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投降
    “啧,这样啊……真想不到轻骑兵sao扰对于士气的打击竟然如此厉害。看起来今后应该多加推广才是。”埃吉尔在得到消息之后稍微惊讶了几秒钟,之后说出了这样的话。并且开始鼓励骠骑兵们加倍的sao扰立陶宛人。

    而得到了鼓励,并且连战连胜的骠骑兵们,胆子也就更大了。不但会搜索落单了的敌人,甚至连十几二十人的敌人小部队,也敢主动进攻。还有一些更加大胆的骠骑兵,甚至会在立陶宛人的军营附近游dang,有时候被立陶宛哨兵撞见了,不会逃跑,反而会做出冲锋的样子来,看着立陶宛人如临大敌,惊慌失措的样子哈哈大笑。

    于是立陶宛人的士气低落的不能再低落了。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一天,一对立陶宛士兵出来打水‰之前的情况不同,这一群立陶宛士兵并不是抓阄失败了。更不是自己想要找死←们,是过来投降的。

    没错,这些人都是来自一个投降了诺曼帝国的部落,他们的部落长老也派人捎来了口信,消他们能够脱离立陶宛的军队,回到部落里面。而这些人一开始只是犹豫。但是随着战争进程加剧,诺曼大军的恐怖,也让这些家伙吓得要死≮是,在议论了一段时间之后,他们决定投降。

    当然了,如果随随便便的就跑过去的话,多半会呗诺曼的骠骑兵砍掉脑袋※以这一批人背地里搜集了白布,做成了一面简陋的白旗‘后还觉得不闭,于是又抓阄选出一个人来,要他去投降,如果他没死的话,就让他带着诺曼人过去♀样就闭了。

    但是,他们也不知道诺曼人对投降的人究竟是个什么态度,会接受,又或者直接杀掉他们?于是接着抓阄,抓到了的先去和诺曼人说,如果说好了就把诺曼人领过来,说不好……说不好基本也就没有之后了。

    “别是我别是我别是我……”每一个人心里面都这样子,反复的祈祷,消不要轮到自己,但是,最终总会选出一个人来的n个人就被称之为倒霉鬼。而其他人松了口气,倒头睡觉,只事这个倒霉鬼,还有想出来这个办法的,这些人中的带头人。

    “告诉你说,你好好听着——在这之前,我稍微学过一点诺曼人的语言,我说,你听着,这句话的意思是别杀我,我是来投降的』定要把它记好,说不得能救你一命!”

    说完了之后带头的也去睡觉了』事倒霉鬼一个人拼了命的联系那句话□至在第二天看到军官的时候,也差点把那句话说出来。亏了那个贵族军官不会诺曼语。否则的话他们麻烦可就大了去了……

    而在这之后,又过了几天,这一群人便借着打水的机会出了营地,让那个之前选出来的倒霉鬼拿着白旗到一片,据说是诺曼骠骑兵经常出没的地方,而其他人则选了另外一个地方躲了起来。

    那个倒霉鬼哆哆嗦嗦的将xiong口的白旗掏出来,伸展开来,摇晃着前进◎为这个地方有传说中的骠骑兵出没,所以没有人愿意到这里来n个倒霉鬼也不怕被人看到了。

    而紧接着,过了一会儿,诺曼骠骑兵果然如同传说中的那样出现了。

    “那个家伙——是立陶宛人!杀了他!”其中一个xing急的这样喊着,拔刀准备冲过去。

    “等一下,那家伙好像拿着白旗,是要投降么?”另外一个骠骑兵阻止了他。

    “无论如何,过去看看吧。反正他只有一个人而已。”第三个骠骑兵这样说道。

    于是他们纵马跑了过去——眼看着传说中凶神恶煞的骠骑兵冲了过来,那个人大喊了一声,扔下旗子掉头就跑◆骑兵们一楞,急躁的那个便抽出骑兵弩来想要射击‘后又被拦住了。

    “抓住他,问一问清楚。”第三个说话的,骑兵队长这样说道“切,杀了了事,多简单。”急躁的那个小声嘟囔了一下,之后马上跑了上去,他的另外两个同伴跟在后面,很快便追上了那家伙,之后抽出弯刀来,狠狠的一刀背敲在他后背上。

    那个倒霉鬼以为自己死定了,惨叫了一声之后倒地不起,紧接着发现除了背部剧痛之外,自己竟然没有什么事情!刚想爬起来,紧接着就被一脚踹在了腰眼上,疼的半天爬不起来。

    “说,你是要做什么的?”紧接着一柄弯刀便被对方插到了他眼前——几乎是贴着他鼻子尖的地面上』个骠骑兵一边踩着他的后背,一边这样用bo兰语问。结果没得到回答,就向着旁边的同伴递了个眼se,于是那个同伴又用斯拉夫语问了一遍。结果还是没得到回应。

    “真是,是个哑巴?杀了算了。”那个xing格暴躁的骠骑兵又开始不耐烦了。

    “别杀我!我是来投降的!!”听到对方这样说,那个倒霉鬼嘴皮子顿时又利索了♀样子好像杀猪一样,用最大的力气,用之前学过的诺曼语这样大吼着——

    “——闭嘴!”对他的嗓音感到不满的骠骑兵又使劲踩了他一下‘后转过去问同伴:“他说他什么?是要我们快点杀了他吗?”

    骠骑兵队长摇了摇头“不,我想他是来投降的。好了,让他起来吧,我问问他。”在之后,骠骑兵队长试着结结巴巴的说起了立陶宛语,那个俘虏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就拼了命的点头。

    “哦,看起来,这家伙真是来投降的。”骑兵队长这样说道。

    “那又怎么了?看这小子穿的破破烂烂的,恐怕也不是什么贵族之类的—不到赎金的。还不如砍了脑袋去换军功呢。”

    “砍砍砍——你就知道砍人!平时多动点脑子!别老是毛毛躁躁的!”在旁边的一个骠骑兵有些受不了这家伙,不由得这样大声抱怨道。

    “什么?!胆小鬼?你想打架吗?老子的军功薄上面的人头比你多两倍!”

    “那是因为你砍的都是手无寸铁的平民的缘故!”

    眼看着这两个家伙又一次剑拔弩张,骑兵队长手一推,将这两个贴的越来越近的家伙分了开:“好了,你们两个别吵了!把这家伙交上去吧。”

    就这样,最终经过一番bo折,这一群立陶宛人总算是投降成功了。而在最近几天时间内,这样的情况并不在少数、陶宛人们在求生意志下之下开动脑筋,非齿易就会想到投降的方面上。而中世纪的所谓民族主义,所谓国家主义,都非场薄,至少在埃吉尔看来是这样的≮这个时代,占领一片不属于本民族的领地,并且实行有效统治,要比后世国家民族理念定型的时代容易得多』要不脑残的好像穆斯林那样,对异教徒收取人头税就行了。

    而在这之前,埃吉尔在辅以占领新的地区的时候,还会实行半年免税制度,农民们自然乐得投靠他。当然现在埃吉尔穷疯了n不会实行这样的政策了♀也是立陶宛人没有“呼啦”一下子,全都投降了埃吉尔,而是等到埃吉尔死磕了一段时间之后才投降的原因。

    在立陶宛的土地上,埃吉尔,还有他的骑兵们肆虐了将近两个月‖尔纽斯之围不救自解≮两个月的对抗中,虽然还没有进行过一次主力决战。但是维陶塔斯已经完全的丧失了信心‖立陶宛人最为擅长的轻骑兵战术,都被打得落花流水n就不用说别的了‖陶塔斯也不认为自己是那种可以逆天的将领。而发动立陶宛人的民族热情,这种策略也被证明是无效的了,他已经没办法了。

    “诺曼人是如此强大,而我们却如此的弱小,在几年前,诺曼人便能够毁灭强大的联合王国,而现在,他们又来了←们是不会放过我的,那个魔鬼是不会放过我的……不行,我要逃走,我一定要逃走!”

    然而逃能够逃到什么地方去呢?整个立陶宛已经有一大半被埃吉尔纳入了囊中,事的一小半中也有大量的国家与诺曼人有联系、陶宛已经呆不下去了n么,逃跑?逃到白俄罗斯?逃到乌克兰?逃到扎bo罗热汗国?

    但是那又有什么用?那些地方,诺曼人早晚也会过去的……他们就是这样,无论多少土地,多少奴隶,多少钱都不能让这些贪婪地家伙满足……除非,除非……除非杀了那个家伙——没错,杀了那个家伙,杀了埃吉尔那个混蛋!!”

    想到这里,维陶塔斯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杀掉埃吉尔斯卡德拉格里姆松!只要能杀掉那个诺曼人的皇帝,那么一切都能解决了!诺曼人没有一个皇储!失去和皇帝,诺曼人也就等于失去了一切!所以说,只需要一个最好的刺客便能够解决这件事情!而说到最好的刺客,维陶塔斯刚好认识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