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暴君
    那个骑乓军官头一偏躲讨t那块石头。紧接着马上摘下马身旁边的盾牌护住头部……或者是他这样的防御动作给了村民们一个错觉:觉得这些家伙不过如此,或者稍微的扔几块石头就能将这些侵略者赶走≮是,更多的人加入到了这个行列之中←们愤怒的,又或者狂热的,兴奋的,就好像庆典一样捡起石头向着诺曼的骠骑兵们砸了过去。好像这样子就能显示自己的勇敢,以及起到防御效果一样。

    “真是一群白痴。”那个一开始说话的军官冷哼了一声,放下盾牌,高举起刀大喊道:“杀光这群蠢多,一个不留!”

    于是,在得到了确定的命令之后,骠骑兵们马上拔刀,向着人群冲了过去。毫不留情的向着没有任何防备的村民的头颅砍了过去。

    “上帝!”

    一个站在最前面的,觉得不的市民一下子被战马冲到,只听见“咔嚓”的一声,之后整个下半身都没了知觉那战马又扬起了前蹄,加装了马蹄铁的蹄子直接向着他的脑袋踩了过去↓百斤的重量直接作用其上,直接将他的脑袋踩的稀烂。而坐在坐骑上的骠骑兵却不管周围村民们恐惧的眼神,狞笑着,挥动弯刀砍断了旁边的一个老头的脑袋一——瞬间,最前排的数十名村民便惨遭屠杀!

    “啊!啊啊啊啊啊!!”

    村民们这才凶明白过采一嘴巴再硬也赢不过人家手里面的刀c对一群暴躁的骠骑兵的时候,最好的应对方式就是闭上嘴乖乖听话……“但是很明显的,现在已经晚了。对方军官已经下达了格杀的命令,不杀光这些人是不肯罢休的。

    原本安详的村庄立刻化为人间炼狱。大批村民惨遭屠戮】兵们狂笑着追杀着那些村民……骑着战马撞烂那些栅栏,劫掠他们的粮食和值钱的东西,再将其他的付之一炬。

    “哈哈哈哈哈……这才像话。

    这才对嘛!要什么劝降啊?!全都杀了多好!整个世界都是我们诺曼人的,埃吉尔斯卡德拉格里姆松万岁!”

    骠骑兵军官这样狂笑着‘喝着抢来了的烈酒’猛灌着抢过来的烈酒,之后将喝不了的使劲扔进旁边燃烧着的房子里面。

    “埃吉尔斯卡格拉格里姆松……”眼看着诺曼帝**队的暴行……对躲在不远处灌木丛中的小孩子一边趴在自己母亲的怀里面,一动不动,一边不受控制的流出了眼泪来,默默地重复着这个名字……并且发誓要在自己长大之后,让这个暴君付出代价』而,这个小孩子的梦想很快结束了,到此为止了——那个骑兵军官很快的察觉到了这个草丛中的异状‘后走了过来,直接挥刀砍了下去,径直的将男孩的母亲的脑袋切西瓜一样砍成了两半。

    “妈妈!!”

    眼看着至亲惨死在了自己的眼前,那个男孩哭喊着晕了过去』而那个军官却完全没有放过他的意思……任然毫不留情的将他的脑袋砍了下去《草险根。

    整个村庄就这样被屠戮一空※有人,无论男人女人龘大人小孩全都被砍掉脑袋,码成京观‖体被投入大火之中焚烧干净。紧接着,骑兵们便向着另外一座村庄跑了过去……

    好吧,事实上这样脑残的村庄和居民,实际上并不是很多。当然,也不算少。而所谓的斩草除根,也不是真的能够清理干净≤会有一些运气好的余孽活下采。而这一笔一笔的血债也都很自然的记在了埃吉尔的头上。尽管他完全不知道这些事情。但是因为这是他的帝国……是他的军队※以也就等同于他做的。

    当然埃吉尔不在乎,完完全全的不在乎,也不以为意♀个世界上想要他死的人多了去了。和他有仇的也多了去了。几个月之前他才杀了施瓦本公爵全家采着哼利公爵的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全都死在了那场公开处刑之中≠加上他的兄弟姐妹,还有他老爸……那家伙恐怕生吃了埃吉尔的心都有。但是那又如何呢?埃吉尔仍旧活得很好。活的很滋润】天喝着柠檬汁……搂着十四岁的幼女,指挥着十万大军继续制造仇恨。当然,他死了之后是会上天堂还是下地狱♀个就说不准了。

    又或者地狱里也需要他这样的人才也说不定呢。

    总之,诺曼军队就这样子一路烧杀枪掠,旁若无人的向着维尔纽斯前进着』路之上攻城拔寨……如入无人之境≠数立陶宛效忠的贵族城堡都被配重式投石器一通乱轰,紧接着又被诺曼长弓手们用箭雨洗刷了一遍……最后冲进去的突击步兵甚至捞不到一个像样的人来砍。

    埃吉尔以纯粹欺负人的态度,以整个帝国庞大的军多生产能力为后盾,在东欧进行着惨无人道的不对等作战。

    正如他在之前所说的那样,一切反抗者被杀戮殆尽。反正军队本身就不是什么用来做善事的东西∝别是诺曼人这样的战斗种族。就算没事的时候,闲着无聊了说不定也要去打架,更不用说是这一次,得到了埃吉尔的简直就是合法千人的命令之后了。到最后立陶宛人也学乖了』个个都好像兔子似的温驯的死。

    而立陶宛大公维陶塔斯,则极度郁闷的发现他麾下的士兵的士气越来越低□至开始出现了不少逃兵,特别是埃吉尔这一路上途径的各个部落的部落民,有不少都得到了族中长辈的关照,直接的找机会逃跑了。而且还是几十上百,成群结队的跑。当然,与之相对的,也有一些被诺曼人屠杀了的部落,余下的族众为了报仇,加入了维陶塔斯的军队之中。

    而维陶塔斯也趁势在军队中宣扬诺曼人的暴行。

    “你们怎么能对豺狼和野兽抱有幻想呢?诺曼人正如同蝗虫一样吞噬你们的土地,像饿狼一样撕扯你们的亲人,你们竟然想要去加入到这样的人之中吗?士兵们,清醒过来吧!越是这样的时候,我们越要团结起来!团结所有的立陶宛人,所有的爱沙尼亚人,所有的拉脱维亚人,所有受到诺曼帝国欺压的人民!反抗那个暴君,反抗他的暴政!!bo兰……立陶宛联合王国万岁!!”

    维陶塔斯声嘶力竭的这样大吼着,让他的隼队士气稍微振奋了一下。而逃兵的数量也因此降低了少许。但是,战争这种事情并不单单是看士气的〉曼大军总共六万,甲胄齐备组织严谨,埃吉尔更是老于沙场的宿将。而再看立陶宛军队,总共三万,绝大多数都是临时征召兵。甲胄什么的就不用想了,组织基本以籍贯,村落和部落为主「挥官也都是些不专业的贵族。而维陶塔斯,虽然在东欧范围内也打了几次胜仗工但是比起埃吉尔转战万里,功勋赫赫的,那明显就落了下成……

    谁输谁赢不是很明显了么?

    此时此刻的维陶塔斯进退两难说心里话,这几年时间他也算是看透了诺曼帝国的实力,实在是不想要和诺曼帝国作战。但是不和诺曼帝国作战,那就要坐视诺曼帝国将整个东欧。包括联合王国吞掉。到了那个时候立陶宾如何自处?该死还得死,早死晚死的区别罢了。当然,维陶塔斯也可以选择低头请降,奉埃吉尔为主君。但是这对于一个野心勃勃的人来说,比杀了他还难受。

    如果是神圣罗马帝国,或者法兰西那样君权低落的国家也就算了,还能有东山再起的一天。但是诺曼帝国却不一样,投降了诺曼帝国也就意味着自己的争霸之路到此为止了。今后绝绝的塑到诺曼帝国的制约〃力也只能越来越少。

    那么,既然如此的话,放手一搏吧……反正东欧想要反抗埃吉尔的并不只有自己一个的。苍茫大草原万万里山河,无数的种族部落,数不清的英罐好汉,可不都会惯着那个皇帝。

    维陶塔斯这样子,自己给自己打气,紧接着派出了大量游骑分成小队消以游击战术sao扰诺曼人。

    然而,立陶宛有轻骑兵,诺曼也有,而且比他们更狠∷和之势不在维陶塔斯。而地理方面,诺曼间谍四处本走,画地图描地形,埃吉尔更有系猛地图,立体沙盘这些作弊器,说到地形熟悉,诺曼骠骑兵不见得就比立陶宛人陌生。地利优势维陶塔斯也没有。

    至于天时……

    这个位面还有比埃吉尔更承天命的人存在吗?没有吧。

    天时地利人和,维陶塔斯一样也不占、陶宛骑兵在与诺曼骠骑兵和弓骑兵的战斗之中吃亏的不能再吃了。近代化的骠骑兵和轻装弓骑兵虐待原始弓骑兵简直手到擒来。各种十比一战损比的战斗让维陶塔斯郁闷的想去撞墙。而在少数逃得xing命的立陶宛骑兵的描述中,诺曼的骑兵就如同地狱的魔鬼一样可怕。

    “他们的人数太多了——而且极端整齐,这些人冲锋起来就好像一堵墙一样。而那些弓骑兵则跟在他们后面,弓箭就从他们身后射出来……他们的弓箭也比我们的好※以虽然距离更远一些,但是在相互射击的时候仍旧能占据优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