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从今天开始暖被窝(三更!怒求月票!)
    就这样,双方对着打了六千多字的嘴炮,最终埃吉尔大获全胜回去‘后借口身心疲倦用脑过度,婉言拒绝了人们欢庆宴饮的提议。

    说是要会自己的帐篷内休息去了。

    你道埃吉尔为何如此,惹得众人降了兴致?却是埃吉尔想起了自己房间里面还有个小美人等着自己。和这个比起来,神马琼浆玉液,神马龙肝凤髓,都可以等而下之的了。

    寡人有疾,寡人好se。埃吉尔如今不过十九岁,正是大好的青春№体健康精力旺盛,位高权重年少多金。本钱充足的很。当年和阿尔托利亚一个晚上七八次都没问题的人♀一会儿却是生生憋了半年多。差点没憋出病来。

    所以说这时候,在埃吉尔眼里,一个可爱的小修女要比吃的喝的这种东西要贵重多了。

    嗯,说起来只有十四岁呢。不知道能玩多长时间。

    要不要和系统芜换点药物什么的呢?我是说给女方吃的,有助情趣的那种。

    意外怀孕怎么办?

    一算了,管他呢,年轻人就应该这样完全不计后果的中出,这才是王道啊哈哈哈哈……

    做国王真好。

    埃吉尔一边想着与有道贤君绝对不匹配的事情,一边欣欣然的走到了自己的营帐外,此时原本与他同归的众人都已经去张罗着宴饮之事。

    卫队骑士们也散了大半』事五名轮值的骑士跟在埃吉尔身后$果是平时的话,那也就算了。但是埃吉尔这时候要做一些爱做的事,自然不能让这些人听墙角≮是便假意咳嗽了一声,转过身去说道:“你们几个也都累了吧?我放你们休假一天,都去玩去吧。”

    “这主君,我等有令在身,要扶持主君安危,如何还敢偷懒?

    主君好意心领就是了。”卫队骑士们面面相觑最终,一个分队长也咳嗽了一声,这样回答道。

    “让你们去你们就去!怎么,皮痒了不成?!看起来我平日里对你们太纵容了!”

    “不敢,不敢我们马上走哦,不滚”卫队骑士们跟在埃吉尔身边的时间长的很≡然知道自家主君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阳光”人的手段有的是,让人生不如死的手段更多。伴君如伴虎这种话虽然没有传过去。但是在君王身边就应该小心翼翼的♀种道理只要不傻就能明白±队骑士们自然不是傻瓜。更不敢窥觑自家主君的秘密。被埃吉尔一吓豁上锋鸟兽散了。

    “嘿嘿嘿1小美人儿”于是埃吉尔便如同所有的反面角se那样,嘿嘿yin笑着,暗想着将玛利亚小修女这样那样的摆弄,全身上下的mo一mo揉一揉,tian一tian最后“哔”的一下,帮助女孩子变成大人。

    虽然说一开始的时候有可能稍微有点痛,但是只要前戏做足了很容易就会ting过去的……

    埃吉尔就这样幻想着,之后应该如何的玩,先玩那个姿势比较好一就这样拉开门帘走了进去。

    这个是chuang,这个是梳妆台,这个是书桌,这个是水银镜子,这个是盔甲架……………,

    一切如常,唯独少了一个可以用来“哔”的小修女。

    “不见了?!”

    我勒个,擦?!

    竟然跑了?!

    埃吉尔兴致勃勃的过来,最后却被浇了一头的冷水∧里面只觉得自己如此聪明才智,竟然被一个小傻子给怂n可忍孰不可忍?!

    紧接着埃吉尔脑子一热转身就想要出去把小修女抓回来,凌辱调教之让她明白欺君之罪究竟是个什么概念,又应该如何惩罚。

    但是转念一想。埃吉尔又觉得冷汗真冒。

    小修女身后有人啊……

    她跑了,肯定不会跑到别的地方去,肯定是要回去贞德那里。而贞德现在也已经回来了↓自然不可能参加所谓的庆祝的宴饮,而是像往郴样,体悟上帝真意去了※以说,如果小修女嘴巴不牢,将之前埃吉尔对她做过的“哔、“哔”还有“哔”的事情都告诉了贞德,那么埃吉尔在贞德心里面的形象可就全都毁了。就算在此之后埃吉尔能找机会把小修女先“哔”再“哔,…”“哔”了再“哔”这也解决不了任何事情。

    想到这里,埃吉尔立刻跑出营帐去,向着贞德的营帐的方向跑了过去。

    事实上埃吉尔猜对了前半段,却没有猜对后半段小修女的确是走了,但是并不是因为害怕或者别的什么原因。而是因为肚子小修女玛利亚两个人收拾了那么长时间,早饭也没来得及吃。

    埃吉尔se急攻心自然不觉得饿。但是小修女却是青春期,捱不得饿”间短一点还能稍微撑得住”间长了就受不了了≮是就跑了出去找吃的。吃完了之后,1小修女便做出了与自己的智力相当的事情,把之前与埃吉尔之间发生过的事情忘光了≠加上埃吉尔起来的早,连带着小修女也没睡好觉,就跑回贞德一也就是自己的营帐去补觉了。

    由此看来,埃吉尔却是将小修女看的太过聪明了♀也难怪,一般和他交手的都是史诗级名将君王,一个个都是yin险狡诈之徒。埃吉尔本身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己度人,埃吉尔下意识将小修女当成了大敌∧里面一时三刻便想出了好几套说辞来,务必要让贞德相信自己的话,不要听玛利亚的胡言乱语才是……

    于是埃吉尔的所有准备都没用上。

    “读?玛利亚?那孩子仍然在睡觉,你有事情么?”贞德听见埃吉尔这样问,稍微有点奇怪的回答道。

    “…原来如此。啊不是,我是在想,今后和东罗马帝国之间打交道的时候肯定少不了♀时候再从哥特堡调人过来也有些来不及了°看今天这家伙做的也可以※以暂时想要将她放到我身边,等回去之后再还给你。”眼看着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利亚似乎并没有将自己对她所做的这个那个的事情告诉贞德。埃吉尔松了口气,顺势将之前说过的一套备用方案的说辞说了出来♀样将小修女放在自己身边,等到调教完成了,让她爽的连她姓什么了都不知道♀样就不用再害怕了。

    嗯嗯嗯嗯嗯≡己还真是聪明呢。埃吉尔一边这样在心里面夸奖着自己,一边人畜无害的笑着对贞德说道。

    贞德和玛利亚相处了中年多,早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天真活泼的小女孩∧里面将她当成妹妹一样$今听见埃吉尔想要将她从自己身边要走,顿时觉得有点不舍。但是埃吉尔说的也有道理自己没什么理由拒绝。

    “好吧。”贞德点头答应了下来:“玛利亚是个好孩子,消你能够好好待她。”

    “知道了。”埃吉尔点点头,心里松了口气,想道:这件事情多半就这样告一段落了≮是也轻松了很多≮是又和贞德聊了一会儿,好好哄了哄这个女孩”到小修女醒过来之后,贞德才又把她叫了过来,在小修女因为刚睡醒,脑子昏沉沉的状态下将她交给了埃吉尔。

    于是,埃吉尔看看天se也不早了~自己一天的时间没吃饭,的确稍微有点受不了。就离开了贞德那里,当然,玛利亚也是跟着一起走了的≮最后离开的时候,1小修女被埃吉尔拉着手,转过头去再看贞德修女冲她招手道别,1小修女这才觉得有点不妙了。

    但是已经晚了。

    当天晚上,埃吉尔吃着厨房给他做的小灶,一边拿着红烧鸡tui往嘴里面送,一边向着小修女灌输一些少儿不宜的思想:“嗯,事情就是这样,贞德现在已经把你卖给我了。当然事实上就算贞德不答应也没什么°反正逃不过我的手掌心的。觉悟吧笨蛋。从今天晚上开始给我暖被窝。”

    但是埃吉尔再仔细一看,就看见小修女的双眼忽上忽下的飘忽不定,面部表情貌似是很向往的样子。很明显的没有将自己说的话听进去≠仔细顺着她的目光一看,就明白了她是在盯着自己手里面的鸡tui。

    埃吉尔忽然有种被打败了的感觉【了口气,之后将那盆烧鸡往小修女的方向推了一下。看着小修女想要碰却不敢的样子,埃吉尔稍微有点不耐烦。

    “又怎么了?”埃吉尔问。

    “贞德女士说过,修士们是要吃素的。”1小修女怯生生的回答。

    之后满怀期待的看着埃吉尔。

    “哦,吃素也好,吃素的女孩子水灵。”于是埃吉尔重其事的点了点头。将烧鸡又拉了回来,之后将一盘不知道从哪里采来野菜制成的蔬菜沙拉递了过去。

    “吃吧。”

    于是小修女泪流满面的大口的嚼着各种野菜……

    就这样吃过了晚饭,小修女在埃吉尔的强迫下用橄榄树枝粘着盐水清理了牙齿,之后又在埃吉尔的强迫下被抓进了埃吉尔的浴桶里面,很快就发出了很好听的声音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