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笨孩子有人爱(二更)
    在这之后,埃吉尔稍微照了照镜子,之后对自己现在的涅表示满意。而作为稍微帮了一点小忙的小修女玛利亚。埃吉尔也觉得,应该对她表达一下自己的谢意』后转过身去,就看见小修女蹲在墙角嘟着嘴,抱着膝盖在那里生闷气。

    “大概是之前打的稍微狠了点吧?“埃吉尔这样想着,看着小女孩这样生闷气的样子,忽然觉得很有趣〔似欺负人也是种非常不错的娱乐活动。

    特别是在这种非常紧张非彻抑,喜活水平非常差的中世纪≤多一个休闲娱乐的话,埃吉尔绝对不会觉得一没事的时候也不能总是和阿尔托利亚打桥牌吧。

    而且,仔细看看的话,玛利亚也是个美人胚子,肌肤细nen,腰肢柔软,面容姣好,还有非池殊的银白se的头发,以及蓝se的漂亮的眼睛,再加上那种特殊的,笨蛋一样的傻傻的气息〉在是绝配。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其实,按照现在的审美观来说,玛利亚应该是个美人才对。

    因为这个年代十四岁什么的,生孩子了的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虽然人稍微傻了一点,但是傻兮兮的也很可爱啊。倒不如说正是因为这样傻乎乎的,所以才显得很特别的说……之前怎么就没有注意到呢♀个小美人当然是有愿意的了在这之前玛利亚不过是个很普通的女仆虽然相貌什么的并不比别人差…甚至比其他的绝大多数女仆都要好一些。但是哥特堡王宫之内莺莺燕燕成百上千。来自全国各地的女仆哪一个不在埃吉尔面前拼了命的表现≮望着能得到君王垂青£利亚本来就比较笨,在那种情况下又不会讨巧卖乖,埃吉尔甚至都没见过她几次‖印象都没有,就更不用说是欣赏了。

    所以说关键还是对比。把一朵hua放到一堆hua里面,那她就只是一朵huan如果让一朵hua放到一堆稻草里面……

    那她就是一颗杂草。

    一时间,埃吉尔看的有点痴了☆近一段时间和贞德之间的发展,总是不温不火的,按照埃吉尔的抱怨,就是:“我们都这么熟了……………,还不行吗?”这样。而营地周围的流莺妓女什么的,埃吉尔眼光高的很,自然看不上※以最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发泄过了☆夜里面也难免会觉得寂寞♀一会儿整个营帐内只有他还有小修女两个人。埃吉尔就稍微有点忍耐不住了≮是径直的走了过去,之后从后面抱住了小修女。

    虽然比不上阿尔托利亚或者贞德,这样怪物级别的蛮力。但是要从地上将小修女拉起来,却简单的很≮小修女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被埃吉尔抱在了怀里,之后惨遭狼wen。而埃吉尔的双手也灵巧的穿过了修女袍,mo到了小修女玲珑而稚nen的躯体上,之后缓缓向下,触碰到了她的si密部位……

    “呜……额……嗯……”1小修女从一开始的惊讶,下意识的抗拒,很快的就被埃吉尔挑逗起了xingyu。刚刚成长起来的身体很忠实的给大脑传达了:“很舒服”这样的讯息←个人就好像小猫一样瘫软了下来,扑倒在了埃告尔的怀里面。

    如果不是埃吉尔还有别的事情要做的话,这时候就可以将小修女抱ang上,或者直接就地正法掉了。但是很可惜,今天埃吉尔还有正事要做,还要去和东罗马帝国的巴西尔二世去讲数∈篷外面列国的总督贵族,枢机主教,诺曼的将军重臣还都等着呢。埃吉尔如果这时候不管不顾的话。被人看出来,那绝对是要被扣上荒yin无道的昏君帽子〓望直接变成负数。

    “稍微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回来。”埃吉尔一边恋恋不舍的松开嘴,一边将小修女放到了地上≡微tian了一下手指上的神秘液体,之后对着朦朦胧胧的,还处于盐状态的小修女这样说道‘后一甩披风,转身走到了门口,掀开门帘走了出去。

    “骗人的……怎么可能………好舒服……”1小修女tui一软,就瘫倒在了地上爬不起来了,双tui死死地夹在一起,巅抖着,似乎在忍耐,又或者享受什么,回忆起刚才很短暂的那一刹那时光。1小修女面红耳赤心跳加快一虽然作为流浪儿,勉强长到了十岁就被诺曼王国的宫廷总管看中,送到王宫去当shi女,因此没人教过她与之相关的东西但是女人天xing也让她明白,那种地方被人mo了可是不得了的事情。

    但是对方是国王,是绝对不能抗拒的人物※以说……

    暂时不要理会小修女的纠结的心理。埃吉尔恶作剧过后,神清气爽的走出了营帐内,和众人点头示意‘后跨上马背,一挥手指向南方。

    “我们走!”之后一骑当先跑了过去。

    那罗马的枢机主教,威尼斯的总督,法兰西的国王,阿基坦,勃艮第的公爵,以及埃吉尔麾下死亡骑士队长阿尔法,诺曼大主教兼战地教团教士长伯多禄两人,以及埃吉尔麾下五十名卫队骑士紧紧地跟了上去n总共五个方阵,一千精锐骑兵跟在更后面的′然数量不过一千骑兵。但是远远看去尘土飞扬,骑兵云弥漫数里范围,看上去竟如同有千军万马一般。

    对面巴西尔二世却是先到了一步,眼看着对面一个金发碧眼,容姿英武,背后披着纯白披风的年轻人异撑扬的策马跑了过来,知道是自家的对头来了∧中凛然一再一看埃吉尔身后,那一千骑兵分成五个方阵,在全速前进的同时方阵阵型竟然没有太大变动n骑兵便如同长在了上面一样,手持兵刃骑枪纹丝不动』看便知道骑术之高。

    不由得开口赞叹了一句:“好风采,好骑兵。”

    巴西尔二世好歹是一方雄主$今存了心想要与埃吉尔谈谈,心xiong自然宽广』而他身后所带的将领却都有些愤愤不平n铁甲圣骑兵第一联队的指挥官杜路苏斯将军心中不服,大声道:“陛下何必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等铁甲圣骑兵,为世界第一等骑兵力量。此事早有分段∠撮尔小邦有何本事?不过故意卖弄罢了。陛下若不相信,末将愿意”

    “好了,我的将军。”巴西尔二世打断了杜路苏斯的话:“如果想要展示你的勇武的话,就留在十五天之后吧$果这些野蛮人真的不识抬举,硬是要和希腊的勇士们作战的话≡然有你,还有你们这些铁甲圣骑兵驰骋战场的时候。但是现在,安静一点∫们是来谈判的。”“是的,陛下。”杜路苏斯听见巴西尔二世的话之后,马上便服了软》一低,便不再说话了。

    埃吉尔特地选择的战马速度很快。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便跑到了两军阵营〖中〗央的位置。而埃吉尔炫耀马术,在距离巴西尔二世最近不过五米处也没有降低速度直到下一秒,再一瞬间,他与巴西尔二世的战马即将相撞的时候,埃吉尔这才使劲一提缰绳n战马一下子退下来,后面双体使劲蹬地,一下子人立起来,前面双蹄乱蹬,口中嘶吼起来。

    面对此情此景,巴西尔二世完全不以为意,那战马扬起的阵风将希腊皇帝的头发吹拂的向后,但是面se却一点都没有变化。淡然的很。

    “切,老狐狸。”埃吉尔暗骂了一声§上却说着抱歉:“余骑乘这畜生时间不多,调教的不好,不意惊扰了陛下,恕罪,恕罪。”巴西尔二世咧嘴一笑,伸手摇了摇,之后对着埃吉尔问道:“朕乃是罗马皇帝,凯撤,奥古斯都的古罗马的继承者,君士坦丁,查士丁尼,新罗马的主宰§主钦定的万王之王,自欧罗巴,至亚细亚,又至阿非利加最伟矢的至尊!世界的征服者与征服者!!

    来着何人?报上名来。”

    “还真是只老狐狸。”埃吉尔暗暗在心里暗骂了一句,之前还觉得巴西尔二世没因为他的无礼而生气,涵养非常好来着。但是这一会儿听见巴西尔这样说〈是觉得之前自己做的还不够过分。

    听见巴西尔那一连串砒哄哄的称号,再加上好像询问自家臣子那样的一句:“来着何人?”若是埃吉尔回答了的话,难免气短♀气势便被巴西尔二世给夺了去』而不回答怎么可能不回答?!还想不想谈判了?

    那巴西尔二世的问题端的歹毒异常♀一会便轮到了联军将士恼怒,死亡骑士阿尔法苍白的面se更加苍白。冷哼了一声便想要上前,却被他旁边的伯多禄大主教拦了住。

    “别冲动,陛下会有办法的。”大主教这样低声说道‖时在看最前面,埃吉尔笑而不语,并没有答应巴西尔二世的问题。而是调转马头,向着己方阵营走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