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漂流海上的佣兵们
    埃吉尔身负两世记忆,自然知道攻城围三阙一的道理,故意留出一线生路,却并不是因为仁慈。而是让敌人心里有个消,拼命的时候不会太过≡此减少攻城的难度≮西方,这样的道理懂的人不多。但是在东方,行军打仗的知道这个道理的还真不少。但是知道归知道≤不能看破却是另外一回事儿∷们总是以为自己最聪明,自己运气最好≡己是小说主角≡己天定的命不该绝◎此对方万一◎一万一的疏忽了呢?那简直就是一定的……

    所以说,就是这样的道理。埃吉尔虽然没有完全说破。但是看在场的联军统帅的嘴脸,也都是若有所悟的样子♀道理都是一样的。

    在场的人都不是笨蛋≡微想想就能明白过来。

    “那么埃吉尔陛下你看,对方真的有可能乘船去袭击我方后路么?”查理公爵当年遭过诺曼海盗的袭击,勃艮第工商业重镇格罗宁根毁于一旦≡然知道厉于是害。赶忙询问道。

    “不好说。”埃吉尔摇摇头,略作思考之后说道:“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警醒一点比较好,对方白天的时候出海,我们已经晚了半天的时间,事不宜迟∫们现在就向北意大利派出信使,要圣座注意后路的安全。

    同时通知还在马赛的爱德华公爵,要他将护送的辘重的军队数量,以及护送的距离增加。

    而且,反正攻城战中骑兵并无大用∫们便将骑兵集中起来,沿着那不勒斯到罗马这一段距离巡逻各位看,这样的布置如何?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

    其余人想了想,都表示埃吉尔陛下的布置已经足够稳妥的了≮是埃吉尔便下令散会≡己去了随军的诺曼间谍的营帐,写了信件交给了使者,命令尽快骑马北上通告消息去了。

    埃吉尔眼看着使者连夜离开,一骑绝尘而去≡感失落。并且暗暗反省最近几天自己稍微有点得意忘形了。就算自己的确是最为不同的,独一无二的,传说中的最强大的国王。但是这个世界上还是稍微的有一些,仅次于自己的,稍微差一点的,同样非晨的家伙的存在。

    如果自己不小心应对的话说不得就会吃亏♀一次不过是个小教训。而下一次,就有可能是赔上身家xing命。

    “继续努力吧。”躺在chuang上的埃吉尔这样子自己对自己说道。

    事实上,埃吉尔却是稍微的有点多虑了一并不是说他今后要小心谨慎继续努力是错误的。而是说,他加紧守备后路的这个策略,几乎没什么必要。

    当天白天的时候瓦兰吉人们狂笑着夺取了海船,之后在码头纵火然后扬长而去≮进入了地中寒后,瓦兰吉佣兵头子哈罗德只是派出了几艘速度比较快的小船,命令他们去北面“稍微制造一点破坏”

    之后就带着主力部队南下,向着西西里的方向航行去了。

    “那个,老大……不是说我们要去袭击对敌人的后路吗?”有心腹这样问道。

    “所以我说过很多次了啊。”哈罗德一副无语的样子,拽起了那个家伙的衣领将他举了起来,之后身子一转,作势要把他往海里面扔。

    一个粗壮的瓦兰吉人,连同他的全身装备和武器绝对超过了二百斤。

    而哈罗德单臂把他拎了起来却完全没有一点吃力的感觉。

    “老,老大快点把我放下…

    这个并不好笑啊!!”那个瓦兰吉佣兵脸吓得煞白虽然大多数的瓦兰吉人通晓水xing。但是这家伙一身的链甲却是难办的很。掉进海里肯定是浮不上来了。

    “哦你想下去是不是?”哈罗德提着这个倒霉蛋的手臂上下晃悠了两下,吓得那家伙又是一阵大叫。

    “闭嘴不然我就真把你搭下去!”哈罗德大喊了一声,之后那家伙赶忙捂住了自己的嘴。

    “ting好了,这是最后一遍。今后我绝对不想要再从你嘴里面听见这样愚蠢的问题我们是佣兵!是佣兵!!佣兵佣兵佣兵!!!我们打仗不是为了获取胜利我们打仗是为了活下来并且赚到钱!!能不拼命就绝对不去拼命!!!去袭击敌军后路这种握的工作,稍微派人意思意思就好了!我骗那个希腊的死太监的话你难道也相信了吗?!”

    哈罗德一边说那个瓦兰吉佣兵一边拼命的点头,等到哈罗德说完之后就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家老大,想要说话却又害怕惹怒了他。

    哈罗德又翻了个白眼,胳膊一提,那个瓦兰吉佣兵只感觉自已身体“忽然。。的一下,再看的时候已经摔倒了甲板上面。

    “枫刷甲板直到西西里。”哈罗德说完之后转身回去了自己的船舱睡觉去了』留下惊hun甫定的那个瓦兰吉佣兵大口的喘着粗气。

    就这样,瓦兰吉佣兵们经过了五天五夜的航行之后,到达了西西里岛北面最大的城堡巴勒莫‘后佣兵头子哈罗德便发动人手,假借两西西里总督纳尔西斯的名义,开始在西西里岛上搜集船只……………,这个先不说,再说那不勒斯城下,经过埃吉尔一番调度之后,联军去了四五千骑兵。第一天攻打那不勒斯也阵亡了两千余人≤兵力已经下降到了七万左右n尔西斯不愧是东罗马名将,联军先后实行夜袭,偷袭,土龙等方式攻击,却都被他一一破解n不勒斯城内各种物资储备充足,足够支撑东罗马军队以及那不勒斯市民使用至少一年。

    如今纳尔西斯又在那不勒斯实行粮食配给制度。当天参与ji战的士兵给予加餐奖励:没有参与战斗的士兵给予通常份额的食物,参与支援守城的民壮给予四分之三份额的食物。而没有参与的民壮,以及老弱fu孺则只能领取通抽况下二分之一的食物≮这样的情况下,那不勒斯恐怕还能支撑更久□至说再不行了。拆骨而炊,易子而食神马的,也不是不可以……

    埃吉尔也试着命令诺曼间谍们使用纵火,投毒等手段破坏这些物资。但是纳尔西斯对于军火库,粮仓等地段的守备都非诚密〉曼间谍们完全无从下手≮一次失败的尝试之后,反而让纳尔西斯知道了间谍的存在~城戒严终虽然没能将诺曼间谍全部找到。

    却也抓捕了一大半∝别是那些珍贵的信鸽,全都被纳尔西斯拿回去烧烤了下酒。埃吉尔至此失去了与城内的联络。

    那不勒斯攻城战,看起来很有可能会发展成惯例的,胶着的,旷日持久的战争。埃吉尔想到这里就非撤痛◎为有情报显示,巴西尔二世二十万大军前锋距离威尼斯城已经非常接近了。尽管与之相对的,神圣罗马帝国的现任皇帝,菲特烈二世也带着德意志的十五万大军南下。并且在罗马正式接受了教皇的加冕。但是埃吉尔一点都不看好这个家伙。

    或许,这其中也有一些攀比的心理吧。埃吉尔的声望随着那不勒斯之战的胜利而变得更加响亮,甚至作为整个天主教会盟的盟主。而腓特烈作为传统意义上的,欧洲最强大的国家,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心里面说不服气,那简直就是一定的。

    所以,尽管埃吉尔再三去信,消腓特烈能够克制一下情绪。等到自己将那不勒斯攻城战了结一下,之后带着军队北上支援,两军合力再与东罗马帝国作战,必要时暂时牺牲一下威尼斯也不是不可以一但是,腓特烈似乎并不想要听从埃吉尔这个所谓的“盟友”的提议』是回复了一封措辞含糊的信件。并仍旧坚持着将军队向着威尼斯的方向ting进“锋甚至一度进入原本属于匈牙利的国土之内,与东罗马前锋之间进行了数次交锋。

    “这是不相信我啊……”埃吉尔在接到了己方间谍传来的讯息之后,这样感叹道‘后就不去管腓特烈的死活了脒特烈原本还想要埃吉尔调动同期进入北意大利的,那十万诺曼径召兵给他用。但是这种事情埃吉尔岂能答应。

    同样写了封措辞含糊的信件,并且给自己的部下写了密信,严令他们汪在北意大利热哪亚一代,绝对不许参与到那两个罗马的战争中去。否则的鼻严惩不贷。

    腓特烈也曾经试着要拉碌曼征召兵,但是诺曼本身的体制与中世纪欧洲国家不同,那十万征召兵都直接听命于埃吉尔,而不是另外哪个军阀或者贵族∵特烈甚至连应该拉颅都不清楚☆终只好作罢。

    同时对于埃吉尔的意见更大了一些□至在不少公开的场合毫无顾忌的宣泄这种不满※称埃吉尔不过是个运气好的杂碎,毫无真才实学。而埃吉尔在获得这些消息之后同样怒不可遏,对于腓特烈的观感瞬间下降到了负值。

    就这样,所谓的天主教联盟内部的裂痕开始出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