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维尔纽斯之战其二,小试牛刀
    当天se稍微亮了一点的时候,淅淅沥沥的小雨已经开始下起来了。

    因此给埃吉尔麾下的,数量庞大的诺曼弓弩部队产生了少许影响。而埃吉尔看矢se,估计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场雨会越下越大不过从另外一个角度讲,这场雨,对于本来就依仗着弓骑兵的立陶宛人来说更是一场灾难。对于他们的损害,应该要比对己方大得多。

    这样稍微想一想,埃吉尔心里面就平衡了声嘀咕着:“嗯,嗯,毕竟要公平一点嘛,虽然是战争这种事情。”

    于是战争正式开始了。

    而埃吉尔与屋里的少女们做好了约定,要在两牟小时之内回去※以说要分外努力才行◎此一开始的时候,诺曼大军便开始了总攻击,总共七万大军分成了三路,正面布置了叁万大军,两翼布置了两万军队迂回夹击。

    虽然埃吉尔消速战速决来着,但是再想一想,这也是个很好地练兵的机会。己方进行军事改革之后效果如何,便可以从这场战争之中体现出来※以说,虽然骑兵一bo流完全可以将对方击垮。但是埃吉尔仍旧选择了更为精确,更为标准,或者说更加麻烦一点的通用的阵列。

    弩兵三列阵在前,诺曼步兵和诺曼突击步兵组成的方阵形成三道阵线,而长弓手则穿插在第二与第一阵列之间,重装骑兵与轻装骑兵编队分散在两翼一个标准的作战阵型。毫无hua哨,意图明确。简单,而且通用xing强。

    而在最后面,由诺曼的禁卫军组成了最后一个阵列,就如同一个缩小版的主阵列一样。禁卫重步兵组成了四个五百人方阵,而禁卫突击步兵与禁卫超长枪兵则组成了一个二百人宽的五列阵,总共五百名突击步兵被部署在了里面№外五百人则部署在方阵两翼,禁卫长弓手穿插其中,而禁卫骑士部署步兵的两翼。当然,实际上埃吉尔并没有想要这只军队上前作战的想法←们是总预备队,也是最后的预备队,是在最紧要关头,奠定胜利,又或者挽救战局的最终的,最可靠的力量。

    而在这一场,与立陶宛人的战争之中,埃吉尔完全看不到哪里有需要他们的必要xing。

    紧接着,在肃杀的气氛中,在淅淅沥沥的小雨中,站在膘望塔上的埃吉尔挥手c后他身旁的十名卫队骑士开始吹响号角∑长的,将自己肺部的一整口气全部吹出来的长音节。紧接着部署在瞭望塔周围的,前后左右的,距离稍远一些的四十名卫队骑士也开始吹响号角。紧接着是部署在军队左右两翼的各二十五名卫队骑士总共一百名卫队骑士先后吹响号角,只有一个长音节,也只有一个意思一全面进攻。

    伴随着这样的声音,对于弱小的,只有一万多人的立陶宛人三面合围的诺曼军队,开始前进了。而对面立陶宛人面se铁青≯看着对方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一个个方阵整整的如同刀切的豆腐块一样前进着。而这数以万计的军队,再加上因为yin天光线不好,事先不能看的太远的缘故↓面合围的七万大军看起来竟如同无穷无尽一般∶立陶宛人觉得异常的心寒⌒不少立陶宛人下意识的便想要往后退。

    阵型一瞬间变得有些凌乱。

    “稳住!他们的人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多!只是在虚张声势罢了!稳住阵脚!稳住阵脚才能活命!!!”立陶宛大公维陶塔斯这样声嘶力竭的大喊着虽然已经是穷途末路了。但是要让这等枭雄认输却是困难得很。到现在‖陶塔斯怕旧认为自己有逆天的能为。可以抵抗诺曼大军的进攻。

    只是,维陶塔斯这样的喊叫声,并没有太多的立陶宛人相信。毕竟人更愿意相信自己的眼睛。而他们的眼睛则告诉他们,诺曼大军数量巨大』眼望不到边♀样比起来,维陶塔斯所说的话,八成就和按着小萝li在墙上,戴着墨镜赤luo着上半身还流着口水的中年人说着:“别怕,叔叔是好人。”一样。可信度相当低。

    但是,或许是为了安慰自己,给自己鼓劲吧≮维陶塔斯这样大喊之后,其他的立陶宛人也相互的喊叫起来:“他们的人数不多!只是装作看起来很多罢了!不用害怕!!”这样子,用类似自我催眠的方法让自己安心了下来。

    眼看着军队逐渐趋于稳定,维陶塔斯松了口气,之后这样想到:“只要能够守住一场就好。到时候,仍旧处于观望状态的斯拉夫人,夹那些哥萨克流民就曼人也不是不可阻挡的。到时候,他们两个国家加入战局,我的情况就会轻松很多。”

    这样自我催眠了一番之后,维陶塔斯又振作了精神:“立陶宛人!

    振作起来!!”

    而此时此刻,仍旧愿意跟随维陶塔斯的,或者是他的亲信,或者是认定了维陶塔斯的死脑筋,又或者就是和诺曼帝国有仇的家伙了。

    这些人原本就想要和诺曼帝国见个生死′然士气略有不振,并且被诺曼大军的恐怖数量给吓到了。但是在维陶塔斯的声音十传百,百传千,千传万……这样传遍全军过后,立陶宛人也为了给自己鼓劲,消散恐惧而怒吼了起来。

    上万的立陶宛人大声吼叫着,而诺曼大军却寂寂无声,仍旧缓慢的,有条不紊,好整以暇的前进着♀样的场面。就好像是一只张牙舞爪的老鼠在向着趴在地上不动的猫挑衅一样∶人觉得有些滑稽。

    不过,不管怎么说、陶宛人的士气稍振,渐渐地也有了抵抗的决心□至诺曼人的沉默也被对方错误的理解为了恐惧』些乐观的过了头的立陶宛人因而哈哈大笑起来。

    “诺曼帝国,不过如此一”

    然而紧接着,只是片刻的功夫,他们便笑不起来了。

    铺天盖地的,仿佛狂风暴雨一般的弓弩箭矢向着立陶宛人射了过来。

    那是六千长弓手部队,以及四千弩兵部队联合的成果总共一万名投射部队手持着射程,杀伤力俱佳的强弓硬弩,连续不停,延绵不绝的向着立陶宛人的阵地发射箭矢、陶宛人们在猝不及防之下损失惨重。

    “他们的射程为什么会这么远?!”

    诺曼军队的长弓强弩的射程,至少是立陶宛人的一点五倍≮如此远距离下诺曼投射部队的杀伤力的确降低了少许。但是面对立陶宛人,这样半调子的军队,却是已经足够用了。

    立陶宛人很少着甲,甚至佩戴大型盾牌的也不多、陶宛军队大半都是临时征召的,那着各种乱七八糟武器的农兵,而正规军中最多的便是双手持矛的短矛手□至连结成盾墙,防御箭雨都不能。而少量配备的盾牌,也是只能护住一小块的,聊胜于无的小圆盾,大型的如同塔盾,鸢型盾,筝型盾等等盾牌只有极少量的佣兵,又或者职业武士才有的配备。

    因而,在这一轮箭雨之下,立陶宛人损失惨重〉曼的一万投射部队中,长弓兵连续拉弓十五次,射出了九万支轻箭因为用破甲箭太浪费了。而之巨盾弩兵们平均上弦五次,射出两万支弩箭♀第一轮,一万投射部队的近乎屠杀一样的表演才算结束≠看立陶宛人的阵营一他们最外侧的一圈,至少子千名,也就是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军队死在了这一场要命的豪雨之中。

    在诺曼投射部队放箭的时候,立陶宛人们简直就好像看到了地狱一般§空中是如同无穷无尽的箭矢,耳边是中箭到底的同袍的惨嚎。

    自己完全分辨不出东南西北,前后左右~

    甚至连自己是不是活着都不知道。而当这一场噩梦终于凸之后,再看周围便是大批量的,好像刺猬一样浑尊箭杆,死不瞑目的尸体……

    立陶宛人刚刚提升的那一点士气,便如同红炉燃雪一般,很快消失不见了。

    诺曼军队以长弓和重弩的箭雨为首阵,将立陶宛人狠狠的教训了一顿。紧接着便是重头戏的骑士冲锋了、装备了重型骑枪,全套的具装马甲和全身铠甲的诺曼骑士,诺曼皇家骑士们组成了一个个的攻击序列,以百人队为单位,五十人一列,排成二字横阵阵型施展bo段式冲锋一这种改良型的bo段式冲锋↓面的两翼,以及两翼的两翼,总共三千重装骑士(按照军事改革条例应该是四千,但实际只装备了三千,而且其中还有部分未经改革的诺曼重骑兵)排成了三十个百人阵≈流的向着立陶宛人的阵型发动攻击………

    这样的改良的bo段式冲锋更小,更灵巧,更具有针对xing,也更容易控制′然威力比不上当年数百人一个横列的恐怖骑兵浪潮。但是积少成多,实际上的杀伤要比第一版bo段式冲锋更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