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克拉科夫之战其一,
    第八章克拉科夫之战其一,

    九月份,克拉科夫城郊东方三十里,维斯瓦河拐角的河畔处,两支联军的先锋游骑兵部队遭遇。紧接着便爆发了一场激战。

    “为了埃吉尔斯卡格拉格里姆松”诺曼骠骑兵们训练严格,久经沙场。在发现敌军的下一刻便迅速做出了反应。一个百人队的轻装弓骑兵和另一个百人队的近战骠骑兵马上的拍成了四列二十五人横队。近战骠骑兵在前,轻装弓骑兵在后。严格按照军事改革条例的规定冲了过去。

    而那一边差不多是三百余名哥萨克骑兵,以及来自波兰,乌克兰地区的游牧骑兵,这些人也不含糊。马上怪叫着以散兵阵型向着诺曼轻骑兵冲了过去。

    紧接着,便是刀子削豆腐一样的结果——在两轮骑射过后,诺曼骑兵冲入了联军骑兵阵型之中,以密集阵列直接撕碎了对方的散兵阵型,紧接着掉过头来,便又是一次冲锋。如实往复数次,便将联军骑兵打得散乱,斩杀无数。剩下的游牧骑兵见势不妙马上撤退。而诺曼骠骑兵却也不追赶。稍作休整之后便返回了己方阵营之中,禀报了情况。而与此同时,联军阵营之中,莉莉安奴公主殿下也稍微的感慨了一下。

    “诺曼骑兵,果然很强啊……”

    公主殿下在这之前也听说过,诺曼人所研究的轻骑兵战术,以及重骑兵战术非常厉害。但是怎么个厉害法,公主殿下却并不知道。而这一回稍微试验了一下:在兵力对比二比一的情况下,诺曼轻骑兵对抗哥萨克,以及与之类似的传统游牧骑兵,其战损比是在八比一左右。也就是说死掉八个游牧民,才有可能换一个骠骑兵。

    “如果对方的骑兵都是这么厉害的话,那么这一仗就有点悬念了。”公主殿下这时候心里面萌生退意。暗暗后悔自己并不应该这么快答应自己死鬼老爸的命令。然而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难道只是因为一场斥候之间的作战失败,就要退却吗?如果是那样的话别说东罗马帝国的皇帝宝座了。自己这个人就要成为整个世界的笑柄。这是心高气傲的公主殿下绝对不能忍受的。因而,她现在只能安慰自己说:根据情报显示,对方军队的主体是凯尔特人,而不是诺曼人。这样的诺曼骠骑兵的数量并不是很多。以此聊以自*。

    而事实就是,凯尔特人的战斗力的确比不上诺曼人。在与诺曼帝国联姻之后,凯尔特人,西北不列颠王国的军事,政治制度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影响。而阿尔托利亚在与埃吉尔的相处过程中,也学会了不少的阴谋诡计,以及军事思想。而西北不列颠王国的财政状况相当良好,也因此,可以储备大批量的,战斗力强劲的职业部队。

    然而,尽管在很多地方模仿诺曼帝国。但是不列颠王国本身的军队也拥有自己的特色。与诺曼帝国那“尽量重装化”“尽量配备更精良的甲胄,更沉重的武器”乃至“多就是美,大就是好”这样的,硬派的,喜欢重步兵,重骑兵,喜欢强弓硬弩,高火力输出,喜欢坚固方阵。这样略有些僵化的诺曼帝**队相比。凯尔特人在装备上或许稍微差了一些。但是战术上却更加灵活……

    不过,不管怎么说,在经过数次轻骑兵斥候的一边倒的战斗过后,双方算是摸清了对方的底细——阿尔托利亚连胜数场,南面有些轻视对手。而莉莉安奴连续输了几次,不但损失了上千轻骑兵,而且对于士气方面更是一个打击。

    因而,在最终决战之时,莉莉安奴决定采取守备姿态。选择了距离维斯瓦河不远处的一片丘陵地带固守。

    公主殿下好歹也是个名将种子,排兵布阵反面还是很有些看头的——虽然麾下绝大多数都是非正规武装。却能在公主殿下的排布之下,看起来挺像那么回事儿。让学着埃吉尔的样子,搭了瞭望塔,拿着单筒望远镜瞭望的阿尔托利亚忍不住点头称赞——埃吉尔兑换并且作为生日礼物送的。

    “倒是有点意思。”

    阿尔托利亚轻哼了一声,这样评价道。

    只见对面公主殿下将她的主力部队,那个东罗马的职业重步兵军团拆分成了三个独立的重步兵大队。布置在了那一片丘陵的高地与高地的空隙处。而将那些轻装的投射步兵,包括守备军团的,正规军团的,还有征召农兵中的,投石兵,标枪手和弓箭手。这些部队则布置在丘陵上面。并且利用天然的树木作为遮掩。

    东罗马军队的左翼是维斯瓦河河畔,那里是一大片的,因为河水泛滥而形成的滩涂地。这样的地形同样也以有效的防止骑兵的冲锋。公主殿下同样在这一片地形布置了部队。大批量的来自东欧国家的非正规步兵,那些装备简陋的征召农兵被部署在了这个位置。看起来公主殿下并没有对她们抱有太大的期望。

    “只要能坚守就行了。”

    这便是公主殿下对于这些人最大的期望。

    而在右翼,在丘陵地带旁边的平原地形上,这才是公主殿下的重头戏——总共两千三百名重装骑兵被部署在了这里。其中五百名为主力军团自带的东罗马枪骑兵,而余下的一千八百名,其中一千三百余名为波兰,乌克兰,扎波罗热等地区提供的骑士以及重装骑兵——这些装备东方风格的重型鳞甲,铁面罩,手持长矛,弯刀和狼牙棒的战士们,都是各个部落的精英士兵。虽然在纪律性方面稍微差了一点。但是战斗力没的说。

    而余下的四百余名重骑兵,则是公主殿下的私兵。

    没错。私兵。总共四百余名,在装备方面和铁甲圣骑兵完全一致,包裹着三层,一层重型鳞甲,一层链甲,一层皮甲,手持狼牙棒,盾牌,装备战马用鳞甲的,堪称战场毁灭者级别的精英战士。

    这一批四百余名骑兵,完全由公主殿下亲自组建,亲自训练,供给薪酬。他们的待遇甚至比正规的铁甲圣骑兵更好。训练程度也犹有过之。只是参与实战的次数并不是很多——公主殿下虽然高傲的很,却也深谙奇诡之道。自然明白这一票骑兵太过惹眼。再加上自己的地位尴尬——这样平白的惹人怀疑就不好了。所以在小亚细亚一带作战,并没有用上他们。而东欧,天高皇帝远,公主殿下就没有那么多的顾忌了……

    在这一批令人望而生畏的重骑兵的旁边,便是更散乱,战斗力更低,但是数量更多的轻装骑兵了。这些轻装骑兵一如既往的民族混乱,一如既往的装备低劣,一如既往的不守纪律。

    但是在很多时候,这些非正规的部队能够都能够派上用场。至少他们在骑马冲锋的时候足够唬住没见过多少世面的土包子,而他们的骑射技术也足够讨人厌。

    在非正规的重骑兵的最外围,又或者说,在这一个阵列的右边,两万左右的哥萨克人单独列阵——虽然加入了这个联盟之中,并且愿意奉东罗马帝国为盟主。

    “但是哥萨克人想要掌握哥萨克人自己的命运。”

    于是,靠着这句莫名其妙的名言支撑着,哥萨克大军游离于联军之外,由他们自己的指挥官,同时也是扎波罗热汗国的可汗叶梅连?普加乔夫指挥。

    这一批哥萨克骑兵非常有特点。与之前在小规模冲突中被诺曼骠骑兵击败的哥萨克骑兵不同。这些头戴毡帽,身穿羊皮袄,拿着弯刀和短弓的家伙虽然同样适用骑兵战术。但是事实上也并不排斥步行作战。他们中有一批专门的长矛兵,装备着三米长的长矛,穿着款式不一的鳞甲,胳膊上挂着椭圆形的盾牌。除此之外,还有不少的哥萨克步弓手,他们装备着比骑兵杀伤力更强的强力复合弓。除此之外,披挂着重型鳞甲,手持长矛的东方风格重骑兵也有一些。

    普加乔夫将他的军队分成了三个部分。作为职业部队的长矛手,还有弓箭手穿插列阵,放在最前面,组成了两个横列,数量最多的轻装骑兵放在两翼。而重装骑兵则放在最后面。看起来是想要雪藏起来,等到一锤定音的时候再使用——毕竟扎波罗热汗国非常穷困,好像重骑兵这样的金贵的兵种使用起来,可要比其他国家更加小心才是。

    这边是整个联军的布置情况。看起来公主殿下打得是防守反击的主意。以山地地形,强弓硬弩和步兵方阵挫折己方锐气。之后以重装骑兵掩杀。算盘打得倒是相当不错。

    只是阿尔托利亚并没有上当。

    战争已开始,阿尔托利亚便没有顺着公主殿下的指挥棒走。而是直接下令。命令左翼的骑兵部队进攻——连带着主力部队也向左翼挺进,首要的进攻目标便是对方那数量庞大的骑兵部队

    第八章克拉科夫之战其一,

    第八章克拉科夫之战其一,,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