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他们是我的士兵
    当贞德一脚醒过来的时候,并没有看见埃吉尔一如既往的躺在她怀里酣睡的样子÷实上再稍微的想一想,贞德就能够想起来,在昨天上,埃吉尔实际上根本就没有来到她的房间里面。

    虽然作为一个修女,这样做事实上是非常的违背主基督的教诲的。但是贞德却对此yu罢不能。并且对于埃吉尔并没有来这件事情觉得非厂落。

    因为这样就不能看到埃吉尔的睡脸了。

    事实上贞德觉得,作为和埃吉尔交往的最大收获,便是可以在提前睡醒过来之后,看到埃吉尔酣睡时候的样子£德觉得只有在这种时候,这个如同北欧最狂野的狼王一样狡猾凶残的男人,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而且也只是属于自己的。而当埃吉尔醒过来的时候,一切就都不一样了n时候埃吉尔的身份便不再是贞德的情人。而是诺曼的国王,诺曼王国近千万平民贵族所仰望之主君。不再是她一个人的了。

    因此,贞德觉得清晨的时候提前醒过来一段时间,之后看着埃吉尔的睡脸,是一种无比幸福的事情□至堪称足以补偿自己背弃了天主教诲的回报∧怕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而下地狱,贞德也顾不上了。而且说起来,如果真上了天堂的话固然ting好的,却也不太可能再见到他了……

    想到这里贞德就稍微有点脸红。觉得自己这样的思想实在太大逆不道了一点。

    睡梦中的埃吉尔显得如此安详,就好像是天使一样。就好像是一切的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一样,异常的可爱』是当埃吉尔睁开眼睛之后,什么都完了n种深邃的碧绿se的眼睛,完完全全的把一个天使转换成了恶魔。

    所以贞德非弛待这种时候,甚至将之视为了自己今后生命中最大的乐趣。毕竟在今后,她不能再上战场了。不能练剑,甚至连稍微用力,握紧洁白闪光之剑都不允许。不能跑步,不能跳跃,连快一点的走路都不能$果这一点点乐趣在被剥夺了的话,贞德就实在不知道她再活下去有什么意思了。

    法兰西人背叛了她,法兰西人已经不需要她了。而她也再不能为了法兰西作战$果埃吉尔再抛弃她的话,那么贞德实在是难以想象,自己今后应该怎么生活下去。

    “他去哪里了?为什么不过来?”贞德这样子,依靠着chuang背半躺着,喃喃自语≈过了一会儿,她所盼望的埃吉尔才走了进来。

    “抱歉,稍微出了点事情,你一直在等着我么?”埃吉尔带着歉意的笑了笑‘后坐在了贞德的旁边,抬起了贞德的下颚wen了上去。

    “没有,我也是刚刚醒过来的。”埃吉尔轻wen的一下仿佛蜻蜓点水一般,很快就松开了∶贞德觉得稍微有点失望。

    “觉得寂寞了吗?”埃吉尔接着问。

    “稍微有一点。”贞德这样回答。

    “……非常抱歉。”埃吉尔再次道歉,之后搂住了贞德的脖子:“我稍微有点累了∶我休息一下可以么?”

    德点了点头,之后帮埃吉尔脱掉了衣服,盖好被。看着显得非常倦的埃吉尔的面se一点点的平静下来£德便满足的叹了口气‖样的闭上了眼睛,抱着埃吉尔的胳膊再次进入了梦乡。

    基本上就是这种状态吧。埃吉尔对于这样能够治愈自己心灵的事件,感觉也非常不错』是最近一段时间,因为瘟疫的关系,埃吉尔显得有些忙碌,所以不能经常来贞德这里◎为害怕她寂寞,就把小修女玛利亚重新送了回去陪着她。而很快的,埃吉尔也发现了这么做的好处,就是不用深更半夜的两头跑了……

    就这样,埃吉尔并没有将军队之中瘟疫流行的事情告诉贞德£德也非池本分的什么都没有问~方感情良好,温馨和睦』直到了今天……南丁格尔挡在了埃吉尔的面前。被埃吉尔揪了呆毛为止。

    这时候,埃吉尔才明白过来,原来南丁格尔在军队之中已经有了一票蹙拥了。几乎所有在伤病士气被她照顾过的士兵们,都对这个热心的耐心的细心的女孩子产生了好感。但是当这些家伙听说了南丁格尔是想要进入隔离区的时候,全都非常恐惧的拒绝了∶这位护士姐姐觉得非常沮丧。

    但是她还是进去了。

    事实上,的确,在做好了一切预防工作之后,传染的可能xing已经被降到了最低,基本上不太可能被传染到。但是万一呢,我是说万一的万一呢?维京人的确都不怕死。但是也要分怎样的死法≮战场上英勇战死,还有因为疾病屈辱窝囊的死去,这怎么看都不一样。

    因此最终进入隔离区域的,也只有她一个人而已。

    “话说,如果这家伙死在里面怎么办?好歹也是花了好几千点券兑换来的吧?”当埃吉尔听到了诺曼间谍传来的消息,说南丁格尔趁着警卫们不注意,si自跑到了隔离区里面去之后,稍微沉默了一会儿,紧接着自始至终都观察着埃吉尔的,埃基尔的便宜妹妹欧若拉便在埃吉尔的心中说出了这样的话。

    “死了好,死了干净。”埃吉尔翻了个白眼,之后站起身来,顺势扯过了一个卫队骑士递过来的披风,系在脖子上‖时转过去,对着自己的间谍头子内穆利斯问道:“已经准备好了吧?前往罗马的全部安全工作?”

    “当然了陛下,安全工作非酬备,甚至完备的有些过分了。即使陛下您临时起意,想要将教皇给宰了,凭借那些‘安全力量’的手段也可以办得到。”内穆利斯这样的回答让埃吉尔稍微有点愣神,紧接着轻哼了一声,又转过去向着他的外交官佛斯特问道:“那么,我所需要的条件,罗马教皇都答应了么?”

    “虽然一开始的时候稍微有点问题。但是在属下耐心的劝说之下,教皇圣座已经完完全全的答应了。”

    “那就没问题了。”埃吉尔打了个响指,之后将一柄纯黑se的,精钢打造,镶嵌着红宝石的,造型精美至极的短管手铳掏了出来,挽了个枪花,之后重新装到自己腰间的枪套里面去。

    “那个是什么……陛下?”内穆利斯稍微有点奇怪,杀手的本能告诉他,这是一柄非痴的武器——但是在此之前从来没见过来着……

    “没什么,从特殊渠道得到的小玩意。”埃吉尔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掸了掸披风,走了出去:“我去溜溜弯,随便转转……你们随意,想跟过来也行,不想我也不难为你们……”

    “——陛下!”在场的终归都不是傻瓜↓到埃吉尔这样的说法,如何还能不明白他的心思。顿时内穆利斯就有点急了:“此事终归是属下不周$何敢再劳烦陛下玉趾?请陛下放心,此事交给属下——”

    “——你?你去投毒还差不多。”埃吉尔轻哼了一声,半开玩笑的说道。

    这边内穆利斯被噎了一句说不出话,那边外交官佛斯特又站了出来:“陛下,君子不立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这些道理——”

    “——这些道理我知道,可是……他们终归都是我的兵。”埃吉尔说到这里,声音略微哽咽∶佛斯特不好再说。

    “陛下。”正当埃吉尔准备踏出去的时候,阿尔法拦在了他的面前。

    “你也想阻止我?”埃吉尔皱了皱眉:“你难道想要让别人背后议论,说自己的国王连一个小丫头都不如吗?!”

    “不,我陪陛下一起。”阿尔法嘴角一咧,lu出了笑容。

    “呵……呵呵……你笑的真难看。”埃吉尔这样说着,拍着阿尔法的肩膀走了出去。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跟上去!”眼看着自家国王和骑士队长越走越远,内穆利斯气急败坏的对着其他的卫队骑士喊了一嗓子。

    “我们没有必要听你的命令,你这个贼!”一个卫队骑士这样回了一句。不过仍旧很快的跟了上去。而国王这样的行为,还有卫队骑士们紧张的样子,也让不少无所事事的诺曼士兵——绝大多数都是临时征召的农兵觉得奇怪,于是有一些人便在好奇心的催动下,鼓足勇气上去询问。

    于是,卫队骑士们没好气的,将埃吉尔陛下要前往隔离区域的事情说了出来。

    “这可不得了啊!陛下万一出了事情的话王国就完了!”

    而这样的事情也吓坏了其他的诺曼士兵们←们也惊慌失措起来,一些人跟着走了过去,而另一些人则快速的跑到了其他地方,将消息传播了开来←息越传越广〔越穿越混乱v急的人也就越多。渐渐地,跟在埃吉尔身旁劝说的士兵,贵族,平民代表都有,也越来越多』而埃吉尔却完全没有任何答复,以一种殉道者的庄严姿态坚定不移的向着被厚重的木墙隔离开来的罹患瘟疫的士兵,所居住的方向走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