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会面(一更)
    建立一个帝国需要铁血‖系一个帝国需要铁血。保持帝国权威需要铁血〗胜帝国的敌人,更加需要铁血。

    当然,虽然铁血真的很重要。但是想要维持一个帝国并不单单只有铁血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巴西尔二世做了几十年的皇帝,自然明白这个道理,有的时候,比起铁血手腕来,君主们更需要的是钋,或者说,一点狡猾比如说与很强大的野蛮人作战的时候,更应该这样。

    一绝对不是是说帝国畏惧化们,更不是说帝国不能战胜他们。

    而是说,战胜他们所需要hua费的代价实在太过高昂。而帝国所能获得的却并不足以弥补帝国所失去的。得不偿失◎此才需要利用其他的,非军事的手段……

    比如说,外交谈判什么的。

    同时,巴西尔二世在这一个月的交换俘虏,还有休战的时间也稍微的见识到了,对方的统帅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他年轻英俊,才华横溢,足智多谋′然他在战争方面的造诣还没有显示出来。而单单凭借传言,巴西尔二世又不太相信。但是,在一点点小细节比如说双方碰面的时候,埃吉尔只是一个口令,一个手势,便能如臂使指的指挥上千骑兵。而且看他轻松自然地样子,便能够知道这并非临时起意,或者刻意的排练。而是习惯一样。

    “也就是说,这个家伙的指挥能力同样非常好。”巴西尔二世最终下达了这样的判断。

    一个各方面的表现都非常出众的,最最重要的是比自己年轻了三十多岁。而且看起来非常健康x少还能活三十年的对手这样的家伙,巴西尔二世回忆了一下,在这之前,似乎还真没有听说过…文堪比所罗门,武堪比亚历山大♀样的天本啊如果能干掉那就最好了。

    只是埃吉尔非常的小心。并不像一般的年轻俊才那样,因为自己有本事,所以恃才傲物,目空一切。好像全世界就自己这一份一样。

    埃吉尔虽然话里话外同样表现的极端高傲。但是却比他们多了一份矜持,以及一份谨慎。

    他身边的那些卫队骑士,以及更远处,那些若隐若现的人影。看起来都像是随时都能扑出来给他挡箭的。

    “这个年轻人,非常不好对付啊”巴西尔二世在第一次见到埃吉尔之后,心里面便给他下达了这样的定义。

    当然,这也是巴西尔二世下定决心了,想要将埃吉尔杀死至少要将之击败,击败到一蹶不振的程度◎为他不知道。等到他死了之后,整个东罗马帝国还能有谁能够阻止这个家伙。

    凭他的那个女儿吗?切。东罗马帝国的历史上还从来没有出现过女皇帝呢$果嫁人了的话好歹还能薄xing命。不然的话……

    所以说巴西尔二世并不看好自己的女儿。而实际上,他也并不太了解自己的女儿÷实上,当年巴西尔二世心爱的女人因为难产死掉了之后,他就不待见自己的女儿了。而酬在外征战的生涯,也让他没有多少时间和自己的女儿相处。

    他还不知道,自己的女儿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成长为了一个令人畏惧的,合格的一不,应该说是极为优秀的东罗马的继承人了。

    当然也幸亏他不知道。否则的话寝食不安的就应该是他了。毕竟暗杀,弑亲,下毒特别是对于皇帝的明枪暗箭,也可以算是罗马的特产。皇室内部刀光桨可是厉害得很♀一会儿巴西尔二世瞧不起自家女儿,所以并不在意$晚得吃个大亏……

    当日,西元一零零三年八月一日∠个月的那场廖战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已经散了很多。而双方交换俘虏的事情也进行的很成功〉曼轻骑兵也将在匈牙利山沟里面转悠了好些天,差点而死的威尼斯总督和教皇国枢机主教找了回去。法兰西那五万大军也赶了过来,与诺曼军队合流—军与东罗马帝国互相递交了战书〖定十五天之后,也就是这个月的月中,双方见个生死。

    在这之前,巴西尔二世心血来潮,向埃吉尔提出了,双方在交战之前见上一面这样的提议。

    当时埃吉尔非常的不情愿。开什么玩笑?!你当这个是写小说啊?!让哥去做这么握的事情…知到你个yin险狡诈的老王八是不是预定了神马机关陷阱什么的,等着我钻进去。。就算不是这样也没什么好谈的⊙道谈一谈就能解决当下问题了?不要天真了好不好$果世界这么温柔的话,那地球早几百年就统一了!

    但是埃吉尔最终还是去了。

    被人们逼迫着的。

    虽然说巴西尔二世只说了想要见他一个。但是其他人却都〖兴〗奋的很≥时瘸了一条tui的希尔德枢机主教,还有暂时断了条胳膊的维特总督,以及埃吉尔的其他属下』个个的都想着要见识一下。

    “这可是历史xing的时刻!两个欧洲最强大的,敌对的君王面对面的对话♀样的情况就算只是想一想也会让人觉得〖兴〗奋。对不对啊陛下?!”虽然是神职人员。但实际上更像是个战士的诺曼大主教伯多禄这样对埃吉尔说道。

    “嗯额,你们知道的,虽然是国王。但实际上我是个非虫持的人来着……抛头lu面这种事情并不太适合我……”

    “怎么会?!陛下是我见过的,口才最好的人,没有之一!就算是古代希腊的那些雄辩的演讲家,也肯定没有陛下您口才这么好!”这是贞德修女说的好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埃吉尔的口才的确相当不错一但是就算你这么恭维埃吉尔,埃吉尔也绝对不会带着你一起去的。

    “这是显示诺曼军队实力的最佳时机。”死亡骑士队长阿尔法这样说道:“如果不去的话,会被他们认为是胆怯,因而影响军心,甚至会影响到十五天之后的决战的胜败。”

    “……好吧好吧好吧°们说服我了一带上所有的骑兵可以吗?”“带的人手太多的话,同样会被对方认为是胆怯。”阿尔法接着说道。

    “事实上我忽然想起了一个计戈~我们在会盟的时候找机会,把希腊皇帝干掉,你们说怎么样?”埃吉尔这样〖兴〗奋地说道。

    之后一阵冷场。

    “好吧,我开玩笑的。”于是埃吉尔一边碎碎念着:如果阿尔托利亚在的话她一定会理解我的,如果阿尔托利亚在的话她一定会理解我的,如果阿尔托利亚在的话她一定会理解我的这样,去准备今天之后的会面了。

    首先是地点双方营盘相距不过二十公里⌒间大半是平坦草原和开阔地』有什么特殊地形~方只要以相等的速度走到双方营盘的中间去就好了。

    之后是人选′然说带的军队太多会被人嘲笑说胆小。但是如果带的军队少了,又不能体现己方军队的威风≮是最终大家折中了一下,一千铁骑总共两百皇家骑士两百占地教团两百诺曼重骑兵两百芬兰轻骑兵两百职业揉骑兵…

    总之,埃吉尔麾下五大骑兵力量各挑选出了两百,全副披挂武装。

    再之后,埃吉尔自己还要梳洗打扮的干净了。但是之前有说过,军旅之中,埃吉尔那些身穿哥特萝li女仆装的女仆们,都没有带过来。

    埃吉尔自己平日只是凑合而已。而平日里凑合凑合也就算了≮这种时候却是万子不能凑合的☆终埃吉尔左思右想。忽然间就想起来了。

    好像,自己派过去照顾贞德的那个笨蛋修女玛到亚,那个笨蛋好像一开始的时候就是自己的女仆来着′然是个笨蛋来着,但是伺候人什么的应该也会的吧?一定会的吧,一定……

    “你真的是笨蛋吗?!梳个头都不会吗?!卡住了之后不要那么用力往下拉,很痛的知道不知道?!”于是埃吉尔很用力敲了敲小修女的脑袋。

    “呜对不起”1小修女抱着脑袋,这样带着哭腔说道〉起来也难为人家孩子了…本当女仆就没有太长时间°强学会了一点女仆应有的技巧,紧接着就被埃吉尔强行转职成了修女。半年多的修女生活,让本来就不太聪明的小女孩,将之前学过的女仆的应有技巧几乎忘光了♀时候赶鸭子上架,还得被埃吉尔数落。

    所以说的确是个笨蛋呢。而且是个运气并不是很好地笨蛋。但是俗话说添个猴儿还添三分力气呢。笨蛋虽然是个笨蛋,但是勉强比个猴子稍微强一点※以说忙了半天,埃吉尔起身,笨蛋修女连忙将埃吉尔最喜欢的那件白狐披风递了过去≮起脚给埃吉尔系上最终还是因为系的太用力,差点勒到埃吉尔,所以又被埃吉尔教训了一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