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那不勒斯城破之日(第三更!)
    既然北线战场有了腓特烈这个大凯子支撑着,埃吉尔便不再的了一联军现在还有七万多≠加上自己的十万动员兵。加起来也有将近二十万。而北线的东罗马军队,目测也是这个数字‰腓特烈一战之后,就算是胜了〔不可能没有伤亡。到时候就是自己拯救世界的机会♀样,博洛尼亚,那不勒斯,威尼斯‖续三场战役大获全胜,击败东罗马n么自己的威望基本上就定型了≠加上腓特烈这个悲剧陪衬,自己到罗马去,让教皇圣座给自己加冕个皇帝什么的,应该就没问题了。

    埃吉尔这么想,也是这么做。尽管联军之中其他统帅也分别得向他表示了,对于威尼斯一代,两个罗马之间的战斗的不安。但是埃吉尔态度安详,语气轻松,回复起来就这么一句话:“慌什么,有腓特烈皇帝陛下呢。”其他君主也隐约间听说过一点关于这两个人之间的矛盾,便也不再多说。

    就这样,埃吉尔再次沉下心来,指挥联军猛烈攻打那不勒斯。将七万余大军分成三队,每一队两万余人,每次攻城时间为八个小时。

    就这样日夜不停的连续攻击了三天时间,东罗马军队不明原因—的士卒疲惫yu死”到第四天傍晚,埃吉尔这才下令凸攻城←着一点点撤走的联军军队。东罗马不少士兵再撑不住』下子跌到在地。

    呼呼大睡起来。而连续指挥战斗长达三天的纳尔西斯,也实在有些支撑不住↑令副官替自己布置守备岗哨之后,也卧在一个墙角沉沉睡去。

    然而那副官一想。己方守城尚且如此疲惫。对方连续攻城三天不止≡然要比我军更加疲惫才是◎此也不在意,胡乱布置了一些岗哨之后,也找地方睡觉了。

    东罗马的军官尚且如此想n么东罗马士兵自然更甚n些被挑中作为哨兵的士兵们也只是支撑了一会儿,便东倒西歪的打起了瞌睡。

    于是,后半夜,凌晨两点钟一正乘应该睡的最死的时候。埃吉尔集结了四万余休整完毕精神饱满的士兵,并且将这几天搜集的所有油料和陶罐全都带了上〉曼工程兵迅速将投石器构造好‘后便将装满了火油,硫磺等易燃物,陶罐口用燃烧的大块破布塞住♀样制成的简易燃烧弹抛投了出去……

    之前就有说过,外坡城墙基本都是木质结构,可以作为燃烧媒介。

    因而在火油弹的攻击之下只是顷刻间便已经成了一片火海。

    因为事情发生的实在太过突然,绝大多数东罗马士兵在诺曼投石器第一轮齐射的时候还在沉睡◎而来不及反应≠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已经置身于一片火寒中了……

    “我难道下地狱了吗?!上帝啊一我没做什么错事请怜悯我的罪行啊啊啊啊!!!!”

    东罗马士兵们惊慌失措,有的甚至以为自己已经死了。被上帝置身于烈焰地狱之中。不由得放声大哭,大声悲号。

    “不许走!灭火!快点浇水灭火!都起来!快点起来!是诺曼人攻城了!!”

    当然东罗马军队之中,也有一些头脑清醒的人♀样子一边大喊着一边跑到之前随着外城城墙建设一起打好的水井旁边‰要取水灭火。而也有一些人紧张异常的抓起武器,在缺口处组成阵列。

    火光之中映射出一张张紧张不安的脸。

    然而,这样的人数量实在少了一些。而且那一点点水井临时打上来的水源,也根本没办法将火焰浇灭油比水轻』桶一桶的水浇在了上面,反而让火势更加凶猛。

    “用土!你们这些白痴!别再浇水了!!”此时此刻,同样显得狼狈至极的纳尔西斯这样怒吼着∑止了东罗马士兵们白痴一样的错误的救火行为。并且这样下令道。

    然而,埃吉尔并不想给他这个机会了。

    “敢死队,冲锋!”眼看着东罗马军队一瞬间便陷入了剧烈的混乱之中。埃吉尔紧接着一声令下,预先选出来的,被埃吉尔许诺在城破之后可以第一批挑选战利品的身上披着浸过水的毡毯的联军敢死队怒吼着,向着之前砸出来的缺口处猛冲。

    东罗马骤然间遭到火焚之灾,紧接着又被装扮奇怪,怪嚎怪叫(埃吉尔命令的不要他们好好说话)手持长斧的,疑似恶魔的敌人攻击了】气一瞬间便降低到了极点□至有人哭嚎着说:“地狱大门打开了!撤旦带着他的军队来攻击我们了!”这样的话‘后漫无目的的四散奔逃。

    ……好!那不勒斯城破了!”埃吉尔如此大喊着♂黑的夜se被那不勒斯燃烧着的巨大火光照耀的如同白昼一般。

    紧接着埃吉尔马上下令余下大军铲土灭火等到火势稍小,空处了数处通道之后,联军大部冲入城中〗局至此再无悬念。东罗马士兵们四散奔逃,纳尔西斯原本还想着要带领守军退入内城之中继续抵抗。

    然而如此混乱的情况下,恐怕又要上演前些天那不勒斯之战失败后,撤退的士兵堵在城门口的悲哀场面。而这一回,也不会有瓦兰吉人帮他了。

    “上帝啊你究竟要对我多么残忍,才让我在如此短暂地时间内被同一个对手连续击败两次?!”纳尔西斯这样哀叹着,之后丢下了长剑和盾牌。放弃了抵抗。不多一会儿,就有两个操着拉丁语的士兵跑到了他身边。看到纳尔西斯一动不动,呆立当场。还以为这家伙被吓傻了≠看他身上披挂的好像是个贵族、刻〖兴〗奋了起来〗个人一起动手,把纳尔西斯打翻在地,之后掏出绳索将纳尔西斯给绑了住≡始至终,纳尔西斯都一动不动的没有反抗。

    就这样,东罗马士兵们失去了他们的指挥官≠没有人能命令他们,提醒他们,以及鼓舞他们了。

    东罗马军队再不能组织起像样的抵抗来,也无心组织起像样的抵抗来。绝大多数的东罗马士兵,在被联军抓到了之后也像是纳尔西斯那样没有任何反抗≠量拼命反抗的,也因为数量太少而被很轻松的消灭掉了……

    那不勒斯宣告失守。

    埃吉尔是在拂晓时分进入那不勒斯城的。尽管他的情报总监内穆利斯警告,说那不勒斯城内非常混乱,而且还有零星的反抗〉不定会有握。但是埃吉尔完全不在乎。

    “既然你这么说,那么就由你负责余的安全好了$果出了什么差错的话就是你的责任嗯,判个死刑好了。”埃吉尔半开玩笑的一番话让内穆利斯冷汗直冒,再不敢说话。

    但是随后,埃吉尔就有些后悔了。

    因为那不勒斯城如今的状况的确不适合人来到这里旅游。安全问题的确是一个方面,但是更加重要的则是这里的状态令人恶心。

    尸体,尸体,还有烧焦的尸体∠半身保持完好,下半身烧焦的尸体,下半身保持完好,上半身烧焦的尸体。被剁成肉酱的尸体,被砍成肉段的尸体。被砍掉脑袋的尸体,只事脑袋的额,脑袋。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和烧焦了的味道混合起来的难闻味道。除此之外还有汗臭味,马尿味,以及其他乱七八糟的味道。

    埃吉尔差点吐了。

    同时,士兵们已经开始了屠城的行动。或许这才是内穆利斯口中所说的“零星抵抗”的真正来源。绝望中的希腊人,以及其他一些种族的,北非的啊,北意大利的啊,还有罗斯人之类的抄起了身边的一切能够用来当做武器的东西,埃吉尔甚至从一处被烧焦的废墟中看到,一个走投无路的希腊女人,哭喊着,拿着以一柄木梳向着全副武装的职业维京战士冲了过去,最终被哈哈大笑的诺曼人推到在地,之后撕破了衣服准备尽情凌辱。

    埃吉尔皱了皱眉,故意将马嚼子给放了下,之后用力一锤战马的后背,战马吃痛喊叫了起来,被那个维京战士听到了那个维京战士猛地一转头,却看见是自家的国王埃吉尔‖忙提起解子行礼,脸红的跟猴子屁股似的尴尬的要死。

    “打扰到你们了真是不好意思,我马上就离开,随意,随意。”埃吉尔轻轻一挥手,这样说道‖时催动了马匹离开‘后那个维京战士再转身一看,那个女人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晦气。”维京战士小声骂了一句,之后就跑去其他的地方找乐子去了。

    之后,埃吉尔仍旧好像没事人一样走在那不勒斯城的大街上〓无目的的走着‘后,他身边的死亡骑士队长阿尔法稍微犹豫了一下,之后开口问道:“主君,刚才那个您可是答应过了,要屠城十日的。”“哦,那只是个恶作剧而已』什么特殊的意义。”埃吉尔目视前方,不以为意的轻松的回答道。

    “原来如此,是属下多虑了。”眼看着自家主君不想要多说,阿尔法便也没有再往下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