    第十章克拉科夫之战其三,正面战场,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