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那不勒斯之战其六,拯救世界的一直是骑兵
    “真废物”埃吉尔轻哼了一声,对于自己一直看不顺眼的法兰西国王说出了这样的评价』而话音刚落,站在她旁边的贞德一咬牙,一伸手将自己的修女袍给撕掉。lu出了下面的全套铠甲和战袍。

    之后转身跑下了瞭望塔。

    “贞德!你去干什么?!”埃吉尔想要拉住贞德,但是没有拉住。

    于是他也一咬牙,跟着贞德跑了下去。

    “阿尔法,伯多禄主教!”埃吉尔一边跑一边喊上了自己的两个副手,还有那一票卫队骑士。

    而等到这一票人从瞻望塔上面跑下来£德已经翻身上马,看那动作熟练的等级,就知道这几个月的修女生活并没有让她的身手变钝。

    “法兰西人需要我。”贞德这样对埃吉尔说道。

    “可是你不需要他们!你现在是我的修女!”埃吉尔这样对着贞德喊道。

    “……………,非常对不起。但是让我稍微任xing一下好么?”贞德轻轻叹了口气,之后再没有理睬埃吉尔向着右翼法兰西军队的方向跑了过去。

    “…看什么看?!再看把你们眼珠子都抠出来!”埃吉尔暴怒,转过身去对着那群想笑不敢笑的卫队骑士喊。紧接着负气一样的又跑回到睹望塔上面去:“骑兵!骑兵准备好了吗?!抽调三百名重骑兵援助那些法兰西人,其余的骑兵绕道侧翼去,击垮敌人的那两个守备军团!”

    埃吉尔怒气冲冲的这样下令≮是,体力同样没有完全恢复的总共一千七百余名重装骑兵便按照埃吉尔的吩咐,分出三百诺曼重骑兵援助法兰西人′余一千四百重装骑兵分成两队,向着两翼跑子过去。

    此时此刻,距离战争开始已经过去了五个多小时〗争也逐步的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方已经将各自的绝大多数兵力都投入了战场∴下的预备队都已经不多。而就算是这么一点点的,微不足道的预备队,也不可能对于战局产生太大的影响了。

    贞德此时已经跑到了法兰西人的军队之中,在连续斩杀了数名东罗马重步兵之后移动到了阵线最前方‘后,从腰间将她的那面红白蓝三se的旗帜,迎风一样,张了开来‘后瞬间秒杀了一个不长眼向着她冲过来的东罗马枪骑兵,将他的长枪夺了过来,当做旗杆,将她的旗帜树了起来。

    “那是,是贞德捋军的旗帜!”有眼神比较好的法兰西士兵,在看到了那面特殊的旗帜之后高声呐喊道:“贞德将军在这里!”

    在得知了这样的消息之后,法兰西士兵们瞬间受到了鼓舞。

    贞德这个名字就好像魔咒一般,让法兰西士兵们在一瞬间爆发出了极为强大的战斗力。而同时,贞德也施展了自己的特技,闪耀圣洁之光∶法兰西士兵们的防御力和士气大幅度上升。法兰西军阵瞬间变得坚如磐石,东罗马枪骑兵们无奈的发现,自己的冲锋已经无法对这些法兰西人造成重大的危害□至,这些法兰西农兵也变得异陈敢,再不会在面对骑兵的时候惊慌失措,乃至逃跑了。

    “贞德将军万岁!”眼看着己方军队再一次占据上风,法兰西士兵们ji动的高声呐喊。而贞德也非常不客气的将自己当成了这支军队的指挥官。高声呐喊着ji励他们的士气同时下达命令。

    而在这一切光荣,欢呼与奋战的后面,一双极端愤怒,极端嫉妒的眼睛盯上了贞德。法兰西国王腓力二世发现他在这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那么的荒唐可笑他拼尽全力收买军心,却不如贞德这个女人在战场前方站立几分钟管用≮经过了几个月的时间之后,腓力二世原本认为他已经能够完全掌握这支军队了。但是现在摆在他面前的现实却告诉他,贞德,仍然是这群法兰西人心中最好的统帅人选←们会听从贞德的命令,更甚于他这个法兰西的国王。

    她在法兰西人之中的巨大声望,好像是巨石一样压在腓力二世身上,让他异常的难受⊙受的要死⊙受的简直要疯掉了。

    “这个女人,必须死。”在这之后,腓力二世默默地在下定了决心£德这个女人无论如何都是个威胁…本以为将她放逐到了诺曼,假借诺曼国王之手将她杀掉♀样就没问题了。但是谁知道这个女巫究竟用了什么方法,竟然将那个神经质的疯子如此着mi好吧,贞德的确是个很漂亮的女人来着,这个腓力二世不否认好吧,这个其实砸不是重点∝点是腓力二世只经下定了决心,要将这个女人杀死。

    好吧,至少等到此次战役结束之后。

    此时此刻两支诺曼重装骑兵已经绕到了战场两翼,在北意大利城邦军队的协助之下,将那些已经体力不支了的东罗马枪骑兵杀败‘后对着敌军侧翼的守备军团展开了冲锋。

    之前曾经说过,这种守备军团实际上是半农半兵的半职业士兵。

    战斗力比起职业的东罗马军团士兵来说差了很多。而且装备方面也并不会是很好′然同样处在东罗马战旗之下,这些次级军团的士兵战斗意志同样高昂。但是战斗意志不能变成链甲,不能变成大型盾牌和锋利的长矛又或者超长枪。

    他们只有单薄的皮甲,短剑,meng皮木盾和轻型标枪而已。

    所以,他们死的很惨。

    诺曼重骑兵以疯狂的,一往无前的,杀伤力极大地冲锋击破了这些所谓的职业农兵心中的最后一点期望☆有一点骄傲,以及身为一个东罗马帝国士兵应有的勇敢。

    望着排山倒夯般冲过来的,混身上下包裹着善良甲胄,平举着有着钢铁枪头的骑枪,如同从异世界出现的怪物一样的骑兵。

    守备军团的东罗马步兵无一不被吓得面se惨白…本经过无数次训练的手臂也颤抖着』轮轻型标枪的攻击几乎没能起到什么效果一紧接着,最前排的罗马守备军团步兵,便被撞了个人仰马翻∝装骑兵的恐怖在这一刻显lu无疑〔碎的骨头,刺穿的身体,折断的〖肢〗体,濒死的惨叫。还有,诺曼重骑兵的狂笑。

    总共三个bo段的冲锋,只一轮,便将数千名罗马步兵击溃。而〖兴〗奋地发狂的北意大利城邦军,以及那些乌合之众也受到了巨大的鼓舞,狂吼着冲了上来,对东罗马军队的侧翼发动子攻击。

    不得已的。东罗马军队收缩了阵型,原本好像是锥矢一样的东罗马阵列,现在失去了锥矢的箭头,以及两翼,看起来却更像是个球型的圆阵了。

    也就是说,被包围了。

    此时此刻纳尔西斯已经感觉到了不对劲←已经失去了对于战场的掌控←已经没有了预备队,没有了骑兵,没有了其他能够填补阵线,或者击破敌人的方法。

    但是,纳尔西斯不甘心←知道,如果在这里被击败了的话,那么就什么都完了←想要报复,想要复仇的事情就永远不可能实现了※以说,无论什么方法都必须试一试、哪怕这时候有人能告诉他说吃屎能够挽回现在的战局,纳尔西斯也会毫不犹豫的坐一会野狗。

    不得不说,作为一个优秀的指挥官,纳尔西斯的眼力还是有的。

    在经过一番观察之后,他便看到了一个扭转战局的“点”

    那群收缩阵型同样也是第一批开始收缩阵型的军队n群瓦兰吉佣兵n尔西斯之前便发现了,这群狡猾而粗鲁的蛮子并没有拼尽全力。而是在战争一开始的时候,稍微受挫便收缩了阵型,只防守而不进攻♀直接导致了纳尔西斯的锥矢冲阵穿凿战术的失效。并且不得以更改战术,拓宽战线,与敌人比血拼。

    纳尔西斯因此恨死了这群瓦兰吉佣兵一太监的心眼一般来说都是非场的』而纳尔西斯也明白△为东罗马皇帝重要封臣的瓦兰吉族长,实际上地位并不比他这个总督小′然如今归属在自己的作战序列之平。但是想要哈罗德真心听他的话,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他们不是罗马人←们不可能为了罗马的利益而死拼◎为军队是他们最大怕本钱。

    但是,如果他们肯再次冲锋的话,那么东罗马军队正面便可以再度吸引敌人至少一万名士兵♀样一来两翼的东罗马军团便能松一口气◇型能够再度展开一点≠调整一下各个预备大队的位置。东罗马军队便能够再多支撑一段时间,然后,之后……

    之后就不知道了。

    于是,纳尔西斯当机立断,对着传令兵说道:“告诉那群瓦兰吉人$果他们能够继续进攻的话,我愿意以si人身份交付给他们十万金币的酬金。”

    “总归会有一点嗯…上帝奔吧。”纳尔西斯看着传令兵跑进战场直至消失不见‘后这样感慨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