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第二次布达佩斯之战其十一,昏暗无光(二更)
    于是腓力二世示意他的一个心腹shi卫,将那柄弩捡回来♀些shi卫都出自与他休戚与共的贵族家庭¤力二世并不害怕他们背叛自己。

    “陛下?”那个shi卫深呼吸了一下,之后重新跨上马背♀样向腓力二世询问道。

    “不,我亲自来。”腓力二世摇了摇头,之后东那个shi卫颤抖的双手中接过了那柄弩。

    “非常,非虫怪。”“明明自己做一个骑士,作为一个贵族,一个王族,一个国王。

    对于“弩,这种污秽的武器,可是从来没有使用过。但是为什么…手感还真好啊。就好像专门为了我这种人设计出来的一样。”

    腓力二世稍微有点神经质的咧了咧嘴角∧里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在腓力二世前方八十米处,贞德与米诺陶洛斯拼死作战之中£德没想到,这个米诺陶斯族长可是比他的属下们要强的多了∞论是力量还是速亦或者招数都是超一流≠加上体质优势,贞德一时不查,差点吃了大亏。尽管闪过了要害,但是右脚脚踝还是被对方战斧蹭了一下。

    就是这么轻巧巧的一下,而且贞德还穿着链甲靴,却仍然觉得自己的右脚好像断了一样剧痛…本的速和灵活优势就这样失去了。

    不得已一下一下的硬拼,和这等怪物比拼力气。

    此时此刻,围绕着贞德和米诺陶洛斯周围已经聚集了一批双方士兵,无论法兰西人还是欧怪,都围成了一个圈,暂时徒,而是大声呐喊着为己方战士加油鼓劲♀样的场景,就好像是几年前欧洲封建骑士的冠军娇单挑那样。

    此时此刻,贞德已经落入了下风。毕竟是和这等怪物比拼力气。

    即使是贞德这等天赋异禀的人类战士,在连续几上千次与之交锋之后,还是感觉吃不消。亏得手中洁白闪光之角难得的神兵利器,不然换成一般钢剑,这一会儿已经不知道折断多少次了。

    而就在这时候,腓力二世拎着弩机重新骑上马背,紧接着瞄准了正在奋战中的米诺陶洛斯,之后扣动扳机。

    很可惜,弩矢射偏了。

    至少最后腓力二世是这么说的。

    一再一次dang开了米诺陶洛斯的攻击之后,贞德一咬牙,正准备拼了一条tui不要反击一次,却猛地感觉到背后风向不对↓准备避开一前面欧怪物的攻击再次到来。

    却好像双方算计好了,要前后夹击一样~就这样,贞德不得已再次硬挡住了对方攻击,之后尽量控制身体,消能够躲过要害一“额”

    最终,那支弩箭还是射中了贞德的背后£德双眼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紧接着身体一摇晃,仍然勉强保持站立,极力忍住了想要转过头去看的yu望。

    “嗯?”

    虽然不知道对面那个棘手的敌人究竟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一这是个机会!这却是肯定的∽诺陶洛斯一眯眼睛,紧接着反手一击横扫~刃巨斧再次向着贞德挥了过去,直想要将贞德斩做两段!

    “贞德女士?!”眼见此情此景,双方将士同样出大吼声,只是欧怪一方异常〖兴〗奋,而法兰西人则异常惊恐。

    贞德只觉得后背好像着火了一样剧烈疼痛着,同时呼吸也异常的困难,勉强抬起了手中长剑,横挡了一下之后,便被米诺陶洛斯的怪力击飞‘后晕了过去。

    “吼!!!!!!!!、,米诺陶洛斯狂吼着,欧怪们同样狂吼着一连带着左翼阵线的数千东罗马枪骑兵,东罗马重步兵所有的帝**人,全都〖兴〗奋的狂吼着!

    “进攻!进攻!!杀了他们!!!”他们大喊着,〖兴〗奋的向着法兰西人冲了过去,意图将他们杀光!

    “贞德女士?!”法兰西人的士气瞬间崩浪眼看着自己心目中如同战神一样的贞德战败,法兰西人们哭嚎着,再丢下了武器四散奔逃∫好了,他们好歹还没有忘记贞德”接抢过了生死未知的贞德之后就开始逃跑。

    法兰西军队崩溃。

    “…怎,怎么会?!、,腓力二世还没来得及高兴,就现自己的军队一瞬间崩浪!紧接着,这个法兰西国王出了如同梦呓一般的声音〓无目标的询问着好,原因他其实也知道…因再明显不过了』是他不想要相信。从一开始他便否认贞德已经成为了法兰西军hun的事实。并不是不能想到,而是难以接受不过,不管怎么说,法兰西军队崩浪。

    整个联军的左翼崩浪。

    连带着,那些仍然在奋力作战的瑞士佣兵,那些诺曼援军,同样的崩浪。

    “完了完了”腓力二世在第一时间便逃走了,然而查理公爵似乎并没有想要逃走的意思,只是这样呢喃着,紧接着拔出了自己的佩剑,就要往自己的脖子上抹过去“公爵,住手!”紧接着,查理公爵猛然觉到自己的长剑被阻了一下,再睁开眼睛,却现是阿基坦公爵爱德华用手抓住了他的长戒然阿基坦公爵用的手法巧妙,却仍旧因此差点把自己的手指给砍下来。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有命活着才能报仇啊!”爱德华无视了自己手上的触目惊心的伤口,这样对着查理大喊了一声,紧接着又凑了过去,小声说道:“这次我们败得蹊跷,别让小人就这么得意下去!”“小人?什么小人?!”查理公爵心里面“咯噔”的一声,有心想问问,却也知道这不是说话的地方。便也放弃了自杀的念头,点点头,调转马身便想要离开。

    “好,我们”那边爱德华松了口气,也准备离开~

    却只说了一半,便听见“啪嗒”的一声,查理公爵转过去一看,顿时觉得hun飞魄散一那爱德华被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一只欧怪大手一捏,直接捏爆了脑袋!

    那欧怪也看到了他,也转过去,对着面se煞白的查理公爵笑了笑,lu出了焦黄的,还夹着不知道什么生物的肉丝的尖锐的牙齿。

    “该死!”

    查理公爵完全提不起反抗的意思来,马上催马逃窜n欧怪追了两步,却没追上,不由得摇了摇头,将兴趣转移到了别的法兰西人身上。

    总共两三万的法兰西人,两三万的瑞士人和诺曼人。好几万四散奔逃的,好像可怜的绵羊一样的猎物,随便抓一抓就能抓到一大堆。

    何必非要和那个家伙较真?

    此时此刻,埃吉尔眼看着完全崩浪的左翼,之后转过去,看着面se煞白的伯多禄主教等人,最终叹了口气,说出来的却是这样的话:“贞德

    ……”

    “陛,陛下,我们要不耍撤退一下?!那些异端,还有那些怪物就要打过来了啊!”希尔德枢机主教这样颇抖着嘴chun,建议道在这之前,在意大利与对方进行决战的时候,他已经见识过了一次欧怪的恐怖。而这次是第二次〗次惨败让这个家伙对于这些欧怪物的畏惧感,甚至超过了对于恶魔和撤旦的恐惧≯看着左翼兵败如山倒。

    连带着让正面诺曼军队丧失了胆气。产生了极大的动摇,希尔德主教赶忙的这样说。

    “撤退么?”埃吉尔轻哼了一声,之后一转身,顺着阶梯从膘望塔快步跑下‘后翻身上马,而希尔德等人则跟在了他后面。

    “好了,我们先会营地去,那里有足够的防御工事,可以抵挡对方攻击。”在骑到了马背上之后,希尔德枢机主教稍微松了口气,之后又这样说。

    “…吉尔轻哼了一声:“派两个人,把枢机主教阁下送回去′余人跟我来!”“一什么,陛下?!您难道想要在这种时候上战场吗?!我们已经要一”

    “一别在我面前提那个单词。”埃吉尔直接打断了枢机主教的话,布满了各种血丝的,看起来猩红的好像是地狱中的厉鬼一样∶枢机主教乖乖的闭上了嘴。

    紧接着,埃吉尔带着他麾下骑士卫队,向着战场最左翼前进』路上,埃吉尔不断的高喊着:“我是诺曼国王,联军主帅埃吉尔斯卡德拉格里姆松!我在这里!”而他的卫队骑士们同样高喊着:“诺曼的国王陛下在这里!”

    伴随着这样的喊叫声,大批量正准备逃走的,或者彷徨不前的士兵们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样,一点一点的向着埃吉尔靠滤过来。

    “我们还能战斗!而且,我们还要继续战斗下去!!从现在开始,自我以下的所有人!无论贵族还是平民,都决不能在后退一步!除非我们死掉,又或者敌人撤退!!!”

    埃吉尔这样大喊着,紧接着抽出了指挥刀:“诺曼人,前进!”此时此刻,天空中一道红se闪电划过冲冲乌云,照亮了埃吉尔苍白的脸‘后一声炸雷猛的响起,直接盖过了战场上所有嘈杂的声音。

    大雨终于降下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