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铜墙铁壁那不勒斯
    尽管联军上下骄横不可一世∠为敌人不过土鸡瓦狗尔£刻之间便可使之灰飞烟灭』而埃吉尔为了降低伤亡,同时进一步的炫耀诺曼王国实力,还是将他带来的攻城器械全都拿了出来,总共一百二十八架配重式投石器,再加上在这三天的时间里临时赶制出来的三辆攻城冲车,埃吉尔相信,即使那不勒斯守军真的有胆量反抗←也能攻得下那不勒斯城!

    于是东罗马士兵们就开始反抗了。

    之前有说过,亚平宁山脉横贯整个意大利半岛◎而意大利半岛多山地,多丘陵。

    不少地方盛产失理石,hua岗岩等优质石材◎此石块是绝对少不了的。

    在三面城墙口,联军统帅们下达了屠城命令之后,联军方阵迅速空出几片地方来‘后操纵着攻城器械的诺曼工程兵们便调节好角度,操纵着配重式投石器,将大块的石材抛投了过去!

    转眼间,上百块的斗大的石块呼啸着向着那不勒斯外城城墙轰了过去!

    城墙之上顿时一片哗然‘前有说过,亚平宁山脉能够提供充足的石材。而作为南意大利最大的城市,两西西里历代总督,即便是异常昏聩的那种,也知晓那不勒斯的重要意义。等到纳尔西斯接任两西西里总督的时候,那不勒斯已经有了内,外两重城墙,全部由hua岗岩为基底,以大块的石材使用夯土筑造方式构成,塔楼林立,要塞高耸。

    藏兵洞,马道一样俱全。端的是守备严谨。

    而纳尔西斯也是个有才干的。尽管在他任上,两西西里与北意大利的攻守势已经互易,但是纳尔西斯对于那不勒斯城墙的维护工作仍旧很到位◎而,那不勒斯的守备能力一直都维持在一个较高的水准之上$果此时此刻诺曼投石器攻击的是那不勒斯城墙的话,恐怕得轰击上一年半载,才能有所鼻获但是,但是坏就坏在纳尔西斯聪明过了头,在这之前又在那不勒斯城外修建了一道临时的外城,外城主要以木质结构为主,如何抵挡的了投石器狂轰滥炸?纳尔西斯却也是想当然了≡然将联军当成当年的野蛮人,无论如何不能想象对方拥有如此恐怖的攻城手段♀第一个回合,便因为纳尔西斯这个失误,东罗马守军吃了大亏!

    诺曼工程兵们按照埃吉尔之前的命令连续三轮齐射,几乎将那不勒斯外城城墙给犁了一遍,眼见得东罗马士兵伤亡惨重,纳尔西斯自己也差点被一块飞过来的石头砸碎了脑袋【质墙面上被砸出数个缺口来,砖石土块,断裂的木块与血肉模糊的人类〖肢〗体混杂在一起,一片狼藉。东罗马士兵们好容易逼出来的一点决死之心一瞬间也消散了不少。

    “该死。该死的那群野蛮人什么时候有了这么恐怖的武器?!”纳尔西斯惊讶万分,这样大喊道。而其他的东罗马士兵,想必也有不少心中所想如他一样的。

    当然,这群悲剧到死也不会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就是这样。

    在经过三轮齐射之后〉曼工程兵们改变了策略,三面城墙各有的四十余台投石器,被分成了四组,每组十台左右,连续瞄准了之前首创比较严重,或者目测看来并不算太过坚固的地方,集平火力砸了过去。

    这一砸便是将近两个小时≮间联军将士百无聊赖,坐在原地休息。而城内的东罗马军队却在纳尔西斯玩命的调度之下逐渐冷静了下来≯看着一点点被扩大的缺口,纳尔西斯也明白了联军的计划‖忙调遣了大批预备部队,在缺口后方列成密集方阵,只等对方攻城知识好将缺口堵上。

    这一连轰击了两个小时,期间还有十几台投石器因为磨损过于严重因而不能再用。不过,经过这一番轰击之后,那不勒斯外城城墙已是千疮百孔,残垣断壁虽然仍旧是个阻碍。但也不过是稍微让速度降低一点罢了】兵们已经可以不借助任何工具的穿越这一片地形《石器至此凸轰炸,被诺曼工程兵们拆成零件,之后装进手推车里面运走了—军之中其他士兵啧啧称奇⌒好事的想要问两句,却都被诺曼人以语言不通给搪塞过去了。

    眼见通路已经打开,联军统帅们再不犹豫,纷纷下令进攻』而这缺口对于天主教八万联军来说,仍旧显得不够。而统帅们的思维和埃吉尔也都差不多∠为东罗马军队土鸡瓦狗一般』要稍微接触一下,便会溃不成军◎而也没有派出炮灰前去试探的意思』出手便是自已麾下最精锐的军队。

    埃吉尔派出的,是总共两千名诺曼决死突击战士,在之前的战斗之中将瓦兰吉佣兵击败的他们,已经可以堪称天下第一等的步兵了。查理集中了他麾下所有披挂板链复合甲的瑞士戟兵,而腓力的军士稍弱,却也是一批身穿重型链甲的重装军士。接下来教皇国同样出动了身披板链复合甲的瑞士卫队,还有威尼斯重装步兵,博洛尼亚重装步兵,热哪亚精锐长矛军士等等等等。第一批次进攻的部队虽然不过七千,却是联军步兵精华所在◇容堪称华丽。

    “士兵们!靠拢,靠拢!和你的兄弟们靠在一起,盾牌平举,握紧长矛,保持阵型!守住,一定要守住!!”那一边东罗马人也发了狠,百夫长,千夫长们这样扯着嗓子大喊大叫〈旗手高举着略显破烂的军团战旗≮一个个缺口处组成了密集方阵,准备拼死一搏。

    而在城墙之上。大批的罗马轻步兵以及罗马弩兵被集中了起来。

    同样被组织起来的市民,以及预备队将残垣断壁搜集起来,在残存的城墙角搭成缓坡,之后将大量的军备物资送了上去。

    “放箭!投掷石块和标枪!杀了这群王八蛋!!!”纳尔西斯眼看着越来越近的联军士兵,这样大喊道。

    一时间,那不勒斯城头矢石交加,不过联军这一批精锐都是身着坚甲的$果不是刚巧集中脖颈,面颊之类的地方,却是无碍。来自法兰西和北意大利的士兵们还举起了手中鸢盾,这样一来那不勒斯城头攻势虽然猛烈,真正杀伤的联军士兵却是不多。

    紧接着,联军士兵迅速爬过城墙处的残垣断壁。居高临下向着东罗马方阵发起了冲锋。

    埃吉尔手持单筒望远镜登高望远,看得明白,他麾下的决死突击战士一个冲锋,便将对方方阵撕开了数个豁口,并且豁口持续扩大—眼间便占据了上风。

    如果是在一般的情况下,对于这样的发展,埃吉尔自然会觉得满意→足于己方军队的强大,以及自己的指挥有方。

    然而现在不同,这与埃吉尔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样只见决死突击战士们挥舞战斧,大肆砍杀』而东罗马士兵们却是前赴后继,不断有士兵涌上前来,填补空缺。抵抗的异崇强……

    “这……这是为何?对方使用了什么手段重振士气了么?!”埃吉尔万分惊讶,马上派出传令兵到其他方向的城墙处询问。得到的〖答〗案却都是如此。东罗马军队拼死抵抗。进攻事态进展缓慢云云“该死!”埃吉尔暗骂了一声,心里虽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却明白,想要攻破那不勒斯,恐怕要再费一番功夫了。

    联军分批进攻那不勒斯,攻城战进行了整整一天,然而守城的东罗马士兵却如同铜墙铁壁一般死战不退。埃吉尔眼看着攻势受挫。便下令联军暂时收兵撤回。

    联军原本斗志昂扬,想着一鼓作气端掉那不勒斯,之后屠城十日好好发泄一下〈没想到被东罗马军队迎头痛击,便如同一桶冷水当头浇下一般。

    眼见得军队士气低落,当天晚上联军统帅们再次齐聚一堂,人们都还记着,三天前埃吉尔所说的瓦兰吉佣兵投降一事。便决定要按照约定,晚上去东侧城墙处一这一回也不需要瓦兰吉人开门了』要他们里应外合,制造混乱,联军即可趁势攻城。

    然而埃吉尔想的却更多一点,听到查理公爵如此提议。缓缓地摇了摇头〈也没反对。

    “先将军队车置好,但是不要急着进攻。

    再等一下。”埃吉尔这样开口:“今日事有蹊跷。还是稍微谨慎一点比较好。”

    众人听了埃吉尔的话,又等了一刻,便听到帐外有人禀报,说城内的消息已经探听到了。埃吉尔松了口气,知道是城内的诺曼探子发出的信鸽。便叫了进来,打开信纸看了一遍:之后皱起了眉毛。

    “进攻的部队可以撤回来了,那群瓦兰吉人根本没想着要投降。”

    埃吉尔这样说道。

    众人连忙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埃吉尔便将城内探子打探到的,瓦兰吉人坐船逃跑≠走时将那不勒斯码头付之一炬。而东罗马军队断了退路,因此才格外拼命的事情说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