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第二次布达佩斯之战其四,矛与盾(三更,求月票)
    第八十九章第二次布达佩斯之战,矛与盾

    哦哦哦哦哦!!!!力量,吾辈感觉到力量涌上来了!月票!

    瑞士人。

    中世纪最著名的佣兵民族。

    瑞士超长枪方阵。

    中世纪最著名的骑兵克星。

    ——然而就在今天,铁甲圣骑兵们改变了这一切!那些重量巨大,身上防具齐备,并且决死冲锋的铁甲圣骑兵们狠狠的,一头撞在了瑞士超长枪方阵上面。紧接着便是一阵人仰马翻——骑兵的巨大质量以及冲击力,让瑞士人手中的超长枪一下子刺进了铁甲圣骑兵的〖体〗内,铁甲圣骑兵当时哼都没哼一声。巨大的冲击力不但让超长枪刺穿了他的心脏,也直接震碎了他〖体〗内的五脏六腑,血液瞬间从,眼,口,鼻,耳之中流出∵窍流血,死的不能再死了……

    然而紧接着,巨大的质量同样作用于瑞士长枪兵的身上,紧紧握住枪杆的瑞士长枪兵一瞬间便双手脱臼,又或者有些更倒霉的,直接双手骨折』时间“嘎巴嘎巴”的骨骼碎裂声不绝于耳。紧接着,那已经死的透了的铁甲圣骑兵一下子连人带马的压了过来一吨的重量直接压在了最前排的几个瑞士长枪兵身上♀样恐怖的重量之下,即使没死也要了他们半条命去。

    紧接着,还没等瑞士长枪兵们缓过劲来,铁甲圣骑兵第二轮的攻击便到了——因为第一轮铁甲圣骑兵的努力,此时此刻长枪方阵已经被破坏出了大量的缺口,原本这种时候,是应该由法兰西的征召农兵们上前填补缺口的』而这些农兵们看了铁甲圣骑兵的凶悍,却都畏缩不前≯看着长枪方阵就这样出现了缺口→甲圣骑兵们便不再冲锋,以防止超长枪将之击杀。而是慢悠悠的小跑了过来。

    少了铁甲圣骑兵本身的冲击力,瑞士长枪兵们想要凭手中长枪击破对方三层甲胄,却是绝不可能≯看着对方简直如同散步一般冲了过来,手中狼牙棒高高举起,便要向着己方长枪兵打过去,那边方阵之中却是不慌不忙——手持长戟的瑞士长戟兵们迅速上前,举起手中沉重而锋利的长戟,对着铁甲圣骑兵当头劈斩过去……

    与此同时,在另一侧,矮人密室守卫们也几乎遇上了同样的问题。矮人密室守卫们所布置的长枪方阵,说起来要比瑞士人更加坚固——他们穿着更好的甲胄,使用更加坚韧,也更加锋利的超长枪。而矮人们和体型也比人类更加沉稳◎而铁甲圣骑兵和近卫骑兵死伤的也更多≮密室守卫布置的超长枪方阵前面,几乎铺了一层敌军骑兵与战马的尸体。

    然而矮人们同样受创不轻』些矮人甚至直接被战马冲撞了一下,也不知道是哪处的脏器被撞坏了,喷出的鲜血足有三尺高……

    就这样,矮人密室守卫的超长枪方阵也出现了缺口。但是他们手下却并没有如同瑞士长戟兵那样使用重武器可以破甲的强力战士…本矮人密室守卫就应该与矮人族其他强力兵种配合行事。但是埃吉尔贪便宜,只是雇佣了这单一兵种♀一会儿没有矮人双手斧兵配合。矮人密室守卫眼看着便要失利。矮人佣兵队长无奈之下下令,让部分矮人密室守卫放下超长枪,掏出腰间的手斧和单手锤攻击。

    然而这些辅助武器虽然对于破甲有一定加成作用,但是攻击力也并不是很高。矮人们抵抗的非常吃力。

    战场正面≯看着敌军重骑兵冲了过来,职业维京战士们计算了一下距离,之后喊着“一,二,三——”的口号,紧接着最前排的维京战士便将飞斧狠狠地扔了出去。紧接着狂热的呼喊着,反而向着对方骑兵冲了过去!

    在近距离内,飞斧所展现出的杀伤力极端惊人!最前排的上百希腊重骑兵哀嚎着倒了下去,在他们后面一排的重骑兵眼看着情况有变,马上降低了速度,以免被前面翻倒了的骑兵拉下水』而这一下子,却是正中了诺曼步兵们的下怀。紧接着维京决死冲锋战士们便狂吼着,冲了出去,在震天喊杀声中,这些披着重甲,却异抽活的重步兵跨过了已经摔倒,身上乱七八糟的插着大量飞斧——有些还没死透,正在哀嚎的希腊骑兵,紧接着直面对方重骑兵,发起了冲锋!

    “这,这群野蛮人……他们疯了吗?!竟然以步兵正面冲击骑兵?!”最前排的铁甲圣骑兵们惊疑不定。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是,事实就是这样〉曼第一阵列的上万重步兵,的确是对着他们冲了过来。

    “该死!杀了他们!”先惊,再疑,最终怒火冲天』瞬间,希腊重骑兵们明显的感觉到自己是被人鄙视了,这些同样高傲的战士如何受得了这样的侮辱?!正想要继续冲锋,却没想到维京战士们一mo腰带,紧接着又是一轮飞斧。借助前冲之势,这一会的飞斧却是要比上一会还要猛烈,又一票骑兵毫无悬念的倒了下去。

    然而此时此刻,希腊人已经顾不上那么许多了♀些心高气傲的战士完全无视了己方袍泽惨遭屠杀的事实,只想着要将这些该死的野蛮人重步兵杀死※以,全速冲锋!!

    “来吧!你们这群死娘娘腔!来咬大爷的叽叽啊!”

    维京战士们狂笑着,这样喊叫着,同时以血肉之躯,向着铁甲圣骑兵们冲了过去。

    骑兵与步兵ji烈的撞击在了一起∞论是超重装的铁甲圣骑兵,还是重装的近卫骑兵,都能够在一瞬间以巨大的力量将一个——不,是多个,多个维京战士的身体撞飞,肋骨撞断,撞倒,之后踩上去”死!

    最前排的维京战士们瞬间陷入了惨烈的地狱一般‘不存一!血液和碎肉被溅飞起来,落在希腊人的甲胄上面∶这些恐怖的战士显得更加狰狞n红se还一点点的往下滴答……

    然而到此为止了♀一次冲锋完全没有好像是希腊重骑兵想象中的那样,将诺曼人震慑住∴反,失去了速度的骑兵们发现自己周围已经被诺曼人围住了。

    紧接着,这一群骑兵便陷入了诺曼重步兵之中,以复数重装步兵对抗单一骑兵‖京战士们一边疯狂的劈砍,一边撕扯着骑兵,将之从战马上拉下来,之后一顿乱砍。剁去手脚头颅,之后继续快速向前推进』留下一具微微发颤的,血肉模糊的尸体。

    “真是……真是一群野蛮人……”

    眼看着诺曼人如此凶悍,以己方肉身抵挡骑兵,让骑兵失去速度之后大肆屠杀。腊人一瞬间想到了将近一个月之前,他们在此地与意大利人时候所发生的状况——那些好像疯子一样的轻装步兵——不,应该说连轻装步兵都算不上,那些装备如同垃圾一样的朝圣者们,同样是用这样的方式抵挡己方骑兵的攻击。

    “真是该死……”

    眼看着最前排的重装骑兵和超重装骑兵损失惨重吧西尔二世无奈的摇了摇头,再没有指望后续的轻量化的东罗马枪骑兵能够有什么作用,而那些异族的拉丁骑兵更是靠不住——他们现在对阵的,便是那些拉丁佣兵的祖国组成的联军。

    而这时候,埃吉尔同样看出了不妥,己方正面步兵突出太多了。而两翼的友军军队却仍旧在原地♀样很容易被对方重骑兵冲击两翼,导致己方中间的步兵线破损$果说那样的话,这场战役就会向着对自己不利的方向发展了……

    “步兵线暂时后退。阿尔法呢?让阿尔法带人追击一下!”于是,埃吉尔下达了这样的命令。

    就这样,维京步兵们高举着插着头颅的短矛,以及从铁甲圣骑兵那里缴获的一面联队旗帜,兴高采烈的后退回来。并且就在两军阵前,要来了火油和火把,将这面旗帜劈成两半,其中一半奉上给埃吉尔,作为战利品,而另一半则被点燃,烧掉。

    眼看着己方军旗就这样被烧掉→甲圣骑兵们怒气冲天,再不顾巴西尔二世的命令,转过头去再次冲锋,要找诺曼人拼命。

    就这样,他们一头撞上了死亡骑士队长阿尔法所带领的近千诺曼重装骑兵。

    “杀了他们。”阿尔法轻哼了一声,用绝对零度的,不带一点情感se彩的低沉声音如此说道♀个音se如此低沉,以至于甚至是他身边的骑兵都没能听清楚‰其说是命令,还不如说是自言自语。而事实上,阿尔法也的确没有想到他身边的所谓同袍们。

    只要自己一个人就足够了。

    这个死亡骑士从来都是这么自信♀一会也不例外。

    在选定了一个对手——一个披着紫se披风,看起来好像是军官的家伙之后,死亡骑士平举骑枪,开始了冲锋。紧接着,同样发现了甲胄和坐骑特异的阿尔法的那个家伙,也调整了长矛的角度,向着阿尔法冲了过来。

    只不过……

    “怎么回事!?对方的骑枪为什么在一瞬间变长了?!”眼看着对方骑枪竟然比自己预算中的更快了一瞬,直接指到了自己的鼻子尖上,那个军官瞬间冒出了一身的冷汗,在临死前这样想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