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第二次布达佩斯之战其十三,雨中突袭
    眼看着前线军队节节跟进,已方优势毫无悬念,那出言劝说的希腊将领最终也再没有说话。而是接着问道:“陛下,那么我们接下来要追赶多长时间?将士们也已经连续作战了一天,非常倦了。”

    巴西尔二世稍微考虑了一下,之后说道:“怎么说也要将对方逼到他们的营地去。到时候我们再得胜回去便是了。”

    “这”那位希腊将军稍微犹豫了一下:“这样我军会损失更多的军队……”

    “怕什么?此战结束之后,帝国将再无敌人!”巴西尔二世非常豪迈的说道:“等到明天我们便去攻打他们的营地!我要让这些野蛮人一个也回不去!想想看,这些欧罗巴的野蛮人王国的联军被击败之后,他们便再也拿不出像样的军队出来了。而且因为失败所造成的隔阂,

    以及仇恨,他们之间的矛盾甚至会比他们与我们的矛盾还要深刻》罗巴将会彻底的分裂,所谓的天主教联盟将会彻底分裂!一个分裂的,孱弱的,失去了一切的欧洲,只需要再给我十万军队便能将它彻底征服!”

    “这……陛下……其实………”那个将领又犹豫了一下,之后从怀里面掏出了一封信件:“这个是在三天前传过来的,前线的最新情报,陛下。当时末将害怕因此动摇军心※以si自收起来了‰见谅。”

    “哦?前线?除了这里之外还有哪条阵线会有问题?伊比利亚么?

    那种偏远的破烂山地,就算全都失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巴西尔二世轻哼了一声,之后俯下身,以防止信件被雨水淋湿,借着火把的光芒开始阅读。

    紧接着便被吓了一跳。

    “这,竟然搬乌斯,做得好。”巴西尔二世深呼吸了一下:“看起来,我们的确应该转变一下战术了。”在这样小声嘀咕了一句之后巴西尔二世开始下令:“凸追击!罗马人,我们已经胜利了!在这之前我们展示了我们的勇敢n么现在,让我们来展示一下自己的仁慈,让这些可怜的野蛮人能够多回去几个!”

    在这样的命令下达了之后,同样已经精痞竭的希腊士兵们松了口气‘后开始一点点的后撤,欢笑着带着嘲讽的意味向着对面的士兵们大声嘲笑。紧接着便作为胜利者,万分喜悦的娄开了。

    巴西尔二世所看到的被他的将领搬乌斯扣住了三天的信件,

    是来自小亚细亚的最前线,尼西亚总督贝利撤留的求援信件:“十万火急!异教徒集结超过十万大军猛攻尼西亚!臣所部兵少将寡,支撑不住。恳请陛下怜悯速援军!”

    就是这样,沉寂多时的奥斯曼土耳其苏丹再次动了所谓圣战甚至大言不惭的声称,要将整个小亚细亚臣全部收入囊中□至将君士坦丁堡给打下来。

    虽然天下第一坚城君士坦丁堡,并不是他随便说说,吐吐吐沫就真的能陷落的。但是十万突厥军队的确是一支非常恐怖的力量。而且在情报上还声称,对方似乎与北方的库曼人之间有所勾结,如今正处于最强盛状态的库曼汗国能够触动控线之士足有十万′然装备简陋,但是草原民族特有的弓骑技术和悍勇本se♀十万大军却着实不好惹。

    如果消息属实的话,那么帝国东部疆土将会受到再一次的冲击。

    这对于帝国来说着实是不可接受的损失∴对而言,巴西尔二世所获取的匈牙利的地盘却是有些不值一提了。

    “报保存实力,与诺曼人签订徒条约先对付那些突厥人。

    之后再做打算。”巴西尔二世几乎是一瞬间便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而这时候眼看着追杀不停的东罗马军队忽然退走』些诺曼士兵一下子松了口气,直接瘫倒在了地上,任凭着大雨淋在身上也不自知。

    不断地向上帝祈祷,感谢天主帮助自己逃过了希腊人的肆虐。

    埃吉尔同样松了口气』而紧接着便是深深地觉得不解。

    “究竟生了什么事情?如果敌人继续追杀的话”埃吉尔稍微一想隐约间将最近一段时间,有关东罗马的情报在脑子里面过了一遍之后便得出了最有可能的〖答〗案。

    “看起来,小亚细亚那里已经打起来了。”

    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之后,埃吉尔终于最终放心了下来』后转过身去,看着因为松了一口气而显得有些松垮的军队,顿时又觉得有些不满。

    “不要松懈!这很可能是对方的诡计!我们这样松懈下去,如果敌军再杀过来的话就不能抵挡了!”埃吉尔一边这样大喊着,提醒士兵们噩梦暂时还没有完结』边稍微想了想,紧接着嘴角便浮起了一丝冷笑。

    “估计接下来,对方就要主动找余谈判了但是,余也是个要面子的啊…”埃吉尔这样轻哼了一声,紧接着又大喊道:“阿尔法!阿尔法你这家伙死了吗?!”

    “我在这里,主君。”被埃吉尔点名叫到了的死亡骑士队长从人群之中挤了出来,刚刚的ji烈的作战中,这位强悍的战士至少杀死了上个敌人。而同时自己也不是没事,仍旧隐隐作痛的左臂,再加上这样的恶劣的天气,多半会留下病根什么的了。除此之外,这位骑士的头盔不知道丢到了哪里去了,原本黑se闪亮的甲胄上也满是血污〗时就显得苍白的面se如今更是变得血se全失,在火把或者闪电的照耀下,看起来就好像死尸一样。

    当然实际上埃吉尔如今的状况也不是很好…本的英俊帅气的脸上面满是雨水,混杂着之前的那个伤口流出来的血液,让这位诺曼国王显得略有些狰狞。

    原本束的铁冠被之前的羽箭打歪了一些,金黄se的头也散乱了,显得暗淡无光。

    然而,埃吉尔双眼中的恐怖的光芒,却越来越闪亮了。

    “我们走,战斗还没有结束呢∫的骑士。”埃吉尔这时候再次〖兴〗奋了起来」劲的握住了阿尔法的肩膀,这样说道。

    “我们……我们怎么办?”阿尔法稍显mihuo的问道。

    “你看对方撤走了!对方肯定认为,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已经丧失了作战能力,侥幸逃过一命就已经别无所求了但是,如果在这时候,我们能集中一部分精锐的骑兵,反过来突击对方的话,那样的话就算不能反败为胜,也能让对方损失惨重≠不敢小看了我们!”

    埃吉尔越说越〖兴〗奋,双眼中的光芒也越来越浓烈,让阿尔法稍微的有些害怕。

    “可是事实就是这栏啊,主君。”阿尔法苦笑:“我们的确做不出什么反击了,就算骑兵勉强还能行动。但是战马却都已经累得要死了→看……”

    埃吉尔顺着阿尔法的手指看了过去,便看到了不少跌倒在地上嘴角泛着白沫的,不断哀鸣的战马。

    “还勉强能战斗的骑兵,算上属下也不会超过五骑兵≡五契的骑兵攻击刚刚获胜,士气高昂的十万敌军……陛下,三思啊!”

    “五么……足够了。”埃吉尔沉吟片刻,之后一咬牙,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同时用已经沙哑了的嗓音对着他的士兵们大喊:“战士们!来自天主教世界的勇士们!如果只是因为人少就放弃这样好的机会的话,就算是上帝也不会宽恕我们的!我们要做的便是抱着必死的决心作战!士兵们!上帝眷顾勇者!!”

    在埃吉尔的话音落下之后,这时候,埃吉尔的便宜妹妹略带些不爽的声音,忽然出现在埃吉尔脑黑:“你已经领悟到了第二个特技,绝命时刻,可以在短时间内让你周围两米范围内的所有友军狂暴化。狂暴化之后会丧失绝大多数神智』能勉强分清敌我,攻击力大幅上升,并且士气锁定不变。除非受到枭等严重伤害,否则即使受到致命伤也不会立刻阵亡”效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之后狂暴化的士兵们会消耗掉所有体力,并且短时间内移动速大幅降低≤到致命伤的士兵解除狂暴化后即死。”

    听到了这样的声音之后,埃埃吉尔在愣了一刻,然后仰天狂笑:“果然,天不亡我!上帝待我不薄!士兵们!我的士兵们!还能作战的就给我站出来!我带你们去杀人!!!”

    眼看着自己的主君如此,维京战士们心中的热血再次燃烧起来,

    大批士兵们重新振作了起来,怒吼着,挑选出勉强还能行动的战马,重骑兵们卸去了自己的盔甲,赤luo着上半身轻装上阵,而埃吉尔也同样卸下了自己的披风,自己的王冠,丝绸的衬衫和精致的里衬锁子甲≤共三二十四名骑兵最终被选出,在埃吉尔的带领之下趁着夜se再次返回了战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