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我发誓要杀了你!!!!
    “原来如此。”其他人都点了点头,lu出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来。毕竟佣兵这个职业在一般人看来,和反复无吃及出卖,有奶就是娘等等都是近义词∵兰吉人见势不妙‰要抛弃希腊热呢,另换个主子♀在佣兵行当里面也是承的事情∝别是在意大利内战之中。大批量的毫无节操的佣兵,甚至能做出同时接下两家的佣金,之后在开战之前还要坐地叫价,这样极品的事情。

    众人之中,也只有麾下有大批量佣兵服役的查理公爵稍微有点尴尬。不过也仅仅是尴尬罢了∶他给佣兵说好话却是绝对不可能的。

    “只是,这个究竟是什么时候到了陛下手中的呢我并不是怀疑陛下您的判断』是稍微有点好奇罢了。”法国国王腓力二世这样说道。

    “是在昨天晚上〖确的说,是我回去之后,在贞德修女那里做晚祈的时候。对方派出的人找到了我』是当时时间已经很晚了。

    所以我并没有打扰大家休息。”埃吉尔这样回答。

    “原来如此,那么就没有问题了。“腓力二世讪讪一笑,却是再没有说话◎为刚才埃吉尔所属的话里面隐约透lu出了一个非池要的情报:就是他那几个再没有回来的刺客的去向。

    昨天晚上,当其他人吃饱喝足去睡觉了之后,腓力二世却是屡屡的被噩梦所惊醒。白天的时候,那一幕幕令他感觉无比耻辱的画面重新浮现在了眼前¤力二世很惊讶的发现,原来恨一个人可以产生如此大的力量¤力二世同样发现,如果说他再不杀死贞德的话,那么他今后绝对不可能再睡一个安稳觉了。

    所有的噩梦都只有一个内容。就是那个该死的巫女闯进了他的王宫,夺走了他的王冠戴在了自己的头上‘后一脚将他踢下了自己的王座¤力二世奋力反抗。但是完全不是对手。而他想要求人帮忙,却发现他所有的廷臣,卫兵以及法兰西的所有百姓都在大声的为了那个巫女欢呼。根本没有人愿意帮助他↓在腓力二世惶huo无助的情况下。画面再次一转¤力二世发现自己的上半身被束缚住,动不了了≠仔细一看,却是自己被枷在断头台上面。锋利的斩首刀就悬挂在自己脑袋上面“啊!!”腓力二世吓得大叫一声‘后醒了过来→身的大汗。不过万幸的是,有不少的士兵和贵族仍然在外面喧闹着,他的喊叫声并不显得突兀』引起什么坏的影响。不过仍旧把守在外面的shi卫吓了一跳≡为是遭了刺客。便马上冲了进来,看见腓力二世没事这才松了口气。

    就这样,惊hun甫定的腓力二世再等不下去一秒钟都等不下去。

    马上找了几个刺客去刺杀贞德。

    于是,那几个刺客的下场非赤惨~

    这倒不是说贞德把他们给怎么样了。

    虽然保持了外面修女袍,里面是甲胄,而且洁白闪光之剑就在旁边够得着的地方,这样的传统习惯£德很轻松的就料理了这几只杂鱼。但是作为修女之后,她的脾气也好了很多”人什么的能不做就不做◎此只是想要将这几个刺客教训一下‘后就放走算了。

    但是当时,埃吉尔正好在她那里。

    于是埃吉尔轻笑着向贞德询问,能不能将这几个刺客交给他。而因为贞德动手太快□至不知道这些刺客是来刺杀她的≠一想,反而是埃吉尔的身份,更容易遭到敌人的暗杀。便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埃吉尔。

    再之后便是诺曼最为著名的间谍组织最为著名的刑讯逼供**,那几个刺客便乖乖地将自己的主子给出娄了≡此换取了一个安乐死。

    在得知了这样的情报:他们是法王腓力派过来的‰要刺杀的对象是贞德之后。埃吉尔稍微愣了一下‰贞德想的一样←也以为这些刺客是来杀他的呢。

    之后,埃吉尔想了想,还是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贞德』是给内穆利斯交代了一下,要他在暗中多派几个精英刺客保护贞德£德虽然身手不凡,但是想要刺杀一个人,方法实在太多了。并不一定要用刀子……………,

    再之后便是在刚才,埃吉尔隐约的将这件事情点了出来★气之中不无威胁〈是想要强压着腓力二世∶他放弃刺杀贞德x少也要给他一个警告∶他不再轻举妄动。

    当然,埃吉尔说法非楚秘。别说是其他人听不懂。就是朕力二世纨稍微有点嘀咕!他这穷竟是知道了这件事情是我做的呢还是只是猜测呢?

    不过不管怎么说腓力二世最终还是决定了暂时收敛一点‖时也知道了⌒埃吉尔护着贞德≠加上贞德自己的身手,单单是几个二流的刺客是绝对不能成事的。

    “那么接下来,我们就是要在这里等三天时间了?”这时候,教皇国的代表希尔德枢机主教这样问道。

    “嗯”埃吉尔点点头:“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兵们想必也极为劳累了≥整几天‘后试探着与瓦兰吉人接触一下$果他们真的能够履行约定自然刚刚好$果他们不履行约定的话也无所谓。

    我们直接强行攻城就是了。”众人听了之后都无话可说不过就这样无所事事的呆着也不是办法≮是娄理公爵嚷嚷着要去旁边的林子里面打猎。而其他人,除了枢机主教是文职人员,所以不太好参与这种〖运〗动。还有埃吉尔说着:“身体不太舒服。各位随意就好。”之外,也都轰然响应。各自拉上了一大票的shi卫和骑士,驱赶着猎犬,架着猎鹰,去森林里面虐待野生动物去了。

    这里边只事了埃吉尔还有枢机主教两个人〔就是说,分桩大会开始了。

    “所以说那不勒斯是我打下来的!按照约定那不勒斯就是我的地盘!!”首先是埃吉尔一拍桌子,这样大喊道。

    “那是联军共同打下来的!我们教皇国也出动了上万的兵力!所以那不勒斯城应该实行共同管制才行!”希尔德主教针锋相对的喊道。

    “这和说好的完全不一样…

    还有,你们教皇国那一点兵,既不敢进攻,又不敢拼命⌒没有都**的差不多!”

    “请注意你的态度,埃吉尔陛下!我是教皇的特使!而教皇圣座,是耶稣基督在地上的代言人!”

    差不多就是这样吧′然那不勒斯城还没有打下来。但是两个人对于那不勒斯今后的归属问题已经产生了很大的分歧♀可不是什么好事。

    与此同时,那不勒斯城内n尔西斯同样忙碌着‰城外的联军君主们不同←们是忙着娱乐。而纳尔西斯却是在忙着提振士气,想要让士气低落的好像死了爹妈一样的东罗马士兵们重新振作起来。

    并且投入到之后的战斗之中。

    但是,当这家伙一边用整理战场,安葬士兵为理由拖延时间‖时将大批量的,上万具的,各种姿势,各种死因的东罗马士兵的尸体清理出来,之后埋葬掉:一边还要去安慰东罗马士兵:“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还会获取胜利的。”这种话的时候,其可信度以及效果可想而知。

    因此,纳尔西斯提振士气的效果可想而知n就是没效果≯看着这一群东罗马士兵想要恢复战斗力,至少还需要一两个月时间。而且就算是勉强恢复了过来,也一定会留下心理yin影≮今后对抗联军,特别是诺曼人的时候必然会产生畏惧心理□至导致一些原本不应该失败的战役失败。

    但是纳尔西斯毫无办法。不但不能够让士兵们的士气恢复n尔西斯甚至不知道三天之后,等到联军来攻城的时候自己究竟应该如何去抵挡联军的攻势。

    所以,在哈罗德第二次催促着要他交钱的时候,纳尔西斯一咬牙,拿出了自己积蓄的一大半给了这群jian诈狡猾,厚颜无耻但是战斗力极为强大的佣兵。

    在这之后,哈罗德拍着xiong脯告诉他说:“我有一个计划能够让这些东罗马士兵重新恢妾精神,拼死守住城池。”纳尔西斯非常惊讶,实在不敢的信,他这样一个聪明的罗马人都束手无策,为什么一个异族的蛮子能婆有办法。

    “到底是什么计划…?”纳尔西斯疑huo地问,但是哈罗德却哈哈笑着,说三天之后就知道了。

    等哈罗德带着亲卫回去了自己的驻地n些亲信便询问道:“老大,难道我们真的要下死力气,帮这群希腊娘娘腔守城吗?”

    “怎么可能。”哈罗德一拍大tui:“我又不是傻子♀世道谁信得过谁啊?兄弟们都是跟着我出来挣钱的,可不是跟着我一起白白送死的。”“那,老大你究竟是有什么打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