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异端的眼里其他人都是异端
    埃吉尔看着贞德渴求的目光,稍微有点无语≡已好像是到贞德这里来寻求心灵慰藉的。并不是这里来慰藉贞德的心灵的′然那样也ting不错的……算了,管他呢。

    于是埃吉尔稍微组织了一下语言,对于贞德说道:“你觉得现在的这个天主教会,是否能够代表耶稣基督呢?”贞德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那么,你平素里看到的是什么?”埃吉尔接着问道:“的确,教士们之中有很多坚持苦修,生活清贫,并且异朝诚的人。但是更多的,却都是些无赖←们吃着最好的食物,喝着最好的酒,住在名为修道院,实际上却是巨大的城堡和宫殿的房屋里面〉有大量的田地和其他资产供他们挥霍←们还嫌不够,还要收取什一税!还要兜售赎罪券!更该死的是这群混蛋一个铜板的税收都不交给我我是说国家!”如果没有最后一耳话的话,贞德真要将埃吉尔当成愤世嫉俗的优秀神学家了……

    “你说的或许有些道理”贞德点了点头,给自己的语言里面添加了“或许”和“些”这两个词汇:“一部分教士的腐化的确是事实。

    但是要因此否定掉整个教会么?”

    “当然不能。”埃吉尔摇头:“就好像我所说的那样,教士们有好有坏,不能以偏概全但是,贞德,你要知道一个事情:即使一个教士再怎么的讨厌另一个教士,再怎么想要他去死。但是当外人一我是说其他的贵族啊,骑士啊,或者神学家之类的,指责那个教士的时候№外一个教士仍旧会给他说好话◎为他们是一体的←们认为只有教士才能去指责另外一个教士』有教皇才能判断一个教士是否有罪。

    所以说或许你只是想要对付一个,或者少数几个,又或者单单是那一部分腐化变质的教士。但是你最终会现°的对立面站着的是整个罗马教廷。”埃吉尔轻哼了一声,显得很不屑:“所以说,想要彻底改变这一切,所谓的妥协,合作或者改革都是无谓的,不可能成功的』有彻彻底底的毁掉旧的一个再重新建立新的一个!以之前的失败作为警醒和教训♀样才能创造出更好的,更符合人民的,并且更加近上帝真意的(也更有利于我的统治的)教会!”贞德听着埃吉尔这么说,直接愣了神。毁灭天主教会,之后再建立一个新的?他这是疯了么?还是他要跟全欧洲的信徒都过不去?

    “所以说,贞德,你觉得怎么样?”埃吉尔说话说得稍微有点多,顿时感觉有些口干舌燥。当然,也有可能是看着贞德这一身惹火的装扮给弄的。

    “那个什么怎么样?”说真的贞德根本没想到埃吉尔会跟她说出这样让人惊讶的事情来,之后还会握着她的双手问她怎么样↓也没想到埃吉尔这个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神学细胞的人,竟然真的能回答她的问题↓原本也只是想要抱怨一下而已。并没有埃吉尔如此的雄心壮志,竟然要改变整个天主教会什么的。

    “这个……还,还好?”贞德这样回答道。

    “果然,你也认为很好吗?”埃吉尔直接将贞德所说的意思提高了两个数量级‘后两眼放光的看着贞德:“我就知道,你肯定会支持我的♀样的话就没有问题了。”

    “什么没有问题?”贞德很奇怪的问。

    “推翻罗马教廷,之后再重新组建一个新的,真正的,信仰纯洁的教会的问题啊。”埃吉尔理所当然的说道。

    “…额,这个和我有关系吗?”贞德终于忍不住说出了这样的话。

    “怎么会没有关系?!”埃吉尔显得很惊讶:“因为你就是我选中的,建立起这个教会的最佳人选啊。”

    “我?!”

    “是啊贞德◎为你有着能让全世界所有人信服的力量啊。”埃吉尔说道:“甚至连我这样十恶不赦的君王,在遇到了你之后都有被你感化(的倾向),你说,你不就是最佳的人选了吗?”“可是可是我”贞德完全没有一点心理准备,在非唱难的状态下被埃吉尔告诉了这样的事情∧里面乱七八糟的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才好了。

    “所以说,贞德,你是否愿意为了这个世界,这个一点也不可爱的人类,还有这个极端扭曲的世道尽自己最大的一份努力∧怕为此赔上自己的xing命?当年在极端恶劣的情况下,你愿意ting身而出,为了法兰西而奋战n么现的°是否还具备这样额勇气呢?…,

    “我的确愿意可是我…”“你愿意相信我么,贞德?”埃吉尔没等贞德说完,便打断了她的话,这样问道。

    “我”贞德的确是想要说“不愿意相信”这样的。但是直觉告诉她,如果真的说出了这样的话,肯定会有一些非常不好的事情生。而那绝对绝对是最糟糕的情况。

    “我愿意。”最后,贞德还是这样回答说。

    “那就安心好了。将一切都娄给我。放心,这个世界会变得越来越好的。”埃吉尔一边这么说,一边走过去,轻轻地抱住了贞德。

    “不要让我失望啊,埃吉尔”贞德最终放弃了继续思考,同样的轻轻抱住了埃吉尔,靠在埃吉尔并不怎么宽阔的肩膀上,小声的,好像梦呓一样的说道。

    就这样,两人沉浸在难得的幸福感之中≈过了一段时间一直到门口传来了很童稚化的一个声音。

    “贞德女士,我将衣服拿过来了n从旁边村庄那里买到的,hua了二十五个铜板……俟?”

    现年十四岁的,小修女玛利亚掀开门帘走了进来,之后就看见她非常崇拜的贞德修女,还有那个看起来非厂的,她的前主人埃吉尔国王陛下闭着眼睛,相互拥抱着……

    “扫兴。”埃吉尔还想着再多抱一会儿,之后顺势把贞德抱ang上去。不过看起来这个计划应该是不能实行了←着小修女好奇的表情。埃吉尔咳咳的咳嗽了一下,之后说道:“玛利亚修女,你刚才看到了什么吗?”

    修女不知道是真傻还是装傻£全无视了埃吉尔语气中隐含的威胁之意,非常大方的点头承认:“刚才我看见了,陛下和贞德女士抱在一起来着。”

    埃吉尔又稍微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接着说道:“其实,我之前在和贞德修女讨论一些与神学相关的事情。刚才那个姿势,你看起来好像是相互拥抱,但那其实是我和贞德修女一起实践讨论相关的成果来着。”“是这样么?贞德女士?”小修女很好奇的转过去,向贞德询问道。而此时此刻,贞德也只能面红耳赤的点头承认罢了。

    “哦,那么,究竟是关于什么神学问题的讨论啊?”小修女借着这样问。

    此时此刻埃吉尔已经完全从尴尬的状态之中恢复了过来。对于平素将谎言当成白斩鸡就面包吃的诺曼国王来说,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已经足够他想好很多很不错的借口了※以埃吉尔完全没有被小修女的问题所打倒。而是非常沉着的回答道:“是有关三位一体的理论。

    你知道所谓的三位一体,但是究竟三位一体的状态时怎么样的呢?我和贞德修女就是在实践这个问题。”

    修女点了点头:“所以才要抱在一起是么?”

    “没错。”埃吉尔点头。

    “可是三位一体的话,不是应该三个人一起的么?小修女接着问道。

    “因为我和贞德修女也是临时起意※以并没有太多的准备。但是帐篷里面也只有我们两个人而已。”埃吉尔毫不犹豫地回答。

    “哦…来如此。”小修女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那么我可不可以参与到里面来呢?虽然我懂得不是很多。但是好歹应该能帮上一点忙的↓个人总归要比两个人好。”

    “啊哈哈哈哈哈”埃吉尔笑了起来,虽然最后那一点笑声因为贞德很用力的掐他的后背,所以稍微有点走调。但是效果还是ting好的:“好了,你等到你稍微大一点之后再来和我们讨论三位一体的事情。”于是背后贞德更加用力了。

    “我已经不小了n些和我同龄的女孩有不少都已经嫁人了呢。”小修女这样抱怨。

    “…仔细想想这个时代其实也ting好的。还有,贞德不要这么用力,我有点忍不住了。”埃吉尔这样小声嘀咕说。

    于是埃吉尔这一次的试探,便因为一个可爱的,已经到了法定结婚年龄的小修女而被破坏掉了。不过也不能说埃吉尔此次的试探行为就是完全没用的←至少得出了两个〖答〗案:第一,完全属于他(而不是属于上帝)的修女贞德,在他做出了一些比较ji烈的,与天主教会对抗的事情之中,是会支持自己的。第二,修女的修女是个笨蛋。

    就是这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