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审问
    在昨天夜里,阿尔法同样收到了绝命时刻技能的影响,而他本身就比其他轻骑兵要强很多※以还没等到主力部队穿凿成功,就已经陷入敌阵怕不知道哪个角落了。等到埃吉尔率领小股骑兵突围而出之后,还留在原地的大批量骑兵也失去了技能加持—么被愤怒的希腊人砍成碎片,要么就好像阿尔法这样,力竭被俘。

    总共也是二十多个↓量并不多。除了其中一个,是一个匈牙利游骑兵头子之外,其他的都是皇家骑士出身⌒着贵族头衔的那种。

    他们对于自己的生命安全还是不太的的。毕竟他们是贵族。贵族自始至终,一如既往的拥有特权。就算成了俘虏也是这样。腊人自诩文明民族,对此自然更是讲究★士们被解除武装之后第二天,便给安排了食宿。标准的确都是按照一般贵族的配额。

    只是不能走出自己的营帐罢了。

    听到阿尔法自报家门,巴西尔二世点了点头,表面上不以为意。

    心里面却有点犯嘀咕。紧接着便狠狠地瞪了埃利乌斯一眼。而巴西尔二世身边的那些希腊将军,特别是之前说过“想要给他一点教训”的那个,更是开始全神戒备。害怕这家伙突然暴起伤人∝别是阿尔法旁边的翻绎,吓得直接钻到桌子下面去了。

    说起来,埃利乌斯的情报工作做得还是不错的〉曼王国相关的重要将领的大致情报,他全都弄到了手′中便包括阿尔法子爵:“埃吉尔麾下最强骑士,诺曼王国骑士大赛冠军〉曼军中第一战将。”

    这样的家伙,就算手中没有武器都是极端握的。不把这家伙五hua大绑又或者砍手砍脚就带到面前来,哪个能安心?万一他突然暴起伤人,又有谁能控制得住?

    一时间空气几乎凝结,那边埃利乌斯苦笑一声,也觉得稍微有点难以置信,谁知到这样瘦巴巴的未老先衰的痨病鬼,竟然会是诺曼军中第一勇将?

    双方一时无言,直到两票全副武装的东罗马御林军走进大帐,隐约间将阿尔法围在中间了,希腊将领们这才松了口气。

    尔法轻哼了一声,表示不屑〈是让一众希腊将军稍微有点脸红。

    “那么,接下来,第二个问巍……”

    接下来巴西尔二世又问了很多〈都是有关诺曼王国的风土人情〓治制,经济展状况等等∶阿尔法子爵稍微有点惊讶。不知道这个希腊人皇帝打得到底是什么样的算盘』是阿尔法是军中第一骑士,而不是军中第一科全书。对于行军打仗之类的事情了解的很。但是对于巴西尔二世所问的问题,却都只是一知半解□至完全不知道。不过看巴西尔二世连连点头的样子,阿尔法子爵认为自己的〖答〗案应该令他满意了。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昨天夜里的那次突袭,请您详细的说明一下。”

    阿尔法暗道一声:“戏肉总算来了。”便振作精神回答,将埃吉尔战前的算计复述了一遍〉道:“希腊人绝对不会想到”的时候,自巴西尔二世到周围的御林军,面se都不怎么好看。

    “于是紧接着,陛下高喊,让仍旧能作战的骑兵出列,并且选出了仍有力气的战马,连同陛下在内,总共三二十四名。”

    “你等一下”巴西尔二世皱了皱眉,之后阻止了阿尔法子爵的话:“你说,连同埃吉尔在内?也就是是说诺曼国王也在此次夜袭之中?”

    “自然,否则的话战士们如何会如此拼命?”阿尔法轻哼了一声。

    却是将埃吉尔所使用的绝命时刻特技轻轻带过。

    巴西尔二世点了点头,心想:的确,如果是国王亲临一线的话对方或许是使用了某榫特技。

    作为世界著名的皇帝与军事指挥官,巴西尔二世自然也拥有特技』是在昨天的战斗之中,并没有用上他的特技〗役便已经获得了优势※以这张底牌便被巴西尔二世继续收藏下去……

    当然现在最重要的并不是这一点。

    “那么埃吉尔陛下是否在战俘之中?!”巴西尔二世猛地站了起来,双眼中爆出惊人神采,这样急不可待的问道。

    阿尔**了一刻,却是笑了出来,越笑越大声,越笑,周围希腊人的面se越难后终于有人受不住,也不管阿尔法究竟身手如何,便对着他大喊:“别笑了!”然而阿尔法仍旧在笑,直到最后将xiong口笑的痛,笑岔了气难受的要死♀才退下来。

    “如果陛下真的被俘的话,陛下绝对会让我杀了他的←是诺曼国王,天之骄子,如何受得了这等屈辱?”

    巴西尔二世点了点头,心里面再次给阿尔法的重要xing提升了一个等级◎为基督教义不允许自杀◎而一些心高气傲的君王在兵败,即将被俘的时候都会命令自己最信任的骑士将之杀死,以免受辱。而按照阿尔法现在的说法,多半就是这样了。

    “去,将所有的尸体收敛起来,之后要其他战俘过去辨认。”巴西尔二世想了想:如果没有被俘的话,那也可能是直接战死了,便这样吩咐,于是埃利乌斯点头,走了出去。

    “你看起来并没有太过惊慌。”在这样吩咐完了之后,巴西尔二世转过去,看向阿尔法这样问道:“或者说,你的主君阵亡,你并不觉得悲伤么?”

    “在完成属于他的天命之前,陛下绝对不会死的这里,

    阿尔法显得异常狂热:“陛下是被选中了的,是与众不同而独一无二的!他怎么可能死在这种地方?!”

    “狂妄。。≡边希腊将军有些看不过眼,便这样喊道。而阿尔法轻哼了一声,却是显得极为不屑。

    又过了一段时间。埃利乌斯回到营帐之中,对着巴西尔二世摇了摇头。

    “没有么……”巴西尔二世略微有些失望:如果这个诺曼人死掉的话,可以省却他很多的事情□至连与对方谈判也不需要』而他偏偏没死‰到这里,再思及阿尔法所说,巴西尔二世莫名的觉得有些烦躁。

    “好了子爵,你可以下去了。”巴西尔二世此时此刻兴趣寥寥,

    便命令卫兵将阿尔法押了下去‘后扫视了在座的希腊将领们:“各位,情况我已经说清楚了∫准备与诺曼人谈判。各位有什么意见?”

    各个希腊将领稍微思考了一下,其中之一说道:“谈判,的确可以。陛下。此时此刻我们四面树敌,的确应该先将局势稳定一下。

    但是不知道陛下您谈判的计划如何?”

    巴西尔二世点了点头,之后说道:“有鉴于那些野蛮人联军仍旧拥有非晨的战斗力※以朕觉得,暂时迁就他们一点也不是不可以。

    在这之前对方曾经提出条件∞思考过,赔款可以稍微削减一点,之后同意。毕竟我们罗马的财富冠绝天下,绝对不差那么点钱货。

    而土地的问题么匈牙利,朕可以让他复国。但是它的领土必须严格控制≮之前从bo兰那里掠夺的土地必须全部转交给帝国。

    而那群野蛮人毁灭那不勒斯的罪行,朕可以不计较。但是两西西里,朕是绝对不会放弃的。还有拉古萨,威尼斯人根本没能力守卫那座城邦,而那里也属于巴尔干,所以朕同样不会放弃。

    倒是伊比利亚那些贫漆的山地$果他们真的想要的话,朕可以责赐给他们一些。”

    巴西尔二世的话说出来,让一众东罗马将领连连点头¨付给蛮族黄金,以制止他们对于东罗马帝国的掠夺和敌对行为,这也算是东罗马帝国的传统了。而伊比利亚的山地,这些出自君士坦丁堡的贵族们也的确不关心x比利亚那么多山多一点少一点都没什么大不了的。

    如今匈牙利遭逢如此兵燹之灾,基本成了一片废墟∶到手里急切之间也不能产生任何效用,还不如拿来做了人情。而那不勒斯,两西西里,这却是掌控地中海的要地,自然说什么都不能割让的。

    巴西尔二世不愧明君♀一会儿的功夫便已经想出了如此周全的谈判计划来⌒让步有坚持‰必那些野靠人不会不知好歹。而经此一战,野蛮人们也是元气大伤≠加上这一张和约。帝国西线战场稳固,便可以着重东线,与突厥人一战了。

    于是大家都没有反对反对意见,巴西尔二世便派出了使者,前往诺曼营地去了。

    只是使者没能见到埃吉尔‘后,使者想回去却也回不去了”接被诺曼人扣下,直到四天之后,埃吉尔病体初愈」者这才有机会和这位谱摆的老大的诺曼国王见面当然,这时候埃吉尔根本没心情和他说话”接一句:“让巴西尔亲自跟余谈。”直接打走了他。

    之后便急不可待的跑去了贞德的营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