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时间差
    这一战说起来,腓特烈吃亏便吃亏在了情报工作上面。倒不是说这家伙不重视情报工作之前就有说过,能混到他这种程度的,到底都有一些单独的情报来源。而这些表面上看起来公正庄严的皇帝国王,对于这些背地里的yinsi事物却都非常重视。所以说,作为敌人。

    腓特烈的确非常重视有关埃吉尔,有关诺曼的情报工作。在诺曼军中,还有诺曼首都,都布置有人数颇为可观的谍报人员。

    然而仍旧很不方便我是说讯息的传递方面。

    在诺曼首都哥特堡,这里暂且不提,就说跟着诺曼军队前行的,伪装成了商人,又或者流民,混混,吟游诗人的这些间谍。在埃吉尔的大军启动的时候,便派出人手,快马加鞭向着因斯布鲁克,萨尔茨堡传递消息。这一来一回就是十几天然而等到他们送完了情报,这两座要塞的守将开始紧锣密鼓的筹备防御一这时候探子们才发现,他们先入为主的理解错误了。诺曼人根本不是奔着这两座要塞过去的。而是一路向西,似乎是要走热哪亚、马赛这条道路。

    这却是让神圣罗马帝国的探子们非常奇怕归根结底,他们的本职工作,以及擅长的领域是情报搜集,而不是情报分析。他们并不明白埃吉尔不直截了当,进攻神圣罗马帝国。而是转路向西的原因。

    是顺着去年东征的路途,想要回到诺曼底?

    是想要进攻法兰西?

    是想要顺着法兰西与神圣罗马帝国边境的某处,进攻神圣罗马帝国?

    那究竟是什么地方呢?又要进攻哪里呢?

    神圣罗马帝国的间谍们自然猜不出来一就算猜出来了。他们也不是最终拍板决定的人。因此,仍旧只能传递情报这一回不能单独向神圣罗马帝国的某处边境城镇送信了一他们也没有那么多的人手。而且这样子对于内陆一点心理准备的地方传递情报,引起恐慌,如果对方最终打过来的话还好。但是如果没有打过来的话那么这样的责任,却不是谁都能够承受得了的。

    于是,最终,探子们在合计了好几天之后,最终派出人手,再次绕路因斯布鲁克,之后直接给大概,貌似,或许,应该是在北萨克森的腓特烈皇帝送信。

    结果信使就这样一去不返了。不知道是跑路了,还是遭强盗了,又或者是遇到狼了亏了探子首领比较负责人,在几天之后还是觉得不妥,最终又派出去了两批信使。

    而这时候,诺曼军队刚刚走出马赛,目的地仍旧不明。所以情报并没有任何变动。只是更改了送出的日期,以及诺曼军队的位置而已。

    最终,这两批信使在hua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之后,终于找到了在最前线,劝降汉堡失败,目前开始攻城作战的腓特烈,并且将这份情报传递了上去。

    于是,和之前的间谍头子一样,腓特烈也开始泛起了嘀咕,不知道诺曼军队究竟会从哪个地方出兵。

    而这样的犹豫,以及分神,也导致了在进攻汉堡的作战中,虽然拥有数十倍于对方的兵力,却因为错误的指挥而导致进攻的不顺利,这样的事情的发生。腓特烈也明白现在这种时候不应该犹豫。无论是怎样的决定,是好是坏,他都应该尽快的下定决心。

    然而非常不幸的是,最近一段时间,腓特烈皇帝的状态都不怎么好。他失眠,头痛,浑身的关节痛,没力气,反胃,吃不下东西一切与健康状况有关的负面反应,几乎都能从他身上找出来。或者这家伙真的老了,或者连年的征战让这个八十多岁的老头子实在有些吃不消。最终,在三天之后,腓特烈才勉强拿出了一个像样的注意。

    他写下了书信,并且用纹章戒指按下证明。命令如今在首都施瓦本驻守的将领,约翰,采克拉冯蒂利将军发去了命令,要求这位佣兵出身的老将,迅速集中巴伐利亚所有能够集中的兵力,重新组建一支军队,并且在对方也就是诺曼人进攻任何一处军事要地的时候予以增援。

    蒂利将军是跟随腓特烈很长时间的老将,虽然并非巴伐利亚,乃至并非神圣罗马帝国人。但是在几十年前被雇佣了之后,蒂利将军自始至终都表现的极端忠诚。严格的,一丝不芶的执行着腓特烈的每一项命令。因而深受腓特烈的信任。虽然在最近一段时间,老将军同样表现出了些许身体上的不便。但仍旧被*特烈委以守备巴伐利亚的重要任务。

    虽然老将军麾下的部队较少,只有一千五百人的一个大队,但是如果有必要的话,可以凭借他在佣兵之中的人脉迅速的聚集起一支庞大的军队来。而老将军辉煌的战绩以及对待属下的慷慨行为,也让佣兵们乐意在他的麾下作战。

    不过,召集佣兵,以及整编佣兵部队毕竟还是需要时间的。而且单单凭借佣兵部队作战,腓特烈也觉得有些不妥当。并且在数量上,佣兵部队绝对比不上诺曼的八万大军。

    所以,在写完这封信之后,腓特烈又给兼任了bo西米亚大公,奥地利大公,堪称神圣罗马帝国第一诸侯的阿尔布雷希特去信一他也是整个神圣罗马帝国之中,唯一一个拒绝与诺曼人作战,并且一兵未发的诸侯一希望他能够摒弃前嫌,迅速的调动捷克人和奥地利人,组成军队,并且援助神圣罗马帝国本土。作为报酬,腓特烈保证将会推举他作为帝国下一任的皇帝。

    腓特烈相信,这个价码足够让那个年轻急躁的奥地利公爵为之而拼命了。

    就这样,两封信件再次被封好,然后再次被探子们快马加鞭的送过去一然而就在这当间,诺曼的大军已经翻过了瑞士山地,翻越了森林,向着毫无准备的施瓦本发起了进攻。

    在这之前,埃吉尔便已经打听清楚,施瓦本的守将蒂利将军作风严谨,麾下军队战斗力也较高。而且最近一段时间,虽然没有接收到任何消息,蒂利将军仍旧严格执行了宵禁,并且严格限制施瓦本的人员进出。守备城门的士兵们也精神高度紧张。一有风吹草动便会关闭城门。

    这样,埃吉尔预先准备好的,瞟骑兵冲锋夺城,这样的计划就基本上不可能实现了。

    当然,如果使用正规的作战方式,直接将城市围困起来,之后配重式投石器装配完,几轮齐射,再使用重步兵攻城。这样也不会费什么力气。因为城内的守军着实不多。但是这样一来,就没有了埃吉尔想要的那种迅速,高效,突击形式的震慑力。

    所以最终,埃吉尔选定了一个稍显狡猾,并且很不符合骑士道义的方式一他出钱,将一些随军商人的马车买了下来,之后要军队之中还剩下的八十几名的战场刺客化装成商人,乘机夺取城门,等到成功了之后便用鸣镝作为讯号。接到讯号之后职业猓骑兵,芬兰轻骑兵和匈牙利游骑兵便以最快速度出动,杀入城中,进攻王宫,军营,大教堂等战略地点。

    就是这样,清晨,施瓦本的城门打开的时候,守备西侧和南侧城门的卫兵们先后发现了一支商队。

    和一般的商队没什么两样,操着意大利口音的猥琐商人,穿的破破烂烂,但是看起来严肃认真的佣兵,还有看起来纱布垃圾的学徒,以及看起来没怎么出过远门的合伙人士兵们只是稍微盘查了一下,问了问是什么货物。在得知是橄榄油和葡萄酒之后,又敲诈了半桶劣质的陈酒还有几十个铜子的通行税。之后便准备放他们过去了。

    “快点走吧。这一会市场恐怕还没开门。你们得再等一会儿。还有,东面的市场税收官还算有点良心,去那里能少交税。1,卫兵一边这样打着呵气,一边这样提醒那些商人。心里面想着:这样差不多对得起这半桶酒的价钱了。就算是立刻死了在上帝面前,他老人家问我我也有的一额!!!!

    紧接着,那个士兵便觉得颈部剧痛,想努力转过头去看一看,坚持了大约两秒钟,最终还是没能成功……

    “杀了他们!1,剩客首领小声的,狠辣的下令。

    “敌唔1,少数明白过来的守兵还没等喊出声来,便被抹了脖子。而站在塔楼上,正准备敲响大钟示警的守兵,也被刺客的飞刀和舍伍德的弓箭先后干掉。

    这样,战场刺客们手脚麻利,的直接将数量比他们少了将近一倍的守军杀掉。紧接着舍伍德射手掏出了特殊的,中空的鸣镝,之后张弓搭箭,将之射向天空。

    “讯号来了!士兵们!大干一场的时候到了!!去抢劫,抢劫,抢劫!!!1,听到讯息的骑兵头子们异常ji动的挥舞着手中弯刀,这样大吼着。如同堤坝崩溃时的洪水一般倾泻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