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谈判
    大雨总共下了十三天,在雨下到了一半的时候,无论是诺曼还是东罗马的军队都受不了了,将营地迁移到子更高的地方,以防止继续泡在水里面长了霉‖时,也要防止有可能到来的洪水÷实上埃吉尔已经得到了不少与之相关的消息。

    匈牙利真是个不幸的国家≠人和马扎尔人也是不幸的民族一在连续不断的兵燹之灾中被灭国,紧接着又被天主教联军和东罗马,这两个庞然大物搅扰的一团糟~方各自拉滤一大批的匈牙利游牧民,紧接着又在战争中,极大地消耗了匈牙利的人力资源。紧接着又是洪水,埃吉尔接到的就是这样的消息,流经匈牙利的蒂萨河,多瑙河及其支流几乎全部泛滥了。

    整个匈牙利大部分领土成了一片泽国±伤惨重。

    再加上之前因为战争死掉的人,再加上因为洪水死掉的人。bo克拉底已经发出了警告,说匈牙利很可能会在近一段时间内爆发瘟疫…

    总之,真是个多灾多难的国家〉起来,如今埃吉尔同样得到了消息,原本的匈奴王阿提拉现在在东欧草原上混的还不错…本突围的一千多轻骑兵,在他的指挥下东游西走,很是兼并了几个草原部落$今的人口已经恢复到了两万左右,控弦三千有余♀位流亡中的国王看起来仍然有东山再起的想法←正在拼了命的将自己能见到的一切,能够帮助他复仇的力量收入囊中。狂热的就好像得了不打仗就会死的病一样。

    而当诺曼使者找到了他,严且说明二十万联军已经进入匈牙利,消他能够回去,帮助他复国之后,阿提拉甚至显得有些难以接受。

    “是做傀儡吗?!如果是做傀儡的话,那么还不如不做!我现在好歹也有三千铁骑,在草原上大块吃肉大碗喝酒想打谁打谁。何必要回去匈牙利,看那些人的脸se?!”

    就这样,阿提拉非承尊严,非承骨气,但是同样非车的拒绝了埃吉尔的提议。而埃吉尔对于这家伙也极端的愤慨。觉得阿提拉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一埃吉尔本身的确没有想要吞并,又或者傀儡匈牙利的意思÷一步准备稳定国内局势并且继续开拓东欧土地的埃吉尔,的确是想要在东罗马的北进道路上设置一个障碍n么一个有一定实力的匈牙利王国,便是一块很大很好地绊脚石。

    只是很可惜,阿提拉这个傻、不领情。

    那就算了。埃吉尔耸肩,反正再过几天大雨一汪光一照,那瘟疫八成就要爆发了。到时候匈牙利这块倒霉地方爱谁谁埃吉尔反正是不管,也不想来了。

    因此,在仍旧下着大雨的第十五天,埃吉尔派出了使者,坐着小船前往另外一处高地上的罗马军营之中,将自己改进过的东罗马帝国的条约递交了上去。

    这份条约与巴西尔之前所说的条件大致相同,只是在那不勒斯,也就是两西西里的问题上略有反复:埃吉尔消,如果巴西尔二世还想要回南意大利的领土的话,那么他必须要支付给联军五十万佛罗林金币的赎买费用‖时埃吉尔还表示他忙前忙后了这么长时间,绝对不能够一文不取他需要一个地中合的落脚点〔就是说,他消希腊人,将马耳他岛让给他△为此次战争的报酬。

    而伊比利亚方面埃吉尔觉得这个问题自己做不了主,请巴西尔二世与伊比利亚方面的三个王国分别签订合约‖样的匈牙利方面也是一样。埃吉尔觉得应该尊重匈牙利人民的诉求当然,这是在匈牙利选不出一位合格的国王的情况下。

    至于赔偿金,埃吉尔可以接受一个并不算太高,但是比较合理的数字,六百万佛罗林金币,埃吉尔觉得这个是比较合适的。

    在获得了这样的条件之后,巴西尔二世稍微有点犹豫老实说,埃吉尔所开出的条件,甚至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更好一点。但是如果刨除匈牙利和伊比利亚,那么这份条约的效力就要打上一个折扣了……

    巴西尔二世想要的,是和整个天主教联盟签订和约,来一个一劳永逸。

    但是埃吉尔很明显的不想要这么做。

    “告诉你家国王,我可以将马耳他岛赏赐给他,也可以答应赏赐给他黄金,甚至比他要求的更多的黄金一但是在这份和约之中,必须加上伊比利亚和匈牙利!否则的话帝国是不会接受的$果是你们这个可笑的联盟的整体的话,还勉强有能力与帝国对话。但如果是单个的国家的话,那么是没资格与帝国相提并论的!”

    于是巴西尔二世找了这样一个理由,将埃吉尔的使者打发走了。

    第十一天,大雨仍旧在下着n在帐篷里面的埃吉尔觉得自己的骨头都快要you掉了≮今天第四次制止了白痴修女玛利亚,将帐篷里面长出来的小蘑菇吃掉的想法之后,埃吉尔觉得自己有点受不了了。

    连日的大雨将双方军队最后一点精神都给冲走了。好像埃吉尔这样的高级将领和贵族,还好歹有张chuang,还有暖被窝的各种女孩子』而就算是这样也觉得受不了n么见天的睡在泥水坑里面的普通士兵,以及骑士们的状况就可想而知了。

    “该死去告诉巴西尔,告诉那个混蛋,就说我答应他了x比利亚那里我会去想办法的,但是现在已经来不及了∫们将伊比利亚算上,之后赶紧签订条约,赶紧离开这个该死的,见鬼的地方。好了一至于匈牙利,告诉他,他如果想要匈牙利的话就随便他。不过我想再过几天时间,等到雨退之后他也绝对会离开的‰他回来他都不肯呢!”

    于是埃吉尔再次派出了使者,将再次让步了的条件送了上去☆终,巴西尔二世考虑了一下之后,答应了下来。

    双方最终仍就是在那个平原的〖中〗央部位~现在已经成了一片泽国的地方见面。乘坐着小船再次见面。

    当时的希腊〖书〗记官是这样记录的:双方,这两位名震欧罗巴的君王,都因为连日的yin雨天气而显得精神不振,但又都害怕堕了自己的名头,所以强作振作的样子~方似乎都觉得,如果在对方面前向显lu出疲倦,是一种极为耻辱的事情。

    而今天,雨仍旧下的很大※以诺曼国王看起来占据了上风一因为他和他的随从们都带着他们称之为“伞”的奇妙道具,这些由最好的,最厚实的帆布支撑的圆形道具,能够遮挡住他们头顶的那一片地方,以至于让他们不被雨淋湿。而诺曼国王旁边的随从就这样拿着伞,挡在他们国王的头顶∶这位野蛮人的首领能够毫不在乎的谈笑风生。

    而相比起来,不得不在雨中被淋的一塌糊涂的皇帝陛下,就显得更加狼狈了∝别是在诺曼的国王完全无视了皇帝陛下的暗示,消也能够获得两把“伞”这样的道具的时候。皇帝陛下的面se显得非逞看。而诺曼的国王则显得非常开心∑乎是因为自己能用这种方式打击自己的敌人而〖兴〗奋。

    不过,这些都只是些无足轻重的小插曲。

    作为优秀的国王和皇帝,他们自然不会因为一时的好恶而改变自己的心思。而这样的天气,实际上也不适合谈判太多☆终,这一次的谈判很快便结束了~方交换了一式两份的,由诺曼语以及希腊语写成的和约,规定徒五年‘后交换了战俘,不够的地方则以黄金或者等价的其他货币来偿付。

    在这时候,我注意到了一个细节。埃吉尔,这位诺曼人的国王,在见到了一部分特殊的战俘之后,显得非常开心,他拍打着那些人的肩膀,捶打着他们的xiong口,并且一个个的叫出了他们的名字,直到最后一个,他才有些楞神,有些不好意思的询问,并且道歉说忘记了这个人。

    但是那个人很快为国王解围,说他也是第一次正式见到了国王。

    他原本是一个匈牙利人。

    在询问过之后我才知道←们是在十几天的那次会战中,最后与诺曼国王一同冲击希腊大军的那些人≮突围失败之后遭到俘虏。除了那个匈牙利人之外,其他人原本都是诺曼国王的骑士卫队成员。

    在这之后,诺曼国王询问了那个匈牙利人,是否愿意正式加入他的军队,在得到了肯定答复之后,诺曼国王马上册封他成为骑士,并且任命他作为所谓的“匈牙利游骑兵”的指挥官。

    后来我打听了一下,那个家伙的名字叫做约瑟夫西meng维特斯瓦德n一个匈牙利游牧部落的头人的儿子。哈,看起来那家伙交到好运气了……………,

    最终,在交换了俘虏之后,双方再次发誓遵守和约』后便回去了各自的营地。而说起来,或许是上帝也对此次议和表示嘉许≮双方签订条约的第二天,大雨便凸了≮见到了久违的太阳之后,军营中爆发出了剧烈的欢呼声‖时我也能隐约间听到,在对面十几公里远处的诺曼人营地,那里也是一片欢呼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