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责任
    最终,埃吉尔还是义无返顾的走到了隔离区的大门口≮询问过守备在这里的士ng们之后,得知了那个护囘士南丁格尔,是在大约半个小时之前偷偷的翻龘墙进去的。埃吉尔抬头看了一下四米高的院墙,再平视了一下那个守卫,直让那个守卫羞愧的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那个……好吧陛下,其实是因为我接受了她的贿囘赂……”

    当然这种时候纠结这种问题已经不合适了′然还不太清楚那个小护囘士在里面究竟遭受了何等非囘人的待遇。但是这些都无所谓。

    于是埃吉尔到了木墙上面,看着已经聚囘集的很多了的正常的,健康的士ng,以及逐渐聚拢过来的那些患病的士ng,还有那个看起来没什么问题,只是有点灰心丧气的南丁格尔,开始了他的眼睛。

    埃吉尔斯卡德拉格里姆松,是一个极为会抓囘住人心的演讲家,即使是临时起意,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也能够说出大量的,慷慨ji昂并且让人信服的话来n么就不用说是早已经准备好了的时候了。

    “各位,请安静一下。多谢,我有些话想要对各位说。”首先是这样子低沉而有力的声音,在埃吉尔这样说完了之后,人群开始逐渐的安静下来。

    “非常感谢。”埃吉尔点点头,之后转过去,看着那些稍微显得冷漠一些的,患病了的士ng:“也非常感谢你们。”

    “你出mai了我们!你这个zei!”

    这时候,有一个非常ji动的患病了的士ng这样高声大喊,紧接着痛囘哭囘liu囘涕。场面一度陷入了混乱之中,甚至有些士ng捡起了地上的石块或者泥巴,想要向着墙上的埃吉尔丢过去。但是到最后仍然没能下定决心。

    “士ng们!请暂且忍耐一下!请让我将话说完!!”

    埃吉尔似乎早已经料到了这种状况一样,直接拔囘出了手铳,对着天扣动了扳机:“碰!!”的一声巨响,让周围的士ng们一时间都有些发愣。

    “好吧,现在可以听我说话了吧。”埃吉尔不动声se的收起手铳‘后接着说道:“之前的一系列的命令,我只是因为想要控囘制住瘟囘疫蔓延。各位也应该明白,如果瘟囘疫扩散开来究竟会如何——你身边的士ng,你的那些袍泽,你们难道就忍心将瘟囘疫传染给他们,让他们陪你们一起si吗?!”

    听到埃吉尔这样说,患病的士ng们稍微有点羞愧¢论的声音也小了很多。

    “好吧,我知道,各位有些难以接受,心中愤懑可想而知。”这时候,埃吉尔却又换了个语气,面se一变,显得悲天悯人,同时zui孽深重:“无论如何,你们的确立过功劳,上过战场,与我并肩作战过※以说——我是不会抛弃你们的!你们中的任何一个,我都不会抛弃!”

    “可是你把我们关起来了!我们生病没人管,我们si了没人埋!”这时候,人群中又有人喊了起来。

    “我来管!”埃吉尔很快的抢着回答道:“我是囯王!我是jun囘队的统帅,更是你们的兄弟!你们由我来照顾!你们si了也要由我埋葬!我会负起责任来!!”埃吉尔一边这么说着,一边从墙上垂下了一根绳子去。

    “在昨天,我已经全面控囘制住了大营内的健康的士ng。安排好了他们的问题n么接下来,就要由我来照顾你们这些生病的士ng了!从今天开始,我和你们在一起!照顾你们,直到你们痊愈,和我一起走出来,又或者我和你们一起si!”

    埃吉尔这一番话,却是让所有的士ng们,无论是这一边又或者那一边的都颇受感动≯看着埃吉尔大囘义凛然,完全不似作伪的样子】ng们又想起他的好来了≮战斗之余完全没有一点囯王的架子,任凭是谁都能一起聊天,喝酒,大骂或者摔跤,是最好的朋友的人选。而在战争之中却又冷静而钋,如同ting拔山岳一般令人信任。jun中受到埃吉尔恩囘惠的士ng实在不在少数♀一会儿埃吉尔又做出如此姿态来。竟然要豁出xing命,与一众身患瘟囘疫的士ngdai在一起〉曼战士们虽然cu囘鲁野蛮,却并不是不通人情,一瞬间沉静无声者有之,大声劝告者有之,心中暗暗发誓要效忠埃吉尔一生者同样有之。

    而这时候,患病的士兵们也再不好意思责怪埃吉尔了』个个也跪在了地上,恳求埃吉尔不要下来x疫乃是上帝天罚,自己这些人肯定是受到了上帝的责怪,让自己自生自灭就是了$何敢劳动国王与我们这些罪人同生共死?

    “如果是上帝的天罚的话,那么我作为你们的统帅,更应该肩负起刑沸最重的一份。”埃吉尔这样说道:“须知,国王不止有权势,更有责任。”

    在说完这样的话之后,埃吉尔义无反顾的背过身,准备顺着绳子下去。

    “埃吉尔!!”

    正当这时候,才得到消息便往这边赶过来的贞德,最终还是晚了一步,只看到了埃吉尔正一点点消失的上半身……

    “抱歉,贞德。”埃吉尔顺着声音转过头去,便看到了贞德泪流满面的绝望的样子,不由得lu出了一个歉意的笑容,之后这样小声嘀咕了一下‘后仰起头,对着木墙上的阿尔法喊道:“子爵,命令,派出五名看护士,陪着贞德修女,不要让她做傻事。”

    “明白了,陛下。”阿尔法子爵点点头,之后转过身去小声的吩咐了一名卫队骑士,之后也顺着绳子滑了下去‘后是其他的卫队骑士成员,而看着这些骑士们一个个的消失,诺曼士兵们也越来越ji动□至有些人开始张罗着,要将这扇木墙给拆囘除,将国王陛下救回来。

    “你们不能这么做!!”外交官佛斯特这样大喊着,安抚着情绪ji动的诺曼士兵们:“如果这样做的话,陛下的一番努力就全都白费了!这是陛下的命令!是陛下的命令!你们不能——”

    当然,这些情绪ji动的士兵们完全无视了外交官的话,直接把他推开来‘后自顾自的开始准备拆囘除这道木头城墙』些xing子急的士兵直接掏出了战斧,而另一些则去寻找锯子,锤子之类的工具。

    “你们等一下!”正当这时候,贞德修女走了过来,挡在了木墙的前面:“你们究竟要做什么?!”

    “我们要救我们的国王!贞德女士,请你不要阻拦我们!”士兵们对于这个埃吉尔非常宠爱的情人还是比较尊重的◎而并没有像是佛斯特那样将她推开,而是这样说道。

    “不,你们不能这么做!”贞德这样对士兵们说道:“他是你们的国王,他相信你们,所以你们更应该相信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可是女士。陛下现在有握——”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场的所有人之中,恐怕没有一个人比我更的他,并且更爱他的了——但是比起这些来,我更加信任他!他是上帝选定的欧罗巴的皇帝,是身负天命的新千年的弥赛亚!相信他,信任他,并且不要阻拦他……拜托了,各位。”

    贞德一边说一边哭,说到最后终于再也说不下去了,就倒在墙边痛哭失声,诺曼战士们同样喊声一片,战士们觉得痛哭这种事情完全不能表达出对于一名伟大领袖的尊重,他们抽囘出匕囘首,割破自己的脸,用流囘血来代替流泪∶这种极端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哀伤,以及对于埃吉尔的崇敬之情。

    于是,渐渐地,人群开始散开了。当然也有一些人受到了埃吉尔的鼓舞,也想要学着他的样子翻过去到达营地的另一边去〈最终被以希bo克拉底为首的战地医生们阻止了。

    最终,只有贞德带着小修女一起留在这面墙的旁边,另外搭起了一顶帐篷。并且等待着好消息,又或者噩耗。

    而在另一边的墙下,埃吉尔安抚了那些病情还不算严重,还能够动弹的士兵,紧接着又去营帐里面,看望了奄奄一息的士兵们。紧接着便开始自己的工作——带着士兵们祈祷——祈祷很重要,并且是最重要的一点。紧接着,用从另一边通过吊篮运过来的石灰给营地消毒,给士兵们配备棉布口罩,并且严格执行分餐制度,严禁饮用生水等等。

    紧接着,埃吉尔觉得最近一段时间发了洪水,水中的尸体是引发瘟疫的原因为理由,带着士兵们开凿了几眼井水■饭饮用,都用这些井水。

    之后,或许是因为埃吉尔的措施得当,隔离区的死亡率开始大幅度的下降】兵们逐渐的,又有了消。而看着没日没夜的忙碌着的埃吉尔,诺曼士兵们对于他们的君主的爱戴瞬间上升到了极致……

    直到数天之后,一些士兵们发觉有些不对劲,他们强烈的咳嗽,发烧,xiong囘部肿痛以及咽喉和舌头的充囘血一点点的消失了!原本旺囘盛的精力重新回到了身体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