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战略选择
    腓特烈之所以能够获得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宝座,其一,是靠了他个人的能力虽然最近一段时间昏招频出,但那是因为年老力衰的缘故c少在几年前,他仍然是一个非城的君王。而最近一段时间嘛…虽然稍微有点偏执狂,有点理想主义并且狂妄自大。但是整体来说,仍旧处于一流末等,二流偏上的等级。

    而另一个,或许也是最重要的缘故,便是他自己所掌握的实力施瓦本公爵领,以及巴伐利亚公爵领,这两块地盘的人口,军队,经济和农业都非常不错。单挑的话只有已经兵败身死的萨克森的奥托一世能压他一头。

    德意志诸侯畏惧其兵威,推崇其能力☆终让他作了皇帝。

    然而现在,论能力他先是被诺曼人割走了北德意志大片领土,之后又败在了东罗马皇帝巴西尔手中☆后,也就是现在,又武断的发动了对如日中天的诺曼帝国的战争≯看着处于劣势……这能力,也就说不上了。

    而轮实力,两大公爵领,作为根本的施瓦本公爵领没了々瓦本士兵们大量叛逃。而另一个公爵领巴伐利亚,作为前任公爵的亨利比他的威望更高……这样的情况下,腓特烈几乎是急的吐血≠加上他的年龄,他的身体状况,现在的局势……越来越多的神圣罗马帝国诸侯们觉得,或许已经到了重新选择皇帝的时候了。

    当然,脒特烈仍旧有机会,也就是这场战争如果他能够在逆境中逆天,打赢这场白痴都不看好他的战争的话,那么他这个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或许还能够继续当下去。反之,最近传得很广的:“杀尽霍亨施陶芬家族”的誓言,则非承可能实现。

    于是腓特烈放弃了继续围攻汉堡以及分兵攻打不莱梅的战略目标◆下了勃兰登堡公爵弗雷德里克二世守备,并且对阵bo美拉尼亚的诺曼军队,以及随时有可能前来的,由诺曼皇后所率领的另外一支诺荽大军。

    弗雷德里克二世在接到命令之后,当即在军事会议上嚎啕大哭,他曾经在奥托一世手下与诺曼皇后有过交手的经历,并且对于那个如同地狱厉鬼一般的皇后记忆犹新。

    “她会杀了我的!肯定会杀了我的一除此之外还有整个勃兰登堡乃至整个北德意志的日耳曼人!她肯定会杀了我的!!在这之前,在她手里面只有两三万人的时候她就想要这么做了!而现在她的手上有将近十万人!十万残暴而嗜血的诺曼军队!天哪,皇帝陛下,您不能这样!您不能丢下我!!我的手里只有一万两千人啊!”弗雷德里克这样哭喊着对着腓特烈大喊着:“陛下,好歹再支援我些军队!否则的话整个北德意志就完蛋了!!”当然作为皇帝的腓特烈,是不会在乎下属诸侯的这样的困难的。

    只有一万两千军队的勃兰登堡选帝侯军队究竟会遭到何等蹂躏,他一地那都不会关心事实上,他现在已经自身难彼∧里还顾得上别人?

    当下,大军无视了散发出了绝望气息的勃兰登堡人,继续南下。

    而这一会逃跑的人可就不止是施瓦本人了≯看着腓特烈如此决断。

    他麾下的其他诸侯也都觉得心寒齿冷∝别是与阿尔布雷西特一同投奔了腓特烈,并且同时升格为公爵和选帝侯的黑森公爵路西维德◎为他与阿尔布雷西特的娄遇接近,所以在看到阿尔布雷西特这样的下场之后,颇有兔死狐悲的感觉。

    而且,说起来黑森的领地同样属于北德意志如果勃兰登堡北灭掉的话那么对方的下一个目标说不得就是黑森◎而,在略作思考之后,路西维德向脒特烈提议,消自己也能够留下来进行守备♀样一来加上自己的一万九千军队,北线就能拥有三万大军‰敌人的比例是三比一∶来防守足够了。

    然而路西维德的这个提议最终被腓特烈否决了◎为与作为他的根基所在的南德意志比起来,北德意志显得并不是那么重要,在必要时刻是可以舍弃掉的$果将这将近两万黑森军队留在这里,的确可以将阿尔托利亚的军队,阻挡的更长一点。

    但是那有意义么?完全没有◎为没有足够兵力的话,就不能够战胜盘踮在施瓦本的诺曼皇帝的军队♀才是这场战争的关键所在。北德意志糜烂有什么关系?反正那些诸侯不会给他上供一毛钱的赋税。

    甚至再说的诛心一点,这些德意志诸候的实力被削弱了,对于朕特烈同样有好处♀样一来他就不用的这些诸侯会叛变了……

    只是,腓特烈的如意算盘打得巧妙′他诸侯也不是笨蛋。看上去觉得兔死狐悲的,也不只是一个路西维德~

    在南下的这一路上,从腓特烈军中逃跑的可就不只是施瓦本人了′他诸侯的军队士兵也开始不断的逃亡。而那些诸侯,贵族领主们似乎也默许了这种行为一毕竟这些人逃的话,也会向着原本的家,也就是自己的领地逃走v除天灾**,能逃回去的也要占到大半』而如果要是在战场上打输了之后再逃跑的话,那损失可就核去了……

    就这样走一路,跑一路。等走到一半路,距离法兰克福还有将五十公里的时候,腓特烈一盘点军队原本七万大军,现在竟然只事不到一半!就算刨除那一万两千的勃兰登堡军队不算,以六万军队作为原本的数量,也只事了不过一半而已!最可怕的是黑森公爵路西维德,这位选帝侯,这位在神圣罗马帝国之中有着举足轻重地位的公爵一他竟然也临阵脱逃,当了逃兵!

    “这样的军队,这样的士气,叫我拿什么去和诺曼人打啊”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腓特烈挥退左右,只留下皇太子亨利在身边,紧接着便对着自己的儿子这样哭诉道……声音中充满了悲凉之气,让太子亨利也忍不住眼眶湿润,有心想要劝一劝自己的父皇,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终父子二人相拥而泣,情景异赤惨。

    这场战争,虽然双责主力军队尚未交锋一次。但是胜负似乎已经分的很清楚了。

    在诺曼大军突袭施瓦本,并且将施瓦本整个平定之后,诺曼军队的胜算便有六成左右。而腓特烈不能把握军心,致使军队大量逃亡,此时此刻诺曼军队的已经有了七成的胜算、

    等到诺曼皇后阿尔托利亚的十万大军西进,北德意志局势反复之后,胜算,便达到九成了!

    “但是,越是这种时候就越要小心,如果得意忘形的话,就很有可能会被对方抓住破绽□至逆转战局一整个世界范围内,这样的战例实在是太多了”埃吉尔一边这样提醒自己,一边看着巨大的,占据了整张桌子那么大的范围的立体沙盘∠面用白se旗帜表明己方军队,而用黑se旗帜表明神圣罗马帝国的军队~

    这是埃吉尔用五百点券更换的,非常方便的,能够随着战争不同,而表现出不同的立体地图的沙盘。

    “大约五天前,神圣罗马帝**队放弃了对于汉堡,吕贝克的攻击,之后选择了南下……”于是,埃吉尔将汉堡那里的七面黑se小旗拔了出来。

    “而现在,具探子们的报告。北方的朋特烈的主力分出了一万左右守备在勃兰登堡附近。”

    埃吉尔将一面黑se旗帜插在了勃兰登堡那里。

    “按照对方的速度推算,目前应该走到法兰克杆。”

    六面黑se旗帜被插在了代表法兰克福的城市耐上面。

    “不过,对方的逃兵非诚重。将近两万的黑森军队逃跑了大半,近一万五千的施瓦本军队逃跑了一半左右,而其他军队也是,逃亡数量惊人……嗯,就算三万………不,四万吧。”

    埃吉尔想了想,最终还是必了一点,只抽走了两面旗帜。

    “而在另一方面在慕尼黑啧,想不到纵虎归山是这么严重的事情……,虽然附带着也给我革来了不少有再的炮灰。”

    总共五面黑se旗帜插在了慕尼黑城市耐上面。

    而在施瓦本,总共十面白se旗帜插在上面。

    在整个沙盘外面,同样有十面旗帜存在。而在bo美拉尼亚,则有一面同样白se的三角旗存在,象征着bo美拉尼亚守备军团,安德森将军的五千部队≮南面的因斯布鲁克和萨尔茨堡,也各有一面黑se三角旗帜,象征这两个要塞的守备部队。

    “整个局势就是这样了。,在拥有了施瓦本,并且稳定施瓦本的形式之后,我方全面占优势∞论向北攻击法兰克福,美因茨,还是南下进攻因斯布鲁克,萨尔茨堡,又或者东进,进攻慕尼黑,都能够对那个方面的敌军形成碾压事态≈在唯一的一个问题便是,朕究竟应该先攻击哪一个不自量力的倒霉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