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第二次布达佩斯之战其二,看!轻骑兵!(一更怒求月票)
    心埃吉尔之所以要将军队布置成这样防守反击的样子〈是因为心里面也有些怕了对方的骑兵一虽然说此时此刻,埃吉尔在bo美拉尼亚又获得了不少的田产,普鲁士,立窝尼亚也都开辟出了许多新田地,因而又能够补充,以及扩编自己的皇家骑士团,招募更多的重骑兵以及更多的其他的军队。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要让这些军队南下,参与此次战役,即使水陆并进,毫无阻碍,最快也要走三个月。埃吉尔实在等不及。

    而既然等不及这一批援军。埃吉尔再计算自己麾下骑兵数量,连轻骑带重骑,正规骑兵不过四千,临时征召的军队之中,倒也还有一些非正规的骑马民兵,封建骑士和骑士扈从。但是加起来也不会超过两千。法兰西军队的骑兵数量则应该在一千到两千之间〔就是说,整个联军十九万大军,听起来甚是吓人。但仔细算起来,骑兵数量才七八千∝骑兵三千左右。

    不过,实际上,埃吉尔还有一支骑兵部队来着。就是最近一段时间,从匈牙利各个游牧部落中挑选出来的匈牙利游骑兵,这些游骑兵总数也在五千左右』是装备方面稍微差了一点。除了少量富苑人之外,几乎没有着甲。而武器装备也并不是很强,近战没有盾牌,只有弯刀,远程用的是射程和威力都不足的角弓,而非弓骑兵利器短复合弓。

    但是聊胜于无吧。

    再看对面希腊人,虽然在之前,与意大利人的战争之中颇多折损,甚至说在整体数量方面还比联军少了两万但是架不住人家骑兵多啊n铁甲圣骑兵屡屡的遭逢恶战,五千铁骑却还事三千多。

    而近卫骑兵军团就更不得了了,一万近卫重骑兵,在之前的战争中损失不大,仍旧事八千余骑,各个军团的东罗马枪骑兵加起来也有四五千,拉丁军团的拉丁骑兵一说穿了就是游侠骑士在之前的战争中受创严重,却也还有将近一千骑。

    而来自小亚细亚,克里米亚乃至北非的异教徒骑兵,加起来也差不多有这个数字÷加入的匈牙利瓦达瑞尔弓骑兵数量上和埃吉尔麾下的匈牙利游骑兵差不多。但是个个都装备了来自新主子赏赐的更好的装备,细致的链甲短复合弓,骑兵圆形盾和更加精良的弯刀一那些指挥官们的弯刀上甚至还都镶嵌着大小不一的宝石。刀鞘上hua纹繁杂,看起来更像是艺术品而不是武器。

    也就是说,希腊人的骑兵总共有两万还要多一点,重骑兵一万六千左右,是埃吉尔的五倍。

    五倍啊……

    好恐怖的数字……

    就是这样,埃吉尔消能够用防守反击的方式,依靠着坚固的步兵线消磨掉对方的骑兵实力,再进一步的反击。

    当然,在这之前埃吉尔的战略之中还有最后的一个小小的环节一那就是之前说过的,在最左翼的,战场上的唯一一处高地。

    “冲锋!抢占那处高地!之后守备那里!援军很快就会到!”这便是埃吉尔给自己麾下,在左翼的轻装骑兵下达的命令≤共三千余骑职业揉骑兵以及芬兰轻骑兵,向着那一处无名高地冲了过去。而同时在对面巴西尔二世也发出了与之类似的命令。

    “抢占那里!之后以此为跳板冲锋或者投射快,弓骑兵!”于是,对方麾下的总共七千左右的弓骑兵分出了一半去,同样向着无名高地冲了过去。

    “杀了那群杂碎!”

    再之后,双方轻骑兵仿佛不约而同似的,忽然间调转马头,反而向着对方冲了过去。

    一抢占高地抢占高地需要击败对手那就趁着对方向高地冲锋的时候向着对责冲锋。

    就这样,在这样的逻辑之下,双方轻骑兵做出了相同的选择!杀光敌人!其他的事情之后再说!

    这样的变故在双方指挥官眼中自然惊讶万分但是最前排的,双眼已经充血了的骑兵们却管不了那么许多←们张弓搭箭。紧接着松手,便是一片令人牙齿打战的嗡嗡声~反轻骑兵如蝗羽箭各是一次齐射,紧接着便听到了惨叫声一那直接被射死的,有些倒在了地上,有些tui还被马镫挂着,被拖了一路。

    当然他们还不是最惨的一最惨的是那些战马被射中,之后跌在了地上的士兵。

    对于轻骑兵来说,速度就是生命!绝对不会有人为了援助地上的友军而降低速度的这是战场,残酷的战场!

    那些跌倒在地的士兵被万马踏过,踩的稀烂。而最痛苦,也最惨烈的叫声便出自他们的口中。

    双方军队皆是一震。此次战役的第一滴血已经流下♂醒双方将士这便是战场。

    此时此刻,对面希腊轻骑兵正准备第二轮射击,却没想到对面诺曼军中,芬兰轻骑兵直接开始了全力冲刺一这些并不精通骑射技巧的骑兵便是埃吉尔所想的,混编轻骑兵战术之一!

    骑射之时速度必然会有所降低,而张弓搭箭的动作做到了一半,却是不可能来的及拔刀!即使手忙脚乱丢下弓箭,之后拔刀出鞘,那也来不及格挡了对面塞西亚骑兵和瓦达瑞尔骑兵想当然尔,将诺曼轻骑兵战术与自己当成了一样的~方在冲锋之前都会速射两轮羽箭,却没想到对方会在这时候突然冲锋!

    急切之间,希腊轻骑兵们再顾不上瞄准,甚至连弓弦都没能完全拉开,便直接对着蜂拥而至的芬兰轻骑兵射出了箭去这样的羽箭威力可想而知□至有些并没有被击中要害的芬兰轻骑兵,身上带了好几支箭杆也混若无事一般!那刺痛感反而更加ji起了这些北地骑兵的凶悍本xing!

    同时,芬兰轻骑兵身后,职业瞟骑兵们张满了弓,调整角度,将羽箭抛射了出去那羽箭轨道呈弧形绕过了前面的芬兰轻骑兵头顶,从希腊人上方降落,在第一时间,给这些不爱带头盔的蛮族轻骑兵一个难忘的教训!

    在第二轮的羽箭再次削弱敌方阵型之后,身穿轻便镶皮甲,头戴船型钢盔,手中弯刀寒光闪亮,面se异厨狞,宛如恶鬼一般。胯下诺曼改良战马本来速度便比一般战马快上少许,再加上全力冲刺两军阵前,不过数息便到了跟前,紧接着手起刀落,便是一颗颗人头落地。腊轻骑兵被杀的人仰马翻,前阵几乎崩溃!

    就这样,第一轮交锋,在双方轻骑兵对阵过程中,诺曼人稍微怂个手段占据了上风,芬兰轻骑兵们再不犹豫,继续向着对方阵列之中迅猛穿插‖时他们身后,职业瞟骑兵也放弃弓箭,拔出弯刀开始冲锋!

    便如同相互缠绕在一起的两张钢铁的筛子一样!双方轻骑兵相互穿插,手中长刀不停挥舞,格挡,躲闪,杀敌!两军数千骑兵便这样相互在敌方阵列之中杀了个来回』个不差』个不少≮调转马头一看,原本是双方冲锋的地面上已经铺了一层人马的尸体,血肉模糊,

    令人心生恐惧』个回合!双方都损失了将近半数的人马!空气中弥漫着强烈的血腥味令人作呕。

    然而,轻骑兵们,这些全都是来自游牧部落的轻骑兵们却完全没有恐惧←们〖兴〗奋的大吼着,诉说自己在刚才杀了几个敌人⌒些马术高超,身手敏捷的骑兵甚至将敌人的头颅拿到了手,散乱了头发挂在自己的马鞍上,以此炫耀军功。

    “继续!继续!杀光他们!!”

    随着双方首领或者军官这样狂热的大吼声,第二回合开始了“这些游牧民野蛮人。”埃吉尔放下手中单筒望远镜,这样略有些无奈的嘀咕了一句〉起来,埃吉尔的确倚重这些游牧民强悍的战斗力。但是在内心之中,也同样对他们的野蛮与嗜血觉得不安※有文明的王国,在使用蛮族雇佣兵的时候,或许都会产生与之类似的思想。

    站在前十五天便已经搭建好的瞻望塔上面,埃吉尔又将目光投向了正面战场。紧接着面se顿时凝重了起来:“全军戒备!希腊人的重骑兵要过来了!弩兵准备射击!”

    伴随着双方最左翼的轻骑兵的冲突爆发,对面希腊人的重骑兵也踏着沉重的蹄声,震撼着大地,出现在了联军的面前。第一次的冲锋,

    希腊人便拿出了将近一万名一一大半的重骑兵♀因一举击垮联军!

    “竭尽全力,在一开始便使出所有的力量解决他们!绝对不要给他们还手的机会!!”巴西尔二世同样站在之前搭建好的塔台上面,这样声嘶力竭的大吼……

    而此时此刻,站在联军最前列的诺曼弩兵们精神高度紧张←们手中的蹶张弩已经被拉开c着“喀拉喀拉”的声音,一支支精铁箭头的弩箭上弦,一张张劲弩平举起来,对准了前方。

    “稳住!等敌人进入射程之后再射击!遇到铁甲圣骑兵的话就再近一点!”弩兵指挥官们这样大声吩咐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