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使团
    “真是,真是烦死了——我有两千万金币的话,就雇一百万个美女,还都得是处』天艹十个好了※霸天下你妹啊啊啊啊啊啊!!!”

    最终,在经过了两个月的高强度办公作业之后,埃吉尔斯卡德拉格里姆松,这位诺曼帝国最尊贵的皇帝陛下抓狂了〗是接近夏天,皇帝陛下抓狂的频率就越高』开始的时候差不多是三天一次,后来是两天一次,到现在发展成了三天两次,距离一天一次也越来越近了。

    当然了,埃吉尔是皇帝,而且是一位权力巨大,内心yin暗,xing格残暴的君王。简单一点说就是暴君♀位暴君自然不会让自己受半点委屈』般在这种时候,那陛下都会“咔嚓”的一声,掰断了鹅毛笔,之后将身旁半人高的hua瓶使劲砸在地上——反正是系统弄出来的,第二天就自动复原了。

    而在这之后,君王这一天的工作便结束了,至于皇帝什么时候会走回去工作这种问题千万不要问,谁问谁死。而这一天接下来的时间,他或者会去找他的情人之一,之后好好的发泄一下;又或者去皇宫角落里,最为yin暗的地牢里面,看着那里面的犯人们受刑取乐;有时候也会和他的卫队骑士们来几场练习赛——当然必须是皇帝陛下赢°要是不想输也没关系,皇帝陛下对于军队非常宽容,绝对不会记仇』要去扫一个星期的厕所就没问题了。

    当然这样的状况并没有持续太久☆终的结果就是皇帝陛下终于向现实,以及财政预算数字低头了。决定暂时将削减自己的军事改革条例,将八万正规军削减到六万。而这六万军队也不都是按照条例上所写的那样,完全配备新式装备。而是新旧掺杂≡半年为期限,先更换半数军队的装备。而余下的一半……到时候再说吧。

    这样做的后果就是,虽然改革条例上面并没有写。但是军队中开始习惯以“新军”来称呼那些装备了新式武器,又或者新招募的军队÷入伍的军队也以加入新军为荣。而与新相对,那些仍旧维持旧有装备的军队则被称为“旧军”。尽管这些军队与邻国相比仍旧优秀的很。而“旧军”的士兵们的士气也都有了不同程度的下降♀些事情倒是埃吉尔没有想到的。

    当然了这些事情是一个月之后了。而现在,皇帝陛下仍旧是极端的不爽,极端暴躁以及极端愤怒的$果要是普通的日子的话,那也没什么,就按照之前的,上面那几种方式来安抚自己就是了——但是今天不行,今天是埃吉尔选定的,接见神圣罗马帝国,以及教皇国使团的时候。

    接见的时间是在下午两点钟※以在上午的时候埃吉尔按照惯例的处理国政——也就是想办法弄钱。而最终的结果大家也看到了。不管正门还是偏门≤捞的不能捞的钱,埃吉尔都想过了。但是无论如何都没有两千万这么大的数字——就算造了半截的bo罗的贺岸公路不造了,挪用费用去扩充军备也不行。

    而埃吉尔皇帝,就是在这样懊恼的心情下接待来自南方的使团的。可想而知,在这样的情况下,皇帝陛下自然不会有什么好气□至,皇帝陛下原本所想的:大不了让让他们,就算给教皇老爷子个面子♀样的思想也一瞬间消失掉了。

    “黑森,勃兰登堡,还有整个北德意志并入帝国,神圣罗马帝国降格为王国。并赔偿五百万金币的战争赔款……”

    来自奥地利的使者好容易把:“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这样的话缩回去——在哥特堡见识了几天,什么叫做大国气象的同时,使者也不是闲着的′然诺曼帝国的官员们都比较正派,国家机密是不会告诉他的。但是“皇帝陛下最近几天心情不好,小心着点。”这样的情报却是可以说的。

    埃吉尔的暴君属xing闻名欧陆,使者可不敢确定,对方会不会一生气把自己给剁了※以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当然了,埃吉尔这样苛刻——不,应该说无理——不,应该说是脑残的条件,他自然也不敢答应。就算他答应了,在奥地利的艾伯特公爵,神圣罗马帝国准皇帝也不会同意的〉不得要把他活撕巴了之后调集整个帝国的大军与之决一死战。

    但是,诺曼皇帝应该,大概,可能,也许,或者……不会这么做的吧?只是,最近一段时间诺曼帝国在不断地扩充军队÷的军事条例,只是公开的版本就已经够让人恐惧的了〉在不可想象,对方的军队在成型之后会变得有多么恐怖。

    “看起来,回去之后应该着重向陛下报告有关方面的事情。帝国的军队与诺曼人比起来实在太差了一点。或者也到了应该改革的时候了……”这是使者们——不单单是奥地利人,还有来自巴伐利亚的亨利的使者,来自黑森的路西维德的使者,甚至勃兰登堡的阿尔布雷县的使者也有☆让埃吉尔觉得不舒服的是,得到了教廷庇佑的腓特烈的子嗣,自称是施瓦本公爵的亨利,竟然也大刺刺的派出了使者。

    埃吉尔觉得不爽,就老是不自觉的不爽的看着那个亨利的使者♀家伙所经受的压力要比其他人大了十倍不止』动不动,一句话不说,一脑门的汗水都不敢擦一下。

    当然,这样下去不说话也是不行的≯看着神圣罗马帝国一众使臣哑巴一样,那边教皇国使臣主教轻哼了一声,心里想着“一群废物。”上前一步就要答话。

    “主教啊。”埃吉尔俯瞰着自己皇座之下的罗马教廷使臣,用略有些蔑视的,略有些不以为意的语气说道:“希尔德枢机主教近日可好?为什么这一会不是他过来?”

    “枢机主教另有重任,而且我觉得,我的身份已经足够了!”那个主教这样闷声闷气的说♀一会儿功夫,他已经站了半天了♀一次埃吉尔是在皇宫正殿接见使团的…本整个正殿内,除了正〖中〗央坐北朝南的埃吉尔的皇座之外,两边还摆放了大量做工精良的座椅,以供文臣武将们使用。

    然而埃吉尔今天心情不好,对于使团什么的印象也不佳。便在接见之前将所有的座椅都撤走了♀一会儿几个使臣站了半天●圣罗马帝国的那群骑士领主还好。好歹都是战场上杀出来的,站一会儿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一直养尊处优的罗马教廷主教就不行了♀一会儿听见埃吉尔问起来,主教很明显的表示出了不满。

    “我是教廷的使者,是整个欧罗巴的最高统治者,罗马的教皇,英诺森圣座的使臣!世俗的皇帝,你太失礼了!在我的面前端坐着,而毫无表示,这是一个信徒应有的态度吗?!”

    “是,这样么?”埃吉尔轻哼了一声,摇晃了一下脖子,之后站了起来,仍旧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个主教,接着问道:“好吧,现在我们平等了°觉得如何?”

    “你——”那个主教的脸涨的通红,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后被另一边的副使,来自教皇国的某个贵族家庭的贵族拉了一把,这才轻哼了一声,再没有说什么。

    “好吧,陛下,请安定下来,让我们谈一谈正事吧。”在另一边,巴伐利亚公爵亨利的使者上前一步这样说道:“在这里,我想要向您询问一个问题:您的敌人究竟是谁?是已经死去了的腓特烈,还是整个神圣罗马帝国?”

    “哦……”埃吉尔心里轻哼了一声,心想:总算来了个明白人。便也不再做姿态,之后转身坐了回去:“当然是腓特烈』有腓特烈,朕在之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果不是这样的话,那么朕也不会允许你们站在朕的面前了。”

    “那么,也就是说我们两个帝国之间可以和平相处了么?”那个使臣接着问道。

    “自然。”埃吉尔点了点头:“只要满足了朕的要求,贵我两国自然能够和平共存。”

    “但是,请恕我直言。陛下的要求实在……”那个时辰苦笑着摇了摇头:“实在太过苛刻了●圣罗马帝国或许可以答应陛下,让您控制所谓北萨克森的领地。但是黑森,勃兰登堡,以及北德意志……这些都是神圣罗马帝国的心腹之地n万万不可能割让出去的。而黑森和勃兰登堡两国公爵,想必也会答应。”

    “是啊是啊,陛下纵然英明神武,但毕竟并非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想要获得帝国领地,这实在有些过分了。”在旁边的路西维德的使臣连忙点头。

    埃吉尔轻笑,伸出手指向巴伐利亚使臣,接着问道:“你的名字,朕很想要知道。”

    “外臣阿尔伯莱县?华伦斯坦。”那个有着翘胡子的使者低下了头,这样回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