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没救成(四更了!!!!)
    埃吉尔在那不勒斯城内转了几圈,再见到那此杀人强哗抢劫之类的事情的时候,的确再没有做出所谓的“恶作剧”出来。风轻云淡的将这些东西都视而不见掉了。仿佛一切事情都无法引起他的注意力一样。博洛尼亚伯爵马费奥兴冲冲的跑了过来,告诉了埃吉尔,纳尔西斯被他抓到了这件事情之后,埃吉尔这才一声∧里面想着:整个联军上下哪个不想着,这个东罗马指挥官被自己给抓到了。

    没想到最后却便宜了这个家伙不过说起来,这也算是个不错的结果了。

    “走,我们去看看吧。”埃吉尔这样说完之后,调转马头,在马费奥以及博洛尼亚士兵的引导下从另一条街道离开了。

    而埃吉尔这一个离开,却是错过了一个机会。并且少知道了一件事橡一此时此刻,从西西里启程前往那不勒斯的船队在那不勒斯港口处转了个圈,之后便返了回去【在船头的哈罗德心里面感叹:没想到最终还是晚了一步若是那个死太监能多坚持半天时间。好歹也能坐着船逃到西西里去°了,就当他命不好。

    就这样,哈罗德卖了纳尔西斯一次,又救了纳尔西斯一次,再卖了纳尔西斯一次当他想第二次再救纳尔西斯一次的时候,却发现纳尔西斯他已经救不了了……

    稍微有点小郁闷。

    而且,对于联军在这么短时间之内就能将那不勒斯城攻破,哈罗德非常惊讶那不勒斯城的守备系统完善,军队总共有三万左右。

    纳尔西斯也不是庸才。竟然连一个月都没守住♀这这……

    于是,哈罗德对于那个他“记住了”的埃吉尔陛下更加的忌惮了。

    并且开始认真地考虑起了自己的出路:瓦兰吉人是从斯堪的纳维亚迁徙到东欧大草原的一支′然距离斯堪的纳维亚本土稍微远了一点。但是瓦兰吉人和斯堪的纳维亚本土的维京人的联系,一直没午断绝过。

    瓦兰吉人佣兵头目同时也是非池要的一个维京首领□至有的瓦兰吉首领还曾经成功当选过挪威大公。而瓦兰吉人数不足的时候,也会到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去招募兵员÷实上哈罗德就这么干过。而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上的苦寒之地,也有的是强悍的,并且贫穷而渴望发财的维京战士渴望加入到他的佣兵组织之中。

    但是这一切在几年前变得不同了一准确的说,是新兴的,强大的诺曼王国统一了整个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改善了当地居民的生活≮这之后愿意出来闯dang的人就变得越来越少了~就算是想要出去闯dang,他们也多了不少的选择,最好的自然是加入到埃吉尔的军队之中,要不然的话去舰队里面做一个海盗也是很不错的选择最近一段时间海军扩编,缺员缺的很厉害。而实在不行的话,各个地方守备军团,那也是一种选择。

    而埃吉尔本人的手腕和威望,也耍比哈罗德高得多一个身兼诺曼,挪威,瑞典,丹麦,英格兰五国国王头衔:立窝尼亚,普鲁士,新西伯利亚三个大公头衔:诺曼底,南斯堪的纳维亚,bo美拉尼亚三个公爵头衔,以及条顿骑士团大团长头衔,哥特堡,毕亚德和卑尔根,奥斯陆四个伯爵头衔这样恐怖的一连串的头衔,更是让所谓的瓦兰吉卫队指挥官,瓦兰吉部落首领,这种上不得台面的头衔显得暗淡无光。

    之前哈罗德敢打仗,因为他觉得打死了多少佣兵都无所谓,因为斯堪的纳维亚就好像一个超级大兵营,会源源不断的将新的佣兵输送到自己这里来但是现在,哈罗德却是怕得很←的兵打死一个少一个,打死两个就少一双‘前的那不勒斯之战,如果不是因为哈罗德知道,与他敌对的便是埃吉尔的话,他说不得也不会同意纳尔西斯的主意,将他的人马放在整个阵型最前面。

    因此哈罗德嘴上不说,心里面却是将埃吉尔给恨透了。诚心和埃吉尔作对也不难解释。

    但是接下来要怎么办呢?还要继续对抗埃吉尔么?诺曼王国如日中天,他一个小小的佣兵头子如何能对抗的了?但是,不对抗要怎么办?投降吗?!带着瓦兰吉人投降该死,哈罗德还真做不出来这种事情!他也是个维京大贵族!他也有当选挪威国王的权利!哈罗德不想放弃这个权利。规规矩矩的当诺曼王国的附庸封臣!

    最终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哈罗德一拍大tui,喝酒去了。

    此时此刻,镜头再次转到那不勒斯城,埃吉尔在走进了一间原本是作为粮仓而设立的仓库之后,终于看到了和自己对阵了数局的对手,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从中年人迈向了老年人的太监纳尔西斯。而这个原本双目空洞无神,好像傻了一样的家伙,在听说了联军统帅,诺曼国王要来看自己之后,也稍微恢复了一点精神。

    只是还是显得很困huo。

    “阁下,就是纳尔西斯么?“埃吉尔这样问道。

    “…没错。”纳尔西斯点头,之后忍不住问道:“那么,您就是埃吉尔陛下?”

    “的确。”埃吉尔点头。

    “您今年的年龄是?”

    听到纳尔西斯问出了这栏的问题,埃吉尔稍感恼怒,但仍旧回答了纳尔西斯的问题:“余今年,十九岁。“竟然如此年轻?!”纳尔西斯稍微感觉有点难以置信‘后又陷入了那种双目无神,眼神空洞的状态之中。而埃吉尔也觉得无趣的很。便转过身准备离开了。

    “那个……陛下,这个人,您觉得怎么处置比较好?”旁边马费奥赶忙问道。

    “他是你的俘虏,想怎么处置都随你的便”了也好,留着换取赎金也好,放了也好。

    都行。”埃吉尔这样无所谓的说法,却是让马费奥苦恼了起来一前两个选项肯定要得罪东罗马帝国,而后面一个选项却必然会得罪联军♀场大战虽然目前看起来是联军占据优势。但是东罗马还有主力未曾出动◎而最终谁胜谁负还真不好说◎而马费奥真心的谁都不想得罪一之前他看着纳尔西斯是个天大的功劳』而现在看来,却是个天大的麻烦了。

    再一次有意无意的难为了博洛尼亚伯爵这个可怜虫之后,埃吉尔按照惯例,派出卫队骑士,想要在那不勒斯城内找到一栋保存完好的别墅,作为他的临时行宫。但是最终的结果却让埃吉尔稍感意外一在经过一连串的寻找之后,卫队骑士们都尴尬的跑回来报告,说整个那不勒斯城内貌似是没有符合埃吉尔要求的建筑物了。

    埃吉尔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觉得非常惊讶:原本在攻打马赛啊,攻打斯德哥尔摩啊,乃至最最开始的攻打卑尔根这样的战役之中,埃吉尔想要从城里面找到一个完好的房子,之后住下来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但是这一会,或许是攻打那不勒斯城受创严重,又或许是因为埃吉尔的屠城十日的命令,ji发了士兵们的凶xing?

    不过,不管怎么说,埃吉尔不想再在那不勒斯城内呆着了□至说,在那不勒斯城内找不到一座符合他要求的房子,反而让他在心里面松了口气≮是,埃吉尔又再次走出了那不勒斯城,回头望了望这座正在遭受屠城惨剧,并且很快就要被烧掉的城卒,埃吉尔心中略显感慨‘后策马扬鞭,向着己方营地跑了过去。

    一路上,卫队骑士们也感觉到了自家主君莫名其妙的郁闷心情,因而谁都没有心情说笑。沉闷的气氛更加重了埃吉尔的不爽的感觉。

    说起来,这还是第一次,埃吉尔觉得身边跟着一群忠心耿耿的,随时都可以为自己挡刀挡剑的骑士是一件令人不爽的事情≮是,一回到营地之后,埃吉尔便挥挥手,让那些卫队骑士散开了。

    骑士们很惊讶,却也不敢违背了埃吉尔的命令‰想这是在自家的大营里面,而且暗中还跟着不少的诺曼杀手保护着,应该没什么大碍才是≠说自家主君的脾气不好,自己要是上去劝的话,很有可能被主君数落乃至惩罚※以也没人触这个霉头。都回去自己的营地里面打桥牌,或者喝酒比武去了。

    这样,只事了埃吉尔一个人,埃吉尔又反而觉得寂寞了。大营里面空dangdang的。绝大多数的士兵乃至联军的其他统帅,都去那不勒斯里面发洋财去了÷实上如果不是诺曼人有着规矩抢劫到的东西必须上交一半给国王。埃吉尔也会忍不住去那不勒斯抢劫的。

    没有人,到处空dangdang的。埃吉尔轻轻叹了口气,想起了一个自己在这时候,绝对不想见,或者不敢见的人☆后犹豫了一下,还是咬了咬牙,向着她的营帐走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