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第二次布达佩斯之战其六,故国情愫(五更)
    在这里,巴西尔二世犯了个错误一他并没有像是埃吉尔那样,一上来就将全部的职业部队投入到战争之中。将所有的临时征召部队放在预备队的位置上。而是将临时征召的部队,以及职业部队混合起来使用。

    虽然说诺曼的重骑兵比不得东罗马帝国,而轻骑兵在数量上也比对方少了不少。但是说到重步兵,埃吉尔麾下的维京军队,可以说是欧陆公认的第一步兵组织。就算是东罗马的重装步兵也多有不如。更不用说这些临时组建的,以轻装的钉锤兵和短剑兵为主力的临时征召军团了。

    巴西尔二世异常惊讶,眼看着己方步兵与敌方交手不过一时三刻,竟然已被对方逼到了崩溃边缘。

    “诺曼步兵精锐,今日始见。”巴西尔二世轻轻叹了口气,之后下令:“让第二阵列的三个临时征召军团后退,第三阵列的三个职业军团前进,顶替他们的位置‖时第二阵列的四个职业军团前进,填补空缺↑令全军,不许后退,有后退者无论官职大小,出自何等世家,皆斩!”在经过了这样的调整之后,东罗马军队在一片喧嚣之中重新稳住了阵线,虽然战损比仍旧稍微有点高。但是按照这个速度下去,今天之内是分不出胜负来了。

    “果然没那么简单。”埃吉尔轻哼了一声,眼看着己方战线稳固正面维京战士们奋勇拼杀,后面大票的预备队随时准备填补空缺,而长弓手们张弓搭箭,箭矢如同蝗灾一般纷纷扬扬,令人无处可躲。不由满意的点了点头。

    “重装骑兵去右翼集结,准备冲锋。”于是,埃吉尔下达了这样的命令。经过之前那一场ji战,己方部署在右翼的重骑兵损失了不少,但是部署在左翼的那上千重装骑兵却没有动过,再加上临时征召的贵族,封建骑士,埃吉尔仍旧能凑出近三千重装骑兵这便是埃吉尔最大的依仗,也是用来反击敌军的最佳武器!

    然而,在下达了这样的命令之后,埃吉尔将视线投向了左翼去,不由得皱了皱看。

    在最左翼的那处无名高地,得到了三个千人队的职业维京战士援军后,己方阵线同样稳固了下来,总共六千余名诺曼战士居高临下,令对方一个军团的军队无法得手。而弩兵们也随着阵线的推移,逐渐又恢复了远程射击,给诺曼的漫天箭雨填了一把力气♀一处无名高地已经成为了诺曼军队守备最佳的一处据点。

    埃吉尔要的的并不是这里。而是他的那群法兰盟友。

    巴西尔二世不愧是久经沙场的宿将‘前便看出来诺曼军队并不好惹※以便将心思hua在了法兰西人的身上‘前他派出上万重装骑兵一次冲锋,存了两个心思,如果能够一次冲锋便将对方全部击垮自然最好。但如果不能的话,也能凭借这样凌厉的攻击,测试一下对方军队的深浅。

    最终诺曼人在希腊骑兵面前奋勇作战,杀伤无数,而法兰西人虽然同样凭借着瑞士长枪兵们击退了希腊骑兵。但是法兰西的那些临时征召的农兵畏缩不前的样子,也同样被巴西尔二世看在了眼里。

    因而,巴西尔二世将这里当成了突破口n出了他麾下余下的将近四千弓骑兵,向着对方冲了过去。

    眼看着对方骑兵再次出动¤力二世连忙下令军队凸前进■好防御。而那一边,阿基坦的爱德华,被赋予了指挥全体投射兵种责任的公爵,也命令法兰西的投射步兵们做好准备迎击。

    只有查理公爵觉得不满意。但是如今法兰西的重装骑兵损失惨重,已径失去了**进攻的能力,而除此之外,他麾下的瑞士雇佣兵虽然能够对敌军步兵进行进攻,但是在面对骑兵的时候,却更适合防守№外两个法兰西贵族不想动,查理公鼻自然也动弹不了。

    然而他们这一次的对手并不是以强行突破,防御惊人而著称的重骑兵,而是速度更快,更狡猾,同时攻击手段更多样化的轻装骑兵一塞西亚骑兵暂且不论,瓦达瑞尔弓骑兵,却是真真正正的一支精锐。

    匈牙利人剽悍善战,在武器装备得到全面增强之后,甚至比起匈牙利本国全盛时期,那些匈牙利骑兵还要强悍三分,是真真正正的杀人利器!

    这些弓骑兵全速前进,匈牙利战马本身能力便非常出众,几乎转眼间便到了复合弓射程之内。紧接着,这些弓骑兵便对准了法兰西人一通齐射法兰西军队本身着甲率便不是很高』有四分之一左右的瑞士长枪兵身上装备着,从威尼斯人那里抢劫到的板链复合甲。而余下还有四千到五千,法兰西的重装军士,身上穿着链甲。

    余下的便只事一些有钱的贵族子弟,又或者商人,能够拥有一件重型链甲或者普通链甲。

    其余的征召兵,甚至配备皮甲的都不多!

    这样的防御,在对方强力的远程攻击之下,自然损失惨重′然法兰西投射部队,在爱德华的指挥之下同样奋力还击,但是架不住这些弓骑兵灵巧无比,飘忽不定。而法兰西投射部队也并不是很多,装备更不是很好』有不到八百人装备长弓◎而很难抵挡得住。

    “我们主动进攻吧!这些弓骑兵冲击力不强,就算超长枪方阵在行进过程中,稍微发生了一点动摇,他们也不可能将方阵冲破的。”

    眼看着这样干挨打不能还手的样子,查理公爵不由得开口,这样建议道。

    “不对,你看”这时候,膘力二世也顾不上与勃艮第之间的仇怨,手一指查理公爵看了过去,却发现在敌军角落处,不知道何时已经聚集了一票东罗马枪骑兵…

    “看到了么?如果我们这时候攻上去的话,那么接下来便是这群重骑兵对我们展开冲锋了。或许这些轻骑兵的冲击力不足以冲破方阵,

    但是这些枪骑兵就不一定了。”

    “那要怎么办?难道就要这样挨打吗?”查理公爵心有不甘的反问。

    “忍耐一下吧,反正这些弓骑兵只能起到sao扰作用,不能决定胜负的。”腓力二世说完这句话之后还想加一句:决定胜负还要看诺曼人。但是想想查理公爵的xing格,最终还是将这句话给吞到肚子里面去了。

    而这时候,埃吉尔也察觉到了己方盟友所处的困境,于是下达命令,要那处无名高地的诺曼弩兵援助攻击帮法兰西人驱赶这群讨厌的,好像苍蝇一样的弓骑兵。

    于是,诺曼弩兵们集中火力,居高临下对准了对方弓骑兵抛洒箭雨◇矢的威力比起法兰西的短弓和粗制滥造的猎弩要强得多。弓骑兵们很快便出现了大量伤亡。

    “命令弓骑兵后退,再向那处高地投送一个职业军团。还有,特拉比松弓箭手,准备火箭,射杀他们。“巴西尔二世眼看着自己的算计被破解,一皱眉,又调遣了大批军队进入战场。

    眼看着又一个军团进入无名高地之内〉曼军队压力骤然增加。

    诺曼弩兵于是放弃了援护攻击法兰西军队,专心帮助己方诺曼军队守备。

    而与此同时,沾染了希腊火燃料的特拉比松弓箭手们射出了大量的火箭,虽然直接杀伤非承限。但是随着火焰蔓延开来〉曼士兵们的危机开始了。

    “轻骑兵准备≠牙利游骑兵,派出三个千人队援助无名高地,两午千人队与轻骑兵会和”埃吉尔轻轻叹了口气,之后命令之前待在法兰西军队旁边的轻装骑兵准备‖时将手中最后一支轻骑兵力量一股脑的投入到了战场上。

    随着双方再次大量投入军队,整个战场左翼,围绕着这一处无名高地,双方展开了一场ji烈的战斗。怀着毁家灭国的仇恨,已经忍耐了很久的匈牙利游骑兵们刚一上阵,便施展全力,分别向着重新冲过来的那些瓦达瑞尔弓骑兵,以及那个东罗马职业军团的侧翼瓦达瑞尔弓骑兵们眼看着这一票身穿着匈人,又或者马扎尔人传统服饰,拿着简陋装备,高喊着匈牙利各地的土话,气势汹汹的向着自己冲过来的骑兵。还没出战,气势便先弱了三分,等到正式与对方交战的时候,眼看着这群人通红的眼睛,带着愤怒,甚至可以说是带着哭腔的,变了调的嗓音,以及完全不留余地,近乎同归于尽的攻击。

    那气势又弱了三分。

    最终,在双方轻骑兵穿插到了一半的时候,其中一个瓦达瑞尔弓骑兵愣了几秒钟,却是看到了在对面,其中有一个竟然是自己有一段时间不见踪影的弟弟。顿时愣了一下。紧接着便被他弟弟冲上前来≯看着他弟弟“哇”的一声哭喊了出来,便知道弟弟也将他认出来了n杀人无算的弯刀便无论如何也砍不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