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第二次布达佩斯之战其九,歇斯底里的埃吉尔(三更)
    埃吉尔斯卡德拉格里姆松。

    诺曼国王,欧罗巴天主教联盟盟主,新千年的弥赛亚,怒急。

    “那个,那个人渣……、,完全无视了自己也是个人渣的事实,埃吉尔咬牙切齿的这样低声骂道¨牙切齿的看着法兰西军团,那原本看起来如同铜墙铁壁钢铁森林一般的枪阵,在一瞬间便被这些丑陋的,野蛮的,异晨大的欧怪物好像破布一样毫不费力的撕成碎片。

    那些懦弱的法兰西农兵,那些懦夫,甚至连抵抗的勇气都没有,直接四散奔逃′然听不到。但是眼看着查理公爵气急败坏的样子,埃吉尔就知道,这家伙现在有多么气闷。

    当然,埃吉尔离得将近十里远,自然能说得出风凉话,而身临其境之下,查理公爵眼看着这好几千的恐怖的怪物冲了过来,竟然还能够提起勇气反抗,这已经无愧于他“大胆”的外号了≮他旁边的腓力二世早已经吓得面se煞白≯睛滴溜溜的转,已经打起了逃跑的注意……………,

    一瞬间,联军的左翼便濒临崩溃。

    一如果左翼崩浪的话,那么敌军就可以直接攻击诺曼军队的侧翼n些东罗马枪骑兵,那些欧怪,还有好几个军团的罗马军队。

    再加上因为友军崩溃而丧失的士气这场战役就他妈的要败了!

    “一贞德!”埃吉尔眼睛通红的转过身去,无视双方武力值差距,直接抓住了贞德的肩膀,拼了命的摇晃着:“你不是想要做英雄么?!你不是心痛那些作死的法兰西人么?!好!!余现在命令你去支援那些废柴余没有多少军队给你,两个千人队而且是征召兵!给我挡住那些欧怪!获得胜利,或者去死!”

    “我明白了。”贞德深深的看了埃吉尔一眼,之后在众人惊讶的目光注视下抱住了埃吉尔的脑袋,使劲的亲了上去‘后松开。

    “我可以去死了。”

    贞德说完这样的话之后便转过身去,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这个两千人似乎少了一点”这时候,大主教伯多禄稍微组织了一下词汇,之后劝道:“我们的预备部队还有不少,可以再多派遣一些一”“一不必了。”埃吉尔直接打断了他的话,之后这样说道:“如果不是精锐部队的话,两千人和两万人,对于那些怪物来说差别都不算太大∴真正看重的是贞德,她有能力,让一个法兰西废物变成一个合格的战士。”

    “虽然如此……但是……,………”“余是联军最高统帅,余发号施令。不是你。”

    难得的在埃吉尔这里碰了个软钉子。伯多禄再不说话,在心里面暗暗叹了口气,之后便和其他人一样,再次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正面战场。

    “可千万别死了啊£德”与其他人想象的稍微有点不一样$今埃吉尔并不像表面上看上去的那样冰冷如钢铁,而是内心之中纠结到了极点甚至就在刚才,埃吉尔差点就做出了逃跑的决定来着。

    但是埃吉尔还是没丰。

    埃吉尔仍旧狠下心,做出了“最为正确的决定”∧怕这个决定非承可能让贞德受伤,甚至战死。

    战争仍然在继续着′然在左翼,凭借着这些欧怪物的努力而造成了很明显的优势。但是在正面战场〉曼人的攻击仍旧极端犀利♀些手持战斧的金发碧眼的北欧大汉们,似乎有着无穷无尽的精力一样‖续厮杀了多个小时仍然战力未减n些因为冲锋过猛而陷入了敌军阵营之中的决死突击战士们毫无恐惧之意,手中战斧疯狂砍杀,一副不要命的疯狂样子。

    “那些欧怪物的自信与悍不畏死,来自他们对于自己实力的自信n么,这些野蛮人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会如此无畏?!”巴西尔二世看的分明♀些北欧战士们在死亡之前都会狂吼着什么』而因为距离太远,战场上又如此的嘈杂,所以根本就听不清楚他们究竟在说些什么。

    “埃吉尔陛下万岁!!!!”

    正面战场上,诺曼将士们实际上并不如巴西尔二世所想的那样,仍旧体力充沛〉际上随着战争进行的时间越来越长,这些战士的体力也在飞快的流逝着′然仍旧奋力的挥舞战斧。但实际上攻击的力道已经减弱了不少′然仍然大声的怒吼着,但是嗓音已经沙哑到了极点,虽然仍然在前进,但是双tui就好像灌了铅一样,沉重至极,每走出一步。都要hua费吃奶的力气。

    但是仍然在胜利,一直在胜利,诺曼士兵们在连续八个小时的战斗之后,仍旧能压东罗马重步兵一头,气的巴西尔二世直想要杀人!

    “看起来这一次回去之后,该是彻底改革兵种的时候了……还有那些瓦兰吉人,帝国需要更多这样的战士。”巴西尔二世这样想到。

    左翼£德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了那里n边红白蓝三se的特殊旗帜也再次飘扬在了战场上‖时贞德的特技闪耀圣洁之光瞬间笼罩了整个左翼战场。近三万法兰西军队瞬间受到了鼓舞】气大幅度上升,消耗的体力也补充完全,防御力大幅度上升。

    “是贞德!是法兰西的圣女贞德!”士兵们这样高声呐喊着,再次〖兴〗奋了起来。

    “战斗!站起来!法兰西人!不要气馁,不要畏惧!像个战士一样!!”贞德这样大喊了一句,之后双手挥动洁白闪光之剑,向着一个举起了一个法兰西人,狞笑着,正准备捏碎那个倒霉鬼的脑袋的欧怪冲了过去。

    “哼”

    那个欧怪眼看着向自己冲过来的,是个不自量力的人类小丫头,不由得冷哼了,正准备解决自己手上的这个,之后一斧子将那个小丫头劈成两半却一瞬间觉得自己的双手失去了知觉。紧接着便听到“噗通”的一声,低头一看,却是自己的双手,还有原本被自己抓在手里面的那个人类,一下子掉到了地上。

    “怎么回事?!”原本嚣张的不可一世的欧怪兽,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惧一在之后他便发现自己的下半身也失去了知觉不,更加准确一点,应该说,他的脖颈一下全都失去了知觉还不对,应该说,他现在只事一颗头颅了!

    “我死了吗?!”

    在生命最后,这个欧怪脑袋里问出了这样一个可笑的问题紧接着,如同小山一样的身体轰然倒下。

    只是一瞬间,一个不可一世的,甚至可以单个就能匹敌一队骑士的欧怪物,便这样被贞德杀死了。

    “速度,反应都慢的很』是力气大了一点,还有皮硬了一点但是都无所谓,没什么大不了的。”在杀死了一个欧怪物之后,贞德做出了这样的判断来‘后甩了甩,因为强行斩断对方的头颅,而被那如同铁皮一样的硬化皮肤,还有如同钢铁一样的脊椎阻断,稍微点挫径的手腕。

    “好吧,非巢。”

    于是贞德很快改变了自己的判断。

    “贞德女士!她真是太厉害了!”…

    那个被贞德救了一命,连滚带爬的躲开了倒下去的欧怪的尸体的法兰西士兵,这样子〖兴〗奋地大喊道:“只要有贞德女士在,我们就能赢!”“贞德女士万岁!!”“法兰西的圣女贞德!!”法兰西士兵们再次受到鼓舞,凸了愧,鼓起勇气,向着欧怪们冲了过去。

    而在少女贞德离开了睹望塔之后,威尼斯总督维特上前一步,对着埃吉尔说道:“伟大的国王,您不必如此紧张这些欧怪物虽然强大,但并不是无敌的∫曾经率领军队与他们战斗过只要有足够强大的弩兵,之后瞄准作为弱点的头部,集中射击就能击杀这些怪兽。”“为什么不早说?!你这个混蛋!!!”埃吉尔猛地转过身来,死盯着维特,把这个威尼斯总督盯的浑身发毛,紧接着这样的话差点脱口而出。

    但是最终,埃吉尔还是控制住了自己。

    “非常好,您提供了一个非车用的情报。”埃吉尔点点头,之后又转过去,对着自己的情报总监内穆利斯瞪了一眼。

    “传令,从无名高地撤退下来的部队,全部加入到左翼去,支援法兰西人一射击那些混蛋的脑袋!!!!”埃吉尔最后简直是吼叫了出来。而这样复杂的命令,可就不是前进后退冲锋这么简单了∶号角是无法准确传递的≮是卫队骑士们一边用号角将能够传蓬的信息吹出来,另一方面紧急的派出了传令兵,向着左翼绝尘而去。

    就在这段时间内,贞德转变了自己的战术,身形如同穿hua蝴蝶一般飘忽不定,专门跳起来瞄准了欧怪物的眼睛刺过去从这个薄弱环节直接刺穿这些怪物的脑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