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克拉科夫之战其二,大规模的骑兵会战
    第九章克拉科夫之战其二,大规模的骑兵会战

    阿尔托利亚这一手却是端的凶险。直接打乱了公主殿下的全盘布局。而且一出手便是全力,第二骠骑兵军团,三个守备军团,五百人的骠骑兵营,加起来便是五千五百精锐骑兵,全部由老将军齐腾带领着,以一个个五百人骑兵营为单位,一十一个骑兵营都排列成五列方阵,前排近战骠骑兵挥舞经过改革的,更适合劈砍,更加轻便的马刀,后排轻装弓骑兵张弓搭箭。一路烟尘滚滚,便向着联军右翼,也就是公主殿下的左翼冲了过去。

    只是阿尔托利亚也知道——对方,联军之中骑兵数量众多,哥萨克轻骑兵,草原游牧骑兵加起来足有两万以上,来自封建领主,以及草原游牧贵族的重装骑兵,东罗马的枪骑兵,那个公主的私兵,重装骑兵也超过了两千名。这样庞大的数字,如果单纯的用骠骑兵去进攻,说不得要吃亏。

    所以除此之外,阿尔托利亚会下的凯尔特精锐骑兵,也全都拿了出去,包括一千名凯尔特重骑兵,以及五百名凯尔特骑士——这些重装骑兵的训练方法与他们在诺曼的同行如出一辙。并且,在不列颠帝国财政充裕的状况下,原本装备不足的缺陷被弥补。重装骑兵们身披重装链甲,外套轻型皮甲,而骑士们则使用板链复合甲,战马全部披挂链甲与马毡。穿着代表不列颠的绿底红龙纹章罩衣。

    骑士与骑兵们狂吼着:“为了不列颠,阿尔托利亚女王与埃吉尔皇帝”这样的口号,同样以波段式冲锋,向着敌军右翼发起了进攻。

    而除了这些与诺曼重骑兵完全相同的凯尔特重骑兵之外,凯尔特大军之中还有数量更为庞大的,总共超过两千名完全没有披挂盔甲,手持重型骑枪的特殊骑兵。他们被称之为轻装枪骑兵。使用重骑兵的攻击方式,强力的冲锋来攻击敌人。只是因为盔甲不佳所以不耐近战。而除此之外,这些骑兵每个人还配备了两支标枪。可以用来投射攻击,又或者在必要时用作肉搏。

    阿尔托利亚并没有将这两千骑兵派上战场。而是留了起来,作为预备队使用。希望能够在关键时刻出其不意给她来一下狠的。

    “来得好快”此时此刻莉莉安奴公主殿下有些失神,心慌意乱。然而右翼的骑兵们却不在乎那许多。草原汉子们敢想敢干,大脑简单。眼见得敌人冲了过来,哪里还能有别的臣办法,狼嚎般的狂吼着,挥舞着马刀也冲了过去。

    “哥萨克,前进”普加乔夫这样大喊着,一马当先向着诺曼骑兵冲了过去。此时此刻这家伙早已经没有了当初排兵布阵时的那种冷静,神马长矛弓箭全都忘到了脑后。快马强弓弯刀如月——这才是男人的浪漫

    轻骑兵们,来自哥萨克,鞑靼,库曼,突厥,立陶宛,匈人,马扎尔人……来自草原各个民族的骑兵们狂吼着,以轻骑兵惯用的战术,以散漫的阵列,最快的速度向着诺曼骠骑兵们冲了过去

    从远处望过去,从高出望过去,那便是两大片的烟尘滚滚,刀光凶善良侧耳倾听,便是无数的喊杀声,马蹄声——数以万计的轻重骑兵便在这一片土地上展开了大战不是一百,一千,几千,而是数以万计的,一眼望不到边的骑兵集群规模巨大的骑兵集群的战争。在整个欧洲范围几乎绝无仅有,这是只有在东欧,在这样水草丰美,游牧民众多的东欧才能出现的盛况

    此次战役从已开始的时候便打出了一个**来。诺曼骑兵们严格列阵,以整齐划一的方阵阵列向前冲锋,而联军的游牧骑兵则分散得很开,并且依仗着数量上的又是,很轻易的便冲到了诺曼骠骑兵的侧翼,希望能够凭借阵型上的优势将之击垮。双方互不相让,诺曼轻装弓骑兵们张弓搭箭,向着敌军骑兵密集处射击,随着大片嗡嗡如同飞蝗一般的声音,游牧骑兵们的惨叫声不绝于耳。却是因为身上并没有任何防具装备,被轻装弓骑兵手上的短复合弓一阵射击,损失惨重的缘故。

    双方弓骑兵一轮齐射,诺曼人却并没有一如既往的占到便宜——从他们旁边迂回包抄过来的哥萨克弓骑兵们狠狠地攻击了他们的侧翼。使用特制的狼牙箭的哥萨克弓骑兵,虽然在弓的强度方面并没有轻装弓骑兵强,但是说到攻击力,却并没有多少的差距说到底,无论近战骠骑兵,还是轻装弓骑兵,都只是装备了皮革甲胄的轻骑兵罢了。尽管防御力比起一般轻骑兵好了很多,但是仍然很容易受到伤害。

    便如同用刀子再次削过了一层一样,在最西侧的两排骑兵,便如同割麦子一样,一下子倒下去了一大片。噗通噗通的倒了下去。

    “侧翼,转向,冲过去”

    第一个回合,联军仗着数量上,以及阵型上的优势占到了一点便宜。然而诺曼骠骑兵到底是身经百战,经过专业训练的钢铁之师,不可能因为这样一点挫折便低头认输的。侧翼的四个骑兵营迅速调转了马头,以极快的速度调整了阵型,之后便向着西侧的敌军冲了过去。

    这就是小编制的轻骑兵部队的好处,可以非常迅速灵活的调整自身阵型。以达到相应的目的。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骠骑兵们双眼通红的向着敌军骑兵发起了冲锋。那种密集阵列的集群冲锋,那种整齐划一的姿态,那种纪律性以及训练度,是草原上的游牧民骑兵们无论如何也达不到,甚至不可想象的。就算是这些游牧骑兵中装备最好,而且最像是正规军一样的哥萨克轻骑兵,在对阵诺曼骠骑兵的时候仍旧不够看。

    哥萨克勇士们在马术与刀法上并不占优势——同样来自草原游牧部落的骠骑兵们同样有着这两样专长。而在组织方面,排成了密集阵列的骠骑兵们配合无间,在局部作战中往往能够以两到三个人对战哥萨克一个。因而占尽了优势。骑兵们极端顺利的,便如同不可阻挡的山洪一般,穿插进了哥萨克人的阵列之中。挥舞着马刀,砍下了无数的手臂和头颅

    只是一个照面——在骑射过程中丢失的分数便尽数找补了回来诺曼人如同铁墙一般的骑兵异常顺利的冲垮了游牧骑兵们的阵线,就好像用最锋利的军刀来切割牛油一般简单。挡者披靡

    而在另一边,来自其他部落的游牧骑兵们同样遭受了重创——在武装和组织方面比哥萨克还差的这些家伙,在诺曼骠骑兵的冲锋之下表现的自然更差——在诺曼骠骑兵冲在最前面的一个骑兵营,将对方的阵型穿凿了将近一半之后,有不少的游牧骑兵心胆俱裂,哀嚎着开始溃逃。

    此时此刻的普加乔夫心中百感交集。早已经没有了之前的信心。就在刚才,他亲自带着自己会下的一批卫队,一批同样装备了复合式皮甲,手持最高明的铁匠锻造的弯刀,以及最好的战马的战士,他带着他们从侧翼,进攻一个诺曼的骑兵营。紧接着,双方便陷入了混战之中。诺曼骠骑兵们因为突如其来的打击,使得整个方阵被切成了两段,丧失了继续向前冲锋的力量。

    普加乔夫顿时兴奋的大声喊叫起来。聚拢了更多的哥萨克骑兵与之交战。整个骑兵营顿时陷入了重围之中。普加乔夫亲临战场,手持长刀与骠骑兵交战。专门拣那些披着名贵的狮熊虎豹的皮革的骠骑兵军官作战。手中长刀宛如活物一般,手下无一合之将

    “哈哈哈哈……杀杀了他们杀了这些该死的诺曼人哥萨克勇士们,没人能够奴役我们,没人能够逼迫我们低头,绝对没有”

    普加乔夫和一个骠骑兵军官拼刀,用手臂上一道伤换了对方一条命。眼看着对方不甘心的死盯着自己,血水滚滚涌出,顺刀身一直流到他的手臂上,之后“噗通”的一声坠马。他便纵马上前,用马蹄将对方尸体踩得稀烂,紧接着这样一边狂吼着,一边让旁边的随从给他包扎。

    旁边的哥萨克们听到了自家首领的声音,便以学着狼一样吼叫着,而他们身旁的哥萨克也狼嚎了起来——整个草原上顿时一片狼嚎声——就这样,哥萨克们获得了开战以来的最大的战果他们投入了至少三千人,最终上伤亡了近八百人,全歼了诺曼的一个骑兵营

    然而到此为止了——这个方面,由普加乔夫亲自送率领的哥萨克们获得了如此战果。然而其他方面,另外三个诺曼骑兵营却异常顺利的穿凿开了哥萨克的阵型足有一万两千人的哥萨克骑兵,便这样被不到自己六分之一的,不过两千人的诺曼骠骑兵穿凿成功阵型一瞬间变得异常困乱

    第九章克拉科夫之战其二,大规模的骑兵会战

    第九章克拉科夫之战其二,大规模的骑兵会战,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