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法兰克福之战其一,葬礼
    最终,埃吉尔选定了他的目标,法兰东福,放弃与慕尼黑的神圣罗马帝**队交战,直接北上,与腓特烈决战!

    埃吉尔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决定来,原因显而易见:虽然北方的法兰克富代,是腓特烈的正规军,主力部队。但说起实际战斗力却要比聚集在慕尼黑的那些乌合之众还要弱。

    数量上只有四万,比起慕尼黑军少了一万,而且因为大量的逃兵,施瓦本被占领以及腓特烈的错误决断等诸多因素而士气低落,埃吉尔甚至觉得,己方军队一次冲锋,便能将对方完全击溃。

    而慕尼黑军队,看起来应该稍微抗打一点′然或多或少的也受到了失败主义悲观情绪的影响。但是仔细分析一下:来自奥地利和bo西米亚的军队直接效忠阿尔布雷县,来自巴伐利亚的军队视猛狮亨利为统帅,而来自四面八方的佣兵,则是因为老将军蒂利而聚集在这里…所以说,这支军队至少还可以堡可以一战的士气‰之交战或多或少都会有些损伤。

    而除此之外,只要将这支军队击败,将脒特烈击杀,又或者俘虏n么聚集在慕尼黑的那支军队就没有意义了皇帝战败,甚至战死,在神圣罗马帝国这种政治混乱的国家内,便是一场最为剧烈的政治动dang。纠结于皇位以及想要在今后的帝国内占据更好位置的各个诸侯,会急不可待的将埃吉尔想要的东西送给他,之后关起门来一通乱打,………,在决定出新的皇帝之前,是不会再有任何作为的。

    这样一来,神圣罗马帝国的威胁将得以解除。此次帝国与帝国之间,神圣与神圣之间的战争,也将以埃吉尔,斯卡德拉格里姆松,神圣的北方诺曼帝国的全面胜利而告终。

    “所以向北!士兵们我们向北!去击败,去俘获,去杀死那个狂妄的德国人的皇率!“于是,埃吉尔这样子,将他的决定告诉了他的士兵们〉曼军队高声欢呼着,〖兴〗奋的挥舞着手中的兵器其士气非橱显的与腓特烈的军队呈反比≮军队这样子,全方面占优势的情况下埃吉尔完全想不出来,他究竟有什么样的理由会失败。

    而与此同时,在埃吉尔下达命令,北进摧毁法兰克福的时候。

    腓特烈最终也下定了决心≮经历了一连串的失败与背叛之后♀位皇帝陛下最终并没有被这些失败打倒∴反的,褪掉了狂妄与固执的情绪之后那位纵横欧陆数十年的狡诈与残忍并存的皇帝似乎一下子又回来了。而身体上的伤患以及病痛,又好像被某种莫名其妙的力量压制了下去。

    腓特烈皇帝陛下如今再没有灰心丧气,再没有浑身疲惫以及头痛yu裂,他身体健康,精力充沛,一天能连续工作十四个小时而不用休息。

    顿顿饭都能吃掉一整只烧鸡←不断地鼓舞士气,不断地写信一给教皇写信,消圣座能够调停此次战争,并且恢复他的教籍:给埃吉尔写信,消埃吉尔能够原谅他的冒失与之和平共处:给他的下属的诸侯们写信消他们能够不计前嫌,在这个危急存亡的团结起来,共赴国难:给每一个欧陆国家写信,法兰西勃艮第,北意大利伊比利亚,立陶宛,匈牙利有可能的,没有可能的都写,消他们能够与自己联合起来,共同抵抗暴虐的诺曼人。

    “北方诺曼蛮夷,射狼之xing,餐餐无度,食英伦不饱则食bo兰,食bo兰不饱则食德意志,倘若德意志葬身狼wen,请君三思,其下者何人?”

    就这样,腓特烈想尽了一切可以想的办法来提升自己的实力一但是军队仍旧在不断逃亡,其他国家的回应冷淡,又或者连回信都没有。

    而罗马教廷似乎也厌倦了这个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开始积极物se新皇人选x于埃吉尔,则直接回了一句:“白痴,去死。”之后仍旧坚定不移的向着法兰克赴进。

    “完全没救了啊”各方面的坏消息越来越多¤特烈终于也做出了觉悟,之前的那些努力,看起来与其说是中兴,还不如说是回光返照≮握着又一位伯爵的拒绝出兵的报告书,脒特烈瘫倒在了自己的座椅上,发出了这样的感慨:“看来,朕的大限到了……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

    “父皇父皇不要气馁…我们还有消,还有法兰克福坚城,以及三万精锐大军』要能够再守备一段时间,局势就会发生变化的。父皇!皇太子亨利听到父皇说出了这样的泄气的话之后。不由得跪倒在了他旁边,这样大声喊道。

    “好了,我的孩子。”一贯严格的腓特烈慈爱的看着他的长子:“在这里只有我们父子两个……你骗谁呢?”

    “父,父皇?”似乎是因为腓特烈这样不同寻常的状态,亨利稍微有些不知所措。

    “我原本,想要将一个完整而强大的神圣罗马帝国交到你的手里。

    但是现在看起来似乎不太可能了”腓特烈这样叹息了一声:“你走,去罗马教廷请求他们的庇估n些教士会鲍你的安全的……毕竟,埃吉尔那个…哼。”

    “可是,可是父皇,我们为什么不一起…

    ”

    “一一起走的话,那就谁也走不成了。”腓特烈这样说道:“这场失败的战争,总归应该有个终结才行。比如说,一个皇帝的xing命…”说到这里,腓特烈叹了口气:“今后,霍亨斯陶芬家族的荣耀,就看你的了。”

    “父皇”或许是因为老父所说的话,又或许是想到了今后的凄凉下场。皇太子伏在腓特烈的身边呜呜哭泣起来。

    “哭什么!我还没死呢!”腓特烈忽然间暴怒了起来,直接一甩手,给了亨利皇子一个耳光:“骑士与皇者最好的归宿就是死在战场上!我已经活了八十岁,已经活够了!我天折了好几个儿子,只事你,还有我的幼子,你的弟弟一但是现在,你的弟弟也被埃吉尔杀掉了!霍亨斯陶芬家族的男丁就只事你一个!你你你你是要我死后也不得安生吗!?”

    眼看着老父如此愤怒,须发皆张的样子,已经是中年人了的亨利皇子好型小孩子一样被吓得够呛。不断地点头☆终被余怒未消的脒特烈拽了起来,之后使劲的向着门口推子过去。

    “滚!按照朕的吩咐滚去罗马!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总之,朕要你将霍亨斯陶芬家族延续下去!而朕,朕要带着朕的大军,和伪帝埃吉尔决一死战!不要再出现在朕的身边,看着碍眼!!”

    “我,我明白了父皇∫听你的命令就是。”亨利皇子使劲一抹眼泪,这样对着腓特烈一鞠躬,之后便退出了营帐内,找到了对自己最忠诚的一批骑士,之后便离开了大军,向着南方意大利的方向跑了过去。

    “那么这样一来,朕就再无牵挂,可以放手和那个伪帝一搏了。”在接到消息,说自己的儿子离开之后,腓特烈终于lu出了笑容‘后下令:全军向南方前进!主动进攻!与诺曼人决一死战!!

    战争,属于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腓特烈的最后一场战争,即将开始。

    西元一零零四年二月二十一日′然非常惊讶,但是在经过间谍和侦查游骑仔细探查周围地形之后,确定了对方并没有布置伏兵≮是埃吉尔大营了腓特烈的战争要求~方将在法兰克冈南三十公里处,郊外的一片森林和平原的复合地形展开作战≡诺曼的八万正规军,征召兵,一万余名雇佣兵,以及数千神圣罗马帝国贵族军队,对抗腓特烈的两万三千士气低落的军队。

    “还真是,已经到了这种时候了,仍旧要死撑着难道他觉得他下了地狱之后,还能当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吗?”

    眼看着对面的腓特烈身穿着华服,宫廷乐队的演奏之下,被大群的骑士簇拥着步入战场☆前排的一个诺曼皇家骑士大声的嘲弄着,而紧接着,其他的骑士,以及重骑兵们也都这样子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一会,因为面对的对手实在太弱小了一下※以埃吉尔并没有像是平城样谨慎的布置防守反击型的阵型。而是将他麾下的重骑兵,骑士,以及雇佣重骑兵放置在了第一线。将轻装骑兵放在两翼。

    而将步兵放在了第二线,乃至预备队的位置上。

    正如同埃吉尔在之前所说的那样:只需要一次冲锋,便能够将对方完全击垮。而诺曼军队也是这样做的。

    站在昨天搭建的睹望台上面,埃吉尔拿着单筒望远镜看向对面。

    看着腓特烈那种从容而慷慨的样子,似乎明白了这个老皇帝心中所想。

    “这个老东西,竟然将这场战役当成自己的葬礼了。”埃吉尔有点难以接受的这样自言自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