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被威胁的感觉很不好
    结束了。

    埃吉尔看着最后那一批,被弓弩射的不成人形的尸体,稍微有点感慨。

    的确是结束了。

    神圣罗马帝国的荣耀什么的。

    而在卫队骑士向他询问,要如何处理腓特烈的尸体的时候,埃吉尔稍微考虑了一下,之后这样下令:“好好安葬了吧。”

    一代枭雄腓特烈巴巴罗萨,就这样走完了自己一生的道路。

    “消我不会像他那样。”埃吉尔看着一铲一铲埋葬起来的,安放着腓特烈的棺木,不由得这样想:“虽然真正的勇士都喜欢战死在沙场上。但是朕觉得朕还是死在chuang上,死在妻儿哭泣声之中♀样比较合适。”

    而想到了妻儿,就会想到阿尔托利亚〉起来埃吉尔和她也很有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呢′然情书什么的经炒。但是未来世界打电话啊,乃至上网视频什么的都不能真正缓解相思病来着。间隔时间有时候甚至长达一个月的通信,自然就更加的不行了。

    所以非臣念。非常非畴要见到她』想到她就觉得不行了……………,

    就是这样≮清点战利品,战俘,重新归拢军队以及治疗伤员等等一系列的事情忙完了之后。埃吉尔大声的向他的军队宣布:“现在,我们可以回家了!”

    简单的一句话,便让诺曼大军欢呼了起来。毕竟士兵们连续征战了一年有余,已经消耗了极大地精力n些正规的,职业军队还稍微好一点。但是那些非正规的,临时征召部队却都无一例外的产生了严重的思乡情绪$果不是埃吉尔的威望压的住,而且军队一直在大胜仗〗利品的收入不菲的话,军队之中恐怕早已经出现了逃兵现象。

    不过,这一切总算可以结束了′然横在诺曼帝国与埃吉尔大军之间的,还有勃兰登堡的阿尔布雷县这个障碍。但是埃吉尔并不觉得,这个手里只有一万出头的兵力,而且大部分都是农兵的苦逼公爵,有胆子阻拦自己☆聪明而且最正确的方式应该是直接开城投降。埃吉尔还能给他剩口汤喝。

    而最终阿尔布雷县也的确是这么做的≮得知了自家皇帝败亡,而诺曼八万大军(佣兵已经解散)直逼勃兰登堡而来的消息之后,阿尔布雷县反而松了口气,发出了这样的感慨:“先来的是皇帝啊…我的xing命算是薄了。”看起来不用遭受诺曼皇后的屠杀,让这位公爵阁下觉得相当的满意。并且当机立断的出城请降。

    而对于这位在北德意志享有声望和权利的公爵,埃吉尔也并没有过多的为难”接让他将他的农兵和封建骑士们全都解散』留下一支一千人的守备部队‘后大大方方的进入了勃兰登堡城内◆选了当地最富裕的商人的别墅作为临时行宫住了下去。

    至此,回国的道路成了一片坦途。经历了无数次大规模的作战,并且成功活下来的士兵们感慨万千‘后便在获得了埃吉尔的准许之后开始自发的组织起来,北上到日德兰半岛≈或者bo美拉尼亚≮那里乘坐舰船回到英伦,又或者斯堪的纳维亚,又或者走陆路,沿着已经修建了大半的从日德兰半岛至新斯堪的纳维亚的交通道路,回去普鲁士又或者立窝尼亚≤之,这些人离开了。带着大量的战利品,以及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的谈资离开了。

    勃兰登堡,又或者说是埃吉尔身边,现在只事了三万七千左右的正规军队♀也让得到消息的其他国家稍微松了口气。

    “看起来这个北地的野蛮人也不想要再打下去了。否则的话我还真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了呢。”

    比如说,得到消息之后的法兰西国王腓力二世,就非常开心的这样自言自语‘后晚餐多吃了不少,又开了好几瓶今年的新酿的葡萄酒‰他持有相同想法的,还有如今正在黑森担惊受怕,生恐自己就是下一个被灭掉目标的路西维德,远在罗马的教皇圣座□至连伊比利亚半岛的各个王国,也认为埃吉尔能消突段时间,对于基督世界来说是件好事。

    而这种思想在慕尼黑,目前仍旧与埃吉尔处于敌对关系的神圣罗马帝**队的心里,却又稍微变了个味道……

    作为腓特烈的重视拥护者的蒂利将军,在闻听主君阵亡之后如丧考妣,精神不振。

    但是他本身xing质却是个佣兵将领。而与腓特烈的关系,也是雇主与佣兵的关系$今雇主死了△的佣兵的义务也就消失了。就算他想要去报仇,却也偿付不起那上万佣兵的雇佣费用。

    而其他人,包括如今擅自宣称了巴伐利亚公爵的亨利,还有急不可待的拿着腓特烈的承诺书,宣布自己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奥地利公爵艾伯特二世(为了区别勃兰登堡选侯,所以改用英文译法,翻绎方法实在是太好用了),这两个人也都不想要继续与埃吉尔打下去。

    “如果按照那家伙所说的,他的复仇对象只是针对腓特烈的家族的话,那么现在他已经称心如意了「判吧。北萨克森,那种贫瘠的烂地,他想要就给他好了。”已经完全以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自居的艾伯特二世在军事会议上这样宣布。而似乎与他达成了某种协议的亨利,也点头附和着他的话。

    紧接着,这两个人便转过去,看着另外一个,已经隐约间被排挤出了决策层,却仍旧掌握着上万佣兵部队,这样的强大军事力量的人。

    蒂利将军,颤微微地举起手,最后又无力的垂了下去,低下头,这样说“…鼻,那就这样吧。”说完之后便站了起来,佝偻着身体走了出去♀是老将军最后一次出现在大型历史事件之中。而在这之后,老将军解散了他的佣兵部队,将几十年的储蓄分发给了那些佣兵。

    并且再三的感谢这些战士‘后便黯然离开了慕尼黑。

    再之后,历史上就没有关于这位将军的记载了⌒人说他离开了慕尼黑之后遇到了强盗,最终被吊死在了路边,衣服和钱物全部被抢走。

    也有人说他拿着所剩不多的积蓄回到了伊比利亚,在乡下买了一些田产安然度过了晚年最后的一点时光。不过这些都无所谓→套的戏份这么多,而且还能得到一个安然退隐的结局,这就不差了c正惹人注目的仍旧是舞台之上冠冕堂皇的帝王将相←们才是主角。

    在勃兰登堡安然度过了三天的时间之后,埃吉尔便又开始忙碌了起来¢报体系太过完全了貌似也不是什么好事情◎为得到的信息量太大了。分析起来非常费时费力∫好,埃吉尔还算是个勤政的皇帝,在一头扎进了大堆的情报里面之后,很快就分析出来了:神圣罗马帝国消议和的要求八成是真的。

    只是,在又过了几天之后,埃吉尔又被另外的一个消息给ji怒了:那是来自教皇国的情报系统给出的消息:霍亨斯陶芬家族的余孽,皇太子亨利逃到了罗马去。而罗马教廷在考虑到了自己的利益之后,也答应了,给他提供庇估。并且非常狂妄,非常傲慢的派出了使者,勒令埃吉尔凸与神圣罗马帝国之间的任何敌对行为。否则便要将埃吉尔革除教籍。

    “真他妈的!”

    埃吉尔在听到这样的消息之后又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拍桌子砸凳子的发了好大一会儿脾气。

    “没心没肺,不知道恩德为何物的混球!老子刚刚救了你们一命!

    刚刚救了你们一命啊!!你们就这么对待你们的救命恩人?!好!他妈的以后老子再不管你们死活!全都是混蛋!!”

    就这样噼里啪啦的一顿发泄,埃吉尔再开门,就看见外面围了一圈人,卫队骑士,大主教,情报官内穆利斯,〖书〗记官塔列朗♀些人都惴惴不安的看着他们的皇帝。

    “都看什么?!该干什么就给我干什么去!没听见吗?!”

    于是这群人就争先恐后的消失掉了。

    “真该死。”埃吉尔靠在门框上,闭上眼睛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太阳xue,之后这样小声嘀咕。

    “切之前就告诉你了啊,选择北欧神系信仰的话,现在不就没那么多事情了。”这时候,欧若拉的声音又出现在了埃吉尔的脑寒中。

    “行了,这种事情就不要再提了好吗?”埃吉尔没好气怕说。

    “那么你打算怎么办?”“反正我本来就要和神圣罗马帝国签订和约的n位圣座的谕令也不过是多此一举罢了。”埃吉尔在心里轻哼一声,装作满不在乎的这样说道。

    “哦?那么为什么这么生气?”欧若拉接着问。

    “两个意思。”埃吉尔轻轻叹了口气:“总之,这样被人威胁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就算他威胁的事情正是我准备要做的≡旧很不舒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