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私会
    埃吉尔和阿尔托利亚又腻了一会儿,初春的天气还是有些冷的,

    再加上勃兰登堡的位置靠北,这一会儿偶尔还会下雨夹雪。夫妻两个腻味了一会儿之后觉得冷了,便披上袍子∵出去。埃吉尔便带着阿尔托利亚去了已经准备好了热水的浴室,一起洗了一下鸳鸯浴‘后再出来共进晚餐№上去阳台看星星。

    又疯了一会儿这才睡觉了。

    午夜,当月亮升的老高,已经开始落下去的时候,埃吉尔睁开了眼睛,看了看身旁的妻子,确定她已经熟睡了之后便翻身下chuang,点亮了一盏蜡烛之后走了出去∶守在门外的女仆感到相当的惊讶。

    “你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道了吗?”埃吉尔这样对女仆下令。

    “是的,知道了陛下。”那个女仆说完之后闭上眼睛,想当然的以为埃吉尔这时候出来是想要宠幸她来着。结果等了半天没动静,再睁眼的时候埃吉尔的人影都找不到了。

    “上帝还真是爱开玩笑呢。”那个女仆翻了个白眼,之后倚着墙继续开始打瞌睡。

    就这样,埃吉尔沿途关照了丹名不慎看到的女仆和卫队骑士之后,来到了行宫的祈祷室,也就是那两个修女所居住的房间。

    “主人今天晚上为什么没有过来?”

    “或许是因为有别的事情,所以太忙了吧。”

    “可是主人总归要休息的吧。而且在这之前,如果真的有事情的话也会派人过来告诉我们啊。”

    “……或许是太忙了,所以忘记了吧。”

    “哦……”

    虽然并没有从更年长的贞德修女那里获得自己想要知道的〖答〗案,因而觉得非常不安。但是因为年龄和体质的关系修女玛利亚头沾了枕头之后仍旧很快的睡着了≮睡觉的时候一边流着口水一边喃喃的说着:“主人”扭动自己身体的样子,让贞德心生爱怜∶出手绢给她擦拭了‘之后,又替她盖好了被子。

    睡不着觉。

    完全睡不着觉。

    在这之前贞德就已经得到了消息,当阿尔托利亚突然的出现在埃吉尔的书房的同时,就有平时受过贞德照顾的女仆,向这位圣女告知了消息。而之所以对小修女玛利亚说谎,则是不想要这孩子担惊受怕。

    其实在这之前就应该已经想到了的,无论埃吉尔说的多么好听,无论埃吉尔对自己多么多么好。但是自己,还有那个孩子的身份,归根到底也只是情人罢了。皇后是阿尔托利亚,是西北不列颠王国的女王。埃吉尔为了他的帝国的统治,是不可能更换她的皇后的一而更糟糕的是甚至在宠爱的程度上,贞德也不敢堡自己就比得过阿尔托利亚。

    就好像今天,现在这样,阿尔托利亚一回来,埃吉尔就什么都顾不上了,直接和她腻在一起直到现在□至招呼都不打一个。看起来竟然像是把她抛到脑后了一样。

    贞德越这么想,心情就越糟糕☆后不得不走到外室,耶稣圣像之下,单膝下跪开始祈祷』而心情jidang之下,脑子里面一片混乱,实在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好……

    “…稍微有点失落呢天主啊,请宽恕我的罪孽但是,但是我实在是”说到这里,贞德双眼一热,眼泪夺眶而出“非常对不起,我好想来的有点晚了。”

    就在这时候。埃吉尔的声音从贞德背后传了过来,然后,埃吉尔俯下身,抱住了贞德的脖子。

    “埃吉尔”贞德转过身去,扑到了埃吉尔的怀里面小声啜泣着。

    “委屈的话就哭的大声一点』关系的。”埃吉尔轻轻拍打着贞德翰后背,这样说道。

    贞德摇了摇夹小声说:“玛利亚在睡觉呢。不要吵醒她。”

    吉尔点了点头,扶着贞德走到了祈祷室的另外一间偏厅坐下,掏出手绢来给贞德擦拭眼泪,之后略显得有些不安的看着她,觉得实在没什么好说的n些平素逗女孩子开心的话在这时候说出来,未免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所以说这种时候只有道歉了,虽然埃吉尔觉得自己没做错什么一但是实际上这种思想本身就是种错误来着。

    “非常对不起。”埃吉尔小声说。

    “不用。”贞德轻轻叹了口气,依偎在埃吉尔怀中:“你能抽空来看我,我已经很满足了。”

    “……总之,非常对不起。”

    贞德又轻轻摇了摇头,之后抬起上半身,搂住了埃吉尔的脖子,wen住了埃吉尔的嘴chun∶实际行动来阻止埃吉尔接着说下去。而埃吉尔也顺势抱着贞德纤细的腰肢,忘情的与她接wen……

    第二天,阿尔托利亚醒过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埃吉尔在身旁。

    第二天,贞德醒过来的时候也没有看到埃吉尔在身旁。

    第二天,玛到亚醒过来……她还在睡觉,小孩子睡的多一点。

    埃吉尔在书房办公非超力的那种′然说实际上帝国的绝大多数事物都是经过系统自行运作的¤要埃吉尔掌管的事情也不是太多′然出征在外,但是可以随时随地的与监国御妹联系,正式的文件也能用飞鸽传书传递※以实际上的政务并没有积累多少☆最繁重的情报分析工作,在昨天的时候已经完成了≈在要等着的就是那三个国家的使者自己上门,谈条件写条约,维持个几年的和平时间,等到双方实力恢复了再人脑袋打出狗脑袋来……

    就是这样。埃吉尔只早的起chuang,跑到书房里面做努力勤政状,真正的原因其实是为了让阿尔托利亚不起疑心′然说在这之前,阿尔托利亚似乎是接受了贞德的存在来着但是这位冷血的皇后,实际上也只是将阿尔托利亚当成了一个代孕机器而已≠加上贞德本身拥有不逊se于她的身手※以阿尔托利亚也有所顾忌。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德身负重伤“不能做剧烈〖运〗动、〔就是不能生育了。而身手什么的也完全废掉了。

    埃吉尔自然无所谓才,甚至觉得贞德至此被他藏在深宫之中,这样的结局也ting不错的。但是如果让阿尔托利亚知道了♀个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的女人,仍旧能获得埃吉尔的宠爱的话,那么恐怕就……

    相反,好像小修女这样子智商方面有障碍的,出身也不是很好的,说不定会被皇后看中,成为第二代育种机器。安全方面的堡比贞德要好多了………

    所以,暂时,在埃吉尔没有想到万全的方法之前,与贞德的交流还是能免则免。好像昨天晚上那样si会的事情更是不能再出现了,最好等到回去哥特堡之后,把贞德送到新修建的女修道院里面去,再找时间和她一起……

    就这样,心思单纯的阿尔托利亚很容易接受了埃吉尔的理由∴反还因为埃吉尔这么努力,稍微有点心痛了‰要下厨房给埃吉尔做点汤什么的补补身子≮切坏了十几个案板之后就被宫廷御厨们请出去了。

    当然,实际上如果说埃吉尔无事可做,去书房只是混日子的话,也有点不正确。埃吉尔的确是在做事情的一军事方面的,因为矮人雇佣兵的数量问题,诺曼帝国本身也拥有了大批量的,擅长使用超长枪的德意志日耳曼民族,所以,埃吉尔决定要抛弃矮人密室守卫佣兵部队,改以瑞士枪阵为蓝本,创造帝国通用的超长枪兵种。

    除此之外,帝国因为渴求轻装骑兵部队的缘故,所以在最近一段时间大规镊召轻骑部队,如今已经形成了稳定的三个兵员来源,来自芬兰的轻骑兵,来自东欧的瞟骑兵,和来自匈牙利的游骑兵,这些轻装骑兵部队也需要进一步的整编,规范化。

    北萨克森,还有东欧的bo兰,乌克兰♀些地区也需要尽快平定。而平定这些需要多少军队?又需要多少军队驻守?在这些地责应该实行什么样怕政治制度?

    这些事情都需要埃吉尔来头痛。当然,事实上这些事情归根结底,归纳一下其实就是一个字:钱。

    军事改革,招募军队,平定豪强这些事情都需要金钱。而且是大量的金钱♀又是一个麻烦。埃吉尔之前经过各场大战,着实获得了不少的金钱』而帝国的各个地方也都需要钱来着$果不仔细规划…

    一下,而是大手大脚的hua,恐怕用不了两天时间,这点钱就会被hua光了。

    然而无论怎么计算,埃吉尔最终得出的结论都非趁人觉得悲观:想要彻底将整个bo兰,乌克兰,北萨克森给吞并掉,治理好n么至少需要hua费两千万以上的金币♀么一大笔钱,就算是埃吉尔这样富有的家伙也不是说说就能拿出来的⌒细算了一遍又一遍,最终的结果只是越来越头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