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哈罗德的“妙计”(四更了!怒求月票)
    哈罗德看看左右,聚集在周围的全都是最早跟着他打天下的,忠心耿耿绝对不会背叛的老兄弟。便往里招了招手,示意他们凑得再近一点≈压低了声音,1小声的将他的计划说了出来♀一群都是混了十几二十年的老兵油子′然多数都大字不识一个。但是战争经验却丰富得很。

    闻听哈罗德所说的计划…之后,都“哦~”的一声,表示自己听明白了‘后狂拍自己老大的马屁《兵们就这样热闹了半天,之后哈罗德又布置了任务,并且再三强调绝对不能泄密。

    “不过老大,既然你已经想好了这样的计划,那么为什么还要给联军的那个诺曼国王写信〉是愿意献城呢?”又一个瓦兰吉佣兵这样问道。

    “切,缓兵之计而已。”哈罗德轻哼了一声:“那个死太监找了个借口,说是收敛尸骸作为缓兵之计♀样白痴的借口谁会相信?

    (这时候欧洲人对于瘟疫的认识非迟,并不知道尸体催生瘟疫这种事情)对方顺水推舟的答应了,八成是想要趁势麻痹那些白痴希腊人。

    之后趁机突袭,攻击那不勒斯∫放心不下※以才又暗中与他约定,说是三日之后献城。”

    “原来如此。老大英明。”佣兵们这才心服口服—自己有这样一个狡猾的老大而感到庆幸‖时心里面也暗暗的害怕,消老大不要将他的狡猾用在对付自己人身上,变着法的克扣他们的佣金。

    三天时间转瞬即逝n尔西斯最后也没能让东罗马士兵们鼓起勇气来≯看着已经被清理干净的城郊,那暗红se的土地,以及不远处一片一片延绵不绝的,埋着数万具东罗马士兵的尸体n尔西斯自己心里面也泛起了嘀咕∧里面想着:如果不行了的话便带着心腹坐船逃到西西里,徐图再起好了。

    西元一零零三年五月十七日,上午时分,经过三天休整的八万四千联军披挂整齐,在埃吉尔国王陛下的率领之下逐步的,从东,南,北三个方向逼近了那不勒斯城←着军容严整的联军将士,东罗马军队士气愈加低落。此时此刻,尽管不情愿,但是纳尔西斯所能想到的,也只有哈罗德,还有他手下的那一票不靠谱的瓦兰吉佣兵了。

    但是这些不靠谱的家伙却不知道为什么,到现在也没有出现。

    “该死,那些混蛋瓦兰吉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到现在也没有来?!”眼看着联军越来越近,纳尔西斯额头泛汗√不住这样大声抱怨道。

    “一将军,将军!不好了!!”正当纳尔西斯患得患失的时候,他因为等不急而派去瓦兰吉军队驻地的传令兵骑着马飞快的向着城墙跑了过来。紧接着马上跳下马背』口气跑上了城墙。

    “怎么回事?!”纳尔西斯赶忙问道。

    “那,那群瓦兰吉人,全都不见了!不过那里有个小孩子,说瓦兰吉人给了他一个佛罗林金币,之后要他把这封信交给罗马人一还说今天的时候我们就会自己去找他∫把信带过来了。”传令兵缓了口气,之后这样说道‖时从口袋里mo出了一封信交给了。

    “那个家伙到底打的什么主意?!”纳尔西斯接过信,还没等拆开看呢。便又听见此时此刻,还没等纳尔西斯明白过来呢,从西侧又是一匹快马跑了过来,同样的一个传令兵跑了过来。

    “又怎么了?!”纳尔西斯问道。

    “码头,码头那里一群瓦兰吉人抢走了几十艘船,还有船员出核!”“逃走了么?!那群该死的佣兵!我就知道他们靠不住!”纳尔西斯一边这么破口大骂,一边再次坚定确定了自己赶紧贴边溜了≤去西西里猫起来的决心。

    “他们不但逃走了,还把事的能出海的船全都烧掉了!”那个从码头方向跑过来的传令兵这样说道。

    “什么?!他们你说他们把船都烧掉了?!”纳尔西斯扯着那个传令兵的领子大喊。

    “是,是这样的……”

    “该死!那群天杀的瓦兰吉人!这是要把我往死路上逼吗?!”纳尔西斯一阵盐,差点倒下去。

    而这时候,联军已经推进了足够距离,埃吉尔拔出长剑大喊道:“士兵们!看!!前面就是那不勒斯城!是整个南意大利最富庶的城市!而城内便是那些受到唾弃的,死后必当进入地狱之中的希腊异端!

    看看他们现在那怯懦的样子,再想想他们往日那骄傲自大的德行一一堆垃圾!!”埃吉尔这样大喊道:“我!诺曼国王整个天主教世界十七个国家会朋的盟主!天主教世界的守护者埃吉尔斯卡德拉格里姆松向你们许诺!在城破之后,你们可以肆意的对待那些异端!随便你们怎么样都行!我给你们十天的时间,尽情的,彻底的将这座城市净化凡天主所视尚可行动者,皆杀!”杀气腾腾的屠城命令被被一个个骑着快马的大嗓门的传令兵传了下去‖时,在东侧和南侧,法兰西的牒力国王和勃艮第的查理公爵,也下达着同样的命令,屠城—将那不勒斯彻底从地图上消除掉一之后才能公平的瓜分掉整个南意大利。

    这就是当天埃吉尔与希尔德谈论的最终结果。

    而此时此刻,在听到了对方这样屠城的叫嚣之后,再联想到所有的海船全部被毁纳尔西斯猛然间好像想到了什么关键的事情一样。

    看着仍旧在自己手中的,被攥的死死的那封信件,为了确定自己心中所想,纳尔西斯马上的拆开了信封,以最快的速度开始阅读。

    “致该死的太监纳尔西斯,愿你天寿。”这个看起来相当不友好的开头被纳尔西斯自动给无视掉了。

    “想必你看到这一封信件的时候,我已经带着属下们坐船离开了一不要误会,我可不是逃走,我是逆流而上,要冒着极大地风险向北,沿着悍去袭击对手的后路去。还有,我所说的办法,也就在这上面了∫将所有船烧掉,绝了逃跑的余地‖时又在城内散布消息,说城破之后敌人当屠城三日↓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东罗马士兵们在如此逆境之下,为了生存,必然能爆发出百倍战力。奋力抵抗敌军攻击,以守卫那不勒斯♀便是我的全部计划。

    还有,记得,你欠我一个人情还有十万佛罗林金币。

    一哈罗德哈德达拉”眼看着这封信件,纳尔西斯这才明白了哈罗德的全部的所谓“计划…”这根本就是将城内三万东罗马将士,再加上十万居民当成了筹码』要这个计划…稍微出了点什么差错一比如说对方不守约定,率先攻击,又或者士兵们并没有如同哈罗德想象的那样受到刺ji,又或者哈罗德散布的谣传士兵们不相信,只要稍微稍微的出一点点小差错。

    那么整个那不勒斯就全都完蛋了!

    这些的确都不关哈罗德的事情!他只要能稍微做出一点姿态来,跑到北意大利毫无准备的地方烧杀抢掠一番,就能大摇大摆的回去君士坦丁堡。将战败的责任推到自己头上。

    甚至还会编造一些战功∶巴西尔皇帝赏赐他!

    纳尔西斯越想越生气,紧接着将那张莎革纸使劲的揉成一团,使劲往地上一丢。

    “我欠你个姥姥!!!”纳尔西斯这样大喊了一声,之后马上转过去,对着他的副官,shi卫还有传令兵们喊道:“好了!你们看到了吧!

    船他妈的没了!退路他妈的没了!!敌人他妈的要屠城!!!那你们还不拼命,等死吗?!!!!!给我传令全军,不想死的话就给我玩命的抵抗!弓箭射不中不要命的人!”于是这好几十个人马上跑开来,用恐惧和绝望将东罗马士兵们的战意逼出来,以换取足够的战斗力守备城池。

    整个那不勒斯一点点的散发出了哀兵的气息。东罗马士兵们在绝望之中,只能够拼死一战了………

    此时此刻,城外,因为这件事情爆发的实在是太突然了≡至于诺曼间谍们根本没时间掌握具体情况,更没有时间将情报发出去一为了防止被敌人将信鸽击落,之后获取到情报,情报系统除了使用密码暗语书写信件之外,通常还是在夜间放飞信鸽♀三者加起来却是让诺曼一贯好用的情报网,在这一刻失去了作用】毫不知道城内变故的联军上下,仍旧对于攻破这座城市抱有绝大的信心。

    虽然说之前也有人提出过异议〉在阵前将屠城这种事情喊出来,会让敌人走投无路而奋起反抗。但是埃吉尔却哈哈大笑着反驳:“那不勒斯是个港口城市,停泊在西面港口处的海船足有数百艘一就算无法一次运输那不勒斯城全体的百姓』次运输个万八千的也是没问题的◎此并不能说是没有退路,相反的这样的威胁更会加深对方逃亡的可能xing。恐怕打起来之后用不了一会儿,那些士兵就会向着港口的方向逃跑了,啊哈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