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暴君与女杀手
    虽然在这个途中经历了这样那样的事情。但是最终埃吉尔还是把索尼娅给喂饱了。而最终,莫名其妙的,诺曼皇帝竟然给索尼娅留下了一个还算不错的印象。

    “才不是因为他给了我食物呢……”虽然索尼娅这样子自己对自己说。但是实际上究竟是什么样,只有她自己知道。

    埃吉尔斯卡德拉格里姆松“笑起来很好看”“眼神很有侵略xing”“夺走了她的初wen”“是掌管她xing命的人”而且“对她还算不错”〉起来,当年索尼娅的爷爷兼师父的确因为心疼孙女,所以对被俘虏之后的科目并没有进行训练——特别是心理学。

    所以说,所谓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什么的,开始在索尼娅的身上逐渐的,一点一点的发生作用了。

    当然也要埃吉尔调教的好。今天听话了就给饭吃,明天不听话了就去喝西北风,结果等到晚上小女孩饿哭了再悄悄过来送饭……这样子好人是他,坏人也是他〈是把索尼娅给感动的一塌糊涂……

    只是,这样的调教过程很快的迎来了终结,诺曼与立陶宛之间约定战争的时刻已经到了——虽然在此之前,维陶塔斯想过要突围而出,带着军队逃回去。但是最终这样的企图彻底失败了。成百上千的骠骑兵日夜不停的,轮班的监视着他们的动向——如果在这种时候撤退的话,那么便会将自己麾下的步兵部队全部拱手让人。而骑兵至少也会损失一半以上∴下的兵力,无论如何也不够用来守备明斯克。而刺客的行动貌似也失败了。

    “算了,死就死吧。”最终维陶塔斯放弃了突围。并且决心拼死一战≈或者说去作死了。

    自从立陶宛人发现投降是个好主意之后,投降的人数就越来越多,成群结队□至有的百人队整个投了过来‖陶塔斯麾下兵力不足一万,大势已去。

    所以说,该是时候了解的了。

    “索尼娅,嗯身材非常好∝别是tui非常长,而且非承韧xing,之前捏了好几把,细皮nen肉的。而且根据内穆利斯所说,这家伙的身手不在他之下〔是一个超一流刺客来着。放走了可惜了。”

    于是,就在最终决战的前一天晚上,披着白se披风,端着食物的埃吉尔再次走到了索尼娅的营帐里。

    “因为你已经失败了一次了,而立陶宛人看起来也不会再有机会送接下来的佣金※以说,就算暂且饶我一命如何?放弃这次刺杀吧。”

    就在几天之前,埃吉尔用这样的理由换取了索尼娅的“不再对她进行刺杀”的承诺。而按照埃吉尔对于索尼娅的观察:这孩子虽然看起来很精明,但实际上非常糊涂,很容易就被人用语言给左右n最好说服的那种类型。而且外冷内热,看上去冷冰冰的,但是实际上非称良※以说,只要埃吉尔稍微的调教一下,稍微洗脑一下,那就是一个非常好用的工具了。

    “所以说战争这种事情朕其实也不喜欢的。”埃吉尔这样对索尼娅说,而索尼娅瞪着眼睛看着他,摆明了完全不相信埃吉尔所说。

    “但是你说,朕为什么要发动战争呢?为了一己siyu么?不对〉曼帝国的国土已经够大了∷民也已经够多了$果我真的只是为了自己的yu望的话,那么现在就不应该如此困苦受累的亲临一线指挥作战,而应该待在朕的皇宫里面享杆。”

    “那……你究竟是为了什么而作战?”索尼娅问道。

    “为了世界和平啊。”埃吉尔理所当然的说。

    “为了和平而发动战争?!”索尼娅感觉有些难以接受。

    “没错,没有战争哪里来的和平?”埃吉尔义正言辞的说道:“如果没有一个绝对强势的,绝对正确的,而且绝对不可能失败的人统一这片大陆的话n么这片大陆上的战火就会一直持续下去——朕发动战争并不是为了获取一城一地,又或者为了荣誉,炫耀武力,朕想要的是一个千年的,甚至更久远的和平的世界。而为了这样的世界,朕即使拼上xing命也绝不会退缩。”

    “……我,我无法理解。”索尼娅思考了一会儿,之后摇头,这样说道。

    “你相信我么?”埃吉尔这样问。

    索尼娅又考虑了一下,本来是觉得信不过埃吉尔的,但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到最后还是点头了。

    “那就好。”埃吉尔轻笑:“所以说无法理解也没有关系,只要相信我,相信我是在为了这个世界好就可以了——来,张嘴,啊。”

    “啊。”

    于是埃吉尔继续给索尼娅喂食。

    事实上最近一段时间,索尼娅的吃穿住行等等一系列事情全都是埃吉尔安排的□至包括**play以及灌肠play等等等等——当然为了防止发生某些悲剧,所以埃吉尔提前兑换了生理盐水※以一切都没问题。可以说索尼娅身上的每一个地方都被埃吉尔玩弄过了※以一切都没问题。

    虽然在一开始的时候,索尼娅会觉得非尺耻,但是时间久了就觉得很正乘□至会觉得有些异样的快感产生∶索尼娅心里面感觉很难受的同时,身体却忠实的产生了生理方面的反应□至有几次差点真的让埃吉尔占了便宜去′然都在最后关头及时制止住了。但是索尼娅自问发生了这样那样的事情,她多半也已经嫁不出去了。

    “所以说,即使不能理解,但是只要能够信任就好了。”最终埃吉尔用这句话作为总结。

    这应该是在两天前发生的事情≮听过埃吉尔的话之后索尼娅觉得有点精神恍惚。当然,这更可能是因为她被捆绑的时间太长,所以头脑供血不足的缘故。但是,无论如何,镑尼娅开始反思自身了。

    “或许那家伙说的是对的……或许说……我应该听他的话?父亲,母亲,奶奶,师父……我该怎么办?难道应该投靠他,做他的属下吗?可是感觉很奇怪啊……算了这种状况,这种思考应该没什么用处……肚子有点饿了呢。”

    于是,埃吉尔恰到好处的出现了,这一次,他没有在喋喋不休的长篇大论,也没有再借机会占索尼娅的便宜』是默默地用勺子盛着肉汤喂给索尼娅喝。等到喂食完毕了之后就用手绢擦了才索尼娅的嘴角‘后端着盘子准备离开了。

    “喂……不说点什么吗?”索尼娅终于没忍住,这样说了出来。

    吉尔转过去,对着索尼娅lu出了笑容来:“其实明天,我就要与立陶宛人作战去了※以要有一段时间不能照顾你了。”

    “……是这样么?”索尼娅稍微觉得有点失落。

    “所以说,结束吧。”

    “结束?什么结束?”

    “这个。”埃吉尔抽出了腰间佩刀,举起来,之后砍断了绑着索尼娅的绳子。

    “诶?”一开始看见埃吉尔抽出了刀,还以为他是要杀了自己,心里面想着:如果是这样的话也不错呢≮是闭上了眼睛,准备等死』而没想到最后却是这样的结果※以稍微有点惊讶——因为血液又开始正常的流动了,所以身体也逐渐恢复了知觉≡微活动了一下手腕脚腕,虽然还有些发麻,但是一般的活动应该没问题了。

    “好了,你〖自〗由了,想要去什么地方就去什么地方吧。”埃吉尔转过身去背对着索尼娅,这样说道。

    全身都是破绽……如果这时候将这个男人杀死的话……

    一时间,索尼娅心里面忽然产生了这样的想法。但是只是很短暂的一小会儿而已。

    “我究竟在想些什么啊……”索尼娅摇了摇头,最终既没有走,也没有向埃吉尔发动攻击。

    “你,你愿意放我走?”索尼娅这样询问。

    “嗯,没错。”埃吉尔仍旧背对着索尼娅,背着手,缓步的走出了营帐,望着满天繁星自言自语:“明天,似乎是个好天气……”

    “可是,可是……今后我们还能再见面吗?”索尼娅追了出去之后这样问道。

    “如果你不再来刺杀我的话,我想应该不会再见面了吧。”埃吉尔这样说道。

    “……是这样么?”索尼娅接着问。

    “是的。”

    “……这算什么啊?”索尼娅小声问道。

    “什么算什么?”

    “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什么当成什么了?”

    紧接着索尼娅快步扑了过来,直接从后面抱住了埃吉尔:“笨蛋,变态,玩弄过我之后就想要将我扔掉了吗?简直太卑鄙了$果你说不再刺杀就不再见面的话,那么我现在就来刺杀你°这个满口都是谎言的坏人……”

    说完了之后,索尼娅便伏在埃吉尔肩膀上失声痛哭”到埃吉尔转过身去抱住了她的腰肢,之后wen了上去……

    “不想走,那就留下吧』是再想走就走不了了哦。”

    深wen过后,埃吉尔说出了这样的话,之后将索尼娅横抱着转身回到了营帐里面。

    “等等——你想做什么——喂——”索尼娅无力的抵抗着,但是因为刚刚才解开绳索的原因,只是稍微的恢复了行动能力而已。根本无力抵抗埃吉尔的侵略※以最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