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维尔纽斯之战其一,绝望的黎明
    在与朕特烈的一场战争之后,埃吉尔逐渐的开始习惯,乃至享受这样一种感觉了我是说与弱者作战的时候,那种蹂躏,那种欺负,那种侮辱实在是让人觉得yu罢不能∶埃吉尔忽然间有了:“啊,原来战争这种事情还可以使用这样的玩法呢′然并不紧张刺ji,但是那恶趣味却是非承意思呢。”这样的想法。

    与立陶宛人的战争也是一样的。

    诺曼人这里,自埃吉尔一降,开战两个多月将近三个月,最终军队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将近一万人~那些自愿的,或者非自愿加入埃吉尔军队中的立陶宛人被驱赶到战场上,作为敢死队,又或者炮灰使用,逼迫他们与他们的同胞作战。当然了,在这种国家与民族观念还并不流行的时代,这些立陶宛人对此等做法并没有过多的抗拒。

    反而将之理解为了投名状一类的,向新主子表达忠诚的行为。

    埃吉尔麾下有将近七万大军,而立陶宛麾下不过一万出头,局势甚至比上半年法兰克府战的腓特烈还要悲剧。不,应该说,简直就是悲剧到了极点。埃吉尔甚至连:我只需要一次冲锋,就可以把他们全都击垮,这样的话都不说了”接轻哼了一声,紧接着询问:“你们还不投降吗?”结果立陶宛人就瞬间倒戈,把维陶塔斯的脑袋给砍下来献给自己了。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

    “傻笑什么啊?快的拿起来啦。

    于是埃吉尔就醒过来了。

    于是埃吉尔稍微的想了想,便知道了现在,又或者说,是昨天晚上的状况≡而易见的是,他绝对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去,虽在自己旁边的也肯定不是小修女玛利亚,因为那家伙是乖巧的很,是绝对不可能和埃吉尔说这种话的。

    所,以,说。

    “什么啊,让我再睡三分钟好了。,…于是埃吉尔闭眼,之后在半昏mi(或者装出来的)状态下,抱住了旁边的女孩子。的腰肢,之后抬起了她修长的美tui,在晨勃状态捅了进去。

    “笨蛋不要这样啊。、,昨天晚上刚刚完成了从女孩到女人的蜕变′然感觉的确非常好,但是蛤口的确因为摩擦过多而充血肿起来了※以现在被埃吉尔这样子欺负着,感觉稍微有点痛。

    “有什么关系啊”埃吉尔闭着眼睛‖样是在半梦半醒的状况下退了出来,松开了让他非忱赏的索尼娅纤细的双tui,抱住了她。

    接着补教。

    “今天不是说要和立陶宛人作战么?”索尼娅问:“不早点起来不要紧吗?”

    “哦,那是骗那个傻丫头的,实际时间是在明天。”埃吉尔嘴角上翘,lu出了yin谋得逞的笑容∶索尼娅一时间有种想要抽他的冲动。但是最终,索尼娅还是叹了口气,也抱住了埃吉尔,闭上眼睛蜷缩在他怀里面继续睡觉。毕竟身子都给了人家了,还能怎么样呢。

    “今后一定要对我好一点哦。否则的话饶不了你。”索尼娅小声的在埃奔尔耳朵边上说。

    “嗯嗯嗯,听到了……呼……”埃吉尔随便答应了一下,很有可能是敷衍的话,却让索尼娅松了口气≡为是真的得到堡了一样,安心的闭上了眼睛。开始睡觉了。

    于是埃吉尔的女宠之中又多了一个。而且比起其她女孩来,索尼娅也有着自身的身份,埃吉尔直接给了她一个贴身近卫的身份。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埃吉尔身边了。而之前见识过她身手的杀手以及卫队骑士们对此毫无异议』是这个贴身,究竟有多贴近,这个就说不准了……

    除此之外索尼娅的又是就是tui∶埃吉尔非常mi恋的形状极端好的,看了就能石更的修长纤细白nen有弹xing的双tui。还有非朝亮的一双小脚。埃吉尔甚至觉得和索尼娅跤的时候,比真正的时候还要爽。

    再加上索尼娅的新人光环,新鲜感还没有一点衰退≠加上索尼娅嘴硬心软的骄傲xing格,让埃吉尔忍不住就想要欺负她。

    而因为非常好欺负的xing格,稍微一说就能说动的逻辑,所以埃吉尔很快的就让她和小修女玛利亚认识了◇拥右抱一文一武的感觉真的相当好呢。而且口起来也不是一加一这么简单。而是呈几何级的翻倍。

    让埃吉尔觉得之前hua了那么大力气调教索尼娅是一件非车得的事情。

    所以说,如果可以的话真的很想要一直呆在一起呢——只是很可惜这样肯定不行◎为明天就是真的要和立陶宛人作战的时候了。

    所以白天的时候稍微的玩一下双飞,晚上的时候只能搂着睡觉了。

    毕竟养足了精神才能砍人。

    与此同时,在埃吉尔左拥右抱,尽享齐人之福,快快乐乐的进入梦乡的时候,维陶塔斯已经三天没合眼了。

    刺客多半是失败了。不然不可能这一会儿也没有消息虽然维陶塔斯绝对猜不到,自己选择的刺客已经彻底的,各种意义上的被敌对方给收买了。但是有关“刺客失败了”这一点,他还是能够猜测的出来的※以说,这也就等于说,维陶塔斯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也折断了。

    此时此刻的他,只能无力的挣扎着,扑腾着绑着一块名为“埃吉尔斯卡德拉格里姆松”的巨型hua岗岩的tui,伸着手向着约见模糊的水平面,一点点,一点点的向着马里亚纳海沟下潜了≮间还要受到名为莫斯科大公国,扎bo罗热汗国等大型后动物的围观当然,它们只是围观罢了,是绝对不可能帮手拉他一把的〉不定还会对着他的尸体咬上一口……

    这种状况下如果还能睡得着觉的话,那肯定是神经强硬到了一定程度的家伙。很可惜,维陶塔斯并不是那种人◎而这个决战前夜,对于维陶塔斯来说同样是一个不眠之夜‰埃吉尔非承节制的没有ooxx不同,此时此刻的维陶塔斯正搂着下属不知道从哪里抢来的女人,尽可能多的作着活塞〖运〗动。而目的究竟是出于男xing生物临死前的射精本能,还是出于对于未来的极度恐惧的麻醉,暂时不得而知。

    当然今后也不可能知道。

    “该死。该死。该死。该死!!!!!!”维陶塔斯一边活动着下半身,一边用力的掐着那个可怜的女人的脖子,这样声嘶力竭的大骂着,而那个可怜的女人拼命抓着他的手,想要将好像铁钳子一样的维陶塔斯的爪子拉开的行为,在数分钟之后宣告失败,她的双手无力的垂了下去,眼睛泛白,而嘴角也吐出了白沫。

    然而维陶塔斯仍旧浑如未觉一般。疯狂的**着这具尸体≠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越来越快——之后爆发,维陶塔斯发出了野兽般的低吼声,之后将肮脏的液体注入了这具尸体之内,再将这具尸体甩开,大声的喘息着,随便抓了一把被褥什么的擦了一下体,赤条条的坐在chuang边上……

    “真该死♀种感觉……真是糟糕透子。”

    他这样自言自语着,又过了一会儿,便倒在了chuang上,眼睛一闭,睡过去了。

    黎明时分,埃吉尔在小修女玛利亚的帮助下梳妆打扮,披挂整齐。

    期间索尼娅也想要帮忙来着,但是术业有专攻,她的专长是杀人,而不是打扮人※以说是去帮忙实际上只是添乱而已。

    眼看着索尼娅手忙脚乱的样子,玛利亚非常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全忘记了第一次帮埃吉尔打扮的时候也是同样的状况。

    “真是不行呢。东欧来的野猴子。”于是,1小修女顺势说出了这样的挖苦的话来。结果被索尼娅狠狠的教训了〉力差距相当的大呢…虽然小修女是那种很快就会恢复,而且记吃不记打的类型。

    不过,这些就算了。

    “好了,你们两个稍微玩一会儿吧∫大概…吉尔稍微想了想,之后说道:“大概再个小时之后回来。”

    “俟?不要我跟着吗?”责尼娅稍微有点惊讶:“我可是你的贴身护卫来着。”

    “那种随便说说的职位笑一笑就好了°难道还想领薪水吗?”埃吉尔轻笑着捏了捏索尼娅的脸:“等你完成了战场刺客的训练课程之后再说吧。”

    “什么啊。”看着埃吉尔转身离开的样子,索尼娅稍微有点脸红≮是马上又被小修女嘲笑了于是小修女马上又被索尼娅教训了′然只是稍微拉扯一下脸蛋什么的,但是小修女叫的很大声∶埃吉尔重新转过身来不过看到两个美少女打闹,其实是种很赏心悦目的事情※以就不考虑制止了。

    “那么,战争开始了呢。”埃吉尔抬起头看着天空自言自语:“今天是个好天气呢。”

    天空中乌云密布,眼看一场大雨即将落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