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人选
    第六章人选

    而所谓的,阿尔托利亚伤脑筋的就是这件事情。

    事实上,一开始她在波兰的战争进度是非常顺利的,甚至比埃吉尔还要顺利。在兵不血刃的拿下了华沙之后,五万凯尔特,诺曼大军继续南下,一路上,经过了各式各样的战争,经验值空前增加,并且经过埃吉尔的邪恶熏陶之后,阿尔托利亚的能力提升了一大截——我是指战争的方面。在这一路上,阿尔托利亚充分发挥诺曼骠骑兵的优势,尽可能多的驱赶了波兰人南下,进入克拉科夫城内。

    一开始的时候,克拉科夫的波兰贵族们还很高兴。毕竟更多的人口就意味着更多的兵员,能够让克拉科夫守备的时间加长。然而逐渐的有人看出来不对劲了……如此多的人口,带来的除了兵员之外,还有治安的下降,医疗卫生的糟糕,而一些见识过诺曼人凶残的波兰难民,也大四的宣扬着比现实夸张了无数倍的谣言,让城内边的人心惶惶。甚至说难民中混进了诺曼的间谍也说不定。

    好吧,如果说这些都只是小问题。只要增加巡逻的卫兵,仔细花时间划分贫民窟,将难民们编组,严禁流言,实行这样的措施的话,这些困难都可以解决——但是,还有一个问题,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如此轻易化解的了。

    粮食。

    克拉科夫原本的储备粮食就不是很多。毕竟自治政府的底子薄的很。正式成立的时间不到两年。而这样子,难民大量涌入。那点储备粮食就有点不够看了……在这种情况下,自治政府刚想要凶调整政策,将难民疏散到更南面的城镇里去——紧接着阿尔托利亚便以疾风烈火之势杀到了城下,经过一场毫无悬念的战役之后,杀的波兰人丢盔卸甲,狼狈的逃回了克拉科夫。

    紧接着,阿尔托利亚便将克拉科夫包围的水泄不通。等两个月时间之后,克拉科夫的存量就见了底。除此之外阿尔托利亚还天天派人喊着:“你们内无粮草,外无援兵,此时不降更待何时?放心吧,我们诺曼人说话算数,优待俘虏,只拿首恶,胁从不问……”

    这样子的心理攻势之下,克拉科夫城内人心惶惶,粮食又消耗完了。眼看着这就是要完蛋了——如果不是阿尔托利亚凶名赫赫,城里面的波兰人害怕投降了之后会被屠城,那么这一会儿早就开城纳降了——至于阿尔托利亚的保证什么的,却是没人当一回事儿,毕竟阿尔托利亚的信用等级并不是很高,也不想是埃吉尔那样会作秀。

    然而,就算是这样下去也不行。吃不饱就没力气守城,没力气守城最后还是会被人攻破。到时候人家更有理由屠城来着……

    就这样,眼看着克拉科夫的处境越来越糟糕,马上就要到了折骨而炊,易子而食的地步了——阿尔托利亚却遭遇到了这样的情况。

    在东欧的南方,东罗马帝国这个强大的国家高调宣布介入东欧咱正之中,并且号召“所有热爱自由和和平的民族都应该站起来,反抗诺曼帝国的暴*而伟大的罗马帝国则是你们最坚强的后盾”

    这样子不知所谓的话。

    同时,就在埃吉尔的骠骑兵压着立陶宛人打的这两个月,就在阿尔托利亚围困克拉科夫的这两个月。东罗马已经做好了战争动员。虽然说是不能同时应付两个战场的的战争。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东罗马帝国随便搜罗一下,就凑出了三万人的军队来,一个军团的正规军,一个军团的守备军,一万临时征召兵,还有,就是成东罗马皇储莉莉安奴殿下所拥有的七千人的私兵。

    没错,此次,巴西尔二世所选择的人选便是他的女儿,东罗马的皇储莉莉安安公主。

    在最近一段时间内,在近两年,似乎已经将一切都布置好了的公主殿下飞快的崛起着,巴西尔二世非常惊讶的发现,他好像有些看不透他的这个女儿了。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用什么手段获得了军方支持,获得了大商人们的支持,获得了贵族们的支持——虽然巴西尔二世确定,在这些人里面,敢无条件的支持她造反的人绝对不多。但是再这样发展下去的话可就不知道了。

    而除此之外,公主殿下本身的声望也飞快的上涨着。甚至连巴西尔二世都不得不承认:他的这个女儿貌似真的是亲生的,遗传了非常多的他的战略细胞。因而在战争中无往不利。虽然你距离真正的一流水准的名将还有一段距离,但是实际上欠缺的只是经验而已。只要稍加磨练,东罗马帝国便能再添一员名将。

    “所以说还不到时候啊……”巴西尔二世再想到这里的时候稍微的摇了摇头。觉得,如果再晚二十年发现这个情况的话,他会更加惊喜。而现在,比起惊喜来,巴西尔二世却更觉得有些忧患意识。

    巴西尔二世今年五十几岁。身体非常好。夜御十女枪不倒。所以他觉得他应该还可以再活上二十年——至少二十年。

    所以说,当你快要到了法定退休年龄,却觉得自己的身体还受得住,还能再干二十年的时候忽然间发现了——你竟然多出了一个非常优秀的继承人年纪方面比你合适多了

    基本上就是这种复杂的感觉。

    特别是这个继承人野心勃勃,权力**极大的时候。

    感觉很不安呢……

    会不会,这丫头等不及我死了。直接给我来一下狠的呢?

    嗯嗯嗯,很有可能啊,罗马的历史上各种乱七八糟狗屁倒灶的事情还少么。

    于是,想明白了这些事情的巴西尔二世觉得非常不安心。但是他又不能用这样莫须有的罪名对付他的亲生女儿。再说了,他就这么一个后代,要是死了的话皇位可就没了。传不下去了……

    因此,打压打压就好。让她的嚣张气焰收敛一些。并且挫折一下她的声望。一点一点的削弱她的力量。这样就可以了。

    巴西尔二世所想的就是这样的——他从一开始的时候就不看好莉莉安奴,也不看好七拼八凑的所谓东欧联盟。将莉莉安奴推出去的目的有两个。于公,可以阻挡咄咄逼人的诺曼人——只要阻挡就可以了。阻挡到东罗马击败了奥斯曼土耳其,阻挡到巴西尔二世亲自率领大军北上。那就够了。而于私,莉莉安奴八成半的不是埃吉尔对手,让她在埃吉尔手上折损一番,自己再暗地里宣传宣传,那么罗马人便会明白,击败了埃吉尔的自己>埃吉尔>被埃吉尔击败的莉莉安奴。到时候自己的皇位可不就稳固了吗。

    巴西尔二世算盘珠子打的倒是巧妙。而与此同时,他的女儿莉莉安奴公主殿下心里面也火热的紧。却是觉得自家父皇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竟然将天大的功劳平白无故的送给了自己。

    “埃吉尔斯卡德拉格里姆松。此人凶险狡猾,卑鄙无耻。麾下诺曼大军能征善战。国力也在诸多蛮夷之上,隐然以欧陆盟主自居。若是能将之击败。那么自己声望必然大涨。一次等功劳窥伺皇位也不是梦想了……呵呵呵呵啊哈哈哈哈——你看到什么了吗?”。

    “奴婢什么都没看见。”

    “没看见最好——快点下去准备热水,本宫要洗澡。”

    “是的,公主殿下。”

    就是这样,莉莉安奴公主殿下也有着自己的算盘。她想要拿埃吉尔作为垫脚石,铺平自己登上王位的道路。这位最新出道的公主殿下一直以来都是顺风顺水。却不像刚出道的埃吉尔那样颇多的顾忌。因而自信满满,觉得全世界就她这么一个,自己是天生的主角命。别人都只是自己地陪衬罢了。

    “埃吉尔斯卡德拉格里姆松……你会后悔的。”

    躺在大理石质地的浴池里面,水雾笼罩之下,莉莉安奴公主殿下舒展着自己娇媚的身体,用清水撩拨着自己白嫩的肌肤,并且这样喃喃自语。说起来是因为半年多之前的事情。在第二次布达佩斯之战之前的双雄会。自己的死鬼老爸脑子秀逗了,竟然想要将自己嫁给那个诺曼野蛮人的首领。而更加可恶的是,那个诺曼人竟然拒绝了她的死鬼老爸的决议。

    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对于心高气傲的莉莉安奴殿下来说,男人这种生物,只不过是可有可无的点缀以及装饰品,外加生育后代的工具罢了。是不必放在心上的无能可笑的玩意。然而最终的结果就是——她,东罗马帝国的皇储,天之骄女,被这样一个肮脏的野兽给侮辱了。

    莉莉安奴的心胸并不是很宽广。事实上,虽然她的气魄很大。但是女人的一些共有的小毛病:比如小心眼,爱记仇,莉莉安奴也是有的,甚至比一般女人更大。说起来此次东欧之战,对于莉莉安奴来说也是于公于私的两个理由:于公,便是可以获得更大的声望,铺平登上皇座的道路,而于私,便是可以报复折辱了她的男人……

    第六章人选

    第六章人选,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