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那不勒斯之战其四,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五更!)
    这样的情况在维京决死战士进入战场之后得到了好转〉起来,

    双方几乎是同样一种,非常类似的兵种来着‖样的人种,同样的武器,同样的攻击方式★言,相貌和习惯都极为类似÷实上瓦兰吉人也的确是诺曼族裔的一支来着但是。

    现在是在之战场之上,双方将士奋勇搏杀,都没有好好地坐下来认认亲戚的想法。

    随着两支中世纪步兵中的奇葩,堪称中世纪冲锋步兵之中的极致的部队相互碰撞,整个战役进入了一个小**‖京决死冲锋战士,以及瓦兰吉战士同样挥舞着沉重的双手战斧,同样高声呐喊,一往无前‖样舍去xing命,完全不顾防守,一味的进攻。

    在这样凶悍的攻击之下,瓦兰吉人身上的重型链甲又或者鳞甲便显得有些不够看了当然,决死冲锋战士身上的板链复合甲也很难抵消对方的攻击~方在绝大多数时候都是抱在一起同归于尽的。

    然而,这样疯狂的,野蛮而残暴的战斗,却让这两支军队越战越勇一双方原本奋战的战场不同,分属欧罗巴两极,在属于自己的战场上罕逢敌手』而在今天却碰上了几乎如同自己翻版一般强悍的敌人♀对于这些嗜战如狂的战士来说,简直就是上天赐予的最好的礼物!

    “真他妈的够劲!!”瓦兰吉军团的军团长,同样是这一群总数六千人的瓦兰吉佣兵的佣兵头子,哈罗德,哈德拉达在砍翻了第三个决死冲锋战士之后,这样哈哈大笑着,说出了这样的话。紧接着又扑向了第四个,也是一个身上佩戴着士官勋章的决死战士队长。

    在这之前,这个队长对于哈罗德的表现全都看在了眼里,知道这是一个非常辣手的敌人◎此在一开始的时候,他便完全没有留手,用同归于尽的架势挥动战斧,向着哈罗德反扑过去』而完全没用,在哈罗德手中,那沉重的大斧子仿佛一根稻草一样轻微,而身上比其他瓦兰吉战士更加厚重的链甲也轻的好像丝绸衬衫一样他的速度比那个决死战士队长要快上数十倍。而勇气与战斗意志更是分毫不差』见哈罗德毫不犹豫的迎面冲了上去,面对那个队长迎面砍过来的斧子一歪身子便躲了过去,紧接着回收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又一斧头将那个队长的双手砍断。

    那个队长瞬间失去了平衡,倒在了地上。

    六小子,告诉我,你是谁的军队?!”哈罗德一脚踩在了他的后背上,之后弯下腰,用自己带着浓厚的地方口音的丹麦话同道。

    “我是诺曼王国的,伟大的埃吉尔斯卡德拉格里姆松陛下的士兵!!”虽然受伤严重,虽然被打翻在地。但是那个决死战士仍旧大声怒吼着,回答了哈罗德的问题。

    “啊哈哈哈哈!埃吉尔!埃吉尔国王?!我记住他了!!”哈罗德这样大笑着,之后挥起斧头砍掉了那个决死战士的头颅。

    “首领!不太对劲!!”

    只是,当哈罗德挥舞着战斧,想要去寻找第五个对手的时候,他身旁的一个瓦兰吉佣兵用略微慌张的语气这样提醒道。

    “不对劲?!有什么不对劲的?!“哈罗德不满的大声嚷嚷着,紧接着放眼一看,也发现了不对劲了。

    当然,其实这种发展状态并不应该用“不对劲”而应该用“正常”

    来形容才对。

    决死战士的数量是七千,决死战士的装备是板链复合甲,决死战士的战斧是系统出品的精良货se,决死战士们的训练程度和纪律xing都很高。

    所以,决死战士们胜出了。尽管伤痕累累,损失惨重。但是赢了就是赢了哈罗德一眼看过去,竟然发现己方的决死战士们落入了下风之中。刚才那个属下所说的“不对劲“也正是来源于此。

    “妈的,邪了门了!”哈罗德骂了一声:“叫弟兄们收缩阵线!不要太拼命了!留着命赚钱才是正经的!”

    随着哈罗德下达了这样的命令,总共六千现在已经只事四千多的瓦兰吉战士迅速抱成了一团,摆出了防守的姿态来≠没有试探着进攻。

    而与此同时,在瓦兰吉军团两翼,两个日耳曼或者说蛮族军团也杀了过来。而诺曼大军的主力,职业维京战士也冲了上去,后面,大批量的长弓手在满头大汗的罗宾汉的指挥之下,尽可能的将风力的影响降低到最小,为前线友军进行力所能及的援护攻击〉起来,在之前的战争之中,罗宾汉所属长弓兵绝大多数时候都会立下不小的功勋,而罗宾汉本人也积功受封男爵。

    只是,踌躇满志的前任绿林好汉却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己所属的部队竟然会在如此重要的战役之中掉链子』想到今后吟游诗人们传唱此次经典会战,说到其他人的时候都是赞美至极,然而说到自己的时候评价如下:“那个从舍伍德森林出来的罗宾汉,一直在打酱油~”罗宾汉就着急的要死。

    然而,无论罗宾汉如何的着急,他也没本事改变此次战役的风向。

    不过是凭借一个出se地神射手的经验,让射出去的箭矢尽量的不要偏离轨道太多罢了。尽管如此,这也是个非常困难的活计,罗宾汉满头的大汗,一半是为了今后的名声,另一半却是因为这个工作辛苦累出来的。

    再看正面战场,此时此刻,两翼的微不足道的两支军队却是杀的难分难解。东罗马的两个守备军团虽然装备稍微差一点,人数也稍微少一点。但是训练有素,士气高昂。而乌合之众和微不足道的北意大利城邦,虽然人数占据上风。但是北意大利城邦军队都是不敢拼命的孬种≮合之众则是……是乌合之众。

    诺曼大军两翼,四个罗马军团已经与各自的对手开始了交锋◇翼的罗马重步兵方阵对抗瑞士超长枪方阵,却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双方兵种各有特se,虽然说近距离作战的确是瑞士人强一些∝别是之前他们缴获了不少威尼斯的板链复合甲,在改装了一下之后就给自己装备上了♀一下子一万八千左右的瑞士佣兵里面多出了四五千重装步兵,战斗力进一步增加了。

    当年罗马军队在与马其顿超长枪方阵对抗的时候,就败在过这种防守严密,无懈可击的攻势之下☆后还是在对方追击的过程中因为阵型散漫所以才转败为胜的。而这一回遇上了更强悍的瑞士超长枪方阵,罗马军队就有些抓瞎了……

    而在另一侧,法兰西军队所作所为却是稍微有点处于下风了′然拥有着当年贞德亲训的四千精锐士兵~

    这些hua了腓力二世大价钱,装备了全套的链甲,罩衣,头盔,长剑和盾牌的职业部队♀些部队的战斗力的确能和东罗马的重装步兵相媲美,但是余下的几千兵力都只是临时征召的农兵而已′然在圣战的号召下,这些征召农兵也试着奋勇拼杀但是,就好像鞋匠不能去修汽车轮胎一样,拿惯了锄头的手拿起杀人用的短矛怎么感觉都不合适◎此实际上除了能很好的起到人形盾牌,以及消耗对方体力的任务之外′余的便只事摇旗呐喊还有添乱了。

    友军各种不给力,埃吉尔轻哼了一声,知道最后还是得靠自己。

    此时此刻对方最锋利的矛头,瓦兰吉部队已经失去了进攻的yu望n么接下来要对付的便是那两个日耳曼~或者说蛮族军团了。

    此时此刻,埃吉尔麾下主力,精锐的重装步兵,全副武装的职业维京战士们已经冲了上去☆前排的职业维京战士们掂量着手中的飞斧,已经向着最前排的敌人投掷了过去~

    而敌人却也似乎是心有灵犀一般,最前排的来自巴尔干半岛的山民轻步兵们也拿着标枪,投掷了过来。

    又一轮飞行道具的相互赠送~方军队便向着对面猛冲了过去。

    只是飞斧很好的破坏了敌人的阵型。而敌人的标枪,对于防非良好的职业维京战士杀伤力却是有限〉曼军队先胜一筹≮之后的战斗之中,巴尔干山地步兵在对抗诺曼重步兵的战斗之中也是同样的悲剧〗民们的弯刀盾牌组合,对于身披重型链甲的职业维京战士很难造成有效杀伤一事实上尊刀的砍杀杀伤一般情况下,也的确是针对轻装步兵的一大马士革弯刀那种犯规的东西不算。

    以彻底碾压的姿态,埃吉尔麾下重装步兵在与东罗马的日耳曼蛮族军团对抗之中彻底占据了上风!成为了联军之中最先压倒对手的军队!

    因为地理方面的原因,实际上这些巴尔干地区的蛮族佣兵便是构成日耳曼军团的主体′余的,便是从罗斯招募过来的少量使用战斧的士兵,以及从信仰伊斯兰教的异教徒那里征召的使用钉锤和斧头的塞尔柱士兵了。倒是这些兵种能够给诺曼人造成一点伤害。但是也仅仅是“一点”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