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埃吉尔的口才(一更,泪流满面)
    埃吉尔却没有直接回答巴西尔二世的问题,而是策马转到了罗马主教希尔德旁边,伸出手介绍了起来,每说一句,便很快的有旁边的精通各种语言的佛斯特将之翻译成希腊语。而巴西尔二世所说的话希腊语,也由佛斯特直接翻译成标准诺曼语一而埃吉尔此时所说的,也同样是标准诺曼语。

    经过这半年多的战争。此等语言也随着埃吉尔的赫赫军威传遍欧陆,其语言高昂时铿锵有力,低沉是婉转凄切,煞是好听≠加上诺曼王国的影响力」得各国王室贵族之间,皆以说诺曼标准语为荣。

    甚至不少小国将之定为宫廷用语♀边是国力强盛,文化昌盛的具体表现。

    而此时此刻,埃吉尔所说的标准诺曼语,在场的贵族们多半能听懂个大概。就算不学好的,旁边也有聪明但是地位低下的扈从给他们翻泽成其他语言“这一位,德高望重,乃是两百五十年前丕平献土,立地教廷,囊括欧洲列国无数王公贵胄之精神领袖,罗马教廷枢机主教,教皇圣座的左右手希尔德布兰德枢机主教。此次联盟能成,多亏主教四处奔走。”

    之后,埃吉尔又走到了法兰西腓力二世面前:“这一位,乃是五百年前法兰克帝国继承人之一,自西法兰克至法兰西,欧罗巴西部第一强国的国王腓力二世£轻有为,堪称明主。”

    “这一位,乃是坐拥三大领地勃艮第,尼德兰,瑞士之主〉力强劲,财富如山,英勇无畏的查理公爵。”

    “这一位,乃是北意大利最重要之城邦,黄金与商业之国,〖自〗由与荣耀并重的威尼斯共和国之总督,子承父业,共和国中兴之主维特。”

    在这之后,埃吉尔再一转马头,直视着巴西尔二世:“除此之外,还有中欧最强之国家,日耳曼人聚集之地德意志,勇敢无畏之西北不列颠王国,伊比利亚诸王国,以及悲壮之匈牙利王国天主教世界无数王宫贵胄,无数英杰圣贤,无数精兵猛将!!无数人口,无数土地,无数财富而我,是他们的盟主!!!”

    埃吉尔这样一番话开口之后,他身后上千骑兵高举起武器,大声欢呼※威震天—军士气大振。而希腊一方则士气略有低垂一埃吉尔如此说法并没有直接,正面的回答对方的问题。而是侧面的,将他手下的四个盟友给大大的碰了一番,紧接着进一步的越说越大,越说越大一将整个欧罗巴十七国全都说了过来。

    在之后说了一句:我是他们的盟主。

    这说起来,却是要比巴西尔二世所说的,一半算是夸大其词的自我满足要动听的多了。而且听起来也更像是真的。

    就是这样。

    巴西尔二世轻轻地叹了口气,心里面想到:“后生可畏啊”之后将那一点小心思给收了回去。

    在这之后,埃吉尔轻笑了一声,之后手臂一举№后一千精锐瞬间戛然无声′素质之精良,又一次震慑了对面的希腊人。

    巴西尔二世知道,如果再这样下去,任凭对方出尽了风头的话,那么今天的谈判无论成败对他自己来说都是输掉了。而自己麾下一千铁甲圣骑兵回去之后少不得要一番闲言碎语‘五天的时间,已经足够让那些闲话变出十几个版本总之都是对自己不利的那种。

    “国君居于大地之北方,冰雪覆盖之地。而朕则居住于地中贺岸,酬春暖hua开之地~方向来没有兵戈之交,相反,诺曼与娄国之间的商旅贸易盛行°的使者曾经在君士坦丁堡大宫殿内接受我的召见。而我的使者,也在哥特堡的王宫之中被你款待过n么这一次,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你放弃了我们两个国家之间的友好关系。

    怒气冲冲不远万里,劳民伤财发动大军。到一个根本不属于你的领土上,与我的军队厮杀,让你的族人们白白丧命呢?”

    埃吉尔冷哼了一声:“我原来曾经听人说过,希腊人惯会颠倒黑白,指鹿为马…本不相信。但是今日见了,才知道空xue不来风,无风不起浪≮人所说,口口相传,多半是真。

    你前半所说,你我两国之间交情深厚,我却不知∫诺曼商人遵纪守法,踏bo四海公平贸易,欧陆各国皆称道我国,给予便利〃有你们希腊人颇多障碍,巧立名目收取重税$何说的上友好?!”

    埃吉尔如此说,却是因为诺曼商业发达,诺曼外交官嘴皮子也利索,再加上这个时代商业法律并不完善※以诺曼外交官出使其他国家,签订贸易条约总能收取一点好处上来。而北意大利虽然同样鼻业发达,底蕴却不足,再加上北意大利有求于人,所以仍旧能签订对于诺曼有利的贸易条约。

    只是到了东罗马帝国这里却不行了∷家不亏是千年帝国,底蕴深厚,法律明晰。而且希腊人的雄辩也是欧陆闻名∷家元老院里面天天吵架嘴皮子利索的很◎而诺曼外交官占不到什么便宜≠加上东罗马人对于非东罗马的所有民族天生带有的蔑视心里“官税吏敲诈勒索,所以埃吉尔才有这么一说。

    “这若只是因为这样原因的话,朕可以予以你国商人便利。

    甚至待遇堪比本国商人也并非不可商量。”巴西尔二世闻言一窒,之后这样说道。

    “余尚未说完!”埃吉尔一挥手,却没有将巴西尔二世的话听进去:“你后半段问道,余劳民伤财,发动大军却是为何?的确,此地不属诺曼领地,但此地便属于东罗马领地了吗?”

    “贵国君究竟想说什么?难道贵国君认为,匈牙利之地,你比朕更适合引领不成?!”巴西尔二世高声怒斥。

    “自然不是!”埃吉尔同样不落下风:“匈牙利之地,自当由匈牙利人自主!而匈牙利国王阿提拉更是信奉天主教信仰,乃吾辈基督兄弟之一≈弟之间守望相助,如何不可?我等此次便是奉天主之旨意,秉承骑士精神,锄强扶弱!为我等基督兄弟之一与尔等相战。此乃正道,光荣之至,有何不可?!”

    巴西尔二世再一窒,紧接着稍有些恼怒:“尔等蛮族诸国三天一小

    战,五天一大战”杀的人头滚滚,血流成河,丝毫不见有何等兄弟之情!何解?!”

    “此皆家事!”埃吉尔毫不犹豫,直接回答:“我等天主教列国之间虽有纷争,然而皆是兄弟之争⌒国之间偶有粗梧不伤根本■到外敌之时便能放下仇怨,团结一心,共同与之交战※谓兄弟阅于墙外御其侮是也!”

    “我若说信仰,我等东罗马帝国同样信奉天主。并且源远流长,当为欧陆雄长∷兵进入,也是可怜尔等文明不兴,〖道〗德不昌,

    好心帮助—何拖拒?!”

    “尔等信奉的乃是异端邪说$何能与我等大道相提并论?!亏难你,竟然能将侵略土地,抢劫财富,屠杀人口这等罪恶行径说的如此冠冕堂皇∞马帝国年岁稍长又有何用?〖道〗德?方言看去,弑亲yin乱之人,男盗女娼之辈比比皆是°还有脸提起〖道〗德二字?!无耻之极!!”

    “一大胆!”

    眼看着埃吉尔越说越过分,完全的站在〖道〗德制高点上面,把自家国王损的跟孙子似的,那一边铁甲圣骑兵第一联队指挥官,也是这一次负责巴西尔二世安全的希腊将军杜路苏斯急了♀样大骂了一句,之后策马上前好歹他还知道些规矩,手中长剑并未出鞘,不过是想要给那个满口胡柴的野蛮人一个教训罢了。

    “杜路苏斯!住手!”眼见自己部下如此冲动,巴西尔二世羞怒交加,出言制止』而杜路苏斯却好像你一样,却是铁了心想要立威,在这次会盟之中出出风头。

    眼见敌军之中一骑飞至,埃吉尔却是不闪不避,面上也不着急,嘴角上翘lu出微笑来紧接着众人眼前一hua。便看到一阵黑影从联军一众之中飞驰而出,手中一道旋风一般的事物一挑,便将杜路苏斯手中长紧飞,紧接着再猛的一拍,拍在了杜路苏斯肩膀上面≮人只听见“嘎吱”一声,骨髅碎裂。杜路苏斯却也硬气,只是闷哼了一声,额头豆大的汗珠一下子就现出来了〈没有叫出声来。

    在这之后,众人再往场地〖中〗央看去,这才看清了是怎么回事一那一道黑影,却是一直跟在埃吉尔身边,话不多,yin沉着脸的骑士卫队队长阿尔法n手中的旋风,却是阿尔法独有的黑se巨型骑枪,刚刚挑飞了杜路苏斯的长剑,并且一下将他的肩胂骨敲碎的便是这柄长枪。

    “主君安好?”阿尔法做完如此惊人之举,面se仍旧不改,只是转过头去,如此问道。

    “有子爵这等勇者守护,余自然安好。”埃吉尔微笑着,这样回答』后转了过去,对着巴西尔二世喊道:“你们希腊人就是这样与人谈判的么?!果然无耻之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