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那不勒斯之战的终结
    然而事情并没有像是纳尔西斯想象中的那么发展。当然〉际上这么说也稍微有点不正确〖确的说,是事橡并没有像是纳尔西斯所消的那样发展他早已经料到了,yin险狡诈的瓦兰吉佣兵头子哈罗德,是不可能被这一点“1小钱“打动的。

    “呸!让那个混蛋自己抓着金币进坟墓吧!当然了,在这之后我不介意客串一把盗墓贼十万金币就想买动我们卖命?!再冲锋一次?!再冲锋一次我的部下能不能事三分之一都不一定呐!”哈罗德就这样啐了那个传令兵一脸的吐沫星子,同时毫不顾忌的对着自己的属下们下令道:“都警醒着点!我看再过一会儿我们就要战败了〖备撤退!”

    “那个该死的野蛮人!那个粗鲁无礼的人!我要禀告国王陛下砍了他的脑袋!!!”纳尔西斯焦急的等了半天☆后却得到了这样的答复◎为在哈罗德那里受了气,所以传令兵又添油加醋的给本来就不是很好听的哈罗德的话添加了很多“作料”※以纳尔西斯也气的要死‘后又喷了传令兵一脸吐沫星子。

    所以说,做传令兵就是有这一点不好。而中世纪又不像是现在这样非尝重口腔卫生※蚊那吐沫星子经过了长时间的口腔内的发醇之后,过往往味道都不是太好。传令兵经唱承受比厕所的味道还要严重的口臭□至在非官方的调查之中。传令兵们对于此等生化武器的恐惧。更要胜过战场上无处不在的敌军,骑兵,流矢一类能够要人命的东西◎为那些玩意他们可以想办法躲开。而上司的吐沫星子不行。

    就这样,在哈罗德拒绝了继续冲锋,甚至打起了风紧扯呼的主义之后§主教联军攻势如潮〗翼的诺曼重骑兵又继续冲锋,将两翼各一个大队的重步兵阵列冲垮。而埃吉尔,也将最后一点预备队全都投入了那个缺口处≯见得那个缺口变得越来越大。东罗马大军的阵型也一点点的被撕扯开来n尔西斯一咬牙,率领着第十九军团最后一个大队奔赴前线,堪堪挡住了诺曼人的下一次攻击。

    “还差最后一点该死的。”埃吉尔此时此刻也〖兴〗奋了起来。

    说真的,他这也是第一次指挥近十万大军规模的战役虽然说他能够直接指挥的军队只有四万。但是压力仍然大的可以。而渴求胜利的信念也无比的强烈≮此时此刻,眼看着敌军阵线不断后撤,一个个的重步兵方阵被撕扯开来,之后被蜂拥而上的,狂热的联军士兵分割包围,一个个的杀死,肢解,剁成肉酱。即使最强硬的东罗马士兵也对于胜利失去了信心但是。

    还没有崩溃,仍旧在抵抗≠这样下去的话。即使能够获得胜利,也会付出更加惨重的代价,也就是说……

    埃吉尔忽然发现了,原来自己才是最关键的,最后的那个预备队。

    不过还要再等一下。

    埃吉尔掏出了怀表。

    现在是下午三点四十五分≠有半个小时时间,对方的蛮族指挥官精通特技便会失去效果。到时候那两个日耳曼军团便会陷入更大的动摇之中‘后,便是最后一击!

    此时此刻,纳尔西斯已经投入了第一线的战斗之中,手中小圆盾与长剑的组合,使用起来相当具有威胁,出招速度异掣速※往对手还来不及反应过来,咽喉薄弱部位便已经被刺穿那一层薄薄的链甲根本挡不住纳尔西斯一次全力突刺≯看着一个个的敌人捂着喉咙无力的倒了下去,纳尔西斯总算稍微的找到了一点自信‖时对于失败的恐惧,也因为杀戮的快感而暂时被压制住了。

    但是,也只是一小会儿罢了。

    此时此刻联军已经开始了全面进攻。即使是最想要保存实力的教皇**队,此时此刻也拼尽全力的想要捞取最大的功劳以提升威望。

    好在今后的联军之中争取更大的话语权。并且在与东正教异端的作战结束后,能够在今后欧洲事务之中占据主导地位。

    想必,其他国家的领袖们也大多是这么想的。

    但是东罗马军队抵抗的的确非常ji烈,非常非常ji到∧怕想要前进一步,也必须付出重大的,惨重的让人几乎无法接受的代价】兵们前赴后继的进攻,在东罗马重步兵方阵面前撞得头破血流。

    战场之上,尸堆成山,血流成河〗旗飘扬,喊杀震天÷者为之目疡mi。

    只是,也该结束了。

    如此漫长的一天,该结束了。

    埃吉尔忽然间货得很轻松》然在注三十分钟的等待之中←好像过了三十年那么漫长。但是总归结束了。

    蛮族指挥官精通的技能时间已经过去≤共一万四千余名蛮族佣兵的士气瞬间下降了两个等级。而同时,与他们对抗的诺曼大军也明显轻松了不少∑进速度加快了许多。

    “就是现在。”、*2

    埃吉尔与同样在计算时间的哈罗德一起说出了这样的话!冥府尖啸席卷整个战场,如同恐惧魔王降临一般,全体东罗马军队士气狂降,距离崩溃不过一步之遥!

    “随我来!”埃吉尔大声呐喊着,从僚望塔上跑下去。策马扬鞭冲向了战场≮他的身后,甲胄善良的卫队骑士们沉默不语,紧紧跟随≡家的君王‖时骑乘着黑se神骏战马的死亡骑士队长,以及全副武装,挂饰着头盖骨,诺曼文章,以诺曼通用文字书写在丝绸之上的的圣歌,耶稣基督复活画卷披肩的诺曼大主教伯多禄的紧跟在埃吉尔身旁护卫左右。埃吉尔高达十七点的残暴值影响到了阵列最前方的罗马士兵。

    小规模的烙事件开始了n尔西斯眼见此情此景,同样明白战败惨剧即将发生n原本尽量隐藏的尖利的太监的嗓音,这一回终于顾不上了←用比起正乘高了好多分贝的腔调狂吼着:“不许跑!不许跑!!所有逃跑的人都要以叛国的罪名绞死!!”同时转过身去狂吼着:“杀了那些逃跑的懦夫!杀了他们!!”随着纳尔西斯的命令下达了之后,仍然还能够咬牙抵抗的东罗马士兵们,带着残酷的,责怪,愤怒还有仇恨的心情将他们的武器对准了他们之前的袍泽‘后痛下杀手。

    东罗马军队进一步的混乱了起来。当然,纳尔西斯的铁血手段也并非没有作用≮胁迫,恐惧与疯狂的吼叫声之中。烙的趋势被抑制住了…本还想要逃走的士兵们因为害怕被自己身边的同袍杀掉,因而只能鼓起最后一点勇气,硬着头皮留在战场上。

    然而,纳尔西斯还没来得及将额头的冷汗抹掉№一件令他彻底绝望的事情发责了。

    “撤退!撤退!!”而与此同时,知道已经是时候撤退了的哈罗德这样下令道。紧接着瓦兰吉佣兵们马上丢下了各自的对手,一边粗鲁的推开自己身后的,其他军团的罗马士兵,一边向着那不勒斯外城城寨的方向逃了过去。伴随着战场中间的瓦兰吉佣兵的崩溃,再没有什么方法能够阻止因而带起的连锁反应整个东罗马大军的崩浪。而哈罗德当然也不想要将导致失败的罪名完全背在自己身上。看他眼珠一转,便又想到了主意。

    “纳尔西斯残杀下属!不干了!我们不给他卖命了!纳尔西斯是叛贼!”哈罗德这样大喊着,紧接着看了一眼跟着他逃跑的瓦兰吉佣兵。

    “喊!你们也这么喊!!”哈罗德哈哈大笑:“战败的责任是纳尔西斯这个庸才的!他根本就不配做这十万大军的统帅喊呐你们!!”“纳尔西斯是叛贼!!”在愣了两秒钟之后,瓦兰吉佣兵们也学着他们首领的话,这样喊叫了起来。

    听到了这样的话之后,原本就对于纳尔西斯铁血手腕不满的东罗马士兵们,加快了逃跑的正东罗马军队的崩蕾度更快了。

    “完了……哈罗德!!!你这个混蛋!!!!我发誓一定要杀了你!卑鄙小人!!!”纳尔西斯整张脸涨得通红,对着那群瓦兰吉人的方向扯着嗓子大喊‖时挥舞着长蕉杀了两名刚好经过的溃兵:“不许跑!为了罗马的荣耀!为了巴西尔皇帝!我命令你们继续战斗!继续战斗啊!!!”纳尔西斯一个没忍住,一下子流出了眼泪来。

    而他身边的卫兵们对视了一眼,知道现在正是他们应该出场的时候了,便马上上前,拉住了纳尔西斯的双臂,裹挟着他逃跑。

    纳尔西斯双臂受制,惊讶异常,转过脸去对着一言不发的卫兵喊道:“你们要干什么?!你们也要造反吗?!放开我!放开我!!我要和那群诺曼人决一死战!!我要砍了你们所有人的头!!我的上帝啊,………,为什么如此对待我?!杀了我一让我死了吧,让我死了吧!上帝啊啊啊啊啊”纳尔西斯又踢又打,边哭边喊,就这样被自己的部下带着逃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