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最好的护理工作
    在睡觉中的贞德,怎么看都好像是个天使一样。

    好吧,不是永眠真是太好了♂轻地握着贞德略有些冰冷的手,

    埃吉尔这样想着‖时在心里非池其事的对自己的便宜妹妹说了声谢谢。

    “嘛,因为你那时候处于昏mi状态※以不能完成任何指令∫就稍微自作主战的兑换了两个不错的医生和护士。不过我想你不会因此而生气的对不对?毕竟这些家伙是去拯救你的那个小女朋友的xing命的。”也就是在埃吉尔身旁的这两位了:不知道是不是从古希腊穿越过来的,又或者同名同姓,又或击干脆只是个代号而已〉际上内科外科,中医西医阿拉伯医都非常精通的,看起来四十多岁的医生,他的名字叫做希bo克拉底№上穿着白se大褂,以及中世纪的鸦嘴型口罩,

    看起来好像是个恐怖分子更多过医生。不过经过和其他的,经过他医疗并且获救的人谈话过后,埃吉尔觉得这家伙应该可以信任。毕竟hua了他五千点券呢!

    而还有一个说法是,埃吉尔的重感冒和发烧能够这么快痊愈,也多亏了这家伙的治疗。

    而另外一位,则是负责护理工作的女xing护士,介绍同上,不知道是不是从殖民时代的大不列颠穿越过来的,又或者同名同姓,又或者干脆只是个代号而已〉际上非惩心,非承爱心,非承包容心$果说贞德是正在睡觉的天使的话,那么她就是正在忙前忙后的天使了。

    看起来大约二十岁左右的护士,她的名字叫做南丁格尔№上穿着中世纪的那种好像女仆装一样的白se大裙子∫说的并不是埃吉尔改造的那种。而是真正传统意义上的女仆装。而不用和任何人交谈埃吉尔就可以立刻作出判断,她是绝对可以信任的,hua费的点券也不是很多,才三千七百点而已。

    就是这样≮埃吉尔看着贞德酝酿完了感情之后,便松开她的手给贞德盖好被子—过去,对着这个医生和这个护士点了点头:“非常感谢两位救下了她,她在我的生命中占有非池要的地位所以,多谢你们了。”“不用这样,主君,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希bo克拉底诚惶诚恐的回答。

    吉尔点点头觉得希bo克拉底这种有本事没脾气的人,的确是人才难得。便转身对着自己的一个卫队骑士说道:“去送一万佛罗林金币到医生的房间去。”如今埃吉尔又用两百点券一个的价格,给自己重新兑换了八十几名卫队骑士。将自己的骑士卫队数量扩充到了一百名』是好像阿尔法这样的强力队长型人才,埃吉尔并没有再兑换一个◎为系统所提示的死亡名单之中,并没有他的名字。

    埃吉尔猜测这家伙多半是被俘虏了。

    这年头西方不像是东土那样≮战抓到了将领要么招降要么杀。

    而多半是会提出换取赎金又或者交换俘虏这样的条件,埃吉尔也不怕阿尔法就这么挂了。既然希腊人准备谈判n么他们这样的战俘多半也会被当做筹码来交换。到时候想办法把那小子捞出来就是了。

    卫队骑士点了点头,之后离开了』而埃吉尔这样的重奖却是让希bo克拉底更加惶恐。

    “这如何使得?!这,陛下……这……”“好了医生,这是你应得的。而且余今后也要更加的仰仗医生你。”埃吉尔稍微考虑了一下之后,又hua了两万点券,直接兑换了一百名战地医生以及相应的全套设备。将野蛮的中世纪,使用斧径和炮烙的外科手术直接进化到了近代水准。

    “那么,属下却之不森了。”于是希bo克拉底这样赔笑了两句,这样说道。

    吉尔点点头,之后问道:“那么医生详细的跟我说明一下贞德女士的伤病状况。”

    “是的主君。”希bo克拉底在进入自己擅长的领域后,彻底放松了下来:“贞德女士最严重的伤害有两个,其中之一是受到了严重的撞击一似乎是重装骑兵的冲锋一样的撞击∶她的双臂,还有身体的骨髅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不过这个似乎并不太严重◎为贞德女士的体质是我所见过的最好的一个♀种程度的伤害虽然看起来严重但是因为分布在周身各处,分散开来※以就算不接受治疗过一段时间也能痊愈c正严重的,是贞德女士受到的,在背部的箭伤。”“一你先等一下。箭伤?在背部?,翱尔稍微一挑眉毛,接着问道!”什么样的箭矢?还留着么∶来。”“还在,还在。就怕陛下要看∫特意留下了。”希bo克拉底连连点头,之后指使了南丁格尔护士拿来了一个托盘∠面盛放着折断的箭杆还有箭簇。

    “是诺曼制式的弩箭啊……是哪个混蛋不小心么?”埃吉尔随手将箭簇拿了起来,之后猛然间想到了在此之前,勃艮第公爵查理所说的一番话。

    一就在埃吉尔来到贞德的营地之前,却事先得到了法国国王查理不辞而别的消息。埃吉尔稍微有点惊讶,然而这时候顾念着贞德的情况,便也没有多想』想到这时候勃艮第公爵查理也跑了过来道别。

    这时候埃吉尔才知道。阿基坦公爵爱德华阵亡的消息∧里还以为腓力这没出息的这么急着回去,是为了篡夺属下的封地呢只是这时候再一想勃艮第公爵查理所说的话……

    “爱德华临死前跟我说,让我留下xing命,不要让小人得意∫觉得他可能知道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是可惜,紧接着这家伙就被一个怪物给砍了”当时查理一边说一边摇头,还一边偷眼看埃吉尔的反应。但是埃吉尔那时候满心思的都是贞德。根本就没听进去。

    查理一看埃吉尔这种状态,先是有些尴尬,紧接着有点懊恼,最后却高兴起来了。

    “那么我也要回去了,反正兵力基本都拼光了◆在这里也没什么用……”说完这样的话之后,查理公爵就离开了。

    “1小人……箭伤……匆匆离去的法兰西国王,还有言辞闪烁的勃艮第公爵……腓力,难道是你这个家伙不成?!”

    埃吉尔又不笨,这么多的线索穿在一起,虽然还没有足够的证据。但是作为怀疑对象,腓力二世却是无论如何也跑不了了。而且联想一下,腓力二世也的确有着充足的,杀掉贞德的理由事实上在此之前他就已经试过一次了。

    “爱德华弓兵将领出身,眼力超出乘,因而看到了腓力二世那一幕◎而才说出这等话来没错,查理肯定也是想到了这些,所以才过来跟我这么说……”

    想到爱人重伤,战役大败。埃吉尔此刻活撕了腓力二世的心都有一甚至说,直接派遣轻骑兵截杀腓力二世的队伍,将他抓回来然后一刀一刀的切成片♀样的打算也不是没有。bo克拉底和南丁格尔两个人万分惶恐的看着埃吉尔的气势越来越盛n气急败坏的样子简直能把人直接吓死。

    “冷静一点。”埃吉尔深呼吸】迫自己冷静下来。对方是法国国王$果没有证据,只凭臆断的话,是绝对不可能定对方的罪的。

    而且就算真的有证据,要审判一个国王也不可能除非是埃吉尔立刻抛弃罗马教廷另立新教。而法国如今与诺曼王国仍旧是盟友】行进攻法国这种毁弃盟约的行为必然被欧陆其他国家所不齿。埃吉尔好容易建立起来的威望将会于一旦。而欧陆盟主的身份也将随之失去。

    紧接着教廷破门,欧陆联军等等必然纷至沓来。而使用暗杀呢,虽然并不会有这样的副作用,但是埃吉尔觉得这未免太便宜他了。

    “余发誓,必然要让那个法国的人渣身败名裂,受尽万般痛苦之后再以最残忍的方式将之击杀。”埃吉尔暗暗下定了决心‘后很快的调整了自己的心情≠次回到了那个风轻云淡,高深莫测状态的诺曼国王。

    “好了,医生n么接下来你可以确定,你已经将贞德女士完全治疗好了刨”埃吉尔接着问道。

    “这个”希bo克拉底稍微犹豫了一下,小心的解酌措辞:“生命握是已经结束了。但是贞德女士所受的箭伤,让她的肺部受到了一点伤害,很有可能留下后遗症。”

    “是这样么?!严不严重?!”听到希bo克拉底这么说,埃吉尔又紧张了起来。

    “并不会影响到寿命或者日常活动。”希bo克拉底解释道:“但是剧烈〖运〗动是禁止的〔就是说,贞德女士在此之后再不能上阵杀敌了。当然,作为指挥官指挥军队还是可以的。”

    “原来如此,这样也好。”埃吉尔点点头:“那么医生,这里没你的事了ˉ照顾其他伤员吧∠丁格尔你就留下来,继续照顾贞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