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加冕
    在这之后,欧若拉轻哼了两声,也不知道是表示什么意思。

    紧接着就说了一句:“不多说了,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处理呢一话说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这也就是欧洲了≮东方从来就没见过你这样,把那么大一个国家抛下这么长时间的。”

    “真是抱歉呢。”埃吉尔轻笑,反正说两句好话也不会死:“反正家里面有如此聪明能干的我的妹妹坐镇,我怕什么呢?”

    “哼,那些甜言mi语留着说给别的女人听∫才不吃你这一套呢。”说完这一句之后,欧若拉在埃吉尔脑盒的映像便消失无踪了。

    “别的女人啊”埃吉尔耸肩,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吃醋的表现。不过说起来的确是这样,他的确是准备去“别的女人”那里。

    “我是个滥情的男人还真是抱歉了啊。”埃吉尔毫无诚心的耸肩,之后欣欣然的向着贞德的营帐走了过去』边说着:“贞德,我要进来了哦。”紧接着就被飞快的跑过来扑到他怀里的玛利亚抱住了。

    “主人主人主人你这么长时间都没来找玛利亚玩,玛利亚好想你”【小修女一边这么说,一边用小脸蛋在埃吉尔的xiong口蹭。

    “我这不是来了么?”

    “不是想要把玛利亚丢掉吗?”

    “不是,好像你这么可爱的女孩子,任何人都不会舍得把你放开哪怕一小会儿的。”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一最喜欢主人了!”埃吉尔一边揉着玛利亚的小脑袋瓜,一边一点点的抬起头,对上了贞德的眼鼻。

    “很抱歉。”过了一会儿,埃吉尔稍微垂下双眼,之后这样对贞德说。

    “怎么说呢,你能平平安安的就最好了。”贞德抹去了眼角的泪水,之后lu出了笑容:“你也累了。看你好像忙坏了呢,要休息一下么?”

    “不要。”

    贞德稍微有点意外,埃吉尔竟然拒绝了她的这样的提议。

    “我可不能总是这样,把你们丢到一旁去啊。”埃吉尔轻笑着:“我们来说说话。”

    德稍微有点脸红,点了点头答应了埃吉尔的话。

    “最近一段时间,真是辛苦你了。、。就这样,埃吉尔好像抱着小

    孩子一样抱着玛利亚,坐到了贞德的chuang边,之后这样说道。

    “坏人”贞德终于忍不住,扑在了埃吉尔的怀里面,一边流着眼泪一边说:“你……很喜欢弄哭女孩子呢。”

    “这是我的荣幸。”埃吉尔深呼吸,之后也抱住了贞德〗个人就这样完全无视了一边挣扎着,一边说着:“好难过不能呼吸了一”的小修女玛利亚,沉浸在两个人的世界之中……

    西元一零零三年十月三日〉曼帝国十万大军进驻罗马郊外,得教皇特许于教皇厅前阅兵←诺曼国王埃吉尔然见圣颜。

    这一次却是不同于上一次,十七国联军会师于罗马城之下。大家讨价还价了许久,最后才允许部分精锐部队进入罗马虽然说第二次布达佩斯之战算是不胜不败的结果』而在教皇国的宣传之中,却是埃吉尔所率领的诺曼勇士成功的,并且彻底的,狠狠地教训了那群东罗马异端一回∶他们痛哭流涕,哀嚎遍野☆终不得不放弃了已经到手了的匈牙利王国,并且割地赔款。

    基督世界再一次,并且是又一次,并且将继续胜利下去。而带来这种胜利的,便是教皇圣座亲自选定的。代表了基督世界最高成就的,最年轻并且最优秀的统治者。

    埃吉尔斯卡德拉格里姆松,昨天的诺曼王国的国王,今天的,诺曼帝国的皇帝。

    就好像是一切取得了巨大成就的年轻人,在他的长辈面前炫耀一样。埃吉尔用一种伪装成谦虚”但实际上却是得意的,请人点评,实际上却只是想要人说好话的语气,将他麾下的精兵猛将们一一的介绍给了站在他右手旁的教皇圣座∶这位城府极深的老教皇明白他的力量,以及诺曼王国的力量。

    “这是皇家骑士,这是重骑兵,这是重装步兵,这是长弓手,这是轻装突击步兵,这是重装突击步兵……”

    埃吉尔这样连续的指点着从教皇厅面前走过的,身穿着全副武装的,崭新锪的甲胄,以及来自意大利的新鲜亮的新的罩衣的士兵。

    他们迈着整齐的步伐,手持着明晃晃的,看起来完全不是用来阅兵,或者什么仪式,而是用来杀人的武器。而随着军队越走越多,教皇英诺森三世似乎有点吃不住了劲了〔不知道是因为被这些士兵的杀与所震慑,还是因为站右时间太久,tui部有些供血不足,总之,这位基督世界的精神领袖额头开始泛汗,手也不由自主的微微的颤抖着,身体摇摇晃晃,好像随时都会倒下去一样但是埃吉尔完全没有体谅教皇圣座的心思。或者是故意无视,或者是因为太过〖兴〗奋所以忽略掉了一总之,埃吉尔仍旧兴致冲冲的指着这些部队。

    “这是来自北欧斯堪的纳维亚的征召兵,这些是来自英伦三岛的征召兵,这些是来自苏格兰高地的勇士,还有这些,是法兰克人”

    军队就好像永远走不完一样。而衰老了的教皇圣座很明显的,不想在还不到二十岁的世俗君王面前屈居下风※以在面前仍旧死撑着,并且用眼神阻止了几个想要上来劝告的教皇国的主教。

    最终,当阅兵式结束之后,教皇甚至觉得自己的双tui已经完全麻木了。几乎连路都走不了一这也给他留下了一个非愁刻的印象:诺曼国王埃吉尔,是个极端嚣张的君王。

    还有就是,诺曼的军队似于比天上的星星还要多于是最终,ji动人心的一刻开始了。

    教皇在两个枢机主教的搀扶之下,走进了教皇厅内,在那里,是早已经等的不耐烦了的教皇国的主教们,还有诺曼王**方领,以及来自其他王国的使者们。来自神圣罗马帝国各个诸侯国的使者们,是最为愤慨的一群‖时也是看起来最受排挤的一群毕竟,在布达佩斯之战开始的时候,神圣罗马帝国没有出一分的力气。

    而他们在此之前的失败也沦落为了无用功∷们可不会注意到神圣罗马帝国与东罗马帝国交战,消耗了后者多少多少的人员和物资,他们只会注意到神圣罗马帝国失败了。而诺曼王国,还有法兰西,意大利的联军则成功了这就是差距。

    所以尽管气闷,尽管叫嚷着:“这简直荒唐!”“这是最最不可饶恕的背叛!”“简直就是场闹剧!”这样子,彻底属于败犬的哀鸣好了♀是作为胜利者的最好的点缀。恨意啊,妒忌啊,最恶毒的谩骂和讽刺啊一个成功的人怎么可能不遭受到这样的待遇呢?又或者说,只有成功人士才能享受这样的待遇。

    埃吉尔就这样思索着,带着自信的笑容,之后稍微的那眼神瞟了一眼躲在人群之中的,他最信任的间谍头子,诺曼的情报总监内穆利斯。得到后者微不可查的点头示意之后再无顾虑。大踏步的走着,向着同样身穿华丽长袍的教皇,以及手捧着第二顶,仍旧由精铁锻冶而成的王冠的教士走了过去。

    此时此刻的埃吉尔,身上穿着纯黑se的,镶嵌着金边的后世军装制服,肩膀上带着肩章,xiong口挂着一枚带着紫se绸带的骑士勋章一上面镌刻着诺曼文字:献给基督的守护者,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骑士。

    埃吉尔的右手上带着两枚戒指,其中之一是纯金的纹章戒指,戴在食指上,另外一枚是镶嵌着钻石的结婚戒指,戴在无名指上♀一点点小装饰,让埃吉尔整个人显得高贵了几分,同时经过和小修女一起,坚持不懈的努力了三个小时的结果,埃吉尔看起来容光焕,显得异常的精神。而在他的身后,两名教士拖着他特意更换的,大红se的披风的下摆∶它不至于掉到地上。

    而在埃吉尔身后,总共一名全副武装,甚至连头盔都没有摘掉的,身穿重型板甲的骑士分列成两行排列成刀削斧凿一般的阵列。跟在埃吉尔的身后。

    年轻,英俊,而且笑容自信的准皇帝在一出场之后,便赢得了绝大多数人的赞叹。即便是心里面异痴火的神圣罗马帝国的使者也不得不承认,并且小声的议论着:“如果要评选这个基督世界最漂亮的国王的话,那么肯定就是这个家伙了……”

    最终,埃吉尔在教皇的面前退下来,微笑着,不一言,看向了这位基督世界的精神领袖。而无论是真心的,又或者装出来的,教皇也对着他lu出了宽容,并且慈祥的笑容。

    “祝贺你,我的孩子。”教皇这样说着:“要知道,能够获得这样的殊荣的人,即使翻遍所有的史书上也并不多见。”

    “朕,深感荣幸。”埃吉尔深呼吸,之后低下了头,在xiong口画了一个十字之后单膝跪在了教皇英诺森三世面前:“并且深感责任重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