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第二次布达佩斯之战结束
    ,主君♀一次奇袭一定要记得点到为止∫们可只有三百轻骑兵。而且体力也不是很充沛≡微有点不小心就会被对方给灭掉。”虽然勉强答应了埃吉尔的计划,但是在前进的一路上,阿尔法却仍旧絮絮叨叨,絮絮叨叨就好像罗嗦的更年期的大妈一样在那里反反复复的说啊说啊的∶埃吉尔不胜其烦。差点一拳头打在那家伙惨白se的脸上面。

    当然最终还是忍住了。毕竟这家伙是忠臣来着,这样劝谏也是为了自己的安全。

    “要不然的话,主君您回去,由属下来领队如何?”最后阿尔法得寸进尺的这样提议。

    “绝对不行!”开玩笑,如果没有了埃吉尔的绝命时刻特技的话,那么这次突袭除了能稍微sao扰一下敌人之外,就没有任何战略上的意义了。

    阿尔法无奈,只好又,丁嘱周围的卫队骑士,要他们多多看护着一点埃吉尔。

    近半个小时之后,轻骑兵们远远地已经能够看见远处的大量闪烁不定的火光了。埃吉尔知道,那便是点燃了火把正在返回己方营地的东罗马军队≮是便命令士兵们,将己方的火把熄灭∧悄地留到了近处,紧接着埃吉尔仔细看了半天,却仍旧找不到巴西尔二世王旗所在。

    不由得咬了咬牙。

    “看样子想要冲过去,斩榜夺旗是不可能了。”埃吉尔心里叹了口气,但是隐约间又有点轻松◎为那第一个计划也的确太过冒险。

    埃吉尔自己也没想好究竟是否应该执行♀一会儿找不到皇帝旗帜,正好给埃吉尔一个理由。

    “那就随便找个薄弱处冲锋便是了。”埃吉尔这样下定决心,又招手示意骑兵们一点点的靠近了一些,黑夜之中,又有雷雨之声作为掩护,东罗马军队确定诺曼人已经再无还手之力,所以毫无防备。

    竟然让这一支骑兵mo到了七十米开外也不自知!

    虽然再往前走仍然可以。但是冲锋距离不够冲击力便会大打折扣。埃吉尔一看时机已经合适,便高举起手中指挥刀,用尽全力狂吼道:“冲锋!!!!紧接着便使用了绝命时刻特技。紧接着,这三百二十四名骑兵瞬间发出了完全如同野兽一般的咆哮←个身体各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c上青筋凸起,双眼猩红,毫无恐惧感的向着东罗马大军冲了过去!

    巴西尔二世的确没有想到…事实上整个东罗马十几万大军全都没能想到≮如此逆境之下诺曼人竟然还能够拉起一票骑兵进行反击!

    而在埃吉尔的新的特技绝命时刻的加持之下,那三百余名轻装骑兵连同他们的战马一起都成了狂暴的野兽◎着东罗马军队的一个薄弱环节发起了猛烈地冲锋。

    如此骤雨黑夜之中,东罗马军队完全不知道对方有多少人马前来突袭』看到那一个大队的轻装征召兵,在对方一个冲锋之下便被杀的崩溃≮狂暴状态下的轻骑兵,加上战马的冲击力甚至与欧怪物的冲锋比起来,都豪不逊se。

    一瞬间刚刚还在欢庆胜利的东罗马军队乐极生悲了≮狂暴状态下,如同人熊一般有着恐怖怪力的士兵们疯狂的进攻着,用他们所能用到的所有的武器。长枪,长剑,弯刀,破碎的甲片,石块乃至牙齿和拳头他们甚至真的能用拳头打死一个全副武装的东罗马士兵!

    “怪,怪物啊!!!”东罗马士兵们这样惊慌失措的恐惧的大喊着⌒些胆小的开始逃跑,当然也有些胆子大的握紧了手中的武器,向着那些士兵反击。

    然而完全没用♀些骑兵的突击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冲击力也可怕的要死n些发狂的战马似乎将自己当成了犀抨全不顾及自己的身份在人群中横冲直撞,而马背上的骑兵出手速度也异掣速,手中长戒刀如同闪电一般划过,并且力道也大的惊人!即便是全副武装的身穿重型鳞甲的东罗马御林军,又或者是东罗马的铁甲圣骑兵也挡不住他们的一次攻击!

    这简直不可思议!他们手中拿的只是刀剑而已并非是战斧狼牙棒一类的重武器,更不是乌兹钢刀一类的神兵利器。但是却能拥有如此恐榫的破甲力!

    “该死!放箭!射死这些怪物!!”在人群之中,一个东罗马将军这样气急败坏的喊道。而随着他的喊叫声,大量的手持复合弓的特拉比松弓箭手,以及其他手持希腊弩的希腊弩兵瞄准了那些家伙,紧接着一顿乱箭部分敌我的射了过来!

    按照对方的预计,这些身上几乎没有一点盔甲的士兵,正应该是最好的弓箭的靶子。而事实也与希腊人猜想的很接近≮这一阵数百支羽箭过后,的确有不少运气不好的诺曼骑兵,身上插了箭矢一然而,只要不是箭矢直接将头盖骨射穿,让这些家伙脑浆迸裂,又或者是击中了他们的心脏,那么这些家伙就仍旧能像和没事人一样,还能砍人拼命!

    而埃吉尔却稍微的有点倒霉,一支羽箭直接集中了他赤luo的胳膊。

    好在还不算倒霉透顶,并没有射中大的动脉。埃吉尔咬牙拔出了箭,之后一弯腰,借助马力从一个阵亡的东罗马士兵身上扯了一块布下来,给自己草草的包扎了一下‘后继续冲锋眼看着前方再没有了敌军,埃吉尔不由得欢呼了一声他便是凭着这三百骑兵,愣是将东罗马军队穿凿了一次!

    “好了,现在该回去了。”埃吉尔心中狂喜,一抹脸上的血水,调转马身又命令道:“再次冲锋!!…,只是那一百七十余名骑兵仍旧处于狂暴状态,却都是凭借本能行事的‘前凭着一往无前的气势以及狂暴化之前,那最后一点灵智,听从埃吉尔的命令一直的冲锋』而这一会儿却不听命令了。除了埃吉尔身旁不到一百骑兵跟着埃吉尔一起冲锋之外,其余的,更多的骑兵则陷入了军阵之中√着自身优势大肆屠杀—眼间已经从另外的方向消失不见。

    “真该死,这个技能看起来也不是那么方便。”埃吉尔一咬牙,再没有管那些骑兵,而是带着不,应该说是跟着这一群仍旧能冲阵的骑兵向着东罗马军队已经混乱不堪的阵列,按照原路冲了过去,期间因为人数减少,还有好几次被敌人进攻的遭遇。好在有惊无险☆终成功突围,而半个小时的时效也过去了〗次穿凿敌阵,再加上绝命时刻的副作用∶周围的轻骑兵们甚至连欢呼的力气都没有了。

    “总共还有……二十几骑。”埃吉尔粗略一看,自己身边只事这几个骑兵。而且几乎人人带伤§角一咧,似乎是想笑』而很快就因为触动了伤口而疼痛的要死⌒心想要说出几句ji励人心的话,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一这时候,大雨浇在身上的那种刺骨的寒意终于发作。埃吉尔觉得自己就快要冻死了≠顾不得说话,策马想要回去〈听见自己胯下坐骑哀鸣也一声,之后跪倒在地,差点将埃吉尔甩出去。埃吉尔再看的时候,这匹跟了自己几年的战马已经咽气了……………,

    “累死了么”埃吉尔蹲下去,给自己的战马合上双眼,之后和另外一个骑兵合乘一骑,匆匆赶回‘后被人扶着才回到了自己的营帐里面。倒头便躺在chuang上动不了了。苦等了一天的小修女玛利亚吓得半死。还活着的卫队骑士们也张罗着,找来了热水和毛巾,让玛利亚给埃吉尔擦拭了身体,之后盖上了被褥∷了出去,守在帐外。

    “这究竟是怎么了主人?”玛利亚mo了mo埃吉尔的额头,发觉好像火碳一样滚烫。就好像当年自己流浪的时候的那一次的经历一样$果当时不是被好心的宫女捡回去的话,自己恐怕已经死了吧玛“主人,可千万不要有事啊”玛利亚坐在埃吉尔的chuang边,这样嘀咕着,眼角不由自主的有泪珠划下。

    第就这样过了一夜,第二天早晨,东罗马军营之中,巴西尔二世铁青着脸se,一点也不像是刚刚打了胜仗一样。当天晚上,诺曼人的那次突袭,就好像狠狠地在这位心高气傲的皇帝脸上狠狠抽了一个耳光一样÷后收殓尸体和捕捉战俘,最终得出的数字是,对方的骑兵绝对不会超过五百五百人!穿凿!还是他妈的两次!!

    一所有的希腊人都可以去死了!!!

    敌虽然巴西尔二世对外声称,将敌人突袭的军队数量夸大了十倍。

    千说是最终有五千名全副武装的精锐骑兵攻击了己方。但是流言仍旧一点点的传播开了∝别是距离那个突击地点最近的地段⌒成千上万人都看到了那一幕。

    “那些人最多只有五十个!真的!如果我说谎就让上帝惩芬下地狱,割了我的舌头!”有些人就这样信誓旦旦的赌咒发誓说。

    总之,原本因为白天获胜而意气昂扬的希腊军队,因为最后的那一场突袭士气稍降。尽管有人提出了疑问:“如果对方真的有那么强的骑兵,为什么不在白天的时候用出来呢?”但是没人回答他的问题≤之对方有一支很强的,足以以一当百的骑兵♀个是可以肯定的“找一个活着的俘虏过来∫要亲自审问他。”最终,巴西尔二世在军营中yin沉着脸,给在座的希腊将军们施加了很大的压力之后,这样回答。

    “是的,陛下。”分管情报的希腊将领,同样是东罗马名将之一的埃利乌斯松了口气,走出了营帐去。

    帐外,大雨仍然下个不停,完全没有想要凸的意思。埃利乌斯跟手在帐外的东罗马士兵交代了几句之后,便很快回到了帐内,和巴西尔二世点了点头,之后便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

    又过了一会儿功夫,披散了头发,整个人都包裹在一件连襟斗篷里面的一个战俘,便被送到了。

    “诺曼人,伟大的巴西尔皇帝陛下要问你几个问题‰你好好的回答。”埃利乌斯这样对着那个整张脸都藏在兜帽里的人说道。

    “我是个贵族。而且我觉得,我付的起自己的赎金。”那个人用冰冷的声音说道:“所以,请给我贵族应有的待遇。”

    那声音这样说着,嘴角上翘,似乎有些不屑∶旁边的几个希腊将军觉得有些恼怒。

    “你现在是我们的俘虏!注意你的态度,野蛮人!”一个将军这样毫不客气的说道。

    人不以为意的轻哼了一声。不屑之意溢于言表♀一下子彻底惹怒了那个将军。

    “看起来你是要吃点苦头才知道自己的身份!”那个将军站了起来,之后准备走过去。

    “住手!陛下还在这里!你这样成什么话?!”埃利乌斯这样大声喊道。

    “非常抱歉,陛下,可是您看到了,这个野蛮人完全不懂的什么叫做礼貌。”那个将军连忙转过去,稍微瞪了埃利乌斯一眼,之后这样对巴西尔二世解释道。

    “不用说太多了,坐下。”巴西尔二世用不容置疑的声音说道。

    那个希腊将领眼看着,自己的皇帝并没有追究他失礼的意思≡微松了口气。

    “也,给那个诺曼贵族一把椅子。“紧接着,巴西尔二世这样吩咐№上有两个东罗马士兵搬来了椅子。而那个战俘也老实不客气的坐了下去。

    “好吧陛下,我觉得按照您的身份,的确可以问我一些问题。当然,如果事涉机密,我不会说的。”那个诺曼贵族掀开了他的兜帽,lu出了苍白的脸,苍白蓬乱的头发,以及yin沉沉的表情。

    “很好,那么就从你的名字,职务说起吧。”巴西尔二世点头,之后这样问道。

    “阿尔法,诺曼王国埃吉尔陛下的近卫骑士队长,子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